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611、这次可能真的要黄了

二号审讯室内。

张培对于张旭峰的了解,似乎还停留在10年前的印象,对于这个举报自己,将自己送进监狱的江湖浪子,张培看上去却没有当初的愤慨。

从他口中说出张旭峰,似乎也是云淡风轻,好似当年的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但张培真的不再追究当年的事情了吗?顾晨认为未必。

否则他去挖掘张旭阳的尸体,将断指送到张旭峰手里又怎么说?

看着张培还一副蒙在鼓里的样子,顾晨与同事们面面相视,也是在用眼神交流,似乎这个张培的演员素养还挺高的。

“张培,张旭阳的失踪,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顾晨不准备跟他绕弯子,直截了当的问。

张培目光一怔,嗤笑着问道:“警察同志,你在跟我开玩笑吧?张旭阳的失踪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旭阳是当年紫山矿业一把手的热门人选,可就当大家都以为张旭阳稳操胜券的时候,他突然失踪,这样一来,你便成了直接受益人。”

顾晨也是将自己心中所想,直接道出。

但张培先是一愣,却很快笑出声道:“警察同志,如果你仅凭这个就怀疑我,那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不能说因为我是最终受益者,就把张旭阳的失踪归咎在我身上吧?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那就是说,你对张旭阳的失踪,一点关系都没有?”顾晨又问。

张培摇摇脑袋,云淡风轻道:“当然没有。”

“啪!”

一声脆响,顾晨将几张照片甩在桌上,瞬间将坐在对面的张培镇了一下。

卢薇薇见状,赶紧将照片拿起,亮在张培面前道:“这些照片,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张培还在懵圈状态,袁莎莎已经接过卢薇薇手里的照片,直接拿到了张培面前,随后再次折返到自己的座位。

张培脸色恍惚,当看到手里的照片,正是张旭阳的尸骨时,整个人的嘴角都吓得抽搐起来,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淡定。

“照片里的尸骨,我想你应该不会陌生吧?告诉我,这是谁?”顾晨说。

“警……警察同志。”张培深呼一口气,也是做着最后的挣扎,强颜欢笑道:“你怎么拿几张尸骨的照片来吓唬我呢?这我哪知道是谁?”

“你肯定知道是谁。”王警官也看不下去了,直接甩着手指提醒道:“我们就是根据你的行踪,才找到了尸骨的埋藏地点,你说这是谁?”

“我?”听到王警官的回复,张培再次目光一怔。

而这一次,眼神中尽是绝望。

可见警方这次将自己叫来,那是带着充足的证据而来。

顾晨见张培依旧默不作声,直接又道:“你在之前,曾经去过张旭峰开的网红饭店。”

“从那时候你就知道,张旭峰已经回到了江南市,而后,你又带着工具,去往紫山矿厂的后山方向,也就是在那片小树林里。”

“将张旭阳的尸体挖出一部分后,你砍下他的一根手指,悄无声息的,利用养殖基地的泡沫箱,将断指送到了张旭峰的店里。”

顿了顿,见张培此刻目光呆滞,顾晨继续解释:“你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观察张旭峰。”

“并且你对他的经营模式,食材源头做了调查,知道养殖场每天都会给他送去新鲜食材。”

“你正是利用了这点机会,悄无声息的送出断指,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

张培的脑袋再也不敢抬起,只能低着头,一副沉默做派。

卢薇薇可不管这些,现在证据都在大家手里,必须追究到底。

于是卢薇薇大声问他:“我就问你,张旭阳是不是你杀的?”

“不……不是。”张陪整个人身体颤抖,说话也变得战战兢兢。

卢薇薇嗤笑着说:“不是你杀的,那他的尸骨,为什么你会知道埋在哪里?”

“要知道,张旭阳都失踪了10年,这10年内没有人知道他的尸体在哪,可你却知道,你说不是你杀的,谁信?”

顿了顿,见张培依旧默不作声,卢薇薇则继续补充着道:“还有这副尸骨,我们已经拿去市局技术科DNA鉴定,已经可以确定,这就是当年失踪的张旭阳尸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话音落下,现场出奇的安静。

张培一个人坐在那儿,头顶上的灯光照在他脸上,显得如此苍白,憔悴。

顾晨团队将所有证据摆在他面前,这让张培毫无心理准备。

突然之间,感觉警方什么都已经知道,自己再做无谓的辩护,似乎显得如此可笑。

可就当所有人都在等待张培回答的时候,张培却突然诡异的放生大笑。

整个审讯室内,突然间气氛诡异。

卢薇薇看不下去了,重重的一拍桌子,继续提醒着说:“张培,你在搞什么名堂?我让你回答问题呢?张旭阳是不是你杀的?”

“哈哈。”张培诡笑了两声,却是摇摇脑袋。

顾晨眉头一蹙,继续追问:“不是你杀的,那为什么你会知道尸体在哪?”

“哈哈。”张培闻言,却又是干笑两声,无奈说道:“我知道尸体在哪,但并不意味着,人是我杀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自相矛盾。”王警官看张培有些不爽,说话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

但张培却毫不在乎,依旧自嘲的笑笑:“原本我以为,只要有张旭阳的尸体在,我可以吃他张旭峰一辈子。”

“只是没想到,这一切竟然被你们警方识破,看来是我大意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看着张培一副无所谓的架势,顾晨忽然感觉,这其中似乎还另有隐情。

张培深呼一口气,也是淡然说道:“事到如今,我就实话实说了吧,杀害张旭阳的人不是我,正是他的亲弟弟,张旭峰。”

“什么?”

就当张培话音刚落时,在场所有人瞬间为之一惊。

原本大家都以为张培就是凶手,可现在从张培口中道出的事情,凶手竟然是张旭阳的亲弟弟张旭峰。

这让所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

王警官也是怒拍桌子,指着张培警告道:“张培,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你别以为编造故事,就能逃脱追责。”

“我逃脱罪责?”张培闻言,却是眉头一挑,一副无所谓的架势道:

“实话告诉你吧警察同志,凶手真不是我,而是张旭峰。”

“当年张旭阳的失踪,其实跟我也有一定的关系,只不过,这跟他的死亡并无关系。”

“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绕?”王警官有些听得迷糊,于是继续问他:“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当然,我会告诉你们想要知道的。”张培深呼一口气,也是哽咽着说道:

“当年,大家都知道,紫山矿业的一把手,肯定是张旭阳没错了。”

“可在这之前,我才是最佳人选,而且概率是最高的。”

“但谁能想到?张旭阳这家伙老谋深算,知道自己竞选无望的情况下,突然搞起了岗位改制,瞬间把一手烂牌打成了一副好牌。”

“从那之后,优秀的农村矿工,取代了许多矿区子弟的工作岗位。”

“光从这点来说,他张旭阳就已经赢得了所有农村矿工的支持。”

幽幽的叹息一声,张培闭上双眼,似乎有些不甘心的样子。

顾晨见状,赶紧问他:“所以你在背后下黑手?想找张旭阳麻烦?”

“嗯,没错,也可以这么说吧。”张培缓缓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顾晨淡笑着回道:

“当我得知,总公司要在第二天上午,公布张旭阳当选紫山矿业一把手位置的时候,我不甘心,我们整个紫山矿业的矿区子弟们都不甘心。”

“张旭阳这个人,为了一己私欲,出卖了整个矿区子弟们的利益,来给自己做上矿区一把手的位置。”

“所以,那天晚上,我跟矿区子弟的一些死党们聚在一起商量,准备在那天晚上,给他张旭阳一些教训。”

“哪怕他第二天就要登台进行就职演讲,我们也不能让他风风光光的,我们要让他鼻青脸肿的上台,要让他出尽洋相。”

“呵呵。”听着张培在这滔滔不绝,卢薇薇也是一脸鄙视道:“你们还真是够阴险的。”

“彼此彼此。”张培并不这样认为,反而是嗤笑一声,继续说道:“他张旭阳的手段也好不到哪去。”

顾晨将这一切记录在案,又问:“所以你们那天晚上去偷袭张旭阳?”

“没错。”张培默默点头,主动承认道:“那天晚上,我怂恿了几名矿区子弟,趁着张旭阳开车回家的路上,故意制造交通事故,将他拦在道路中间。”

“就在张旭阳停下车来,准备上前查看情况时,事先埋伏在道路排水沟附近的其他人,瞬间用麻袋套住他的脑袋,随后将他五花大绑,直接装进了事先准备好的车里。”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开车将张旭阳绑到了矿山附近的一处荒地,那里是专门堆放矿渣的地方,平时很少晚上会去那里。”

“也就在那,我远远看着这帮矿区子弟,疯狂的殴打张旭阳,尤其是打脸部位置。”

“因为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打人就得打脸,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张旭阳第二天顶着熊猫眼就职演说时的狼狈。”

“那这跟张旭峰有什么关系?”顾晨听了半天,却一直无法理解凶手张旭峰跟这次事件有何关系?因此也是继续追问。

但张培却是不紧不慢道:“我们这群人在殴打张旭阳的同时,那天晚上,却突然被下班后的张旭峰发现。”

“他起先骑车摩托,从后边驶来,后来发现他哥的车子就停在路边,而且车中空无一人。”

“可突然想起之前跟他擦肩而过的一辆皮卡车上,似乎有东西被套着麻袋,被一群蒙着脸的男子挟持着。”

“他突然意识到,可能那名被绑架的人就是他哥,所以他才不管不顾,开车直接追了过去。”

摇了摇脑袋,张培也是无奈说道:“可能这就是命吧,当这批矿区子弟,将张旭阳蒙着脑袋,在堆放矿渣的地方揍得半死之后,大家正要离开。”

“却突然发现,张旭峰突然骑着摩托,从不远处快速驶来。”

“并且听见动静的他,开始对着我们这群人大声嚷嚷。”

“矿区子弟见被人发现,这才赶紧撇下张旭阳,坐上套牌车赶紧离开。”

“可就在那时,或许是因为夜晚的缘故,张旭峰又发现自己大哥被人绑架,所以一路狂奔,就想追上这批矿区子弟。”

顿了顿,张培也是一声叹息,不由摇了摇头:“很可惜,夜黑风高夜,当矿区子弟开着皮开车快速离开现场后,张旭阳这才缓缓摘掉麻袋。”

“可他刚一转身,就被从拐角处快速驶来的一道灯光刺瞎了双眼,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他弟弟张旭峰的摩托,直接猛的撞飞出去。”

“可当张旭峰反应过来时,他大哥张旭阳已经后脑着地,惨死在矿渣堆里。”

“什么?这么说来,是张旭峰意外撞死了他哥哥张旭阳?”袁莎莎闻言,整个人都不可思议。

王警官也是脸色沉重的问他:“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还是你胡编乱造?”

“呵呵,我当然有证据。”见王警官提出质疑,张培也不藏着掖着,直截了当的道:

“当天晚上,为了避免大家被一锅端,其实我们是分开行动的。”

“这批矿区子弟负责行动,我负责在附近把风。”

“一旦有风吹草动,他们哪怕被抓,我也可以利用自己在公司的影响力,想办法帮助他们。”

“所以那天晚上,当他们把张旭阳带到矿渣堆里进行殴打的时候,我就一直站在附近的树林中暗中观察。”

“所以当那些人发现后头有人骑着摩托车追赶过来时,他们便慌忙逃走,但我却并没有来得及上车,就这么被遗落在附近的小树林中。”

“而且当时我为了拍下张旭阳被人殴打的狼狈模样,还特地打开了手机摄像,可就是这无心之举,让我拍到了张旭阳被他弟弟张旭峰,直接撞飞出去的场景。”

“并且经过这一撞,张旭阳彻底没了气息,后脑着地,撞在了尖锐的矿渣石上,等到张旭峰反应过来,一切都晚了。”

顾晨听闻张培讲述之后,也是好奇问他:“难道张旭峰没有第一时间叫救护车吗?”

张培摇了摇头:“没有,他只是待在原地,检查了一下张旭阳的状态,发现他大哥张旭阳当场死亡,瞬间整个人吓傻在那。”

“原本我也因为,他会立马将他哥送到医院进行急救,可让我傻眼的是,他在观察四周无人后,竟然开始将他哥的尸体,搬运道附近的一处荒地隐藏起来。”

“而且我当时就待在树林中的荒地附近,距离他们不足10米的距离,险些就要被张旭峰发现。”

深呼一口重气,张培也是长叹一声道:“可能是老天爷的眷顾吧,他没有发现我,而是见张旭阳的尸体运到荒地位置,对着张旭阳说了一些抱歉的话。”

“具体说了些什么?”顾晨抬头问他。

张培回想了几秒,这才缓缓说道:“大概就是自己不是故意的,他张旭阳的死不能怪他之类的,可能是受到撞死张旭阳的刺激,张旭峰那个时候,整个人都在崩溃状态。”

“明明是来拯救他哥的,结果却把他哥当场撞死,张旭峰知道自己闯下大祸。”

“可能是因为惊吓过度,他没有选择报警,也没有拨打急救电话,待在原地反复纠结之后,他决定想把他哥藏在杂草堆里,或许是想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再把他哥埋葬起来。”

“至少不能让人知道,他哥张旭阳是他张旭峰撞死的,但这一切,他并不知道,我一直待在杂草堆里,将这一切都拍摄下来。”

“那后来呢?”顾晨问。

“后……后来?”张培努力让自己平复下心情,也是淡淡说道:“后来,张旭峰离开了,我估计他当时害怕极了,还没想好怎么处理他哥的尸体。”

“又或者,他是准备去找装尸的物品,又或者是去叫人,总之我也不太清楚,就等张旭峰离开之后,我又偷偷的将张旭阳的尸体,直接运到其他地点藏匿起来。”

“之后,我沿着矿山附近的小路,直接返回到矿厂。”

“而第二天,整个矿厂就陷入混乱,因为所有人都联系不上张旭阳,就连总公司的人都是心急如焚。”

“我甚至凑过去打听了一些,从总公司那边人的口中得知,今天将要宣布新厂长人选。”

<ahref="http://m.bidige.com"id="wzsy">bidige.com</a>

“可就因为张旭阳的失踪,让这一活动无法进行,最后活动取消。”

“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发现张旭峰却也若无其事,似乎昨晚发生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似的。”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张旭峰的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这家伙是个狠人。”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