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760、同姓之争【二合一章】

卢薇薇现在想骂人,但嗓子不允许。

原本昨天在给顾晨加油助威的过程中,也没意识到今天的嗓子会有这种症状。

只记得昨天的球赛,全场观众都在高声呐喊,自己这点分呗,完全被淹没其中。

因此卢薇薇只能拼命呼喊,高声助威。

至于自己的嗓门有多高?由于现场太过嘈杂,卢薇薇也无法判断。

只感觉,大家一起高声呐喊,自己跟着一起喊就是了,可没想到,竟然过度用嗓。

一觉醒来,整个人瞬间傻眼,根本说不了话,一开口就闹笑话。

顾晨看着卢薇薇这般痛苦,也是悄悄扭头问袁莎莎:“小袁,你们昨天到底什么情况?”

袁莎莎抬头看着顾晨,也是笑孜孜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昨天一直在场边帮你高声呐喊。”

“这样啊?”听闻袁莎莎说辞,顾晨又问袁莎莎:“那你怎么没事?”

“我嗓子也有些疼啊。”袁莎莎右手按了按喉咙,也是不由分说道:“但是,虽然有些嗓子疼,但说话还算正常,可能昨天我叫喊声没有到极限吧。”

话音落下,袁莎莎和顾晨,两人目光齐齐看向卢薇薇。

顾晨扭头又问:“所以卢师姐她……”

“嗯,卢师姐她昨天站在场边大喊大叫,一直在替你加油助威,感觉都快喊破喉咙了,所以她今天嗓子疼得厉害,所以声音都变沙哑了。”

“原来是这样?”听闻袁莎莎说辞,顾晨也总算搞明白。

原来卢薇薇的嗓子,真的是因为昨天晚上替自己加油助威给闹的。

想想也挺愧疚。

见大家还在挑逗卢薇薇,嘲笑卢薇薇现在是个哑巴,想骂人都骂不出来。

顾晨也是用手指戳了戳卢薇薇后背。

卢薇薇扭头一瞧,用那沙哑的嗓音问顾晨:“顾师弟,什么事?”

“卢师姐,嗓子嘶哑,建议你适当的喝水润喉,然后就是不要说话,噤声休息,这样可以减少声带的摩擦运动,有利于声音嘶哑的恢复。”

看着卢薇薇桌上的水杯,顾晨走过去,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发现是空的。

于是顾晨赶紧拿起水杯,走到饮水机旁,替卢薇薇装满热水,这才折返回来,交给卢薇薇道:

“如果休息之后声音嘶哑仍然没有改善,可以吃金嗓开音胶囊,或者金嗓散结丸,有利于病情的恢复。”

“我待会儿打个电话给聂师傅,看看他是不是在外头采购,如果在,我让他带点药回来。”

“如果你的嗓子有一些疼痛感,那就需要再加用一些消炎药物了,比如蒲地蓝消炎口服液,不过用药之前需要明确有没有过敏史。”

想了想,顾晨又道:“如果卢师姐的声音一直嘶哑了很久,那这种情况,最好到医院耳鼻喉科去查喉镜。”

“在喉镜指示下,是能够观察到你声带的运动情况,比如声带上有没有长息肉、小结或者是其他肿物。”

看着顾晨在这各种关心自己,卢薇薇顿时咧嘴一笑,说了句声音沙哑的“谢谢。”

顾晨也掏出手机,开始联系食堂聂师傅,让聂师傅帮忙带些药物回来。

见卢薇薇现在格外的“乖巧”,王警官反而不自在,时不时回头跟卢薇薇调侃几句。

但卢薇薇只能用手语回复,这反倒让王警官不太习惯,也是感慨着说:

“哎呀,这以前吧,我最烦你卢薇薇每天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可现在你这么安静,我反倒感觉不自在了,我这是不是犯贱啊?”

“哈哈,老王,卢薇薇每天叽叽喳喳的不好吗?我们三组办公室里,没有卢薇薇,那就是一潭死水,没有活力,卢薇薇就是那活水的源头。”

丁警官见王警官在这吐槽卢薇薇,也是忍不住要说道几句。

见死对头卢薇薇终于也有哑火的时候,坐另一侧的何俊超,这下整个人得意了,时不时的要来调侃一下:

“卢薇薇,听说喉咙不舒服的人,是不能再吃薯片这种零食的,话说你抽屉里那些薯片是不是快过期了?要不要我帮你代劳一些?”

卢薇薇闻言,顿时双手关节也是握得嘎吱作响,直接瞪了眼嘚瑟的何俊超。

“好吧,看来你薯片的保质期还是挺长的。”见卢薇薇的眼神带着火气,何俊超知难而退。

反正何俊超也没指望从卢薇薇这里捞到点零食,他就是想调侃一下,感觉就很爽的样子。

平日里,卢薇薇的这张嘴,就跟加特林机枪一样,打开话匣就不会停止,各种“火力”输出。

何俊超反正在斗嘴这方面,根本不是卢薇薇对手。

可现在看见卢薇薇哑火,顿时感觉这是难得一遇的机会,不逮着机会调侃你卢薇薇一下,那还是他何俊超超吗?

王警官见状,也是不由吐槽说:“我说何俊超,差不多得了,卢薇薇是有仇必报的人,你这么说她,小心她报复你。”

“哈哈。”

众人闻言,直接噗笑出声。

原本听老王这话说的,好像是在帮卢薇薇说话,可细听之下,这不还是调侃卢薇薇吗?

卢薇薇顿时眉头一蹙,直接双手掐住老王同志的脖颈,不由前后摇动起来。

“这下大家更加开心了。”

也就在卢薇薇要给老王同志一些教训的同时,外头路边也传来消防车的鸣笛,直接从芙蓉分局门口路过。

王警官见卢薇薇也停止了动作,这才拨开卢薇薇道:“这哪里又着火了?这几天怎么天天听到有火警的鸣笛?”

“快过年了,估计又得一顿消防整顿了。”丁警官也是吐槽着说。

要说起来也很奇怪,这几天,消防车出动的的确有些频繁。

前两天是一家饭店着火,最后消防员将带火的煤气罐从烧毁的饭店提出灭火。

昨天是一栋居民区着火,更要命的是,居民区各种乱停车,消防车根本就开不进去。

而且小区内的消防栓,里面竟然没有水。

最后消防员无奈,只能从外头的消防车接水。

可今天又是什么情况?大家目前还不清楚,只能看看接下来的新闻报道了。

……

……

上午10点20分。

聂师傅提着一小袋东西,直接来到了三组办公室门口。

将东西丢在顾晨桌上说:“顾晨,你要的东西我给你买回来了,你嗓子不舒服啊?”

顾晨抬头一瞧,这才哦道:“不是我嗓子不舒服,是卢师姐嗓子不舒服,我是让你帮她买的。”

“哦?”聂师傅一愣,也是回头看向卢薇薇。

卢薇薇对着聂师傅嘿嘿一笑,没说话,直接顾晨手里接过药物,开始翻看起来。

聂师傅咦道:“卢薇薇,你是不是吃坏东西了?我们芙蓉分局食堂的食物,可没有任何问题啊。”

“跟聂师傅没关系,是我昨天用嗓过度,所以……”

卢薇薇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沙哑的嗓音,感觉多说一句话都是煎熬。

要不是这该死是嗓子,卢薇薇今天肯定要将顾晨昨晚惊心动魄的比赛时刻,好好跟办公室里的同事们炫耀一番的。

聂师傅嘿嘿一笑:“那行吧,这些药都是治疗嗓子疼的,你可以看看说明书,选择性吃一些,顾晨已经帮我付过钱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得先会食堂去准备午餐了。”

“谢谢聂师傅。”卢薇薇用吐字不清的沙哑嗓音感谢说。

听得聂师傅都心疼坏了。

也就在此时,办公室电话突然想起。

卢薇薇二话不说,直接走过去准备点开免提,可想想自己这不争气的嗓子,顿时又看向顾晨。

“我来吧。”顾晨秒懂卢薇薇意思,立马走了过去,按下免提:“您好,这里是芙蓉分局刑侦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你好,我们是消防队的,我们在铁路货仓这边灭火的时候,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

“但是,听铁路货仓这边的人说,他们这边人员齐整,所以这具烧焦的尸体,他们也不知道是谁,所以你们赶紧过来看看吧。”

“烧焦的尸体?”顾晨也是一愣,于是赶紧问道:“那请问你怎么称呼?”

“叫我消防小李吧,我们现在还在铁路货场这边,你赶紧过来。”

“好的小李。”顾晨一边做着记录,一边继续问他道:“铁路货仓有很多,我想知道,你们说的是那块地段?”

“等一下。”消防小李在短暂停顿之后,顾晨从电话中听见,他们那头好在反复确认具体位置,于是这才继续回道:

“就是金城大厦这边的铁路货仓,至于具体位置是16号货仓旁边的一个小仓库。”

“而这个小仓库呢,它只是一间对方杂物的地方,火灾也是从这里开始蔓延开来的。”

“好的,我们马上过来。”顾晨记录完整之后,直接挂断电话。

另一头,卢薇薇跟袁莎莎已经取下单警装备,王警官也已经穿戴完毕。

顾晨接过卢薇薇递来的装备,也是安慰说道:“卢师姐,你嗓子不好,要不这次出警就别去了?”

卢薇薇虽然不说话,但却摇摇脑袋,眼神坚定。

顾晨秒懂卢薇薇意思,看来是铁定要去,自己肯定拧不过卢薇薇。

想想顾晨也只能答应道:“那行吧,我们现在出发。”

……

……

上午10点50分。

顾晨驾驶着车牌尾号为AE86的警车,直接来到了事发现场。

此时,大火已经被扑灭,消防队员正在做最后的明火检查。

而现在的16号仓库,白色墙体也已经被大火烧得乌黑一片。

一旁的小仓库,早已破败不堪。

一名消防队员走到顾晨身边,也是自报家门道:“我是刚才报警的消防员小李。”

“你好,我是接电话的顾晨。”顾晨也道,于是又问:“你们说的那具尸体呢?”

“跟我来吧。”消防员小李转身领着大家往前走,来到了一处水泥路面上。

此时此刻,一群货场的工人正围在一起交头接耳。

而消防员小李则是推开人群,示意大家让出一条通道。

顾晨这才发现,地面上盖着一块用于遮雨的蓝色雨布。

消防员小李将雨布揭开,顿时,周围的人群纷纷后撤,看到这烧焦的尸体,所有人嘴里不由反正“啧啧”的惋惜。

“唔!”袁莎莎看到如此惨像,也是忍不住捂住口鼻。

要说各种尸体,袁莎莎也是见过多次,但是像现在这样全身烧焦的尸体,袁莎莎还是挺少见的。

看到这一幕,整个人显得非常反感,也是不由皱起眉头。

卢薇薇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去,整个人黛眉微蹙,站在原地没有上前。

就连王警官看到如此场景,整个人也是捂住口鼻。

毕竟,这烧焦的尸体味道,如今还弥漫在空气当中。

“就是这个人,但是目前我们根本无法判断这具尸体的具体身份。”消防员小李说。

“货场负责人呢?”顾晨问道。

人群中,一名穿着工作服的中年胖男子,直接走出来道:“你好警察同志,我是这里的负责人。”

“这人什么情况?”顾晨将执法记录仪对准男子。

胖男子也是愁眉苦脸,不由疑惑道:“这我也不知道啊,我清点过我们货场的工人,还包括请假的也都打电话确认过,发现所有人都在。”

再看看地上那具烧焦的尸体,胖男子也是有些反感道:“可是我们也不清楚,这家伙到底是哪来的?怎么会出现在我们这里的火车站货场,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也就是说,你们也不清楚这人的具体身份?”王警官确认的问。

胖男子狠狠点头:“我百分百确定,我根本不认识,再说了,尸体都烧成这样,这就是神仙也认不出来啊。”

顾晨犹豫了一下,扫视了一眼中年胖男子身后的众人,问道:“你们都是货场的工人对吗?”

“对。”一名女工人默默点头:“我们这些人都是。”

“那没到现场的有多少人?”顾晨又问。

“有……”胖男子话到嘴边,却又突然止住,于是赶紧扫视一圈,这才回应顾晨道:

“目前还在岗位上的有18个,请假和休假的有8个,剩下包括我在内,现场这22个人,都在这里了。”

<ahref="http://m.xiaoshuting.info"id="wzsy">xiaoshuting.info</a>

顾晨闻言,也是默默点头。

瞥了眼远处还在冒着白烟的一座小型仓库,顾晨问消防员小李道:“火灾是怎么引起的?”

“初步判断,可能是电器短路造成的,因为我们在现场发现了烧焦的电器残骸。”

“而且火灾也是由这座小仓库引起的,随后蔓延到16号仓库外围。”

“好在扑救及时,16号大仓库没有造成太大损失,只是墙体边角位置,还有仓库顶端的一些位置被烧毁。”消防员小李说。

顾晨将这一切记录在案,又问身边的中年胖男子:“你说你不认识这个烧焦的尸体具体是谁?可为什么仓库里面会有电器?这说明有人一直在仓库里使用,你们这仓库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这……”被顾晨突然一问,中年胖男子也回答不出,有些懊恼道:

“这个仓库,就是个堆杂物的地方,平时我们货场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都会往这小仓库丢,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

“里面也是安装了电路插头和电灯的,可至于里面有人使用电器,这肯定不可能,因为这里面压根就没人住。”

“你确定?”卢薇薇用嘶哑的嗓音问。

胖男子默默点头:“我确定,我肯定这里面没有人居住。”

“可是我们不仅在这个小仓库里面发现了电器之外,我们还发现了一些锅碗瓢盆。”这边中年胖男子话音刚落,消防员小李便补充着道。

刹那间,中年胖男子尴尬的不行,也是赶紧辩解说:“这……这怎么会有锅碗瓢盆呢?不可能啊?这里面明明没有人居住,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不可能的。”

“安静一下。”见中年胖男子各种吵吵,顾晨也是打断道:“请问你叫什么?”

“我……我叫韩旭。”

“好的韩先生。”顾晨将“韩旭”的名字书写完毕之后,也是抬头问他:

“我说韩先生,你作为这个铁路货场这边的负责人,你竟然不知道这间小仓库里住着人,这算不算是你的失职?”

“我……”

被顾晨这么一说,韩旭顿时也慌了,赶紧替自己辩解道:“警……警察同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的,真的。”

“这里面住着人,我是一点都不知道啊,这怎么可能嘛。”

“韩先生。”卢薇薇扯了扯嗓门。

刚才服用了顾晨托聂师傅买来的药物之后,卢薇薇的嗓子也明显感觉舒服了许多,但还是用嘶哑的音调询问道:

“您有多久时间没去检查过这些仓库了?”

一句灵魂发问,瞬间问得韩旭哑口无言。

“嗯?”见韩旭不说话,卢薇薇也是“嗯”了一声,随后瞥了眼身旁的另一名女工人道:“你知道吗?”

“呃……”女工人有些尴尬,偷偷瞥了眼韩旭后,弱弱的道:“韩总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来仓库检查了。”

“所以?”卢薇薇问。

“所以?所以韩总他可能是真的不知道,平时韩总都坐在办公室里,他很少来这露天仓库检查工作的。”

虽然女工人这话说的,感觉自己作为一个负责人,却根本没有一点责任心。

可好在说自己一个多月没检查露天仓库,也等于是帮自己撇清了关系。

韩旭现在不知道应该哭还是应该笑?总感觉摊上这事,算自己倒霉。

于是便跟顾晨解释说:“警察同志,是这样的,平时我都是在办公室里处理各种事宜,至于仓库检查的事情,一般都是交给下面人去办理的。”

“至于这个小仓库里怎么会住人,我是真不知道啊,这我哪知道啊?”

“不对。”顾晨摇摇脑袋,也是反驳着说:“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大概的看了一下,你们货场周围都有围墙铁丝网拦着,里边就是铁轨。”

“但是铁轨与露天矿仓之间,也是有铁网围墙包围,只有一块小区域是没有阻拦,但是……”

顾晨转身指着货场办公楼的一处摄像头道:“但是你们这片区域,是有摄像头监控的,只要有人员从铁轨处爬上露天货场,那必然会有人发现。”

“可如果人家都已经在仓库使用了电器,甚至锅碗瓢盆都用上了,说明这人是经常进出你们货场的。”

“要么就是从你们货场办公楼这边进出,要么就是从铁轨这边进出。”

“至于办公楼这边进出,我认为可能性不大,毕竟容易被你们这些工人给碰见。”

“那就是说,只剩下铁轨这边进出?”袁莎莎问。

顾晨默默点头:“没错,但是如果从这边每日进出,那监控肯定是可以发现的,所以,现在有谁可以带我去监控室看看?”

话音落下,现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中年女子主动站出来回应道:“我带你们去吧。”

“很好。”顾晨将笔录本收到,随后对着袁莎莎道:“小袁,你留在这里看好尸体,市局技术科的高川枫,还有丁亮和黄尊龙他们,都已经在路上,在这期间,不要让人随便移动和搬运尸体。”

“我明白。”袁莎莎闻言,也是默默点头。

随后,顾晨又看了眼消防员小李,也是叮嘱着说:“还要麻烦你们,保护好火灾现场,锅碗瓢盆这些东西,尽量不要移动。”

“没问题,我们这边的灭火工作也差不多了,剩下的交给你们,在你们同事赶来之前,这里有我们接管。”

“谢谢。”顾晨拍拍消防员小李的肩膀,随后带着卢薇薇和王警官,在中年女工人和韩旭等人的带领下,一起往火车站货场办公楼走去。

办公楼是一栋老旧建筑,总共有四层,表层和里边的墙壁被重新粉刷过。

来到一间办公室,里面却是空无一人。

顾晨问韩旭:“平时谁在管这个?”

韩旭挠挠后脑:“平时也不需要人管这个,所以一般来说,这个办公室,一直都是空着,只是有时候货场的货物有些不对,我们会来这里查监控,看看是不是哪里有纰漏。”

“让一下。”王警官将几人拨开,随后短暂熟悉了一下操作流程,这才将之前的铁轨与货场之间的入口画面切出。

此时此刻,王警官开始倒放录像。

随着录像时间的快速倒退,时间也很快来到第二天夜里。

也就在时间倒退到凌晨1点时,从小仓库那头的位置,突然倒退出现了一道黑影。

“停!”

卢薇薇和顾晨见状,立马齐声喊停。

王警官点击暂停,也是眯眼一瞧,不由吐槽着说:“这怎么乌漆嘛黑的?”

“呃……这个,路灯灯泡有些老旧。”韩旭说。

“应该换盏亮一点的嘛。”王警官也是颇有怨言,可黑影还得仔细查看。

大家也是围拢在一起,仔细观察视频监控中的人物画面,这才发现,画面中的人物,移动速度极其缓慢。

顾晨也是淡然说道:“从这移动速度来看,这人应该是个老人家。”

“对呀,而且动作不是很连贯,应该是上了年纪。”王警官也说。

卢薇薇默默点头,也是用那略带沙哑是嗓音道:“好像是个大爷。”

话音落下,顾晨、卢薇薇和王警官三人,顿时扭头看向中年女子跟韩旭。

中年女子摇摇脑袋:“我不知道,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我也不知道。”韩旭也是摇摇脑袋,一脸无辜道:“我怎么会知道,这家伙是怎么进来的?”

“没关系,可以再根据其他监控找找这个大爷的行踪,只要能够确定他到底是哪种形象,找他应该问题不大。”顾晨也是解释说道。

毕竟,现在至少能清楚,这个被大火吞噬的可怜人,是位老大爷。

而且老大爷为什么会住在货场的小仓库里?目前来说,也没人清楚,但是要找出老大爷的具体样貌,顾晨还是有信心的。

既然是深夜从铁轨方向,爬上露天货场,并且躲进小仓库,很显然,仓库们是打开的,老大爷也非常清楚。

可老大爷是怎么找到这种地方?一般人肯定很难想到。

毕竟,这需要翻过铁轨外围的围墙封锁,进入铁轨区域,然后再从铁轨与露天货场之间没有封闭的区域,进入露天货场。

并且找到这件小仓库,很显然,没有人做内应,根本是无法实现的。

于是顾晨扭头又问韩旭道:“你们这个小仓库的大门,有没有上锁?”

“有……有还是没有啊?”韩旭显然也不清楚,于是扭头看向中年女工。

中年女工也是摇摇脑袋:“好像没有,毕竟里面也没啥值钱的东西,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所以应该是没有上锁的。”

“没有上锁也不太可能让这个老人家找到这个地方,很显然是有人引导他过来的。”顾晨说。

王警官也是同意道:“没错,一个老大爷,怎么可能自己找到这种地方来的?”

“而且这周围到处都是铁网封锁,他是怎么溜进来的?还能把锅碗瓢盆都带进来?”

“不仅如此,这老大爷竟然还在里面用起了电器?这谁能跟我解释一下吗?”

“呃……”

韩旭跟中年女工闻言,二人也是面面相觑,感觉无从回答。

而顾晨则是直接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指着二人说道:“老大爷住在这个小仓库里,你们铁路货场的人,肯定是知道的。”

“你们现在去你们工作群里问问,每个人都得问,看看这老大爷是谁安排住在这个小仓库的?”

“并且告诉他们,现在出了人命,如果没人承认,一旦被我们警方查出来,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呃……”

见顾晨都这么说了,韩旭现在也是心慌慌。

就感觉,这被大火烧死的老大爷,的确可能是自己货场这边人安排住进小仓库的,于是对着中年女工道:“你赶紧按照警察同志的意思,发个信息到群里问问,看看有谁知道这事。”

“并且告诉他们,如果有人故意隐瞒,后果自负。”

“好……好的。”感觉情况有些紧迫,中年女工也不敢怠慢,直接按照韩旭的要求,在工作群里艾特了全体成员。

并且发送了一条语音,将这边的情况说明了一下,还让所有收到信息的人及时回复。

刹那间,各种回复开始出现,但都是一些否认的回答。

直到中年女工收到一条私信,她这才大惊失色,赶紧对着顾晨几人回复说:“警……警察同志,有人知道这事。”

“是谁?”顾晨赶紧问她。

中年女工低头一瞧,回复说道:“是我们这边的一个新员工,她发信息给我说,说这个老大爷,是她安排住在仓库的。”

“这人在哪?”王警官又问。

中年女子回道:“她今天休息,没来上班,不过她家住的不远,就住在附近。”

“赶紧把她给我找过来,就说我们要找她了解一下情况,赶紧的。”王警官听到这些,也是甩了甩手指,命令说。

中年女子默默点头,随后拨通语音电话,开始交代起来。

一番说辞之后,中年女工也是挂断电话:“她说他马上过来,应该……10分钟左右吧。”

“那就等她十分钟。”顾晨说。

11分钟后……

一名年轻的女子,也是气喘吁吁的来到监控室。

见几名警察,还有中年女工和韩旭都在,年轻女子顿时心慌慌,也是眼神躲闪的站在门口。

韩旭双手抱胸,也是没好气道:“还站在门口干什么?赶紧进来啊!”

“哦。”年轻女子有些害怕,也是缓缓走近房间,走到了中年女工身边。

韩旭见状,也是指着年轻女子没好气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老头到底是谁呀?你为什么把他安排到我们露天货场的仓库里住?”

“我……我也不认识。”年轻女子有些胆怯,一直低着头,也是小声回应。

“不……不认识?不认识你就把他往货场仓库带?嘿!你还真把这露天货场当成你家了?”

韩旭闻言女子说辞,也是气得有些肝疼。

年轻女子也是委屈巴巴,感觉都快被骂哭了。

顾晨见状,也是赶紧安慰两句说:“你别紧张,我们只是想跟你问问情况,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不要有遗漏的地方,明不明白?”

“明……明白。”女子闻言,也是默默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顾晨问。

“我……我叫……庄琪。”

“身份证号码报一下。”顾晨又道。

“身份证号码是……”

庄琪根据顾晨的要求,也是将自己的个人信息说明了一下。

顾晨在记录完整之后,也是开门见山道:“庄琪,你说你不认识这个老大爷,那你怎么会让他住在露天货场的仓库里呢?你是怎么想的?”

“我……我也不知道。”庄琪低着脑袋,也是吸了吸鼻子,一脸委屈道:

“这个大爷,之前我在附近的街道上见过他几次,他一直在路边乞讨,就在铁路天桥那边。”

“我感觉他挺可怜的,就问他住在哪里?他说他无家可归,我说要不我带你去警察局,让警察帮忙,把你送回家?”

“但是,那个老大爷突然就拒绝了,说自己不想回家,自己也没有家,他就孤家寡人的。”

“这老大爷,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卢薇薇用沙哑的嗓音问。

庄琪也是摇摇脑袋:“这个……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是跟他交流的时候,又感觉他头脑清醒,并没有什么问题。”

“因为感觉他精神没有问题,但就是无家可归,又不愿意我带他去找警察,所以我也没办法。”

“平时路过铁路天桥那边来上班,我一般会带点吃的给他,他平时一直缩在那个铁路天桥下边的桥墩那里。”

“但是这个月,天气冷的厉害,我看他好像是病了,还给他买了一些感冒药。”

“就感觉这老大爷还挺倔强的,就是不愿意回家,总是说自己无家可归无家可归的,又不愿意找警察帮忙。”

“所以我没办法,真怕这老大爷冻坏身体,所以就告诉他,我们露天货场那边,有个废弃的仓库,里面都是存放一些杂物的,平时没什么人过去。”

“他要是冷的受不了,那就去仓库里面待着,至少比躲在铁路天桥下面的桥墩舒服。”

“所以你就把他领过来了?”韩旭问。

“嗯。”庄琪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韩旭“哎呦”一声,也是一巴掌拍在额头上,一脸无奈道:“我说小庄,你还真当自己是女菩萨呢?什么人都往我们露天货场带。”

“你要知道,我们露天货场也是危险区域,这里来来往往的车子很多,堆放的货物也很多。”

右手背连续叩在左掌上,韩旭也是无可奈何:“这老大爷还脑子有问题,别的不说,这要在我们露天货场出现个三长两短,那我们这边可倒了血霉,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感觉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教育这个庄琪,韩旭只感觉自己的肺都快气炸了。

顾晨也是继续追问:“那他平时在小仓库里使用电器吗?”

“应该会吧。”庄琪若有所思:“我给了他一个烧热水的壶,让他平时可以少点热水喝。”

“咳咳!”见庄琪直接把自己给老人电器的事情说出来,一旁的中年女工,也是赶紧咳嗽两声提醒。

但即便是这样,顾晨也已经知道了情况。

于是继续追问庄琪道:“所以,那个老大爷在仓库里使用的电器,是你提供的对吗?”

“呃……”有了刚才中年女工的提醒,庄琪现在也很矛盾,不知道该不该说?

“没关系,你实话实说就好。”顾晨也是提醒着道。

庄琪也知道自己躲是躲不掉了,只能低着脑袋,默默点头:“没……没错,但我只给了他一个烧热水的壶,毕竟这大冷天的,没有热水喝,我真的好害怕他熬不过去。”

话音落下,庄琪又举起右手,抬起脑袋,继续解释着说:“但是我发誓,我给他买的那个热水壶,质量是有保障的,是正规店里买来的。”

“本来是给我自己在家用的,可是我看那个老大爷很可怜,所以就把热水壶送给他用。”

“这个热水壶,烧开水之后,是会自动断开电源的,绝对不可能短路。”

“小庄啊,你糊涂啊。”见庄琪在这给自己辩解,韩旭也是没好气道:

“你的电热水壶质量没问题,但你能保证那脑子有问题的老头会用吗?万一他不装水,就这么插电使用呢?”

“不会的。”庄琪摇摇脑袋,也是反驳着说:“这个电热水壶,如果里面没有装水,或者没有达到预定水量的话,是会自动断开电源的,即便你开启了电源也会自动断开,绝对是不会出现短路问题的。”

“那这场火灾是怎么搞出来的?难道是这脑子有问题的老头,自己在里面玩火?”韩旭也是咆哮着说。

虽然被韩旭的嗓门吓得瑟瑟发抖,但是庄琪还是低着脑袋,弱弱的反驳:“韩总,那个老头脑子没问题,而且他还很聪明。”

“呵呵。”被庄琪这么一说,韩旭都快被这丫头给气笑了,也是没好气道:“他脑子没问题?那他就不会出来流浪。”

“他脑子没问题?就应该找警察帮忙,早点回家。”

“他脑子没问题?他就不会接受脑子有问题的你,把他安排到我们露天货场的杂物仓库里。”

“我看不是他脑子有问题,就是你庄琪脑子有问题。”

感觉快被气疯了。

很显然,韩旭从来就没想过,这个年轻的庄琪,竟然有这么大能耐,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一个不明身份的流浪老人,藏在露天货场的杂物仓库里。

感觉现在捅了大篓子,自己这个领导也要被害惨,韩旭只感觉自己太冤。

可顾晨在听完庄琪的说辞之后,还是颇感好奇的问她:“庄琪。”

“啊?”庄琪一呆,抬头看向顾晨说:“什么事啊警察同志?”

“这个老人,平时什么时候会住在这个杂物仓库里?他应该会经常出去吧?”顾晨问。

“没错。”闻言顾晨说辞,庄琪也是默默点头,赶紧解释说:

“这个老人家,平时白天应该会在外头,反�

�我跟他说,你要住,只能晚上天黑人少的时候,从外头溜进来,而且不要被我的同事发现。”

“为此,我还特地找出工具,在铁轨外围的铁网那边,帮他剪断了一些铁网,让他可以钻进来。”

<ahref="https://m.wucuoxs.com"id="wzsy">wucuoxs.com</a>

这边庄琪话音刚落,中年女工和韩旭,二人则是直接捂脸,感觉这傻丫头已经无药可救了。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