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961、篝火节不眠夜

听到“篝火节”三个字时,大家心里还是咯噔一下,并不清楚这个节日到底什么情况?

可一想到望巢镇的蓝莓采摘节,估计跟这个也差不多时,所有人心里顿时又紧张起来。

“篝火节什么情况?”卢薇薇快大家一步,追问周正。

周正则是不假思索道:“其实,就是福星村那边的一个活动。”

“福星村?”卢薇薇看看左右,也是摇摇脑袋否认道:“没听说过。”

“好像是个一个迁徙过来的新村吧?”王警官毕竟是个老同志,在这些方面,自然要比卢薇薇了解的更多一些。

“新村?”卢薇薇表情一呆,赶紧又问:“这是个什么村?”

“据说,是外省人迁徙到这边定居,然后跟当地人一起建立的一个新农村,所以一直保留着他们外省的风俗特征。”

王警官短暂思考了几秒,也是若有所思道:“我之前好像在江小米的一篇报道里看到过,好像就是介绍福星村的。”

“没错。”闻言王警官说辞,所长徐峰也是点头附和:“我也知道一些,我有个亲戚就说要去参加什么篝火节,可我一听,咱们这里哪有什么篝火节?”

“可我那亲戚又说,这里当然有篝火节,只不过是在一个小村庄举办。”

“说是什么带有民宿特色的东西,反正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听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举办了,好像这次的还要更隆重一些。”

“江小米?”听到王警官这么一说,又听到徐峰的介绍,顾晨忽然来了兴趣。

于是赶紧确认的问周正:“周正,你怎么就能确定,这个煤球一定在福星村?是他自己说的?”

“嗯。”周正默默点头,也是坦白交代道:“因为之前,一直说交代我说,要在望巢镇这边跟望仙谷那头的人接触。”

“可是后来,听说那边暴雨造成的山洪,意外让救援队发现了山中的猫腻。”

“好像是有些问题,但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只知道,听说许多警察全副武装,去山上搜寻什么?”

“虽然没有确切答桉,可是我非常清楚,望仙谷那头肯定是出事了。”

“所以这段时间,我接到了来自望仙谷那头的消息,说是把见面时间更改,改成下一场活动。”

“虽然对方没有明说,但实际上,我知道,下一场活动就是篝火节,这是最近的一场活动,也已经连续举办过几次。”

<aid="wzsy"href="https://m.ranwen.la">燃文</a>

“但是,据说今年得到了上面的支持,准备将这场活动的规模扩大,到时候,会有许多游客前往福星村。”

“我想,望仙谷那帮人应该也是会去的,他们需要掩护,而篝火节,无疑就是为他们创造了最好的条件。”

“那煤球呢?他会去吗?”顾晨问。

周正犹豫了几秒,也是默默点头:“或许吧,毕竟,望仙谷那头出了事情,其实煤球是最担心的。”

“所以这次安排我过去摸清楚具体情况,但实际上我知道,每次我与这帮人交流,其实煤球就在我身边,他可能一直都在监视我。”

“你有证据?”顾晨问。

“没有。”周正摇摇脑袋:“我没有证据证明,煤球就在我身边,但是我清楚知道他肯定会去福星村。”

“他需要亲自把控风险程度,以便他自己做出下一步打算。”

“你还知道什么?”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桉,又问周正。

周正摇摇脑袋:“其他的我不知道。”

“煤球的聊天账号呢?”卢薇薇问。

“我给你们。”周正看了眼徐峰,徐峰直接将周正的手机拿出,是一个透明取证袋包好的手机,说道:

“我收缴了他的手机,等你们过来。”

“把煤球跟你联系的账号告诉我。”顾晨说。

周正默默点头,开始将自己与煤球之间联系的账号,一五一十的告知给顾晨。

顾晨将这些交给卢薇薇,让卢薇薇跟何俊超联系一下,锁定账号。

而另一边,顾晨掏出手机,直接拨打了江南日报江小米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顾晨直接走到走廊位置,将办公室房门轻轻关闭。

“顾晨,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江小米见顾晨打来电话,也是颇为好奇。

平时大家都只是在朋友圈沟通,很少跟顾晨电话联系。

因此,江小米对于顾晨的来电也是颇为好奇。

顾晨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跟江小米开门见山道:“小米,听王师兄说,他看到过你写的一篇报道,是关于福星村篝火节的,有这事吗?”

“有啊,怎么了?”也是被顾晨的问话搞得有些湖涂,江小米也是好奇问他。

顾晨赶紧又道:“这个篝火节什么情况?”

“哦,其实就是福星村的一次民宿活动的展示,具体情况……”

想了想,江小米赶紧又道:“诶?顾晨,你忽然问这个,难道你也会去参加?”

“有个桉子……”

“我知道了。”还不等顾晨把话说完,江小米立马秒懂道:“有个桉子,牵扯到了篝火节对吗?”

“嗯。”顾晨附和一声,又道:“我们刑侦队一直在追踪的某个团伙,很有可能会去篝火节那头。”

“但具体什么情况,我还不是很清楚,现在手里有个嫌疑人正在交代当中。”

“我这次打电话过来呢,就是想跟你具体了解一下,不知那个篝火节什么情况?”

“害?就这事啊?肯定跟你们赵局交代的任务有关吧?最近压力不小吧?”江小米也是见怪不怪。

顾晨颇感好奇,也是追问道:“小米,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还不简单?”江小米咧嘴一笑,赶紧又道:“我表姐吴美兮,她最近工作压力很大,说你们赵局要求所有部门,都得积极配合你们刑侦队,感觉桉子挺大的。”

“而且我有听说,望仙谷那头,前段时间出大事了,可是具体什么事情?我还问过表姐,但是表姐不肯透露,搞得我新闻稿都没法写了。”

顿了顿,江小米又道:“所以,我感觉这事应该是跟你们办理的某件桉子有关。”

“而望仙谷那头的事情,听说也是你们芙蓉分局派出的搜救队,过去处理的事情。”

“所以,我一猜就知道,这件事情,肯定跟你们有关系。”

“好吧。”感觉江小米的新闻敏锐度还是很高的,于是顾晨又道:“这件事情先不能告诉你,不过,我想知道一下,关于篝火节的具体情况。”

“这个啊?好说啊,这次不光是我们江南日报社,还有很多省里的媒体,以及一些互联网媒体都会去报道,反正热闹就对了。”

“毕竟现在都在搞旅游文化节,福星村这边,也是想打出知名度,让这里以后成为一个民俗活动的标杆。”

想了想,江小米又道:“对了,我稿子都已经写好了,就差一些现场图片和视频了。”

“等采集到这些信息,我稍微整理一下就能发稿了。”

“你就把采访稿给写好了?可这还没开始呢?”也是听江小米这么一说,顾晨顿时感觉,这家伙是在搞什么?

而电话中的江小米则是神秘的笑笑:“这都是我们部门那个灭绝师太,哦不,我那个主编领导说的,说每次活动都差不多,让我把去年的采访稿整理一下,该编辑的编辑。”

“等现场采访结束之后,立马套用上去,然后稍加改动即可。”

“这样发稿速度快,毕竟你也知道,这年头,写一篇新闻稿多不容易啊?”

“而且这次去到活动现场的,还不止我们一家媒体。”

“这如果现场采访之后,稍微编辑一下就能发稿,那就意味着,我们能够抢在其他媒体之前发稿,谁先发稿谁占优势啊。”

“这几年,我们也是被那帮互联网媒体教育了,他们就经常这么干,弄得灭绝师太,哦不,弄得我那个主编领导很郁闷啊。”

“好吧,可以理解。”顾晨也是轻笑了两声,这才又问:“哦对了,流程是什么样子?”

“大概就是,上午杀猪宰羊什么的,然后下午准备餐桌酒宴,吃完宴席之后,就是晚上的篝火节了,到时候有很多民俗表演啊什么的。”

“当然了,你也别抱太大希望,毕竟,去年来参加的人数也不多,今年虽然说会加大宣传力度,但是具体力度有多少,我不清楚。”

“活动只有一天吗?”顾晨问。

“那是当然的,就明天开始,今天或许会彩排什么的,你如果要去,我可以带你去见见村长,到时候一起留下来参加酒席什么的。”

想了想,江小米又道:“诶对了,卢薇薇会去吗?她可是个大吃货。”

“会吧,不过我们过去,不是为了吃……”

“那还不都一样?”这边还不等顾晨把话说完,江小米就立马打断道:“这样吧,你们如果需要我协助的话,尽管说。”

“反正吃方面,我是可以帮你们搞定的,村长跟我很熟的,保证让你们饿不着。”

“行吧。”听着江小米满嘴跑火车,顾晨就清楚知道,江小米这些年的记者生涯可不是白干的。

最起码已经从一个职场萌新,进化成了职场老鸟。

要说在篝火节现场,有江小米帮忙,的确能解决不少问题。

尤其是福星村,这个村子的具体情况,顾晨就需要找她了解一番。

于是顾晨与江小米短暂沟通之后,两人这才双双挂断电话。

没过多久,卢薇薇也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见顾晨放下手机,她这才问道:“怎样样?江小米那边怎么说?”

“她会安排一切,这次的篝火节,她会去现场采访,而且,去年她也去过。”

“那这样最好。”闻言顾晨说辞,卢薇薇也是默默点头,这才又道:“也不知道白小兰他们会不会去?”

“打个电话问问吧。”顾晨说。

“嗯。”卢薇薇也没闲着,赶紧拨通白小兰电话。

“怎么了卢薇薇?”视频电话一打开,白小兰此刻正在吃零食。

卢薇薇一眼就看见了自己最爱吃的虾仁味薯片,也是一脸震惊道:“诶我说白小兰,你什么时候也成了吃货啊?这不是我最爱吃的薯片吗?”

“啊?你说这个?”还没意识到的白小兰,这才赶紧拿起薯片观察一番,也是笑孜孜道:

“哦,这是刘静茹发给大家的,刘静茹最近在抽屉里存了不少零食呢,没事就给大家发零食。”

“她这是要把你们养胖还是怎样?”听闻白小兰一说,卢薇薇也是一脸好奇。

白小兰则是笑孜孜道:“有零食吃不好吗?我还很想跟你做同事呢?你卢薇薇的抽屉里,永远不缺零食,当时就很羡慕顾晨他们。”

“感觉他们有你这样的宝藏同事,那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哈哈,瞧你说的。”一听白小兰说起零食,卢薇薇顿时把重要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

顾晨赶紧咳嗽两声,提醒着说:“卢师姐,正经事。”

“哦哦。”反应慢半拍的卢薇薇,这才从刚才的说笑当中回过神来,赶紧说道:

“对了白小兰,福星村那边的篝火节你知道不?”

“知道呀。”白小兰说。

“那你们会过去吗?”卢薇薇又问。

“应该回去吧,我准备让吴老师跟刘静茹过去一趟,毕竟我们的公众号上需要一些新闻稿,所以应该会让他们过去。”

想了想,白小兰又问:“怎么了?你们也要去吗?还有,上次你们在望巢镇上,需要调查的神秘人找着了吗?”

“找着了,不过他只是个小角色,真正的幕后大老,可能会在篝火节上现身,他们可能有大动作。”

“这样啊?”先前还感觉没有这么多紧迫感,可一听卢薇薇这说话语气,白小兰就猜到,事情可能没这么简单。

于是赶紧又压低了语调,问卢薇薇道:“卢薇薇,那这次需要我们帮忙吗?”

“暂时还不需要,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卢薇薇说。

“嗯,这个放心,我白小兰毕竟是自己人,我是不会透露出去的。”

“这样最好。”卢薇薇看了眼身边的顾晨,又问顾晨:“顾师弟,你还有什么要跟小兰说的吗?”

“电话给我吧。”顾晨身上接过卢薇薇手机,也是郑重其事道:

“小兰,明天让吴老师跟刘静茹配合我,我需要调查福星村那边的可疑人物,但是,我们这边不能以警察身份出现,这样容易打草惊蛇。”

“顾晨,那需要我们怎么帮你?”白小兰秒懂顾晨的意思,这是遇到的调查困难。

顾晨赶紧又道:“你帮我搞几张记者证,明天的篝火节,我会以记者的伪装身份,跟吴老师还有刘静茹一起过去。”

“另外,江小米那边我也已经打过招呼,她明天也会过去。”

“她说她跟村长很熟,可以帮我们,所以,明天需要你们的掩护。”

“这个没问题啊。”白小兰想了想,又问顾晨:“可是,顾晨,你在江南市这头,名气还是挺大的,我怕你伪装不了记者啊?”

“这个请你放心,我们会有自己的办法,关于记者证或者工作证,我需要你们现在就替我们准备一下。”

“可以。”听顾晨这么一说,白小兰立马回应道:“你们只需要发张证件照片过来,剩下的,我来帮你们搞定。”

“这个,稍后我再跟你联系,今天能搞定就行。”顾晨说。

“可以,今天帮你们搞定,明天你们跟吴老师和刘静茹一起过去。”白小兰说。

双方也是在电话中达成共识,这才双双挂断电话。

卢薇薇有些迟疑道:“顾师弟,混成记者身份,去外地勉强还行,可这是在咱江南市,认识你的人也很多啊,怎么伪装?”

“化妆啊。”顾晨说。

“化妆?”卢薇薇犹豫了几秒,这才哦道:“我明白了,可是这需要化妆师啊?我记得,要论各种化妆技术,那兮爷绝对是把好手。”

“就找兮爷。”这边卢薇薇话音刚落,顾晨便赶紧回道:“兮爷去国外办理过桉子,也善于化妆术,我们找她做造型,改变一下具体样貌,我想,她应该搞得定的。”

“这样啊?”想了想,卢薇薇也是唉声叹气道:“问题倒是不大,可也不知道,兮爷能把我们弄成个啥?”

想了想,卢薇薇又道:“要不,我先给她打个电话?”

“行。”顾晨点头答应。

很快,卢薇薇便来到会议室,将门关上,与兮爷积极沟通起来。

此时此刻,王警官也从办公室内走了出来,顾晨立刻见自己的想法告知给他。

于是三人一起来到会议室。

此时此刻,兮爷正在跟卢薇薇视频通话,见顾晨和王警官也来到镜头前,兮爷这才说道:“问题是没有问题,可关键是,你们要去几个人?”

“暂时就四个吧。”顾晨说。

“我,顾晨,卢薇薇,还有袁莎莎。”一旁的王警官赶紧介绍说。

“行吧。”也是听众人一说,兮爷这才又道:“中午吃完午饭后,我会来分局,顺便让分局物料室的同事,把那些伪装道具给我整理出来,下午就能派上用场。”

“行,我知道了。”也是跟兮爷简单沟通之后,卢薇薇挂断电话,可忽然间,卢薇薇顿时又感觉心里没底。

主要是不知道兮爷会把自己化妆成那种妖怪?

而面对即将到来的篝火节,具体会发生什么?大家心里也都没底。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