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419、高考爱心车队

毁掉一个孩子的童年,这并非危言耸听。

要知道,大人被冤枉,受委屈,尚且能够给自己辩解。

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还是在大人已经认定事实的基础上,以结果为导向进行批评教育。

这个时候,孩子就属于弱势群体,再多的辩解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尤其是监控画面中,小男孩的种种行为,似乎都给他印上了坏孩子标签。

为此父母赔偿了4000元,小男孩也遭到毒打。

这原本都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却在众人口中,似乎已经判了死刑。

此时此刻,顾晨也是盯着面前的三级警司。

三级警司甚至都不敢抬头看向顾晨,只能低着脑袋,恨不得自己找个地洞钻下去。

“昨天这件事情是谁在处理?”顾晨问。

强壮的见习警,微微抬起脑袋,用目光出卖了三级警司。

顾晨直接对三级警司道:“是你对吗?”

“对不起顾队,是我错了,我承认,这事怪我,怪我没有仔细调查,就认定事实,错在我粗心大意,是我的不对。”

“我并不是要听你说这些。”见三级警司在那滔滔不绝,顾晨也是郑重其事道:“我是想告诉你,你的这些疏忽,让一个家庭白白花费本不该花费的4000元,还让一个五六岁的孩子,遭到家里父母的毒打。”

“对大人而言,小男孩的父母无非就是损失了4000元,可是对孩子的心理所造成的创伤,那可不是4000元可以弥补的。”

“替人背锅,被人冤枉,被父母毒打,甚至连自己拼命辩解都没人相信。”

“这种小男孩内心的绝望,你们有想过吗?”

“我……”

三级警司此刻不敢接话,脸上似乎被抽了无数记耳光。

丁亮见状,也是打圆场道:“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工作疏忽,看把那孩子委屈的。”

“我建议,赶紧联系昨天那辆宝马车主,跟他说明情况,然后再把这小男孩的父母也找来,当面道歉,并把钱还给人家。”

“另外,还要再联系肇事女孩的父母,让他们过来承担责任。”黄尊龙也是补充着说。

“是是是,我这就去办。”已经没脸跟顾晨说话的三级警司,此刻也找到台阶,赶紧开始处理此时。

顾晨见大家都在有条不紊的处理此时,也就不再纠结,提醒着说道:“等那帮人都过来了,记得打电话联系我。”

“一定,顾队请放心,我一定把这件事情处理的妥妥的。”三级警司此刻也没了脾气。

顾晨的厉害之处,他现在总算见识到了。

这种执着,可并不是愚昧的坚持,而是顾晨通过大量办案所积累起来的经验水平。

仅仅是通过孩子的眼神,顾晨就能发现小男孩的各种委屈和不甘。

这要换做其他人,哪怕是丁亮和黄尊龙,都不一定能看出端倪。

因此在顾晨带着丁亮和黄尊龙离开调度室后,三级警司这才“啪嗒”一下,瘫软的坐在木椅上,整个人似乎像个泄气的皮球。

“师兄。”高瘦的见习警走过道:“这顾队也太牛了吧?就这种水平,也难怪他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咱们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

“是呀。”一旁强壮的见习警闻言,也是呵呵一笑:“这顾队长实力超群,就刚才那一下子,真是让人大开眼界,话说要是能分到他们刑侦队,那简直太爽了。”

“咳咳。”

闻言二人说辞,三级警司也是干咳两声,没好气道:“照你们这么个说法,是不是你师兄水平不行啊?不就是一次粗心大意吗?怎么?这里是给不了你们温暖了?都想去刑侦队?”

见二人开始闭不做声,三级警司也是叹息一声,对着二人甩甩手指:

“你们也不自己照照镜子,就你们这样,还刑侦队?人家要不要你都是问题。”

“刑侦队什么地方?那可是咱赵局的宝贝疙瘩,你要是没个发光发亮的闪光点,人家能要你吗?”

“是是是,师兄说的是,我们……我们也就想想。”高瘦见习警红着脸,也是被骂得狗血淋头。

而三级警司也是长叹一声,一脸沮丧的道:“现在想去刑侦队帮忙打扫卫生都得排队竞争,尤其是三组,那就更难进了,我劝你们趁早打消这个念头,老老实实的做好本分工作,每个平凡的工作都不简单……”

调度室的嚷嚷还在继续,然而芙蓉分局依旧忙忙碌碌。

……

……

上午10点30分。

顾晨正在跟卢薇薇商讨卷宗的事情,一通电话,直接打到了顾晨手机里。

卢薇薇瞥了一眼,发现是调度室的三级警司,便直接帮顾晨划开接听键。

“顾……顾队,你……你让我办……办的事……”

“我是卢薇薇。”见对方说话结巴,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话说小胡,你能不能先把舌头捋直咯?哪有你这么结结巴巴的汇报工作啊?”

“哈哈,对……对不起啊卢师姐,我不知道是你,那什么,顾师兄在吗?”

三级警司小胡说话客气,也不敢在卢薇薇面前大放厥词。

卢薇薇笑孜孜道:“你等着。”

瞥了眼顾晨,直接将手机递到他面前:“顾师弟,调度室小胡的电话,好像挺紧张的,你是不是说他什么了?”

“嗯,这你得问他自己。”顾晨没有废话,直接拿起电话道:“事情办的如何?”

“顾队,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我也大概的跟这三家人说明情况,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监控呢,你现在……”

“我现在过来。”顾晨说。

“好……好吧,那我们在调度室等你。”

二人简单调侃了几句,双双挂断电话。

卢薇薇一脸好奇,见顾晨起身就要走的意思,卢薇薇立马站起身,跟到顾晨的身后,也是边走边问:“顾师弟,什么事情这么急?”

“关于一个小男孩心理阴影的问题,我们边走边说吧。”顾晨也是加快脚步,迅速往调度室方向走去。

而卢薇薇也紧跟其后,听着顾晨的大概讲述。

来到调度室,此时此刻,宝马车主,小男孩的父亲,以及那名划车女孩的父母,此刻也都站在那儿。

顾晨一到,大家也正好看完监控。

所有人相互看看彼此,也是尴尬的不行。

“对不起啊。”宝马车司机是个平头大叔,看完监控的同时,直接一把握住小男孩父亲的双手,有些难为情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兄弟,误会你家孩子了,还让你破费了4000块。”

“害,谁知道是这种结果啊?昨天那帮警察怎么就不认真再看看?”小男孩父亲是个络腮胡男子,一脸凶像。

从这名男子的说话语气和外貌特征,顾晨也相信,小男孩被揍成这样也并不奇怪。

而此时最为尴尬的要数小女孩父母。

再看完所有的监控画面后,小女孩的父亲在跟妻子小声议论了片刻之后,这才扶了扶眼镜,主动走到众人中间,也是一脸歉意的说道:

“千错万错,都是我家女儿的错,小孩子嘛,不懂事,我也没跟她说过这些,这责任在我,尤其是……”

瞥了眼络腮胡男子,小女孩父亲也是抱歉着说:“尤其是这位兄弟,害你破费了,这样吧,这修车的费用,应该我出,你昨天转给这位车主4000块,我转给你4500块。”

“那多出的500块,算是补偿你家孩子,毕竟我也听说了,那孩子被揍得挺惨,也挺委屈的。”

“那就给钱吧。”络腮胡男子似乎不愿听他各种唠叨,直接掏出手机,问道:“现金还是扫码?”

“要不,我手机转给你吧?”眼镜男子也掏出手机,两人站在原地,在众人的注视下,完成了所有操作。

此时此刻,眼镜男子也是看了看手表,这才说道:“待会我还要开会,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要不,我先走了。”

见小女孩父亲急于要走,又收到了4500元回款,络腮胡男子也无所谓,直接摆摆手道:“你走吧。”

“唉!”眼镜男子向众人鞠躬致意,随后带着自己的爱人挤出人群,开着停在外头的一辆白色轿车离开了。

络腮胡男子收到钱后,也是对宝马车主攘攘道:“呐,事情已经解决了,并不是我家孩子划破你的车,所以,这事跟我没关系。”

“当然。”平头男子微微点头,也是抱歉着说道:“现在事情已经水落石出,所以,我还是要说句不好意思。”

“没什么,我有事,我先走了。”络腮胡男子似乎很不耐烦,就要转身离开的意思。

但刚走到门口,却被顾晨一把拦住。

见顾晨穿着警服,个头也比自己高上半个脑袋,络腮胡男子莫名其妙道:“我说警察同志,事情不是已经水落石出了吗?还有什么指教吗?”

“今天上午我见过你儿子,他身上到处都是淤青,这伤是你打的?”顾晨问。

“害,我还当什么事呢?”听闻顾晨说辞,络腮胡男子也是呵呵一笑,说道:“老子揍儿子,不是很正常吗?”

“正好昨天也在气头上,原本我一个月工资也才几千块,结果那龟儿子竟然划破人家的车,一下子让我赔了4000块,我能不生气吗?”

顿了顿,络腮胡男子掏出香烟,将其中一支叼在嘴上,点火时,也是缓缓说道:“所以我当时一气之下,回家就把他给揍了。”

这边络腮胡男子刚点着香烟,那边顾晨便直接从他嘴中捏走了香烟,也是郑重其事道:“我不说别的,你看看他才几岁?”

“五……五岁。”络腮胡男子说。

“是啊,五岁你就把人揍成这样?我检查过他身上的伤势,脖颈处,胳膊和腿都是大面积淤青,照你这么个打法,你是想把他打死啊?”

<aid="wzsy"href="http://www.xiaoshuting.org">xiaoshuting.org</a>

“我……”络腮胡男子一时间无法反驳,话到嘴边,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顾晨则继续说道:“就算你要打孩子,那总得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吧?你不听他解释,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他,你知道这样给孩子在心理上造成多大损伤吗?”

“我……”

“你不知道。”还不等络腮胡男子把话说完,顾晨直接帮他回答。

“是,我是不知道。”此时此刻,络腮胡男子也是羞愧难当,也是一脸无奈道:“我知道错了,警察同志,我保证,回去之后,我就跟我儿子道个歉,我不应该不问清楚就打他,但是你们警察没用弄清楚情况,你们也有责任啊。”

这话一出,三级警司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感觉是大型社死现场啊?

可毕竟错误是自己导致的,三级警司也没推诿,直接走上前,主动承认道:“没错,这次的误会,我也有责任,我向你们道歉。”

话音落下,三级警司向络腮胡男子鞠上一躬。

络腮胡男子一呆,赶紧扶起三级警司:“不好意思啊警察同志,也不能全怪你,只怪我儿子动作实在有些真假难辨,总之,我们大家都有责任。”

指了指自己,络腮胡男子又道:“我呢?也是有责任的,我保证,回去之后就跟我儿子道歉,保证以后不再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揍他。”

“昨天也只是回家之后喝了点酒,越想越气,就那那小子出气,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我检讨。”

见络腮胡男子态度真诚,也举手发誓。

顾晨长叹一声,将手中的烟嘴,又重新送回到络腮胡男子的嘴中。

“该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吧,也希望你说到做到。”

“必须的。”络腮胡男子尴尬点头,感觉在顾晨面前毫无气场。

顾晨撇了撇下巴,说道:“你可以走了。”

“唉!谢谢警察同志,谢谢你们。”

给众人鞠上几躬后,络腮胡男子也是后退几步到门口,这才一个转身,加快脚步离开房间。

就像个刚从办公室受教育出来的学生,一刻都不想待在这里。

看到眼前这一幕,宝马车主咧嘴一笑,也是淡淡说道:“这位警察同志,你看起来年纪轻轻,但是你做事的方式却很沉稳。”

“尤其是为了一个小男孩的眼泪,竟然刨根问底,最终还是找出了误会。”

“就你这样对待工作极度认真负责的警察,真的是不多了,而且我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还真是误会那小男孩了。”

“你不用谢我,要谢就谢真相吧。”

说话之间,顾晨和宝马车主并排走出调度室,也是往大院停车场缓缓走去。

顾晨和宝马车主走在前,卢薇薇跟在后,也在认真聆听二人的对话。

宝马车主咧嘴一笑,也是边走边道:“其实我那天也是太心急了,因为我的车,今天要开去江南电视台集合,因为我是高考爱心车队志愿者司机。”

“所以,昨天我特地把车洗得干干净净的,就想着明天给那些参加高考的孩子们,一个舒适的乘坐环境,让他们能够舒舒服服的去参加考试。”

“可谁能想到?谁又能想到?这我才去超市买了点东西,出来就出了这事,心里实在憋屈啊,想着又在你们警局附近,所以就报警了。”

摇了摇脑袋,宝马车司机也是自嘲的笑笑:“可这一报警,却冤枉了一个孩子,还是个五六岁的孩子,说实在,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你也不用过度自责,有时候你所看到的,也并不一定是真相。”顾晨扭过头,看向那名宝马车司机,又道:“就像我们办理案件一样,许多时候必须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一定要透过表象看本质。”

“对对对,警察同志,你说的对。”谈话之间,宝马车司机已经跟顾晨一起走到了车辆面前。

转过身,指着修补过的车辆外漆,宝马车司机也是无奈的笑笑:

“好在昨天连夜让修理厂的师傅们加班加点,把车漆给补了,待会我还要开去江南市广播电视台,去那边集合,让后把我们高考爱心车队的车标贴上去。”

“您还是高考爱心车队志愿者啊?”见宝马车司机原来也是个热心肠,卢薇薇忍不住赞扬道:“那我得替那些达成你爱心车辆的考生们谢谢你。”

“害,这有什么好谢的?为社会尽一份力量呗,而且我当爱心志愿者,现在也有七年了,早就习惯了。”

“每次看见那些考生开心的坐上我的考高爱心车辆,就感觉自己当初参加高考一样兴奋。”

“这种感觉,只有我们这些志愿者心里最清楚,我们得到的,远比我们付出的要更多。”

“您说的对。”顾晨非常赞同这位连续七年的高考爱心车队志愿者,也是佩服的说道:“说必定坐上您爱心车辆的考生,就是咱江南市的高考状元呢。”

“哈哈,谁说不是呢?”见顾晨也是如此幽默,宝马车司机也是笑得合不拢嘴。

随后,他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张名片掏出,直接双手递给顾晨道:“我叫胡天凯,请多指教。”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