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455、隐忍的眼泪

废墟之地有了重大进展,许峰也是按照流程,将现场情况拍照取证之后,通知自己警方的兄弟,过来处理现场痕迹。

而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由于暂时不能暴露身边,只能连夜返回大兴科技电子有限公司的员工宿舍。

而当晚,憨货刘程军就被园区警方给带走。

……

……

翌日清晨。

当工人们陆续来到生产车间,准备一天的生产工作时,大家明显发现,许多人开始讨论起憨货的消息。

由于开早会需要集合,因此每条生产线上的员工,都会集合成军训队伍,听从线长的督促。

但是隔壁的4号线队伍,明显有些不再状态。

顾晨利用大师级观察力,明显可以听见,4号线的员工,此刻都在讨论关于憨货的下落。

“主任,这个憨货哪去了?每天嚷嚷着劳动使他快乐的家伙,今天竟然迟到了?”

其中一名4号线,经常调侃憨货刘程军的男子,顿时感觉一脸懵逼。

似乎从不迟到的憨货,如今却破例迟到,这在自己看来,完全有些不可思议。

还不等4号线主任开口说话,队伍中,又一名高瘦男子回答道:“听说昨天晚上被警方带走,人可能还在警局呢?”

“人在警局?开什么国际玩笑?那可是憨货啊,警察抓他干什么?”

“谁知道呢?这憨货平时除了车间就是宿舍,也没见他到处乱跑,警察抓他,啧啧,感觉有点猜不透啊,不知道主任知不知道什么情况?”

……

大家开始围绕着憨货的去向,不断热议起来。

4号线主任,也是提醒着说道:“大家都安静一下,在开生产早会呢?能不能不要扯别的。”

“可是咱们少了一个劳动模范,这你作为主任,总该知道一些吧?”又一名小个男子问道。

4号线主任,也是有些不堪重负,只能实话实说道:“你们说的憨货,到底去了哪里,这个,我真不知道。”

“再说了,你们也说了,有人看见是警察带走了憨货,那说明警察找憨货肯定有些事情想了解,至于是什么?等憨货回来,问问自然也就知道了。”

“所以现在,我想说的是,今天的任务和计划,大家刚才都了解了没?”

“了解了!”

众人齐声附和。

感觉不聊憨货,似乎少了点乐子。

随后,机器启动,大家依旧开始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

……

中午,食堂内。

顾晨几人特地挑选了一个人少的角落。

此时此刻,卢薇薇也是赶紧催促王警官道:“老王,赶紧问问许峰那边的进展啊,都一个晚上过去了,该验明的伤口,估计早就验完了。”

“莫急啊,我发短信问问。”由于害怕打电话暴露大家的真正身份,因此王警官只能选择用发短信的方式,不停的“轰炸”许峰。

片刻之后,许峰那头也传来回复。

王警官目光一怔,顿时陷入迷茫。

卢薇薇见王警官眼神不对,赶紧追问道:“怎么了老王?有什么问题吗?”

“奇怪啊,许峰那边说,已经带着刘程军去验证了头部的伤口,结果发现,许峰的头部,的确又被砖头砸伤的痕迹,而且伤口非常明显,不像是造假的样子。”

“什么?”

“确实有伤口?”

“那……那岂不是说,憨货刘程军之所以会变得憨头憨脑,还真是因为头部被砖头攻击而造成的?”

卢薇薇和袁莎莎面面相视,感觉这个结果,似乎已经超出了大家的预测。

大家原本以为,导致蒋天赐失踪的幕后黑手,就是这个憨货刘程军。

刘程军袭击了蒋天赐之后,将蒋天赐尸体移走处理,然后假装自己受伤,从此开始了大智若愚的生活。

可现在看来,大家之前的预测,似乎在某些环节上出现了偏差。

至少刘程军头部的伤口是真的。

卢薇薇有些迷茫,赶紧追问王警官道:“看看这个许峰还调查出什么?如果刘程军的伤口,就是被天台上的嫌疑人袭击造成的。”

“那刘程军应该知道些什么?至少他为什么会大半夜出现在这片废墟之地,我觉得这些都应该解释清楚。”

“别急,我再问问。”王警官狠狠抓着头皮,感觉情况有些复杂。

虽然跟顾晨推理的结果出现了偏差,但至少可以证明,当初的天台上,的确站着嫌疑人。

而那从天而降的砖头,的确是为了攻击地面的人而准备的。

想到这些,王警官赶紧编辑短信,再次发送了过去。

没过多久,许峰的回复再次发来。

“怎么样?”卢薇薇黛眉微蹙,一脸焦急。

王警官则是不紧不慢道:“许峰说,根据刘程军自己交代,那天晚上,他是陪蒋天赐一起来到的废墟之地。”

“后来,也的确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袭击,再后来,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的地方,并非是之前的废墟之地,而是另一处破旧房屋内。”

“并且,当时的刘程军,还被人捆绑起来,头部也全是鲜血。”

“还有这种事情?”听闻王警官说辞,顾晨忽然犹豫着道:“如果按照刘程军自己的说辞,他是跟蒋天赐一起来到的废墟之地,那就说明,蒋天赐之前受人之约,是前往废墟之地赴约的。”

“而刘程军只是跟蒋天赐关系要好,不知道情况的危险性,无意中闯入了这起跟蒋天赐有关的纷争。”

“而之后,二人被无差别攻击之后,双双倒在了废墟之地,却又刚好被路过行人发现,随后报警。”

“但是当时的报警人,其实在黑夜中,只看到其中一人倒在废墟里。”

“而只有,蒋天赐跟刘程军,双双被嫌疑人转移到其他地方,刘程军因为是意外闯入,所以被人带到另一处地点。”

“或许是因为嫌疑人并不想对刘程军动手,所以才跟刘程军达成了某项交易,比如,刘程军从此以后,必须装傻充楞,又或者是刘程军自己装傻充楞,骗过了那个施暴者。”

“而真正的施暴者,因为种种原因,其实一直在刘程军身边,偷偷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所以刘程军在各种方面,都要格外小心。”

“以至于大家都把刘程军称之为憨货,他也并不介意,但其实刘程军的真正目的,就是在躲避施暴者。”

“对。”跟着顾晨的思路,卢薇薇也是不由分说道:“施暴者一方面潜伏在刘程军身边,一直在默默观察,看看刘程军是否是真憨还是假憨。”

“一旦确定刘程军是装傻充楞,并且已经知道自己是谁,那么这名施暴者,必然会选择对刘程军动手。”

想到这里,卢薇薇也是倒吸一口凉气道:“太可怕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真正的施暴者,或许就在咱们身边。”

“卢师姐,这名施暴者,会不会是张彪啊?”袁莎莎在猜测的同时,也在左右观察周围的动静,生怕被张彪的耳目给听见。

卢薇薇则是默默点头,附和着道:“完全有这种可能。”

“毕竟这个张彪,曾经跟蒋天赐还是情敌关系,两人为了吴小莉,还曾经大打出手。”

“所以我感觉,这个躲在幕后袭击蒋天赐和刘程军的人,应该就是张彪。”

“而张彪现在又一直在刘程军身边,监视他,这让刘程军很难不把自己当成个傻子,你们说呢?”

“我觉得也是。”王警官默默点头,感觉八九不离十了。

随后卢薇薇又瞥了眼顾晨,问道:“顾师弟,你觉得呢?”

“我觉得现在下结论还太早。”沉思了两秒,顾晨又道:“我觉得我应该去趟警局,把情况问清楚。”

“去警局?”众人异口同声。

但又怕声音太大,吵到其他人。

因此众人又压低音量。

王警官提醒着道:“你是准备待会下班去?还是现在就去?”

“当然是现在。”顾晨眉头一蹙,又道:“待会你们帮我请个假,就说我身体不好,吃坏肚子,准备去外头医院看看。”

“那我也去吧,就说我陪你。”卢薇薇赶紧道。

王警官默默点头:“也罢,但是也只能你们两个去,要是我们都去,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我和小袁留下来,下午继续在线上上班,你跟卢薇薇去趟警局,找许峰。”

“可以。”顾晨话音刚落,目光也是看向四周。

见短发女工何敏发现了自己,正和黑长直女工朝自己方向走过来时。

顾晨也是“哎呦”一声,赶紧捂住肚子,装出一副难受的样子。

“这就开始了?”卢薇薇还没入戏,见顾晨已经先自己一步,又发现何敏正超自己方向走来时,赶紧配合的扶住顾晨:“顾晨,你怎么了?”

“不行,我肚子疼。”顾晨装出一副难受的样子,也是摆摆手,似乎疼得厉害。

“那赶紧去医院看看吧。”卢薇薇扶起顾晨,也是假装跟王警官和袁莎莎打起招呼:“对了,下午帮忙请个假,就说我陪顾晨去趟医院,他肚子疼。”

“好。”

王警官和袁莎莎在跟顾晨搭档的过程中,也早就演变成老戏骨了,当即爽快答应。

见自己刚来,顾晨就捂住肚子,在卢薇薇的搀扶下准备离开。

端着饭盘的短发何敏,顿时一脸好奇的问:“顾晨,你怎么了?”

“肚子疼,疼得厉害,我得去医院看看。”顾晨没有停下脚步,回答何敏的同时,直接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扭头看向离开的顾晨,何敏也是一脸懵逼:“肚子疼?你又不是女人?之前不是看你还好好的吗?怎么一下会肚子疼呢?”

带着不解,何敏也只是摇摇脑袋,直接拉着黑长直女工的手,一脸扫兴的找位置坐下。

……

……

而另一边,刚离开厂区的顾晨,连工作服都来不及换下,立马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奔着园区派出所赶去。

来到园区派出所门口,许峰早就在那准备接应。

见四周无人,许峰也是赶紧拉住顾晨,直接往派出所内走了进去。

“刘程军现在在哪?”顾晨边走边问。

“人还在审讯室。”许峰说。

“那除了你给我们发送的那些消息之外,你还发现了什么没?”顾晨又问。

许峰失望的摇摇脑袋:“正如你所知道的,我都已经全部告诉你了,后面我们再问这个刘程军,他什么也没说。”

“让我见见他。”顾晨说。

许峰闻言,顿时停下脚步:“你要见他?”

“没错,而且就是现在。”顾晨也是实话实说。

可这让许峰有些犯难,于是许峰继续提醒顾晨道:“顾晨,你的身份不是要保密的吗?怎么现在?”

“现在刘程军就是突破口,如果刘程军这边无法突破,那我隐藏身份又有什么用?”

“隐藏身份,只是为了帮我打掉那帮黑中介,如果不是这样,我完全可以用我自己的真实身份来见刘程军。”

也是被顾晨的决心给震撼到,许峰原地愣了3秒,这才点头同意道:“那行吧,人就在前面审讯室里关着呢,你进去,自己跟他说。”

“谢谢。”感觉许峰是个实在人,顾晨也是淡淡一笑,随后带着卢薇薇一道,直接推开了审讯室大门。

而此时此刻,经过连夜审讯,已经有些筋疲力尽的刘程军,一个人躺靠在审讯椅上,面容似乎比之前憔悴许多。

听见门口动静,刘程军似乎也并没有感觉太多意外,只是揉了揉眼,缓缓将脑袋抬起。

“刘程军,你还好吗?”顾晨走到他跟前,也是给刘程军递上一杯水。

刘程军眯了眯眼,发现来人是穿着工作服的顾晨时,整个人也是不由一愣,吓得向后一缩:“怎么是你?你不是昨天中午跟我在一起吃饭的工友吗?你也被抓进来了?”

“我们没有被抓进来,我们只是过来看看你。”卢薇薇从一旁走了过来,也是跟刘程军打起招呼。

<ahref="http://m.bidige.com"id="wzsy">bidige.com</a>

见到卢薇薇,刘程军又是一愣,这才弱弱的问道:“话……话说什么情况?你们怎么一个个的,都跑来这里了?不上班了吗?我可是想回去上班,可他们警察不让啊。”

“刘程军。”见此刻的刘程军还依旧想着回到厂里,做一个上进青年。

顾晨也是没好气道:“你能不能清醒一些,你是想继续做个被万人调侃的憨货?还是想做回一个正常人,做回你真正的自己,刘程军。”

这一次,顾晨的说话声音有点大,似乎还有些震撼。

这种气势,让刘程军内心发虚。

感觉面前的这位小工友,怎么忽然间变得高大伟岸起来。

思考片刻,刘程军也是弱弱的问道:“小兄弟,是我们主任让你过来看我的吧?你快让他过来接我回去上班啊?我想上班。”

“你跟蒋天赐应该很熟对吧?”感觉不跟刘程军聊正题,这家伙永远在打太极。

因此顾晨也不玩虚的,直截了当的问他。

被问及蒋天赐,刘程军似乎早已习惯。

毕竟这些问题,之前在同样的地点,警察已经问过一次。

可现在这名小工友,又来跟自己询问一遍,感觉似乎有些疲惫。

可就在刘程军准备敷衍了事的回答时,顾晨却已经将一张人民警察证亮在他面前,道:

“刘程军,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顾晨,是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这次从江南市那头过来,就是为了调查这起蒋天赐的失踪案。”

“而作为案件的当事人,你在整个案件当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说,蒋天赐的失踪,跟你脱不了关系。”

“所以我希望,你能老老实实的配合我们警方的调查,不要在我们面前装傻充楞,你明不明白?”

“呵呵,原来小工友是警察呀?难怪说话这么威风,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刘程军。”就在刘程军依旧用敷衍的态度跟顾晨谈话时,顾晨的一声厉喝,瞬间让刘程军身体一颤。

顾晨犀利的眼神盯住刘程军,说道:“从现在开始,你看着我的眼睛。”

刘程军闻言,顿时也不敢不看。

可刚一对视顾晨,瞬间像是被一股强大的气势所震撼住。

顾晨的眼中,似乎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自己只是刚一对视,似乎就已败下阵来。

刘程军赶紧转移目光,企图躲避顾晨那犀利的颜色。

“刘程军,你看哪里呢?让你看着顾晨的眼睛。”一旁的许峰见状,也是催促着说。

刘程军此刻头冒冷汗,眼神再一次盯住顾晨。

顾晨则缓缓向他靠近,再靠近,直到二人的面部之间,只有一个拳头距离,顾晨这才停止了动作,问道:“其实你这几年一直在装傻充楞,就是害怕当年那个打伤你的人,知道你已经清楚他的身份对吧?”

听闻顾晨说辞,刘程军的眼神微微一颤。

“而你之所装傻充楞,其实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被他人所害,其实你这几年,一直忍受着他人的嘲讽,为的就是抱住这条性命,对吧?”顾晨又道。

而这一次,刘程军的眼角位置,忽然出现一道泪痕。

眼泪从眼角滑落,直接滴在了地板上。

没错,刘程军哭了。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