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664、冒牌身份

何文慧的说辞很有代表性,可以说是一针见血,没有丝毫隐晦的意思。

也是将现实中内卷的根源,所谓的遮羞布直接掀开。

大家平日里都忙着内卷,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内卷的原因,而在会场内,沉浸式体验下,这种感觉似乎在不断放大。

何文慧见大家神情严肃,也是继续说道:“其实说穿了,读书不应该,也绝不可能成为每个人的唯一出路。”

“老实说,这样的道理并不复杂,但为什么很多人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去读书呢?”

走回到自己的讲桌前,何文慧重新拿起斐济水,拧开瓶盖,悠哉的喝上两口,这才继续跟众人解释:

“其实从目前来看,我们社会各阶层的头上,都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那么何为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场有谁知道吗?”

话音落下,现场忽然间安静下来。

大家相互看看彼此,似乎一时间还答不上来。

或许不少人曾经听说过达摩克利斯之剑,但此刻却很难说出全部的意思。

顾晨也是见会场众人相互看看彼此,却没有人能说出究竟。

基因的驱使,让顾晨有些按耐不住,还是在现场安静了十几秒后,这才大声说道:

“达摩克利斯之剑,又称之为悬顶之剑,源自古希腊传说,迪奥尼修斯国王,请他的大臣达摩克利斯赴宴,命其坐在用一根马鬃悬挂的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下,由此而产生这个典故。”

见开口回答的是顾晨,这让台上的何文慧有些欣喜,于是伸手又道:“你继续说下去。”

顾晨微微点头,继续解释:“达摩克利斯之剑,通常被用于象征这则传说,代表拥有强大的力量,却也得时常害怕被夺走,或者简单来说,就是感到末日的降临。”

“很好。”面对顾晨的回答,何文慧颇为满意,也是赞赏着说:“看来这位学员是知道的。”

“没错,当上层人士面临接班人无能的风险,那么中产便会为房子、教育、医疗而寝食难安。”

“至于底层,则苦于翻身机会渺茫,而在这种稍有不慎就阶层跌落的环境中,人们是不得不小心谨慎的,尽可能把风险降到最低。”

顿了顿,何文慧调整呼吸,继续说道:“所以深思熟虑之后,读书可以说是风险最低,但同时回报最高的投资之一了。”

“可能有人会说,扯了这么多有的没的,普通人到底该如何才能避开内卷啊?”

“其实大家不用着急,既然你们来到这里,我就会让你们满意的回去。”

走到舞台中央,何文慧伸出两根手指,也是淡淡说道:“在这里,我提供两个建议,第一,做不一样的事情,请大家拿笔记下来。”

众人闻言,纷纷拿起会场发的纸笔,开始记录。

由于顾晨几人是临时加入进来,因此只能看着周围人听话照做。

而台上的何文慧则是来回走动,继续说道:“其实说到底,内卷的本质,是在于人的价值观高度相似,导致某一个赛道上的竞争过于激烈。”

“因此,我们要做的,不是盲目跟风,而是应该另辟蹊径。”

“先找到一个不为人知的细分领域,然后在这个领域内深耕细作,充分发挥自己的天赋,如此,才有可能闷声发大财。”

见众人记录的差不多,何文慧又道:“你们要知道,其实在历史上,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

<ahref="https://m.yyxs.la"id="wzsy">yyxs.la</a>

“从80年代投机倒把的,到90年代下海经商的,再到21世纪炒房炒股的,互联网创业的,搞知识变现的。”

“大量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最终都赚得盆满钵满。”

“虽然我不鼓励大家盲目冒险啊,但这其中的规律已经非常明显了。”

“因为只有稀缺,才能产生价值。”

“尤其是在今天这个时代,实体和工业的增长进一步放缓,下一个十年的商业,也只会更加紧密围绕在‘需求侧’而展开。”

比划着右手,见众人都盯住自己,何文慧也是谈吐自如,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

“其实无论是现实的还是虚拟的,只要能满足某一细分人群的特定需求,就一定可以产生或大或小的价值。”

“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具备敏锐的洞察力,和勇于创新的精神。”

“而那些只懂得跟在别人屁股后头走的人,是不可能洞悉未来的发展方向的。”

“那第二呢?”记录完毕之后,坐在顾晨身边的那位积极学员,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何文慧也是咧嘴一笑,附和着说:“这第二,就是保持多样的价值观。”

“你们想要远离内卷,普通人当务之急,首先就要做到两件事。”

“这其中之一,就是要知道自己的价值取向是什么,其二就是保持多元的开放的价值观。”

“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这辈子的追求是什么,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顿了顿,何文慧低头沉思了几秒,这才抬头说道:“我举个例子,同样都是读一个大学,进一个公司,那么为什么人和人的差距却越来越大呢?”

见众人鸦雀无声,何文慧便自问自答:“其实主要就是自我认知上的差距。”

“你看有的人,他做什么事情都是雷厉风行,表面上看,是他行动力强,实际上却是因为他了解自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所以他做事呢,格外有动力,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为什么不全力以赴的去做呢?”

甩了甩手指,何文慧也是淡淡一笑:“其实抱有这种认知的人,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成长速度,自然会远远甩开同龄人一截。”

“可有趣的是,通常你会发现,认知水平越高的人,他们价值观的多样性也越丰富。”

“这就比如,在对‘世俗意义成功’的定义上,聪明人呢,会深刻意识到,社会意义上的成功,其实非常多元的。”

“当歌手是成功,当教授也是成功,开上市公司是成功,去美利坚NBA打球是成功,去欧洲踢球也是成功,这些都是。”

“再放低点要求,进大厂写代码是成功,社交平台上有几百万粉丝也是成功。”

“所以,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的价值观丰富的人,根本不可能变成做题家,更不可能陷入内卷。”

“因为,在聪明人看待世界的眼光里,只存在主观上的适不适合做,和能不能做,而没有什么客观的必须做和只能做。”

“所以读书是筛选对吗?”坐在顾晨身边的高瘦男子,今晚似乎跟打鸡血一样,格外积极,有一次忍不住的发言问。

可能何文慧也有些烦他,但好在这家伙比较配合自己,又是VIP座位。

何文慧还是礼貌性的回复他:“没错,读书只是筛选,而有意思的是,一些人一边说着读书没用,一边嫌弃没有学历的人。”

“其实读书是最好的出路,但不是唯一的出路,一定要知道自己读书的目标,把某一方面做到极致,而不是为了读书而读书,不然真的是浪费青春。”

短暂停顿了几秒,何文慧又道:“当然,凡事都有两面性,很多东西无法选择,就像出生无法选择,而应试教育是国情,这个过程是必须的,但是当下要立足现状。”

“能读书的时候多读书,未来才能有更多选择的权力,更何况现在的机会比以前更多,穷则思变,变则通。”

“就像你们,大多数人刚创业,成立的都是小公司,但是小公司里面,有各类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我希望你作为一个老板,要让自己在发展的道路上少走点弯路,不要成为被管理毁掉的公司。”

“至少在我的会场上,你们学习了思维风暴之后,回去,可以有所改变,积极行动。”

“做企业的,我希望你们的摆脱困境,而自由职业者,我希望你们能够思维改变……”

台上,何文慧滔滔不绝,而所有人也都听得认真。

这一讲,就是几个小时过去了,然而大家似乎都已经忘记了时间。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口干舌燥,何文慧重新走回讲台前,拿起剩下的斐济水,一饮而尽,这才说道:

“好了,现在我给大家40分钟的休息时间。”

“在会场,我们给大家准备了一些夜宵和水,大家也可以去上厕所。”

“40分钟后,愿意留下来的,我们继续讲其他干活,而且我还会给大家带来一个惊喜,至于这个惊喜是什么,我们40分钟之后见分晓。”

话音落下,何文慧将话筒递给助教,而10名西装革履的男女,瞬间将何文慧围拢在一起。

一群人从侧门出去,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顾晨发现,刚才那名痛诉自己不幸婚姻的中年女子,也在助理小梅的安排下,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并且安排一名西装男子,将她往侧门带出。

顾晨低头看了眼时间,却突然惊讶的发现,此刻已经来到凌晨。

等于说,自己坐在这里,不知不觉3个小时。

似乎完全被现场气氛所感染,不知不觉中,竟然忘记了时间。

顾晨扭头看向卢薇薇,问道:“卢师姐,我们现在回去吧,已经凌晨了。”

“凌晨了?”卢薇薇闻言顾晨说辞,也是目光一呆,赶紧看了眼自己的手表。

王警官也表示非常惊讶,吐槽着说:“还别说,这个何文慧的确有点水平,感觉意味未尽的样子。”

“虽然说,现在想走的可以离开,但是最后她又说,之后会给大家带来惊喜,这倒是让人很期待啊。”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惊喜是什么,最起码她说的如何引爆男人的方法还没解释呢?”

顾晨:“……”

王警官:“……”

感觉这卢薇薇是要现场求学还是怎样?

但是看着卢薇薇一脸期待的样子,似乎还不愿走。

顾晨担心第二天的工作,也是催促着说:“要不先回去吧?王师兄明天调休,但是我俩要上班啊。”

“要不再等等?”卢薇薇瞥了眼会场后排的自助餐,似乎很不错的样子。

许多人都已经开始就餐。

虽然大家很难理解,为什么一场活动,要从晚上9点开始,一直开到第二天凌晨。

但是不得不说,大家的精神都高度集中,一点都没有疲惫的意思。

尤其刚才卢薇薇也看见,那名中年女子被何文慧的助教带走,似乎是要去做些什么,还留下联系方式,这就让卢薇薇更加好奇。

可耐不住顾晨的坚持,卢薇薇也只能勉为其难道:“那好吧,走可以,但我肚子饿了,先吃点东西再走没问题吧?”

顾晨看了眼王警官。

王警官默默自己的肚子,也是同意着道:“反正是会场免费提供的自助餐,那就吃点再走吧。”

“也行。”见卢薇薇和王警官都坚持,顾晨索性便答应下来。

整个会场,大部分人都走到了会场的后排,开始自觉排队,领取一定的自助餐。

而也有一部分人,坐在座位上发呆冥想,似乎还在回忆之前的内容,自己有没有消化。

毕竟,许多人都是花了重金来学习,这里的每一分钟,似乎都价值千金。

因此许多人都希望自己带着学有所成回去。

顾晨、卢薇薇和王警官几人,跟在人群的后头,流水般的领好了各自的餐盘,开始用镊子,夹取一些自助餐食材。

说是自助餐,其实也就是一些简单的点心,且每人只能领取三分不同种类,但可以领到一瓶水。

领取完成之后,许多人会在会场两侧,简单的消灭美食。

顾晨几人则坐在第三排座位,享用这夜宵餐点。

几块蛋糕,味道算不上特别好吃,还有茶叶蛋,松花糕,这是几人领取的食物。

用餐完毕之后,大家要自觉的将餐盘放在会场两侧的回收点,有专门的酒店工作人员,将这些餐盘回收。

顾晨喝上一口水,见卢薇薇和王警官也吃饱喝足,这才提醒着说:“现在可以走了吧?”

“行吧。”卢薇薇有些恋恋不舍,但还是点头答应。

毕竟明日的班还得上的。

可就在几人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助理小梅却突然来到身边,将几人拦住。

“几位请留步。”

“怎么了?”卢薇薇目瞪口呆,有些不解。

助理小梅则是笑孜孜道:“是这样的,我们何老师今天的演讲你们也看到了,何老师对这位先生有话要说,想找他聊聊,所以……”

顾晨明白助理小梅的意思,合着这还不让自己走了?

可想着何文慧找自己到底什么意思?自己之前也不太清楚。

虽然在高铁上,大家只有一面之缘,可顾晨看得出,何文慧一直在想方设法问自己要联系方式。

但自己都没有给她。

以至于今晚在农家乐见面,何文慧坚持邀请自己来参加这场活动。

可能何文慧真把自己当成业务员了吧?

顾晨想了想,也是无奈摇头:“可是我明天还得上班啊。”

“上班能挣几个钱啊,你跟我走吧,你的两位朋友可以先走,你得留下。”

“凭什么?”一听这助理小梅的说辞,卢薇薇顿时急了,当即把顾晨隔在身后,一副自己的东西不容割让的姿态。

助理小梅也是被卢薇薇的霸气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平复下心情,淡笑着解释:

“你们可能误会了,何老师找这位先生,的确有事想跟他详谈,如果你们愿意的话,那一起过去也没关系。”

“总之,何老师的要求是,让我无比把这位先生请过去,如果这位先生不去,这会让我很尴尬的,毕竟之前已经被何老师教训了一次,再把事情搞砸,估计我又得挨训了,帮帮忙嘛。”

似乎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助理小梅有些沮丧,只能双掌合拢,对着顾晨拜上两下,一副祈求口吻。

顾晨也是个心软的人,知道助理小梅挺难的,也想弄清楚,这个何文慧找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于是便主动答应下来道:“那行吧,我跟你过去就是了。”

瞥了眼卢薇薇和王警官,顾晨又道:“卢师姐,王师兄,要不你们在这里等我?”

“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老王也去。”卢薇薇才不放心顾晨单独前往。

虽然自己也开始对这个何文慧的能力有些崇拜,但让顾晨单独过去,卢薇薇自然有些不太放心。

王警官见状,也是笑孜孜道:“行吧,我跟你们一起过去。”

“太好了。”闻言众人松口,助理小梅也是如释重负,这才深呼尤其,让出一个身位道:

“几位,请跟我来吧。”

话音落下,小梅领着顾晨三人,一起从会场侧面离开,开始沿着走廊向内走去。

前方不远处,又几个单独的小会议厅,当顾晨路过第一个会议厅的同时,由于房门没关,顾晨发现之前被带走的那名中年女子,此刻正被一群女子围拢在中间,似乎是在做些什么。

可就当顾晨放缓脚步,准备一探究竟的同时,却被助理小梅催促着道:“先生,何老师就在前面那个会议厅休息,您快点好吗?”

“好吧。”小梅打断了顾晨的观察,顾晨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直到自己来到一处会议厅门口。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