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562、不辞而别的邻居女孩

顾晨没想过,在高明阳的音乐创作路上,会有这么一段经历。

但这似乎是每个原创歌手的必经之路。

高明阳的所有原创歌曲,都取材于自己的生活,因此歌词极具代入感,让人听歌像听故事。

将一个小冰箱打开,高明阳从中取出一些啃过几口的面包,外带两盒牛奶。

将其中一盒丢给顾晨,高明阳也是随口一问:“吃早餐了吗?”

“吃过了。”接过高明阳丢来的牛奶,顾晨随意放到一侧。

而高明阳则是坐在床头,迷糊的吃起早餐,嘴里也是碎碎念道:

“其实,那个女孩是我留在这里的动力,否则以我的性格,我早就已经抱着我的吉他,继续开始我的流浪生活。”

“那个女孩现在在哪?”听高明阳如此一说,顾晨倒也有点兴趣。

高明阳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已经走了,不声不响的走了。”

“为什么?”顾晨问。

高明阳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抱着太多希望想留在江南市,但是后来发现,她自己实在太平凡,平凡的让她感到自卑。”

“希望破灭的时候,或许就是她离开的时候。”

“那你舍得吗?”见高明阳眼眸湿润,顾晨知道,这名西南女孩跟高明阳之间,时候有着很亲密的关系。

高明阳搓了搓脸,默默摇头:“我当然不舍得了,她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女孩。”

“其实在我16岁的那年,我就跟着来江南市打工的亲戚,住在了江南市。”

“17岁那年,我就一个人抱着吉他,开始在江南市的地下通道里唱歌,一年之后,我成了江南市的酒吧歌手。”

“可在酒吧里唱歌的话,你也知道,在当年,可能一晚上也就150到200这样子,特别少。”

“而且酒吧老板看我年轻,还经常压价,即便我唱得比别人更好,但不好意思,你才十七八岁,人家觉得你太嫩,只能给这个价。”

“但是我自己并不喜欢在酒吧里唱歌的感觉。”

顾晨默默点头:“就像你昨天唱完第二首歌后,直接对着麦克风说……你们没有思想,你们不懂音乐这样?”

“哈哈。”见顾晨又在调侃自己,高明阳苦笑着点头,也是实话实说道:

“你算是碰见了,其实我经常这么干,不爽我就不唱,大不了不要钱就是了。”

“整天面对一帮不懂音乐的顾客,在那里对你呼来喝去,说实话,要不是为了那点钱,来自早就不唱了。”

“我那会儿就觉得,这酒吧的环境太虚伪,觉得那里面很多的人都太假了,收入也很不稳定,这些都是让我难以忍受的。”

抬头瞥了眼顾晨,高明阳又道:“所以你昨天晚上看到的情况,那就是真实的我,我17岁那年就这么干了。”

“哈哈。”看着高明阳自嘲的样子,顾晨和他对视一眼,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高明阳也是笑出眼泪道:“想不到吧?兜兜转转,我都三十好几了,但我还是老样子。”

“那你是一直待在江南市吗?”顾晨问。

高明阳摇摇脑袋:“当然不是,17岁那年,我开始在江南市的酒吧唱歌,那时候唱得都是别人的歌曲,可我一直想唱自己的歌。”

“于是,我就把那时候赚来的钱,全部交了学费,跟着江南市以为音乐老师,学习如何谱曲唱歌。”

“渐渐的,我也满满开始学会自己写歌,但是后来我发现,作为创作型歌手,我自身经历的匮乏,也让当时年轻的我,迫切的想要充实自己。”

<aid="wzsy"href="http://m.1200ksw.net">零点看书网</a>

“于是,在我刚满20岁的那年,我终于下定了决心,离开了江南市,开始了自己流浪歌手的生涯。”

“所以你是20岁的时候离开的江南市?”顾晨说。

高明阳吭上一口面包,再吸上一口牛年,默默点头,调侃着笑道:

“当然,20岁那年我就离开了江南市,整整4年的时间,我背着吉他,途径了许多西部城市,去了雪区。”

“然后又沿着滇藏公路,一路走到了丽江。”

“那是我最为快乐的时光,没有车费我就搭顺风车,拦不到车我就走,走不动了我就住下。”

“下雨了,我就在雨里唱歌,下雪了,我就在雪中写诗,就差天上掉馅饼,我直接张嘴接着。”

“可这样你不觉得苦吗?”感觉高明阳这些年,过得像苦行僧一样,要知道,那时候的高明阳,才20岁。

高明阳笑着摇摇脑袋:“苦?这算苦吗?我告诉你顾晨,我觉得我从事这一行,最苦的并不是这些东西,我觉得无论是流浪也好,还是在地下通道,或者酒吧里唱歌也好。”

“这些时光对我来说……特别好,唯独让我觉得苦的就是,当我没有灵感去写东西的时候,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创作的时候,这才是苦。”

“所以,也正是在这样一段旅程过后,我对于音乐的热情,几乎是得到了彻底的释放。”

用手捏住自己的咽喉,高明阳提醒顾晨道:“顾晨,你要知道,我原本一直是清亮的嗓音,也是在烟酒和风雪的滋润中,让我变得沧桑而深沉。”

“当我结束了4年的流浪生涯后,当我再回到江南市的时候,我便开始进入到了创作的高产期。”

“那时候不说别的,但凡在江南市独立音乐圈里搞音乐的,就没有人不认识我高明阳的。”

“渐渐的,我在江南市音乐区里,也小有名气。”

“但作为一名音乐人,我知道,我不能一直这么安于现状,我得支棱起来,要开始向往更大的舞台。”

“所以呢?”顾晨问。

高明阳迷茫的看向窗外,阳光照射在他脸上,显得如此苍白和憔悴。

高明阳咧嘴一笑:“所以?所以我需要一个漂亮的舞台,去展示我自己的歌喉。”

“那几年,我先后报名参加了许多歌唱选秀节目,尤其是国内最火的那几个比赛,我报名了江南赛区和羊城赛区,并最终杀进全国30强。”

“遗憾的是,我在30进18的时候,以4票之差遗憾止步。”

“那时候,我以为我就快成功了,可梦想的大门,开了一条缝,却又再次向我关闭了。”

“后悔吗?”顾晨问他。

“不后悔。”高明阳摇摇脑袋,强颜欢笑道:“后悔什么?这说明强中自有强中手,不参加比赛,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真正水平。”

“而我更喜欢写一些真实的东西,包括我的歌词,每一个词都是真的。”

“这些都是我的真实经历,如果说下一场演出就是我最后一首歌,最后一场的话,我会回到江南市,我会做一张自己的专辑。”

“我要让更多人知道,中国,其实,原创音乐很好,很真诚。”

“或许我这辈子就是为音乐而生的,我就是那个需要在原创音乐道路上继续行走的那个人。”

“啪!啪!啪啪!啪啪啪!”

听着高明阳在破旧的小屋内慷慨陈词,顾晨为他的执着感到骄傲。

虽然穷得只能肯面包,住破旧的小屋,但是高明阳对音乐的热情似乎丝毫没有消退的意思。

顾晨忍不住给他鼓掌,以作鼓励。

片刻之后,却又道:“高明阳,你精神可嘉,但你总是这样耍性子,能赚到钱吗?”

“就拿你昨天在酒吧唱歌那一晚,几百块的收入应该是有的,如果再加上客人的打赏,应该也不会很差,可你就这么罢演,岂不是断了自己的一条财路?”

“呵呵。”听着顾晨的说辞,高明阳默默点头,也是附和着说:“没错,是我自己把这条财路给断掉了,那又如何?”

“最起码赚点钱,改善一下生活吧?你不是还要出自己的音乐专辑吗?应该挺费钱吧?”

顾晨一句话,似乎又戳到了高明阳的软肋。

高明阳突然沉默了几秒,这才将走过来将抽屉打开,找到一本页面发黄的老旧笔记本,直接在顾晨面前翻看起来。

嘴里也是碎碎念:“现在做音乐专辑,比我当初要好多了。”

“现在的音乐专辑,版权费主要是在词曲那儿,这个我倒是可以自己搞定,销量就甭说,现在专业歌手的销量都很差。”

“不然你看每次都没上头条的汪老师,专辑也才卖十万张,这应该算是音乐节的顶流了。”

“而演唱会,现在除了前一代歌手能开的起来,还有几个流量,基本上大部分专业歌手都开不了一场演唱会。”

“所以说,都还是靠商演综艺恰点烂饭,但是就这样还要被粉丝骂。”

“那你应该对这些很懂,你自己可以制作,成本应该节省不少吧?”顾晨对这些不太懂,也是随口一说。

毕竟高明阳看上去很懂音乐的样子,又憧憬着要制作自己的专辑。

因此顾晨感觉,他应该属于有门路的歌手。

但高明阳却是冷哼一声,自嘲的笑笑:“顾晨,你说的对,我是可以自己做专辑。”

“而且什么都可以自己做,可以说是没有费用的,但前提是,你得懂编曲,懂用电脑做制作,懂得自己发布作品。”

“就拿我一哥们来说,他今年自己就出了3个EP,两张正式专辑,但都是粗制滥造。”

“如果是不懂行的,那也要看你想要什么价格的制作,费用越高,制作就越精良。”

“最低的话,如果有朋友愿意无偿帮你做,或者自己也懂制作,那真的没有什么费用,而且还能做的还不错。”

顿了顿,高明阳继续双手比划,跟顾晨坐在一起面对面交流:“作词、作曲、编曲,这些我可以自己搞定。”

“但是伴奏乐器,全部midi加音色库做,录音300到500一小时,我算你只要录唱一个小时,300块录好。”

“最后贴唱混音母带,找便宜的,500块搞定,那么一首歌的费用也不会很高,批量做可能还能打折。”

“但是,再次了说,质量非常不保证。”

“那如果要精良制作呢?”顾晨又问。

“精良制作?”高明阳犹豫了一下,也是淡笑着回复:“如果要做的不错的话,估计费用下来在2万左右一首歌,估计比较能保证是出版级的。”

“如果是能签约公司的,那你就别管了,公司会出钱的,公司愿意花多少钱做歌,你也不用管了。”

“反正,要好,那就得多出钱。”

“首先是这个制作成本吧,包括词曲版权、制作人、编曲、录音、缩混、母带制作几个环节。”

“其次就是制作CD的成本,而这个制作成本就太复杂了,就拿词曲版权来说吧,要是你自己写的歌,那这一块就不用算了。”

“如果你是找别人的歌,现在的行情,知名度高的作者一首歌快10万了,没什么知名度的作者也得上万了。”

“而一张专辑,那总得按十首歌计算吧,版权这一块大概要10万到百万之间。”

顿了顿,高明阳又道:“而除了这些成本,制作人成本总要吧?”

“有了词曲版权,还得靠制作人来决定歌曲最后的风格,怎么编曲等等。”

“大牌一点的制作人,一般几万元一首,也可以整张专辑打包算,十几万到百万之间吧。”

“如果你自己懂行,这些你可以自己省略。”

“其次就是硬件录音,这其中包括录音棚的费用,录音室的费用,乐手的费用,一般来说,一首歌也就不到一万吧。”

“而缩混,大概也就一万以内吧,母带处理要2千以内的样子。”

“这样算下来,如果要精良制作,整张专辑的制作成本大约在40万到200多万不等。”

“而如果接下来要出专辑的CD,那制作部分,首先是ISBN版号的费用,一般来说两千以内能搞定,而CD的母盘,一千以内的样子。”

翻开着自己在笔记本上记录的各种成本,高明阳也是心疼的继续解释:

“还有这个,压片,这个得看材质,每张1元到几元不等,按最便宜的每张1元算吧,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还有就是包装盒,2元到十几元不等,要看材质,还是按便宜的算吧,每张2元。”

“封面和封底印刷,这个也是看材质,按便宜的计算,每张专辑3元吧。”

“这样算下来,全部按最便宜的计算,如果出版1000张CD的话,大概费用是不到一万元。”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你要想大家都知道你出了专辑,这还得花大笔的钱去做宣传推广。”

“如果要想普遍全国的宣传网络,省着点花的话,大概……200万吧。”

“天呐。”听着高明阳的介绍,顾晨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这音乐专辑的制作成本,竟然这么高?那能赚钱吗?”

“呵呵,赚钱?你想多了。”感觉顾晨毕竟是个外行,高明阳把他当朋友,自然也会跟他透露一些,于是直接解释:

“其实,假设这一千张全部卖出去,按80一张来计算的话,销售额8万,不算宣传费,你的专辑至少要亏30万吧?

顾晨默默点头:“那假如你有李荣浩的设备与水平,那么也就花点电费差不多吧?”

被顾晨一问,高明阳瞬间呆滞在那。

片刻之后,他才微微点头:“如果我有他这种大师级才华,那就好多了,毕竟人家是专业科班出来,而我只是草台班子。”

幽幽的叹息一声,高明阳也是颇感无奈道:“其实一首成品歌曲的音频,需要词曲、编曲、录音、和声、后期等。”

“弄一首质量拿得出手的作品,制作成本怎么着也得一两万。”

“所谓一分钱一分货,而现在的流行音乐又很杂乱,新歌层出不穷,但是真能留下的越来越少了,大部分商业化,能火一阵子,赚足钱就OK了。”

“你可以自己写歌,甚至花点钱做个差不多的小样,真能火起来,就有公司愿意出钱给你做精品的了,不过机会也是很渺茫的。”

比划着双手,高明阳无奈解释:“出一张专辑,单曲一般一首歌,EP一般2到5首,大碟一般6至12首歌。”

“简单点说,如果按照我的创作水平,成本进行优化处理,那一首歌,前期工作,作词作曲编曲,需要人帮助优化一下,那最低做下来2000块左右,发行级5000元起步。”

“接下来就是去录音棚录音了,录音从200元起步,录完音之后就是修音和混音,有时候是可以不花钱的,有些录音会赠送,之后就有了一个音频成品。”

“不过,我可以把做好的音乐发布在各大音乐平台上,这些是免费的。”

“但是要让别人听到你的音乐,推广费从几百块到几十万都有,比如像之前大火的《沙漠骆驼》,人家就花了40万,排到了短视频音乐榜第一。”

“而如果像我这样的歌手,要想让自己的歌曲被大众听见,就只能去各大音乐平台上传。”

“自己也可以拍MV,如果想省钱的话,MV最好是拍自己现场演出的版本,比如在小型的活动,酒吧。”

“像我之前就曾经录制过一些,但是因为没有花钱做宣传,效果很差。”

感慨一番,高明阳也是无奈笑笑:“我也不怕告诉你,现在做什么行业内卷都非常严重,不花钱想要曝光,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要想排名靠前,那你就得使劲砸钱。”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