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973、监视

肖远山在介绍这位女总裁的过程中,顾晨也在全程观察他的表情变化。

可以说,这全程问答下来,肖远山几乎都不带停顿的,对于女总裁的欣赏,那是难以言表。

用顾晨的总结来说,这就是一尊活菩萨,得供着。

而女总裁也在肖远山的口中,被他说的神乎其神。

但顾晨也看得出,要说女总裁帮助肖远山没有目的?顾晨是不相信的。

所谓验证自己的构想蓝图,那都只是她自己的说辞罢了。

一个商人不言商,那就是心中另有盘算。

至于这个肖远山,他的话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

就目前来说,顾晨也不太清楚。

所以,顾晨还是继续自己的暗中观察。

而另一边,卢薇薇和刘静茹的话匣可没这么容易闭上,两人也是你一言我一句的,开始询问各种事宜。

至于摄影师吴俊,他依旧秉承着敬业精神,将这些采访内容,全程拍摄下来。

眼看天色渐渐暗澹,肖远山抿了抿干燥的嘴角,也是不由分说道:“这你们的问题可真是多啊,这一来二去的,我口都干了。”

“我估计啊,现在的长桌宴席那边,应该是人满为患了,你们要是再不去,估计晚饭就得饿肚子咯。”

听闻肖远山这番说辞,卢薇薇也非常清楚,这是要中止采访的样子。

可回头想想,大家从肖远山从后山过来,就一直把他包围在这,几乎是刨根问底的问了一遍。

估计肖远山现在喉咙都在冒烟了,也想就此中止采访,故而转移话题,让大家去长桌宴开席。

刘静茹看了眼顾晨,顾晨默默点头:“要不,我们一起去吧,肖村长?”

顾晨看向肖远山。

肖远山也是很自然的点点头:“那好啊,那你们跟我来吧。”

也是在肖远山的带领下,大家也都跟随在身后,一起穿过祠堂,来到了祠堂前头。

此时此刻,左侧的居民楼前方,也就是通道上,长桌宴席早已人满为患。

许多领导和村里的成员,都被安排坐在那儿。

至于游客和其他人员,那也只能干站着。

肖远山来到现场时,罗波村长正在招呼客人。

此时的罗波,穿着一袭传统服饰,像个山大王模样。

而他的周围,则是一群穿着传统服饰的女子,大人小孩排成一队,用高山流水的竹筒方式,给客人献上自酿的美酒。

而在他们的周围,则被许多手持摄像机的媒体所包围。

各种相机快门的动静此起彼伏。

“几位,你们坐这里吧。”肖远山带着顾晨几人,带到一处空余座位,安排众人先坐下。

而自己则坐在众人身边,拿起快子便享用美食,似乎周围的喧闹与他无关。

罗波一边要面对众多媒体,还要招呼领导。

可另一边的肖远山,则是自由自在的吃着美食。

似乎没有这种烦恼。

卢薇薇摸着自己咕咕叫的肚子,也是提醒身边的刘静茹道:“静茹,那我们开吃吧?”

“嗯。”刘静茹默默点头,立马拿起手中的快子,两名淑女,顿时开始优雅堂食。

而顾晨的另一边,摄影师吴俊就没那么多讲究。

拿起快子便开始狼吞虎咽,还不时提醒身边的顾晨赶紧行动,否则本就不多的菜品,可能就会被一旁的小屁孩消灭干净。

当然,顾晨的心思自然不在长桌宴上,而是一直默默观察肖远山的动静。

肖远山似乎看不出任何破绽,这反倒让顾晨产生疑惑。

按理来说,这肖远山必然是有问题的,可顾晨从他的身上,的确看不出可疑的影子。

尤其是他那坦诚接受采访的态度,还有不问事务的心态,以及介绍那名女总裁的兴奋,都让顾晨有些看不懂身边的肖远山。

然而此时的顾晨,也不见王警官,袁莎莎和江小米的踪迹,于是便所以观察了一圈,却意外发现,之前那些摄影师,此刻都坐在一家民房的一楼客厅。

那是一桌酒席,7人就坐在那儿好吃好喝。

女总裁优雅的端着一杯饮品,轻轻抿上一小口,也是悠然自得的看向外头。

而这些摄影师的身边,则堆满了各种拍摄器材。

“肖村长。”顾晨有些忍不住,还是拍了拍肖远山的肩膀,指着女总裁方向问:

“她们怎么坐在那头吃饭?怎么还开启小灶了?他们不来跟我们一起吃吗?”

也是被顾晨一提醒,肖远山扭头看向身后,也是笑孜孜道:“他们呀?喜欢特立独行。”

“所以,我专门给他们安排了一间民房,让他们在那边吃饭,至于酒菜佳肴,那都是我安排人给他们做好的。”

“毕竟,他们是贵宾嘛,贵宾自然不敢怠慢。”

“那这些领导也是贵宾啊,他们都坐在长桌席上用餐。”卢薇薇提醒着说。

但肖远山却是摆了摆手:“这不一样的,这些领导自然是贵宾,但是他们需要走走过场,需要在长桌宴用餐。”

“这叫参与度,表示他们有参与过这些活动,也需要一些活动照片,作为他们工作的记录。”

扭头看向身后的女总裁方向,肖远山又道:“但是他们不一样,他们来这里,纯属采风。”

“让他们坐在长桌席上用餐,他们反而不自在。”

“所以,为了不怠慢他们,我只能这样安排。”

话音落下,肖远山继续自己的用餐,将嘴里的一块肉骨头吐在桌上。

而顾晨则依旧看着那名女总裁。

不得不说,从顾晨在村委会的天台上看到她开始,这个女总裁就是一副高冷模样。

似乎随时随地都没有笑容。

说起话来也是冰冰凉凉,不热不冷的那种。

之前顾晨感觉她是一副大老做派。

可听了肖远山的解释,顾晨这才知道,人家这是真大老。

再看看女总裁身边那六个老法师,虽然在拍摄过程中,嘴里的各种参数张口就来,但是在女总裁身边,大家都显得比较谦虚。

似乎女总裁是众人当中的绝对C位。

任凭这六名老法师如何交谈,女总裁都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而此时此刻,罗波的敬酒仪式也正好完成。

原本桌上菜品分量就不多,领导们也只能做做样子,浅尝一下。

但实际上,从许多领导的体型来看,他们的饭量都不会太差。

可让大家在餐桌上只是浅尝一下菜品,显然是有些难为人家。

所有人并没有吃饱,但却不好意思去民房的厨房盛饭。

而且顾晨在餐桌上,也根本就没有看到装饭的木桶。

感觉这有些招待不周,便提醒肖远山道:“肖村长,你们这长桌宴没有盛饭的木桶,那些领导吃的饱吗?”

肖远山看了顾晨一眼,又看了看那头浅尝的领导,也是不由笑孜孜道:

“吃饱?这种长桌宴席,怎么可能让你吃饱?大家就是做做样子,菜品就那么多,每个人也分不了多少。”

“主要就是让大家参与到这个氛围当中,而这些领导在回去之后,也还需要再吃一顿,这是不可避免的。”

“至于吃饭?呵呵,大家都比较拘谨,你见他们有几个愿意跑去民房的厨房盛饭的?”

“原来这就是做做样子啊?我还以为能吃饱呢。”卢薇薇听到肖远山的这番解释,顿时感觉那女总裁跟那六个老法师,躲到民房里单独吃席,那才是明智之举。

人家就是冲着吃饭来的,纯粹的不能再纯粹。

而这些来参加活动的领导就惨了,要顾及面子,桌上的餐盘都还是小分量。

感觉真是难为人家。

而此时此刻,许多吃席完毕的村民,也开始渐渐离开长桌宴席。

而村口祠堂的舞台方向,此刻也开始响起音乐。

这算是活动开始前的气氛渲染。

顾晨简单吃了几口菜肴后,见肖远山默默离开,于是顾晨也是赶紧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沾了沾嘴,这才提醒卢薇薇,刘静茹和吴俊。

大家目光都停留在肖远山身上,只见肖远山用餐完毕之后,直接朝着女总裁方向走去。

而此时此刻,兜兜转转的王警官,袁莎莎和江小米,这才姗姗来迟。

见顾晨几人就坐在这里好吃好喝,王警官顿时有些失落道:“顾晨,你们怎么坐在这里吃饭了?”

“难道不是吗?”顾晨一脸好奇。

江小米则是没好气道:“他们说,这个长桌席,只留给村里人,还有就是领导坐的,媒体人都没有席位呢,可你们倒好,竟然坐在这里吃上了。”

“这样啊?”刘静茹一听,也是笑孜孜道:“那看来是托他肖远山的福。”

卢薇薇也道:“这个肖远山有点意思。”

袁莎莎一脸好奇,赶紧靠近卢薇薇,小声问道:“卢师姐,你们有没有什么发现?”

“当然有,而且还很多呢,稍后我再跟你说,再说说你们吧?你们之前不是一直在跟这些摄影老法师们交流吗?怎么不跟他们在一起了?”

“这不是他们都已经吃上了吗?我们总不可能厚着脸皮,跟他们一起去民房一楼用餐吧?那样会显得很不礼貌的。”袁莎莎说。

“所以呢?你们刚才都在干什么?”卢薇薇又问。

“刚才?刚才我们在监视罗平,就那头。”话音落下,袁莎莎指了指长桌宴席的另一端。

而那一端,之前跟罗平有说有笑的那伙人,也在长桌宴席上有说有笑,时不时的相互调侃。

顾晨赶紧追问:“他们那边什么情况?”

“还能是什么情况啊?”王警官一脸郁闷的坐在刚才肖远山的座位上,用手捏着小碟盘里的花生米,丢入嘴中,也是喃喃说道:

“那帮人感觉这个罗平在坑他们,说是请他们来这里吃宴席,结果就吃这些东西,感觉根本就难以满足他们的胃口。”

“那他们还想吃什么?”刘静茹一听,顿时也来了兴趣。

王警官嘿嘿一笑,也是没好气道:“他们还想吃什么?他们以为这长桌宴席,那桌上摆满的都是大鱼大肉。”

“各种美酒佳肴什么的,那是应有尽有啊,可后来坐在那儿,感觉就有点上当的感觉。”

顿了顿,王警官指了指那其中一名男子,说道:“你看,那几个家伙,块头不小,食量也肯定很大。”

“可罗平用这些东西招待他们,他们心里还有怨气呢,准备待会儿看完表演之后,再回市区吃点夜宵啥的。”

“那罗平有没有跟他们交流什么?”顾晨又问。

而一旁的袁莎莎则是赶紧回道:“我们站在不远处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发现这个罗平,似乎一直在玩手机的样子。”

<aid="wzsy"href="http://www.aiyueshuxiang.com">aiyueshuxiang.com</a>

“从我们见到他开始就在玩,跟他这些狐朋狗友坐在一起吃饭时还在玩,感觉手机不离身,我也不知道什么优秀能让他这么着迷?”

也是听着袁莎莎的解释,顾晨赶紧盯住长桌宴席另一头的罗平观察。

只见身边众人各种欢声笑话,各种拍打彼此。

但是在这种嘈杂环境中,罗平彷佛置身事外,手里不停的拨弄着手机,眉头也是微微蹙起,似乎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

顾晨也不知道这个罗平到底怪在哪里?可忽然想到,之前的肖远山曾经说过,村里的监控设备,除了自己,他还教过罗平。

而顾晨在进入福星村的监控室检查时,也发现监控设备异常先进,几乎都是走智能路线。

尤其是在翻看监控设备的说明书时,顾晨记得,自己看到有关监控设备可以远程操控的内容。

这样一来,即便人不在监控室,但是依然可以远程操控监控,做到对监控的精准操控。

“原来是这样?”顾晨忽然明白了什么?眉头不由微微一蹙。

一旁的刘静茹好奇不已,便赶紧轻声问他:“顾晨学长,你明白什么了?”

“这个罗平,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这样简单,大家像不要看他。”

顾晨也是低头吃菜,用不经意的方式提醒众人。

众人一愣,但也不清楚具体情况,江小米和袁莎莎,也选择旁边的两处空位坐了下来。

卢薇薇一边吃着佳肴的同时,也是轻声问顾晨:“顾师弟,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们现在可能在被罗平监视。”顾晨夹起一颗花生米,也是随意送入嘴中,不由提醒大家说。

“监视?被罗平监视?”刘静茹有些不太明白。

江小米则是思考着道:“难道,他在操控监控监视我们?可他也没在监控室啊。”

“我知道了。”卢薇薇得到提醒,这才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他罗平是如何监视我们的。”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