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570、捷径【二合一章】

黑夜中,强光手电将周围的荒地照得一片光亮。

卢薇薇忽然意识到,自己所坐的这处坡地,似乎有被翻动过的痕迹。

就连周围的杂草,生长的也并不规律。

想到这些,卢薇薇赶紧弹射起身,直接凑到顾晨身边。

“顾师弟,这里的泥土有被动过的痕迹。”

“我看见了。”顾晨根据卢薇薇的提示,也很快发现问题所在。

卢薇薇心里咯噔一下,左右观望四周。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一处绝佳的掩埋场地。

顾晨从警用装备中,将匕首抽出,开始将周围的杂草依次挑开。

随后根据泥土的翻动状态,寻找具体位置,并开始利用匕首的辅助,将面前的土壤缓缓拨开。

卢薇薇见状,也将强光手电放到一侧,走上前跟顾晨一道进行翻土作业。

大概过去10分钟左右,卢薇薇忽然摸到某件布状物体,整个人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提醒顾晨道:

“顾师弟,我好像挖到了东西。”

“别动。”闻言卢薇薇说辞,顾晨立马从一侧走来,将强光手电打在卢薇薇面前。

随后利用自己手中的匕首,轻轻的将周围土壤依次拨开。

“这是什么?花布?”卢薇薇问。

顾晨摇头:“这不是普通的花布,倒像是床单。”

“床单?你是说,这是徐欣桐的床单?”

见顾晨点头默认,卢薇薇脑袋有点懵,赶紧向后退上两步,问顾晨:“你就这么确定?”

“当然。”顾晨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将自己的判断依据道出:“我在徐欣桐的房间里,看到过有一件花布整套,按理来说,这种床单三件套,一般的是配套的。”

“既然花布整套是这种颜色,那这土里应该就是徐欣桐的床单没错了。”

“好吧。”有了顾晨的推理依据,卢薇薇越加感觉,这土堆里埋藏的,或许真的是徐欣桐。

偷偷的吞下一口唾液,卢薇薇将口罩戴好,继续跟顾晨一道,小心翼翼的将周围的泥土依次扒开。

由于这几天的江南市下过暴雨,因此泥土显得有些松软。

扒土的时候,也并不会显得太过吃力。

很快,花布的雏形越来越明显,最终两人拨开表面的泥土,竟然发现整张床单,并包裹着物体。

“是尸体,这分明就是个人型。”看到眼前这一幕,卢薇薇倒吸一口凉气。

顾晨也指着另一处的角落位置,提醒着说:“这里还有一些女性衣物,相比是徐欣桐带走的那些。”

“顾师弟,难道这床单里包裹的,真的是……”

卢薇薇已经说不下去了,整个人黛眉微蹙,表情也变得越加严肃。

站在一旁的顾晨默默点头,主动让卢薇薇退到身后。

随后,顾晨捏住床单一角,缓缓掀开。

一名和徐欣桐档案照片中模样极为相似的女子,瞬间呈现在二人跟前。

“是……是她没错,是徐欣桐。”卢薇薇呆滞的看向顾晨。

顾晨立马提醒:“打电话给高川枫,让他的法医团队过来,另外通知丁师兄,让他也带点人过来,把现场处理一下。”

“哦哦。”卢薇薇闻言,这才从刚才的呆滞中缓过神来。

立马掏出手机,开始按照顾晨的要求依次拨打电话号码。

……

……

20分钟左右,丁警官带着刑侦队警员赶到现场。

在卢薇薇用手电灯光提示的情况下,迅速找到了顾晨和卢薇薇的具体方位,立马带人围拢过来。

“顾晨。”丁警官小跑到跟前,瞥了眼地上的女子尸体,顿时明白了一切,也是倒吸一口凉气道:“难道这就是……徐欣桐?”

“没错,这就是那个失踪的女子。”顾晨幽幽的叹息一声,也是坐在一旁,无奈的低头。

丁警官瞥了眼周围几名警员,几名年轻警员,立马将警戒线掏出,开始在案发现场周围布置起来。

随着市局技术科的车辆再次驶入桂花巷,许多住在周围的居民,也发现了异常,纷纷开始往荒地方向靠拢过去。

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似乎感觉情况不妙。

但好在丁警官带过来的警员,迅速将荒野路段拉起警戒线,将所有吃瓜群众拦在外头。

而此时此刻,高川枫也带着几名见习法医助理,手持各种器械箱来到现场。

见到顾晨,高川枫也是打了声招呼问:“顾晨,这什么情况?”

“死者是一名25岁女性,9天前失踪,短信分别通知了房东退尊,以及短信辞职。”

“目前被我跟卢师姐发现于这片荒地,尸体你来处理一下。”

“好吧。”从顾晨这里了解了大概情况,高川枫立马吩咐几名助理,将检测工具带出来,同时将灯光打开到最大。

由于顾晨没有检测工具,加上现场情况过于复杂。

因此顾晨也是等高川枫等人过来,这才开始一起检测尸体情况。

在各种灯光的加持下,现场很快变得光亮起来。

而躺在床单上的徐欣桐尸体,此刻被众人轻轻放置平躺状态。

“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她被用床单包裹的埋在这里。”顾晨提醒着说。

高川枫闻言,又问顾晨:“那她是怎么死的?”

“从目前情况来看,是被人掐住咽喉,导致窒息死亡的。”顾晨说。

根据顾晨的提示,高川枫迅速检查尸体情况,也很快发现,女子死亡情况,的确跟顾晨所描述的一致。

“卢薇薇,你过来帮我一下。”高川枫瞥了眼卢薇薇,也是提醒着说。

毕竟死者是名女性,让卢薇薇帮忙处理下尸体,比较顺手。

卢薇薇有些无奈,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始帮助高川枫,一起解开徐欣桐衣服。

顾晨提醒着说:“我刚才简单检查过死者的尸体,我发现她的下腹有些微肿胀,这种情况,并不像是下腹胀气,倒像是怀yun。”

“怀……怀yun?”听闻顾晨的说辞,高川枫不由一呆,弱弱的问:“你是怎么知道人家下腹有些微肿胀,就是怀yun的?”

“因为我在之前刘法医给我的法医笔记中,看到过相关的内容,似乎跟这名死者的情况有些相符。”

“但是因为现在条件有限,我也只是大概猜测,具体需要将尸体带回技术科检测室看看情况。”顾晨说。

有了顾晨的提示,高川枫和其他几名法医助理,专门检查了一下徐欣桐尸体的下腹部位。

在经过一番比较之后,高川枫眉头一蹙,也是若有所思:“好像的确如你所说的那样,不过这些实际情况,也得因人而异。”

瞥了眼身边几名见习法医助理,高川枫也是提醒着说:“你们都好好记住,检查尸体,需要精确到没个部位。”

“刚才顾队说的就挺好,死者为一名女性,而且下腹部位有微肿胀想象,这就很可能是怀孕的体现。”

“所以,你们以后要是遇到这种情况,也要注意这个问题,大家明不明白?”

“明白!”

面对高川枫的现场教学,几名萌新法医助理,立马表示出谦虚好学的态度。

在卢薇薇的协助下,高川枫又对死者徐欣桐的其他部位进行了简单的排查,确定没有太多问题时,这才准备将尸体搬上车,带回市局技术科再做进一步检测。

而现场,也在顾晨和高川枫的指导下,让所有见习法医助理,将现场的各处细节拍摄下来,作为检测资料参考。

见助理们将尸体装入装尸袋中,高川枫这才走到顾晨跟前,问道:“你是要跟我们一起去市局技术科吗?”

“不用了,你们把最终的检测结果告诉我就行,我还需要去死者住所那边检查一下。”顾晨说。

高川枫犹豫了几秒,也是默默点头:“也行,我回去之后,立马对尸体展开检测。”

“一有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那就有劳了。”顾晨说。

两人在现场简单的寒暄,高川枫这才跟着助理,一起开始往车辆方向小跑过去。

此时此刻,丁警官瞥了眼几名警员,也是提醒着道:“你们两个先待在这里,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警戒线。”

“是。”两名年轻警员默默点头,表示明白。

随后,丁警官快步跟上顾晨,也是好奇追问:“顾晨,死者难道就住在这边这个院子吗?”

“没错,就是前面这靠近荒地的院子,就是开灯的这间。”顾晨说。

丁警官看看周围的吃瓜群众,也是主动请缨道:“我去帮你把现场人员清理一下,让他们不要靠近。”

“那就有劳丁师兄了。”见丁警官主动帮忙,顾晨也是松上一口气。

现场的气氛有些紧张。

由于警车的突然到访,并且有人看见装尸袋被抬入车内。

因此,各种议论呼之欲来。

顾晨来到现场后,也是让众人开始往后退,随后右手抬起警戒线,直接往大院内走去。

而此时的赵大爷,似乎也是被人打电话通知,正好火急火燎的来到现场。

看见顾晨刚好进去,自己却被警员拦在大院的外头。

一心急,赵大爷直接喊道:“顾晨,我是赵大爷。”

顾晨停住脚步,扭头一瞧,这才挥一挥手,提醒着说:“他是这里的房东,让他进来。”

“是。”闻言顾晨发话,一名负责警戒的警员,立马将警戒线抬高,让赵大爷钻进大院。

来到顾晨身边,赵大爷顿时也慌了,赶紧追问顾晨道:“顾晨,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正在跟人打牌呢,忽然就有街坊告诉我,我家老屋大院里来了很多警察。”

“这……这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所以我就火急火燎的跑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aid="wzsy"href="https://www.tsxsw.la">tsxsw.la</a>

“赵大爷您别急,是徐欣桐的尸体找到了。”顾晨也没绕弯子,直接把情况告知给他。

可一听顾晨的说辞,赵大爷顿时目光一呆,整个人傻眼在那。

愣是呆在当场好半天,这才缓过神来,于是又忙问顾晨道:“顾晨,你是说,我的租客徐欣桐找到了?”

“对,找到了。”顾晨默默点头。

“可……可你说尸体,这……这是怎么回事?”赵大爷也是吓出一身冷汗,整个人弱弱的问顾晨。

顾晨叹息一声,也是无奈摇头:“我们在外头那片荒地里,找到了徐欣桐的尸体。”

“她被用床单包裹着,直接埋在一处空地。”

“而那些所谓被带走的衣物,也同时被埋在一起。”

“啪嗒!”

闻言顾晨说辞,赵大爷整个人身体一软,两腿发酸,不由倒推两步,险些被吓得差点摔倒在地上。

卢薇薇眼疾手快,立马将他扶住:“赵大爷,赵大爷您没事吧?”

“我没事?我太有事了,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她徐欣桐不是已经退租走人了吗?她……她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目光不停的看向众人,赵大爷此刻是真慌了,似乎都不知道找谁讲理去。

顾晨也是拍拍赵大爷肩膀,安慰说道:“赵大爷,您先别急,人我们现在是已经找到了,但已经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接下来我们会对尸体做进一步检测,也请你放心,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我们会认真调查,绝对不会让凶手逍遥法外。”

“对,一定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赵大爷鼻头一酸,似乎是触景生情,整个人也是悲伤不已,嘴里碎碎念道:

“这徐欣桐,多还的女孩啊,在我这里住了一年半,我都把她当亲孙女。”

“可现在,好端端的一个人,竟然就这么没了,她……她这是怎么了?”

“赵大爷,您先冷静一下好吗,先在旁边坐一下好吗?”

见赵大爷在这哭戚戚,卢薇薇感觉有点影响大家的工作,于是将赵大爷安排到一旁的石凳上,暂时坐下来休息片刻。

见卢薇薇走向自己,顾晨则小声提醒:“让何师兄把这个肖志成,暂时先监视起来。”

“另外,让何师兄通知丁亮跟黄尊龙,让他们时刻监视肖志成的具体动向。”

“一有可疑情况,立马向我汇报。”

“明白。”得到顾晨指令,卢薇薇立马掏出电话,走到一处角落拨打起来。

也就在此时,人群中忽然出现一阵吵闹。

自己的同事正在跟群众产生推搡。

顾晨见状,赶紧小跑几步走上前,却发现正在跟同事推搡的男子,正是歌手高明阳。

高明阳此刻吵吵闹闹,见穿着警服的顾晨正站在面前,顿时赶紧叫道:“顾晨,让我进去。”

“放他进来吧。”顾晨见状,怕高明阳跟同事之间产生肢体冲突,也是赶紧提醒。

几名警员见状,于是立马松开高明阳。

高明阳右手一撑,直接钻过警戒线,猛的来到顾晨身边。

“顾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见街坊们都说,你们这些警察,从荒地里抬出一具装尸袋,那装尸袋里装的到底是谁?告诉我好吗?”

见高明阳情绪激动,双手死死拽住自己,顾晨也是将轻轻推开,这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警方,郑重其事道:“徐欣桐我们已经找到了。”

“找……找到了?”听闻顾晨说辞,高明阳先是目光一呆,但很快却又反应过来。

整个人眼眸湿润,鼻头一酸,弱弱的问顾晨:“难道……难道那个装尸袋里,放着的人就是徐欣桐?”

“嗯。”顾晨默默点头,也是有些无奈:“虽然我知道你会很难过,但是……”

“不!”

还不等顾晨把话说完,高明阳突然怒吼一声,迅速将被在背后的吉他甩出,奋力的砸向地面。

“砰!砰!砰!”

高明阳怒吼的将吉他重击地面,一遍一遍的咆哮,以此发泄心中的愤怒。

一边砸,一边哭喊。

吵闹的动静,顿时将周围的吃光群众目光吸引过去。

警戒线外的所有人,瞬间开始指指点点,似乎都难以理解高明阳这个怪人的存在。

而吉他的零件,也在高明阳一次又一次的暴击中,散落一地。

要知道,这可是高明阳最珍贵的吉他。

可现在,他竟然怒吼的砸成碎片。

顾晨见状,整个人眉头一蹙。

就在高明阳再次抡起吉他残骸,准备奋力的砸向地面时,顾晨眼疾手快,一把托住高明阳手臂:“高明阳,够了,愤怒并不能解决问题。”

“顾晨,你告诉我,这到底是谁干的?到底是谁?”

高明阳愤怒的瞪着顾晨,此刻的双眸之间,满是杀意。

顾晨眼眸微微一眯,摇头回道:“目前来说,我们只是发现了尸体,但并没有发现凶手是谁?”

“那就赶紧给我找出来,我一定要把那畜生碎尸万段,我要亲手干掉他,我要让他血债血还。”

“够了!”

见高明阳在这继续咆哮不已,顾晨忽然的一声怒吼,不仅将愤怒的高明阳镇住,也将现场所有人维持秩序的警员,和那些吃瓜群众给镇住。

现场,忽然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顾晨,以及顾晨面前那个以及发疯的狂人。

片刻之后,顾晨这才语重心长道:“愤怒并不能解决问题,你吼再大声也没用,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你,现在立刻马上回到房间,不要再个我们警方添乱。”

“哇!”

也就在顾晨话音刚落之际,高明阳整个人瞬间瘫坐在地上,竟然哇哇大哭起来。

安静,再一次被哭声打断。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