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765、一直没有出现的混账东西【新年快乐】

中午。

芙蓉分局食堂。

顾晨和大家围坐在一起正常用餐,总感觉气氛怪怪的。

自己坐在这里正常吃饭,丁亮和黄尊龙他们却在帮自己搞调查,感觉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但是按照时间效率来说,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过去,那将花费更多时间。

丁亮和黄尊龙处在出外勤状态,也是顺路的事情。

见顾晨吃饭时犹犹豫豫,卢薇薇也是好奇问他:“顾师弟,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丁亮和黄尊龙他们还没吃饭呢。”顾晨说。

卢薇薇噗笑一声道:“这俩哥们还真是仗义,你顾师弟一句话,人家二话没说就去搞调查。”

“要说你顾师弟有这样两个好室友,还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我也是这么觉得。”顾晨微微点头。

感觉丁亮跟黄尊龙,之所以工作起来高效快捷,很大一部分程度,也是受到自己的影响。

要说跟顾晨一个寝室,许多时候,顾晨的一些好习惯,也是潜移默化的影响到身边人。

丁亮和黄尊龙,也是在这些年的办案中,慢慢的跟上了顾晨的节奏。

要说之前两人,在整个芙蓉分局的存在感也不算很高,自从搭配顾晨,协助顾晨办理案件之后,突然感觉大家都挺重要的。

有时候,顾晨无法抽时间办理的事情,两人在巡逻途中就可以搞定。

这样不仅节约了顾晨的时间,也让丁亮和黄尊龙在案件办理过程中,颇有一种成就感。

就在大家用餐即将结束时,顾晨的手机忽然响起。

顾晨二话没说,直接拿起手机划开接听键,问道:“丁亮,如何?”

“顾晨,这个‘小徐汽车之家’的汽车保养维修店老板说,大前天有个老大爷,把车开到店里做保养,说过一段时间会来取车,结果到现在也没过来。”

电话中,丁亮的通报,也跟自己之前猜测的一样。

顾晨默默点头,又问:“那你问老板,有没有联系过这个老人?或者老人有没有打过电话来店里?”

“没有。”电话那头的丁亮也是相当肯定,继续说道:“当时那车主把车一停,人直接就走了。”

“这老板一看,这新能源轿车还挺不错,感觉这老人应该是去外头办事,所以走的急。”

“原本想着,等把车保养好之后,等老人过来取车时再收费,结果这一等就是好几天,那老人却连个人影都没有,想想就有些奇怪。”

“还有这种事情?”顾晨虽然感觉好奇,但这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就连周嘉佑的保姆刘婶,都是破天荒的几天时间联系不上。

一个汽车保养店的老板,又怎么能联系到周嘉佑呢?

可是把车丢在这种道路维修附近的汽车保养店里,躲避监控的意味很明显。

可车也不要是几个意思?

顾晨突然有种预感,周嘉佑或许跟周文才之间,有着很明显的联系。

甚至有种感觉,周嘉佑似乎是找到了周文才,而据他跟保姆刘婶说,自己要去见个朋友。

而这个朋友,莫非就是他周文才?

“肯定有问题。”顾晨眉头紧蹙,随后对着电话交代道:“丁亮,你让店老板留意一下车主,如果发现车主回来取车,让他第一时间联系我们。”

“没问题,这个交给我们。”丁亮说。

顾晨与他寒暄两句,并表达耽误丁亮吃饭的歉意后,两人双双挂断电话。

“是不是没来取车?”卢薇薇听着顾晨刚才的电话沟通,也是好奇问他。

顾晨默默点头:“这个周嘉佑,把车放在汽车保养店里之后,就一直没有过来再取车。”

“肯定是去找周文才了,他所说的去见朋友,或许就是去见周文才。”袁莎莎也表示怀疑。

或者说,这个调查方向,已经是大家心目中的正确方向。

王警官也是长叹一声,有些无奈道:“真搞不懂,这个周嘉佑为什么要参合进去?”

“如果说,这周文才的死,跟周嘉佑有关,那他的动机是什么?这两人都多少年没打交道了?”

“而且这个周文才,现在早已不是当年的周文才,他现在就是个破产的流浪汉,周嘉佑完全都不用搭理他。”

“所以这也是难点所在。”顾晨也是实话实说。

毕竟,杀人动机,目前来说还不清楚。

主要是周文才流浪的这几年,其实早就与世无争。

要说当年那些亲戚朋友,估计都避他不及。

一个破产之人,几乎要面临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的境地。

顾晨扭头看向何俊超,也是叮嘱说道:“何师兄,吃完午饭,劳烦你继续调取之前关于周文才的一切监控。”

“他既然长期在铁路天桥一带活动,那你就以这个调查为重点。”

“凡是有他的监控画面,或者存在一些异常行为,就比如跟某些人接触,这些是调查的重点。”

“我明白。”何俊超知道,这个时候,也是自己发挥工具人属性的时候。

至少这个被烧死的流浪汉周文才,背后到底存在哪些秘密?这些何俊超也很想知道。

一个流浪汉,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杀害之后还被焚尸,简直有些挑战人类底线的存在。

面对这种问题,何俊超当仁不让。

而这边安排好何俊超之后,顾晨也是对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道:

“吃完午饭,我觉得应该再去趟铁路货场,还有铁路天桥附近调查一下,看看还有哪些遗漏的地方?就比如周文才每天从外头潜入铁路货场的路径,最好实地过去调查一下。”

“我同意。”卢薇薇闻言顾晨说辞,第一个赞同道:“我也觉得,应该再回现场看看。”

“之前我们只知道,这个周文才,或许在火灾发生之前就已死亡,可究竟他是被谁害死之后?再被焚尸?这点我们当时的调查没有头绪。”

“可现在至少知道,在周文才被大火烧成焦炭的这几天里,他的一个商业竞争对手,周嘉佑却离奇失踪,这很可疑。”

顿了顿,卢薇薇也是长叹一声道:“要说这两人没有关系,我是不相信的,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那就去调查看看。”就在卢薇薇说话之间,王警官也已经用餐完毕,直接将筷子放下。

卢薇薇也是一拍大腿,说道:“那我们休息几分钟再出发。”

……

……

中午1点40分。

大家重新开车来到了铁路货场,那处被大火烧成废墟的杂物仓库。

由于之前顾晨有过交代,因此废墟周围被警戒线围住,并没有被清理。

而16号仓库的受损区域,则经过修补,边角位置的破损部位已经修缮完毕,至少保证雨水不会流入仓库。

自从铁路货场出了火灾,负责人韩旭也是各种头大。

不仅被消防要求各种整改,还要面对警察的各种调查。

毕竟火灾现场,出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

这些天,铁路货场的人都在议论纷纷,尤其是对新人庄琪的责备。

许多人都认为,庄琪就不应该放这个流浪老人进来。

如果不是多管闲事,这场火灾或许就可以避免。

眼看都快到年底,大家还想着安安稳稳的过大年。

可出了这档子事情,感觉这年也过不踏实。

韩旭带着顾晨几人,也是屁颠屁颠的介绍说:“顾警官,根据你的要求,这里的一切都保存下来,我都跟他们说了,除了你顾警官发话,否则谁也不能乱动这里。”

“很好。”顾晨默默点头,也是肯定了韩旭的工作,随后问韩旭道:“那个庄琪呢?把她叫过来,我有事找她。”

<ahref="http://m.lingdiankanshu.com"id="wzsy">lingdiankanshu.com</a>

“呃?庄琪?”韩旭犹豫了一下,扭头问身后的中年女工:“庄琪今天在不在?”

“在的,就在办公室。”中年女工说。

“那还不让她赶紧过来?捅出这么大篓子,害得现在大家每天工作都提心吊胆的,这丫头也真是够了。”

韩旭现在提到庄琪就来气,也是忍不住要说道几句。

中年女工没搭理他,直接掏出手机开始联系庄琪。

没过多久,穿着有些不太合身工作服的庄琪,也是一路小跑,从办公楼那头狂奔过来。

下楼梯的时候,还差点险些绊倒,感觉狼狈的不行。

走到韩旭面前,又看看韩旭身边的4名警察,庄琪就知道,这些警察过来,肯定自己也没好果子吃。

“庄琪,你过来。”韩旭厉声道。

“哦。”庄琪缩着脖子,小碎步移动到韩旭面前。

韩旭见状,这才又一改刚才严肃的面容,扭头对着顾晨几人笑嘻嘻道:

“警察同志,人已经到了,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她,祸都是她闯的,有事你们尽管找她,现在我看见她我就来气。”

“好的,知道了。”见韩旭还在这里喋喋不休,顾晨也没理他,直接来到庄琪面前。

“庄琪。”顾晨说。

“啊?”庄琪一抬脑袋,也是委屈巴巴:“顾警官,你们找我还想知道些什么?”

“老人家每天从外头进入铁道区域的路线你还记得吗?”顾晨问。

“记得。”庄琪默默点头。

“那你带我们过去转转。”卢薇薇也是上前一步说。

庄琪弱弱的问:“是要重走那条路吗?”

“没错,我们想搞清楚那个老人每天来这里的路径。”王警官也跟腔道。

但庄琪却是有些犹豫道:“可是,那个被剪断的铁网,现在又被我们主管给赌上了,你们是不是还要从那边出去?如果是,那还得剪开。”

“那就带上你的工具,我们一起过去。”顾晨也是叮嘱着说。

没过多久时间,庄琪带着一把大钳子,直接走到众人跟前,随后,大家一起翻下台阶,来到铁轨区域。

沿着铁轨走上一段,又攀爬到一处高地。

一上一下,对大家而言,本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

但是对于大腹便便的主管韩旭来说,就显得有些艰难。

爬下台阶的时候,韩旭就显得有些笨拙,但是跟在众人身后,爬上高地的时候,韩旭将自己身体的缺陷暴露无遗。

还是在中年女工的帮忙下,这才连滚带爬的来到顾晨身边。

此时此刻,庄琪指着一处角落位置,也是跟众人解释说:“我就是把这个地方给它剪开一个口子。”

“因为这边的植物很多,隐秘性很好,一般人也很少去注意这里。”

“所以剪开一个口子,有植物做掩护,一般很难发现。”

顾晨根据庄琪的介绍,来到了那处铁网面前。

此时此刻,剪断的铁网,也已经被许多铁丝给重新链接。

顾晨直接伸手道:“把你的工具给我。”

“好。”庄琪也没多想,直接将工具钳递给顾晨。

随后,顾晨让众人后退两步,自己则拿起工具钳,将之前的铁网重新剪开。

几人一起发力,将铁网扳开。

这样一来,整个铁网瞬间破开一片通道。

只要将铁网掀开,人是可以从铁网一侧钻进钻出。

顾晨将工具放下,在套上脚套之后,率先钻进植被当中。

由于周围被众多植被覆盖,因此光线不好,顾晨直接将强光手电打开,开始对周围情况展开勘察。

尤其是地面位置,顾晨发现了一些脚印,于是扭头问身后的韩旭:“韩先生。”

“在。”胖胖的韩旭,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赶紧来到铁网边问道:“顾警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这个地方是你让人修补的?”顾晨问。

“是啊。”韩旭也是默默点头,附和着说:“这不是因为铁网被庄琪剪断了吗?所以我找人用铁丝修补了一下。”

“那这些修补的工人,有没有钻进来过?”顾晨又问。

韩旭眉头一蹙,扭头问身后的中年女工,道:“这事不是你安排的吗?你当时在现场,你说。”

“好吧。”中年女工微微点头,走上前说道:“顾警官,当时修补这破损铁网的工人,就站在外头,用铁丝将断裂的铁网重新链接,他们并没有钻进去。”

“那就是说,他们都站在外头修补咯?”卢薇薇确认的问她。

中年女工肯定的回道:“那是当然的,他们没有进去。”

“好的,我知道了。”顾晨从中年女工口中了解了大概之后,又问庄琪:“庄琪,那你有没有从这边进来过?”

“没有。”庄琪摇摇脑袋,也是实话实说道:“虽然铁网围栏是我剪断的,但是我没有钻进去,我知道那边可以通到外头,但是这里植物茂密,有点阴森,所以我不敢钻进去。”

“只是告诉那个老人,他可以从外头钻进来,以后每天晚上,可以从这边钻进铁轨区域,然后再偷偷溜进铁路货场的仓库。”

“好的。”顾晨从庄琪这里了解之后,继续开始对现场环境展开搜查。

很快,顾晨用强光手电发现,地面上存在许多很深的脚印。

由于这片区域,一般人根本不会通过,再加上一些泥沙的冲击,通道泥路的表层,覆盖着一层细沙。

下雨天,细沙泥路会显得有些松软,即便是干燥的晴天,阳光也很难照射进来。

久而久之,这片区域的地面会显得十分松软。

顾晨很快在通道中间,发现了许多折返的脚印。

由于最近几天都是天晴,因此地面的泥土显得过于干燥,但是下雨天留下的脚印深槽,干固之后,会显得非常明显。

顾晨通过脚印可以看出,其中一个脚印,鞋子的纹路模糊不清,显然是鞋底经过长期磨损,早已看不出任何纹路。

但是另一个脚印,鞋印纹理清晰,用肉眼可以看出,是一双皮鞋的脚印。

随后,顾晨又对周围区域,展开反复搜查,但却始终没有发现其他脚印的出现。

想到从何俊超提供的监控画面中,周嘉佑在将车辆停在“小徐汽车之家”门店保养后,就是穿着一双皮鞋离开的。

因此顾队断定,这通道内的皮鞋脚印,或许就是周嘉佑留下来的。

“顾师弟,你发现了什么?”一直蹲在通道出口的卢薇薇问。

“发现一些脚印。”顾晨回应了一下,随机掏出手机,将现场的脚印形状拍摄下来。

随后,顾晨开始往通道另一头继续走去。

不得不说,这边的隐秘通道,的确过于隐秘。

铁网外围都是植被覆盖,因此很少人会往这种杂乱的角落通过。

因此当顾晨穿过植被,来到外围的一条小路上时,顿时感觉这庄琪的确是个天才。

很显然,她给周文才提供的这条隐秘通道,非常利于周文才进进出出而不被发现。

在出口周围,顾晨也进行了简短的勘察,但都没有太大发现。

因为从植被通道的角落出来,面前就是一条水泥路,脚印也在此终结。

而再看看左右,周围几乎没有任何监控。

幽幽的叹息一声,顾晨重新按照原路返回,来到了刚才的出发地点。

卢薇薇将顾晨扶出洞口,也是赶紧追问:“怎么样顾师弟?”

“通道很隐秘。”瞥了眼身后位置,顾晨又道:“通道出口是一条水泥路,但是通道出口附近都被植被覆盖,所以很难被路人发现。”

回头看了眼庄琪,顾晨也是好奇问她:“我说庄琪,这种隐秘的地方你是怎么发现的?”

“呃……”

感觉有些尴尬,但庄琪还是实话实说道:“因为之前经常路过这边,所以知道植被的里边就是铁网。”

“而我也在铁轨上巡视过,所以知道这里面的情况,当时就感觉那老人挺可怜的。”

“想着我们铁路货场的杂物仓库,一直空在那边堆杂物,也没怎么很好的利用起来。”

“所以我就想帮他一把,让那位老人有个居住的场所,仅此而已。”

“了解。”顾晨默默点头,随后又示意大家原路返回,重新来到了烧毁的仓库面前。

这里之前已经检查过多次,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因此顾晨只能将调查重心,转移到外头的铁路天桥。

想着平时庄琪上班,都要经过那边,因此顾晨把庄琪单独叫了出来。

几人一起开车,往铁路天桥方向开去。

片刻之后,庄琪指着外头说道:“就是那里,铁路天桥下面那根立柱,这个老人家平时就缩在那边,立柱后边。”

顾晨一个转弯,将警车停在路边,随后示意大家下车过去看看究竟。

铁路天桥,周围都被各种景观花卉所覆盖,大家根据草坪的枯萎状态,大概能清楚哪些区域是被人长期践踏,因此沿着一条泥黄的小道,大家很快来到了天桥立柱的另一侧区域。

由于周围有较矮的植被,因此天桥立柱的下方,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凹状区域。

而顾晨从周围一些丢弃的雨篷布可以看出,之前的周文才,蜗居在这处区域,基本上是利用雨篷布,绑在立柱和植被之间,好让这片区域形成一个遮雨的屋顶。

而低洼区域,的确可以躲避风吹雨打。

“可以看出,周文才的确聪明,躲在这个地方,是能够简单的生存下去,可他一待就是好几年,真是够有毅力的。”

看到周围的简单布局,顾晨也能大概利用大师级想象力,将这些废弃的物品,在脑海中组合起来。

袁莎莎不由感慨:“这个周文才又何必呢?好端端的,做个流浪汉,现在又被人害死。”

“可是,那个周嘉佑的害人动机又是什么?他又是怎么找到周文才的?”

“可能是无意中碰见吧,毕竟周文才和周嘉佑,两人很早就认识,只要周文才待在江南市,那肯定总有一次能让周嘉佑碰见。”

王警官双手抱胸,也是若有所思:“可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还是不能判断出,周嘉佑为什么要害周文才?”

“没错。”顾晨现在脑子也是乱糟糟的。

周文才被人害死之后,大火将尸体焚烧成了一堆焦炭,而现在的周嘉佑也下落不明,这让顾晨很非常苦恼。

至少从现在来看,周嘉佑显然是去过铁路货场,而那通道中的脚印,基本上就能判断。

只要将脚印的图片,与之前周嘉佑经常穿的那双皮鞋进行对比,其实判断起来也并不难。

难的是周嘉佑跟周文才是怎么碰到一起去的?

“顾师弟,你快看。”

就在顾晨苦思冥想的同时,卢薇薇忽然指着一处坡地到:“这边有些脚印。”

顾晨闻言,立马带着大家走了过去。

此时卢薇薇指向的区域,是铁路天桥立柱的下坡区域。

由于铁路天桥上方,不断有水滴落下,因此这片下坡区域,显得异常湿润。

周围也没有茂密的草坪覆盖,而是一片泥巴区域。

这也很好解释,这边是视觉死角,在主干道的另一侧。

从主干道往天桥立柱方向观望,只有视觉范围区域,有花卉和草皮覆盖。

而背面区域,也用不好花费钱财去装点。

因此这是一道分水岭。

一侧是草皮覆盖,而另一侧则是光秃秃的泥巴地。

但是受到天桥上方不断低落的水渍影响,泥巴地上,显然有着明显的脚印。

而卢薇薇刚才提醒顾晨的区域,就有几道明显的印记。

顾晨赶紧从侧边绕到脚印区域,蹲下身自己查看,顿时眼睛一亮:“是皮鞋脚印?”

“那……那会不会是周嘉佑的脚印?”由于之前顾晨已经在铁网附近的植被通道处,发现了皮鞋脚印,基本上也可以判断是周嘉佑的。

因此在周文才长期盘踞的铁路天桥底下,突然发现了皮鞋的脚印,卢薇薇自然而然会代入到周嘉佑身上。

“很有可能。”为了确定大家的判断,顾晨将手机掏出,将自己刚才在铁网附近拍摄的皮鞋脚印照片,直接拿到面前做对比。

可这一比较,所有人当场愣住。

“这不是一样的吗?”王警官也是不由一愣,赶紧提醒顾晨说:“顾晨,这泥巴地里的脚印,跟你手机照片中的脚印图案是一模一样。”

“是周嘉佑,他来过这里,而且从脚印来看,应该是新脚印。”顾晨也是附和着说。

“而且,周围还有另一个脚印,没有底花的脚印。”袁莎莎也是提醒着说。

于是顾晨又将手机相册继续翻动,找到了之前在铁网附近,拍摄的另一组脚印。

手机图片一对比,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没错,一模一样,这个没有鞋底纹路的脚印,应该就是之前周文才的,因为他穿的是一双板鞋,鞋底花纹估计磨损严重,毕竟可能是穿了几年时间。”

卢薇薇现在也是激动的不行。

排除现在死去的周文才,那么周嘉佑无疑是嫌疑最大。

毕竟,在案发现场附近,还有周文才平时蜗居的铁路天桥附近,都出现了周嘉佑的脚印。

可现在周嘉佑在周文才被烧成焦炭之后,却突然消失,很显然是在畏罪潜逃。

“可是,他为什么要逃?”顾晨心中不由疑惑,也是喃喃说道:

“难道,他害怕事情的真相,被我们警方知道?”

“可是如果周嘉佑畏罪潜逃,那么这不等于是暴露了自己吗?因为周嘉佑失踪几天,也不跟家里的保姆刘婶联系,这显然非常反常。”

“如果我们警方深入调查,那势必也会找上门,可这样一来,周嘉佑显然会被暴露身份。”

“对呀。”袁莎莎闻言顾晨说辞,也是不吐不快道:

“周嘉佑怎么这么傻?他这样等于就是暴露自己嘛,如果是我,我在作案之后,肯定会想办法逃离现场,但至少会保证自己出现在家中,或者跟家里人联系。”

“然后,再给自己找个去朋友家小住的理由,最起码让人给自己做不在场证明。”

“可他周嘉佑却在玩失踪,要是周家人找不着他,直接选择报警,那岂不是一切都真相大白?”

“小袁说的很有道理。”王警官蹲在脚印面前,也是若有所思道:“这个周嘉佑,如果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杀害了周文才。”

“然后再一把火将他尸体烧成焦炭,那他为什么还要玩失踪?”

顾晨摇摇脑袋,有些头大道:“要是知道就好了,这个周嘉佑,或许另有想法。”

“但是不管如何,我们首先应该顺藤摸瓜,找到周嘉佑,因为周嘉佑或许并不是想玩失踪。”

“他或许是在撤退途中,发生了某些意外也说不定,否则不会愚蠢到跟自家保姆刘婶断联系,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顾师弟。”卢薇薇凑到顾晨身边,也是提醒着说:“这边有上头滴水的滋润,周围的土质疏松,脚印非常明显,我们可以根据脚印过去找找。”

“可以。”顾晨站起身,也不像在这里耽误太多时间。

随后,顾晨用手机,将现场情况拍摄完成之后,这才沿着脚印方向继续寻找。

铁路天桥的下方位置,大家沿着坡地继续往下,是另一处铁路通道。

这里南来北往,两条不同线路在这里立体交汇,因此当顾晨与众人沿着脚印方向一路寻来时,却也发现,面前有铁网阻拦。

而让顾晨震惊的是,铁网似乎也被人蓄意破坏。

卢薇薇刚想扯住铁网一侧的立柱,准备将剪断的铁网扳开,却突然被顾晨制止道:“卢师姐,先等一下。”

卢薇薇表情一呆,双手悬空,也是恍然大悟:“差点忘了,提取指纹。”

“没错。”见卢薇薇反应过来,顾晨将一卷随身携带的胶带掏出,来到了铁网面前。

“这里应该很少人知道,而且从脚印来看,除了周文才的板鞋脚印,还有周嘉佑的皮鞋脚印,这说明这处地点,只有这两个人来过。”

“可我还是不明白,周嘉佑为什么要跟周文才一起来这?”袁莎莎也是摇摇脑袋,感觉有些无法理解。

顾晨则是咧嘴笑笑,不由分说道:“有些东西是无法解释的,但我们可以根据线索找寻真相。”

“只要找到周嘉佑,一切谜题都可以解开。”

“而且这里就目前来看,也只有周文才和周嘉佑来过,那么这处地点,必然也只会留下这两人的指纹印记。”

“应该是这个地方。”卢薇薇指着一处明显需要用手接触的铁框说:“这个地方有点浅浅的指纹印记。”

“虽然不太明显,但是我想市局技术科的刘法医和高川枫,他们应该有办法将指纹清晰化。”

“没错。”顾晨也点头同意,随后开始按照卢薇薇的指引,将最可能接触手指的部位,用胶带依次粘贴提取。

顾晨带着手套,因此胶布上不会留下自己的指纹。

而在现场反复提取之后,顾晨也在卢薇薇和袁莎莎的协助下,拓印出来,用油纸粘合,随后放在不同取证袋中。

之后,顾晨开始将铁网扳开,放众人进去。

而脚印却在这里中断,因为穿过铁网,下方则是碎石区域。

脚印在这里不会出现。

而铁轨两旁,则是各种植被,因此顾晨也很难判断,周嘉佑在穿过这片区域之后,究竟会去往何处?

站在原地,顾晨左右观望,突然提议道:“卢师姐,王师兄,小袁,我们在这里分成两组。”

“我跟卢师姐一组,往右侧沿着铁轨一路寻找,王师兄跟小袁,沿着左侧铁轨一路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新线索?”

“可以。”王警官点头同意,当即对着袁莎莎道:“小袁,我们往左边。”

“嗯。”袁莎莎默默点头,直接跟在王警官身后。

顾晨也对着卢薇薇道:“卢师姐,我们往右。”

“嗯。”卢薇薇也是附和着说。

两方人,在破损铁网的出口分开,一左一右。

顾晨带着卢薇薇,开始像铁路工人巡视铁轨一般,沿着排水沟一路向前。

卢薇薇跟在顾晨身后,左右观察,也是不由分说道:“我说顾师弟,这样巡查感觉有些大海捞针。”

“那就寻找最有可能出去的地方。”顾晨说。

“最有可能出去的地方?”卢薇薇有些不解。

顾晨则是扭头说道:“周嘉佑来到周文才长期盘踞的铁路天桥下边,显然是不想被人发现。”

“或者说,他怕被监控摄像头发现,所以,他不会从主干道过去,必然会想尽一切办法,躲避监控区域,然后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靠近铁路天桥。”

“我明白了。”听顾晨这么一说,卢薇薇也是恍然大悟:“这个周嘉佑,肯定会从另一个出口进来,然后再从那处破损的铁网位置,靠近铁路天桥。”

“那么他要离开周文才长期盘踞的地点,比如也会选择另一个合适的出口,而这个出口,很显然,也会有铁网,那必然也会有一些破损的空档。”

“就是这个道理。”顾晨在说话之间,却突然发现,右前方不远处,有一处铁网破损的痕迹。

而且铁网明显有被人扳扯过的痕迹,于是顾晨赶紧提醒着说:“卢师姐,前面有情况。”

“啊?”还不等卢薇薇反应过来,顾晨已经快速奔跑过去。

来到破损铁网面前,顾晨左右检查了一下,发现的确是被认为用工具剪断,心中不由泛起嘀咕:

“难道,这是周嘉佑干的?”

“如果是周文才,他完全没必要,因为周文才可以正大光明的往铁路天桥那边出去,用不着鬼鬼祟祟的绕弯子,所以……这肯定就是穿着皮鞋的周嘉佑干的。”卢薇薇走到顾晨身边,也是不吐不快道。

顾晨默默点头:“差不多吧,这样,赶紧把指纹提取一下。”

想着自己这头有了新发现,顾晨也是喜出望外。

至少大家跑到这种地方来调查线索,也并非是一无所获。

尤其是发现了皮鞋的踪迹,这让案件调查,似乎朝着一个利好方向发展。

根据之前在下坡铁网出口位置的操作经验,这次的指纹提取,顾晨用时比之前要缩短一半。

提取指纹工作也是相当顺利。

虽然指纹印记并不清楚,但好歹可以交给市局技术科,让刘法医和高川枫技术还原。

问题也不算太大。

扳开铁网,顾晨又再次发现了皮鞋印记,不由松上一口气道:“这边都是泥巴地,这个该死的皮鞋脚印又出现了。”

“看来这个周嘉佑,应该是从这处地点出去的。”卢薇薇见状,也是咧嘴笑笑,赶紧掏出手机道:

“那我告诉老王他们,让他们先回去等我们,不用再找了。”

“可以,让他们先回车辆,我们待会儿过去跟他们汇合。”顾晨说。

随后,顾晨根据皮鞋脚印,重新往坡地上爬去。

而卢薇薇则紧跟其后,一边联系着王警官和袁莎莎,一边在顾晨身后左右观察。

当顾晨爬上斜坡,却发现,这里已经是另一处高架桥的底部。

这处地点非常偏僻,公路距离顾晨所在的坡地也有些距离。

在加上周围是一盘荒地,但是却可以通过荒地,去往其他几处路口。

由于周围已经被植被覆盖,脚印是看不出来了,但是顾晨却能够根据植被的折断痕迹,继续往前方一路寻找。

终于,顾晨走出荒草地,来到了路边人行通道,这才发现,这里是另一条道路。

有些转晕的卢薇薇,也是没有好气的问顾晨:“顾师弟,我们到哪里了?”

“不清楚。”顾晨也没看见路牌,于是掏出手机,打开手机地图定位,顿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条陌生道路。

看看周围,似乎在对面街道的路口附近,发现了一些监控摄像装置,于是顾晨赶紧拨通了何俊超的电话号码。

没过多久,何俊超电话接通,顾晨赶紧说道:“何师兄,我现在已经把我目前的地址定位发给你了。”

“你帮我查一下最近几天附近的监控,看看能不能找到周嘉佑的踪迹。”

“没问题,不过需要点时间。”电话那头的何俊超说。

顾晨也是嗯道:“可以,我现在就在这里等你的消息。”

幽幽的喘息几声,顾晨将电话挂断。

看着前方的车来车往,顾晨有种自觉,在这几条道路上,总能通过监控捕捉到一些周嘉佑的踪迹。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