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440、一中老顾客

事情终于水落石出,所有的一切都如顾晨所预想的那样。

但唯一让顾晨感到意外的是,这几人之间的复杂关系,甚至还牵扯到十几年前的一场车祸。

可以说,如果没有十几年前的那场车祸,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恩怨。

如果再简洁明了一些,当年的刘志峰,如果开车不喝酒,也就不会让一个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

但是从胡天凯的角度来看,他算比刘志峰更有良心。

虽然也是肇事者之一,但最起码选择收养了胡丽,让胡丽能够衣食无忧,也算是对胡丽死去一家的最大赎罪。

但是内心的胆怯,让他始终无法正面事实。

因此这也是胡丽在得知真相后,无法释怀的原因。

一面是死去的父母和哥哥,一面是养育自己十几年的胡天凯,这让胡丽很难抉择。

因此胡丽只是让人放火烧了金马家具广场,作为对胡天凯的报复。

而刘志峰,这个害死自己父母和哥哥的罪魁祸首,胡丽自然不会放过他。

这也就有了后来的雇人行凶。

总体来说,一切事情的发展,似乎都遵循了因果联系。

如果要归纳总结,那最该死的就是醉酒开车的刘志峰,而最倒霉的就是胡丽的一家,尤其是母亲和哥哥。

如果当初刘志峰但凡有点慈悲心肠,那母亲和哥哥,现在或许已经过得很好。

但假设毕竟是假设,胡丽也非常清楚,过去的永远回不去了,但是从此在心中埋下的祸根,最终让胡丽走上这条不归路。

……

……

翌日,完成了对格林山庄彩虹跑选手猝死事件的工作后,顾晨也是第一时间通报给了赵国志跟秦刚。

两位领导对于顾晨团队的办案效率,也是给予了充分肯定。

由于最近几日都是中考日,因此大家的工作,也比平时繁忙了一些。

但是中考对于高考而言,似乎是小巫见大巫。

可对于那些中考落榜生,似乎要面临的却是两难抉择。

要么选择去中专或职业高中,要么选择复读一年再考高中,要么选择提桶进厂,早些接触社会。

每年的暑假期间,都是各大工厂招牌暑期工的高峰时期。

甚至中高考刚结束不就,便会有工厂招聘的HR,专门带着团队过来发传单。

当然,这个时候,主要招聘暑期工居多,也有招聘长期的。

但是对于工厂而言,自然知道,这些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自然是干不长久的,因此在工资待遇方面,也不会给予很高的报酬。

而对于学生而言,除了落榜生,还有一部分录取生,大家之所以选择暑假提桶进厂,也是为了能在暑假期间,赚取一定的生活费用。

晚上7点。

顾晨带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一起来到江南市一中附近的饭馆吃饭。

这也是办理了格林山庄彩虹跑选手猝死案后的首个假期。

由于格林山庄的案子处理的非常顺利,秦刚那头非常满意,因此赵国志也是特批了一天假期,让顾晨团队得以休整。

因此,顾晨利用难得的下班时间,准备带大家来江南一中附近的饭店小聚一次。

“这家饭店虽然营业面积很大,但是价格比较实惠,当初我们读书的时候,就经常会跟同学一起来这聚餐。”

<ahref="http://m.loubiqu.net"id="wzsy">loubiqu.net</a>

“只是现在换了老板,当初那一对老两口,身体已经很差,无法再经营下去了,因此前几年把饭店转给了其他人,但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实惠。”

坐在角落处的顾晨,也是跟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讲述起当年的往事。

卢薇薇一脸羡慕道:“看的出,当初那一对老夫妻,对你们学生还挺关心的,就连转让饭店,都让接手的老板遵循实惠原则。”

“那可不,铁打的饭店流水的学生,大家更看重口碑,那队老夫妻这么多年攒下来的口碑,就是最好的广告。”王警官闻言,也是忍不住调侃几句。

毕竟看这店里用餐的学生也挺多的,生意好自然有好的道理,隔壁几家,同样是饭店,生意就明显不如这一家。

所以明眼人都清楚,生意好是有原因的,口碑应该放在第一位。

“你们的菜来了。”

这边王警官话音刚落,那边的中年男子,便将顾晨几人点好的饭菜端了上来。

这些都是一些家常菜,有顾晨最爱吃的青椒肉丝,肉末茄子,还有西红柿炒蛋。

虽然都是一些普通家常菜,但是顾晨还是犹豫了两秒,这才拿起筷子,放入嘴中细嚼慢咽。

见顾晨如此吃饭,一旁的袁莎莎也是好奇问道:“顾师兄,你怎么了?你怎么吃饭的样子像个小姑娘。”

“啊?”顾晨一呆,赶紧解释:“我是想尝尝,这菜跟当年的味道差多少。”

“那你觉得差多少?”卢薇薇歪着脑袋,看向顾晨。

顾晨则是淡淡一笑,说道:“总体来说,味道没有多少变化,感觉还是那个味,可能厨艺方面也得到过那对老夫妻的指点吧。”

“你是说之前那两个老人吧?”老板娘在收银台上计算账单,听顾晨一说,忽然抬头问道。

顾晨扭过头,附和着道:“对呀,就是之前那对老夫妻。”

“嗯,他们身体不太好。”老板娘趁着闲暇功夫,也是走到顾晨身边,随便找了个空位先坐下。

可看到顾晨的同时,忽然又犹豫了几下,随后又开始上下打量起顾晨。

顾晨一愣,忙问道:“老板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你是不是叫顾晨啊?”老板娘弱弱的说,似乎也并不确信。

顾晨则是微微点头,主动承认道:“没错,我叫顾晨,可是老板娘,我们好像没见过吧?你是怎么知道我叫顾晨的?”

“原来你真是顾晨啊?”再次打量起顾晨,老板娘也是笑孜孜道:“没变,真是一点没变,你等等。”

话音落下,老板娘直接站起身,往收银台方向走了过去。

随后,老板娘拿起钥匙,将收银台中间抽屉打开,从里面翻找了几下,拿出一张彩色照片,直接走到顾晨面前。

“给,看看这是啥?”

还不等顾晨接过照片,卢薇薇便先行一步,将照片拿在手里,顿时眼睛一亮,惊喜的说道:“这不是顾师弟读高中时候的样子吗?还穿着校服。”

“还有这身边的一对老夫妻,莫非……”

抬头瞥了眼老板娘,卢薇薇又道:“莫非这就是之前这家饭店的那对老夫妻?”

“对。”老板娘微微点头,也是笑孜孜道:“我也是听那对老人说的,说这可能是江南市第一中学最有出息的学生。”

“因为顾晨高考结束,就要离开这里,所以老两口舍不得,就让顾晨最后一次在这用餐的时候,让其他人帮忙,拍下了这张合影。”

“后来啊,那对老夫妻将这张彩色照片打印出来,一张放在饭店,一张自己留着。”

“而且那老两口还说,如果哪天顾晨回到这家饭店吃饭,记得给他免单,算他俩请客,回头把钱转给我。”

“我说这哪行呢?一餐饭钱而已,不用他俩给,只要我见到顾晨,我一定给他免单。”

听着老板娘一阵说辞,众人也是面面相觑,感觉这也太意外了。

袁莎莎则是激动不已道:“原来吃饭……真的可以刷脸啊。”

“哈哈。”王警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感觉这顾晨在江南一中的面子,还真是挺大的。

就连饭店老板都要给免单,可见顾晨当年在学校的受欢迎程度,那简直无法言语。

顾晨则是眉头一蹙,忙问老板娘道:“那对老夫妻现在在哪?你们还能联系上吗?”

“呃!”老板娘闻言顾晨说辞,也是短暂犹豫了一下。

但很快被眼尖的顾晨看在眼里,忙问道:“怎么?他们怎么了?”

“嗯,也……也没啥,估计就是身体不好吧。”

“老板娘,拿一箱啤酒过来。”

这边老板娘话还没说完,那头就有顾客在嚷嚷。

老板娘赶紧唉道:“就来,稍等一下。”

回头瞥了眼顾晨,老板娘又道:“我先去忙,待会聊。”

“好。”顾晨也不想在老板娘忙碌的时候,跟她聊天。

而老板娘在收银台后方搬啤酒的同时,老板也正好端着菜肴从后厨出来,跟老板娘擦肩而过。

老板娘则赶紧提醒道:“老公,那个人就是顾晨。”

“啊?”端着菜肴的老板,也是目光一呆,忙问老板娘道:“你说谁是顾晨?”

“就那个……”

板着一箱啤酒的老板娘,只能往顾晨方向撇撇下巴。

老板眯眼一瞧,又沉思了几秒,这才啊道:“原来他就是那两夫妻提到的顾晨啊?”

“嗯嗯,就他,没想到今天正好碰见了。”老板娘也是一脸欣喜,似乎是自己的亲戚上门做客似的。

老板赶紧将菜肴送到客人那桌,这才结果走到顾晨身边,打招呼道:“原来你就是顾晨啊?之前这家饭店的老板,还经常跟我们两夫妻提起你呢。”

“只是这几年吧,我们也一直没碰上。”

“我也是毕业后第一次过来。”顾晨有一说一,直接追问老板道:“不知道那对老夫妻,现在过的怎么样?”

“害。”闻言顾晨说辞,老板似乎跟刚才老板娘的反应一样,也是一脸失落。

顾晨眉头紧蹙,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于是忙问道:“他们两个怎么了?”

“还不就是身体不好呗,还能怎样?”坐在刚才老板娘的位置上,老板也是一脸埋怨:“坏就坏在他儿子突然失踪,让这对夫妻乱了方寸。”

“不是你等会。”听闻饭店老板说辞,顾晨赶紧打断道:“你刚才说,那两夫妻的儿子突然失踪了?”

“可不是吗?”老板将二郎腿一翘,也是不由分说道:“就前两年吧,这对夫妻的儿子,似乎跟这边工作单位的关系闹僵了,就去了鹏城打工。”

“因为他俩的儿子,也没啥文化,只能去鹏城的厂里上班,听说是找了个厂吧。”

“可鹏城那边你又不是不知道,消费太高了,所以这老两口,就暂时没有跟过去,继续在这里经营饭店。”

顿了顿,饭店老板也是叹息一声,道:“这刚开始吧,还好,一个星期能打一通电话回来,可后来就变成半个月打一次电话,再后来,一个月都没有任何联系。”

“老两口也急啊,你说这逢年过节,不回来相聚也就算了,打个电话回来也好吧?可没有,于是老两口就打电话过去,结果电话没人接,直接失联了。”

“再后来的半年时间里,他儿子一直都杳无音信。”

“可不是吗?”听闻丈夫在那解释,老板娘忙完手里的工作后,也是主动搬来一张小木椅,坐在众人身边道:

“这整整半年时间,都没有一通电话打回来,起先老两口还以为是因为儿子打牌输钱,所以换了好吗,过段时间可能会联系自己。”

“可直到大年三十晚上,都一个电话都没有。”

说道这里,老板娘也是没好气道:“这老两口太可怜了,手机放在那儿,就这么静静的等了一晚上,两人都绝望了,感觉儿子是不是遭遇了不测?”

“所以,大年初一,这老两口,选择报警,警方也曾去调查过,但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

“所以,这老两口的儿子,就一直作为失踪人口来处理。”

“再后来吧,老两口也无心经营饭店,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后来两人都得了重病,无法再经营下去,就把这家饭店转让给了我们两夫妻。”

“原来是这样?”听闻老板娘说辞,顾晨终于明白。

原来这两年,这对老夫妻过得并不是太好。

可想到这两夫妻唯一的寄托,就这么消失不见,顾晨非常理解两位老人的痛苦。

要知道,两位老人结婚时间晚,属于晚婚晚育,这个儿子属于二人的心肝宝贝,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溺爱中成长。

可以说,为了这个儿子,老两口倾尽所有,可最后,儿子失踪了。

这等于宣告老两口的天塌了。

顾晨深呼一口气,也没心情再吃饭了,赶紧追问老板娘道:“老板娘,那这对老夫妻,现在住在哪里,你知道吗?”

“嗯,好像是在城南火车站老城区那边吧,就天桥附近,具体在哪,我不太清楚。”老板娘说。

“那联系方式呢?”顾晨又问。

“联系方式有,老头会用智能手机,我打个视频电话过去。”饭店老板闻言,赶紧将自己的手机掏出。

随后,在微信通讯录中,找到了老人的联系方式,直接当着大家面,一通视频电话拨打了过去。

电话在“嘟嘟嘟”的等待中,并没有接通。

饭店老板心头一急,也是念念碎道:“这老头是怎么了?怎么不接电话呢?”

“再打一个。”卢薇薇也心急如焚,赶紧催促。

“稍等。”饭店老板压压左手,随后又是一通视频电话拨打过去。

此时此刻,电话在“嘟嘟”两声之后,终于被对方接通。

一个满脸皱纹,头发花白的憔悴老人,此刻在一个昏暗的房间内,看着对面的饭店老板问:“有事吗?”

“大爷,您看我身边这是谁?”饭店老板将顾晨拉倒身边,将手机镜头对准顾晨。

顾晨也是微微一笑,对着镜头中的老大爷挥手打招呼:“大爷,您还认识我吗?”

“顾……顾晨?”看见顾晨的同时,老大爷顿时揉了揉眼,生怕自己认错人。

可再靠近一瞧,见顾晨依旧在跟自己挥手致意,大爷此刻终于笑了。

“顾晨?真的是你啊顾晨?好多年没见了你,你还是老样子,还是当初的那个校草啊?”

“大爷,瞧您说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一中学生。”

“嗯嗯,你不普通,从我第一天认识你开始,就感觉你小子跟人家不一样。”

老大爷见到顾晨,心情也是格外舒畅,免不了要跟顾晨拉几句家常道:

“我还记得,来我这饭店吃饭的学生当中,只有你每天都在看书,而其他人都在玩手机聊天。”

“那时候我就感觉,这孩子,能在这种喧闹的环境中认真学习,将来肯定有出息,咳咳……”

说道最后,老大爷似乎是高兴过度,忽然猛的咳嗽两声。

于是老大爷赶紧用手捂嘴,抽出旁边的纸巾擦拭几下。

顾晨眉头一蹙,赶紧关心的问道:“大爷,您身边不好?”

“还……还好了,就是年纪大了点。”大爷闻言顾晨说辞,也是强颜欢笑道。

“那大妈呢?”顾晨又问。

老大爷此时却是眉头一蹙,似乎也很是尴尬。

……

……

PS:其实现实中,那对老夫妻开的是面馆,实惠还好吃,我一直是那里的常客,后来那对老夫妻身体不行了,只能把店转给了其他人,然后……就没那味道了,其实这对老夫妻当年在那开店,也是因为儿子在附近工作,想着陪伴儿子,不给儿子添麻烦,才开起了面馆,嗯,挺怀念那对老人的,长得像一对明星夫妻,对我也特别好,这让我又想起了另外一个老人,之后我会写在其他剧情里。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