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372、障眼法

公寓房间内。

感觉朱瑞看上去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但是考虑到朱瑞演员的职业,王警官还是保留意见。

但是对于大家撞门,朱瑞却根本没有听见,王警官感觉朱瑞在听觉方面,的确很有问题。

考虑到这一点,王警官还是询问了朱瑞,是否患过一些特殊疾病。

朱瑞眉头紧锁,也是若有所思道:“我好像没缓过特殊疾病,但是听不见敲门是真的。”

看向众人,朱瑞也是弱弱的问:“请问你们在外头,敲了多久的门?”

“好一会了,反正前前后后,我们这些人都在敲门,要不是考虑到其他因素,我们直接就撞门了。”

袁莎莎也是解释着说。

之前大家的确有撞门的想法,但是考虑到公寓大门普遍结实。

再加上从发现梦瑶倒在阳台,到顾晨冲出房门,隔壁都没有半点开门的迹象,因此大家也都相信。

即便凶手就在屋内,他也没办法逃脱房间。

这才有了后来大家去物业管理处找备用钥匙和破门工具。

一来不清楚凶手是否有凶器,因此破门工具也可以成为反击工具。

二来如果用钥匙开门便可,大家也犯不着破门而入。

而破门而入,永远是最后的选项。

听闻袁莎莎的解释,朱瑞显得越加焦躁不安,也是反驳着说道:“我的确没有听见门外的任何动静,但是刚才你们用钥匙开门,我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你在撒谎。”眼看这朱瑞还在狡辩,马天凯也是愤愤不平道:“这些都不是你杀害梦瑶的理由,你就是个刽子手,凶手。”

“我不是。”朱瑞被马天凯指着鼻子一通乱骂,也是真急了。

但马天凯却是不依不饶道:“既然你说你没有撒谎,那梦瑶为什么会死在你家阳台?难道她的尸体自己会移动?”

“这……”

被马天凯这么一问,朱瑞顿时又词穷。

似乎这永远是自己避不开的话题。

但此时此刻,一直站在阳台观察的顾晨,却是不由分说道:“尸体当然不会自己移动,但是……凶手可以。”

“嗯?”

闻言顾晨说辞,在场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顾晨。

袁莎莎也是好奇问道:“顾师兄,你为什么会这么理解?难道尸体真的被人移动过?”

“这个……我也只是猜测。”顾晨并没有把话说绝,而是指着梦瑶的尸体解释说:“反正我在阳台上看见梦瑶倒下去的时候,她的大腿部位应该位于阳台与客厅之间的分界线位置。”

“但是现在,当我们冲入房间,来到阳台位置时,梦瑶的尸体却是小腿部位位于阳台和客厅的分界线位置,而且身体也明显出现扭曲的现象。”

“扭曲?”卢薇薇看着梦瑶的尸体,也是走到顾晨面前问:“顾师弟,你所说的扭曲是指什么?”

“她倒下去的位置。”顾晨重新走到梦瑶身边,也是扭头问卢薇薇:“卢师姐,你还记得你刚冲进房间,往梦瑶那边跑去的时候,她躺下的姿势是什么样子吗?”

“这个……”卢薇薇被顾晨这么一提醒,也是忽然回想起来。

片刻之后,她这才啊道:“我记得,梦瑶当时的身体成45度角斜躺,跟我们在阳台上发现的样子,好像是有点不通。”

回头瞥了眼王警官和袁莎莎,卢薇薇又问:“老王,小袁,你们当时在801房间看见梦瑶倒下去的时候,是垂直阳台护栏的状态吗?”

<aid="wzsy"href="http://www.bqgxsydw.com">bqgxsydw.com</a>

“没错。”袁莎莎率先提醒着道:“我们当时都看见梦瑶是垂直护栏倒下的,根本没有出现45度角。”

“难道是哪里出问题了?”王警官沉思片刻,扭头质问朱瑞道:“难道是你小子搬动了尸体?”

“冤枉啊。”朱瑞都快气哭了,也是叫苦连连道:“我这一晚上,简直比窦娥还冤,我压根也不知道梦瑶在我房间啊。”

“那尸体移动是怎么回事?”王警官犹豫片刻,再次看向顾晨问:“顾晨,你还发现什么没?”

“还有……梦瑶的尸体,也有很大问题。”

顾晨掏出手机,将手机自带的灯光打开,对着梦瑶脖颈处简单照射了几下,道:“梦瑶是被勒死的,这点可以确定,但是我还在梦瑶其他地方发现了伤痕。”

“其他地方?”之前卢薇薇一直在为梦瑶的死而伤心,却一直没有仔细检查梦瑶的身体。

可顾晨却发现了线索,于是卢薇薇赶紧追问顾晨道:“顾师弟,你说的其他伤痕是在哪里?”

“你仔细看梦瑶的腋下部位。”顾晨提醒着说。

卢薇薇目光一呆,将自己的手机自带电筒打开,对着梦瑶的腋下检查起来。

由于梦瑶穿得是无袖连衣裙,因此腋下部位的伤痕,也能够看得非常清晰。

卢薇薇也是目瞪口呆道:“这腋下部位,怎么会有勒痕?好像还是摩擦勒痕,这是怎么回事?”

“摩擦勒痕?”王警官闻言,与身边的袁莎莎对视一眼,二人很快来到跟前,对着梦瑶尸体检查一番。

王警官掏出手机,将现场情况拍摄下来,也是不由分说道:“不对呀,腋下的伤口,摩擦出来的血迹,似乎是绳索导致,可是……为什么要用绳索?”

想到这里,王警官再一次将目光投向朱瑞。

朱瑞吓得向后一缩,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解释。

感觉自己受到莫大委屈,朱瑞努力平复下心情后,这才说道:“反正我这里没有绳索,不信你们可以自己搜。”

“你这里当然不会有绳索,即便是有,可能也被藏匿起来。”顾晨走到客厅中央,也是环顾四周,不由调侃着说:

“试想一下,梦瑶为什么会出现在朱瑞的房间?按理来说,以梦瑶这脾气,应该不至于。”

“还有就是,梦瑶的胳膊下边,为什么会有勒痕?”

“会不会是梦瑶被捆绑之后,在被凶手勒死的?”袁莎莎给出自己的看法。

但顾晨很快摇头否认:“当然不是,因为除此之外,梦瑶并没有被绳索捆绑的痕迹,只是在胳膊下边,有摩擦勒痕。”

“如果这个问题能被解释,那就能知道凶手究竟是谁。”

顾晨说出这些话时,似乎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答案。

而房间内的其他人,则是相互看看彼此,似乎都不清楚,顾晨给出的提示有何含义。

卢薇薇黛眉微蹙,也是再次蹲到梦瑶尸体旁,对梦瑶腋下的伤痕进行检查,嘴里也是念念碎道:

“如果这里有伤痕,还是被绳索导致的勒痕,难道梦瑶曾经被吊起来过?”

“说对了。”见卢薇薇轻声细语的自我琢磨,但顾晨却听得十分清晰,也是肯定的道:“凶手就是利用绳索,穿过梦瑶的胳膊,将她吊起来过。”

“可是……”卢薇薇摇摇脑袋,对着阳台周围反复观察,也是不由分说道:“可是这阳台上,好像都没有可以穿过吊绳的东西啊,凶手又为什么要这样做?”

“是啊顾晨,凶手为什么要将梦瑶吊起来呢?这样做岂不是多此一举?”王警官也有些搞不明白。

毕竟梦瑶腋下的伤痕是真的,但凶手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王警官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

顾晨淡淡一笑,也是再次来到阳台之上。

阳台前方,就是南湖。

由于公寓沿湖而建,楼下走道与湖水之间,相差距离只有几米,由台阶拦住。

而当顾晨再次往阳台上方望去时,忽然低头问王警官:“王师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梦瑶在自己所住房间之上,也就是9楼,好像也租下两间套房对吗?”

“没错。”王警官默默点头,也是附和着说:“梦瑶一共在这租下3套公寓,分别是给自己,赵曦和刘萱住的。”

“因为昨天朱瑞骚扰梦瑶的关系,所以梦瑶将801房间转租给马天凯,而自己则住在楼上,估计赵曦和刘萱会住在一起,梦瑶单独住一套。”

话音落下,王警官忽然眉头一蹙,似乎感觉这顾晨是话里有话,于是又问顾晨道:“所以顾晨,你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

“我怀疑梦瑶是从楼上被人放下来的。”顾晨说。

“楼上?”听闻顾晨说辞,在场所有人都不由一愣,感觉有些天方夜谭。

顾晨则是淡淡说道:“从梦瑶腋下的伤口可以看出,她的确是被绳索之类的物体捆绑过,并且伤口也是摩擦所至。”

“但是要将梦瑶用绳索吊起,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往上拉,而另一个是往下放。”

“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梦瑶被拉上来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阳台的护栏折角位置,我并没有发现摩擦的痕迹,所以只有另一种可能。”

“难道是被凶手从楼上放到这个阳台上?”想了想,王警官立马又推翻了自己的观点:

“不可能啊,我们当时是在隔壁房间,看到梦瑶从这个阳台上倒下去的,可她怎么可能又从9楼放下呢?”

顾晨淡淡一笑,又道:“那梦瑶倒下去的时候,是垂直阳台护栏,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梦瑶,却是成45度。”

“还有我们见到梦瑶倒下去的时候,梦瑶的大腿部位,正好处于阳台和客厅的分界线位置,可为什么我们见到现在的梦瑶,却是小腿部位位于客厅与阳台的分界线位置呢?”

“如果说是凶手动过手脚,那他为什么不见梦瑶的尸体藏匿起来?却只是将她的位置稍微移动一下呢?”

顾晨的连续发问,让王警官顿时陷入迷茫。

作为一名老同志,王警官很快意识到,顾晨从整个案件全局分析,似乎也能解释的通。

但也有缺陷,那就是为什么梦瑶会被人从9楼放到8楼?可当时大家明明都在8楼801房间的阳台上见到梦瑶,可再见梦瑶的时候,梦瑶的许多地方都发生了改变。

“顾晨……”

王警官刚想开口,顾晨便直接打断道:“王师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感觉我们可能被凶手玩了一把障眼法。”

“障眼法?”

闻言顾晨说辞,众人齐声咦道。

感觉这起案件,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

而此时的卢薇薇也等不及了,直接追问顾晨道:“顾师弟,你就把你的看法跟我们说一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咳咳。”顾晨干咳两声,也是不由分说道:“既然大家都想知道为什么,那我就直说了,这个802房间,或许根本就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卢薇薇眉头一蹙,又问:“那难道是你说的902房间?”

顾晨默默点头。

“可也不对啊。”卢薇薇摇摇脑袋,有些不太明白,于是继续问顾晨道:“顾师弟,你我可都是在801号房间,也就是马天凯转租的房间吃饭啊。”

“这个房间,也是昨天梦瑶租住的地方,门牌也是801,这总不可能搞错吧?”

顾晨默默点头,也是承认着道:“没错,当时我们进屋的时候,门牌的确是801,但是你能确定,我们到达的位置,真的是8楼吗?”

“啊?”卢薇薇一呆,也是若有所思道:“难……难道不是吗?”

回头瞥了眼王警官和袁莎莎,卢薇薇又道:“老王,小袁,你们说是不是?”

“这个……”被顾晨给搞懵了,王警官也是挠挠后脑,一脸疑惑的道:

“这我们乘坐电梯,一起来到的地方,的确是801号房间啊,这点好像没问题吧?”

“门牌号是可以随时更换的。”就在王警官话音刚落之际,顾晨又提出自己的新观点。

袁莎莎闻言,赶紧走到大门口,用手扳动802房间门牌。

此时袁莎莎惊人的发现,802房间的门牌,竟然是用胶条粘上去的,根本没有任何螺丝固定。

看到这一幕,袁莎莎赶紧进屋汇报道:“顾师兄,王师兄,门牌没有螺丝固定,是粘上去的。”

“粘上去的?”听袁莎莎这么一说,王警官倒是感觉挺意外的,嘴里也是念念碎道:

“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可以随便扳扯下来,再重新粘上去?”

“如果满足这个条件,门牌号,的确是可以自由粘贴。”

抬头看了眼顾晨,王警官也是承认着道:“这个条件,好像也就满足了,所以你认为,我们当时所在的地方,其实根本不是8楼,而是9楼?”

“对。”

见王警官终于说道了要点,顾晨也是吐槽着说:“凶手跟我们玩了一记障眼法,因为道理很简单,我们从坐上电梯,直到进屋,都没有看见过电梯的指示,大家有没有发现?”

“好像是。”卢薇薇双手抱胸,也是若有所思道:“我记得我们上楼的时候,就没注意看电梯指示。”

“那是因为有人刻意挡住了视线。”顾晨提醒着说。

大家目光一怔,短暂回想,忽然发现,在大家从一楼坐电梯上楼的时候,电梯指示灯和按键,的确是被人挡住了视线。

那又会是谁呢?

大家在沉思几秒后,忽然猛的抬头,齐刷刷的看向马天凯。

“没错。”卢薇薇上前两步,也是指着马天凯道:“请我们上电梯的人是你马天凯,按下电梯按钮,并且挡住视线的也是你马天凯。”

“这……这怎么跟我扯上关系呢?”感觉大家是误会自己了,马天凯也是赶紧替自己解释说:“当时我们不是在聊天吗?我也没注意,就直接按下电梯按键,然后跟你们一直在聊天。”

“难道就因为我当时站在按键一侧,挡住了视线,我就有罪吗?”

“对呀。”感觉马天凯说的有道理,王警官扭头看向顾晨,也是解释着说:“就马天凯这样,好像也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毕竟我们下楼的时候,马天凯也并没有遮挡视线啊。”

“错。”顾晨提醒着王警官道:“王师兄,难道你忘了?当时帮我们按下1楼电梯按键的人是谁了吗?”

“帮我们按下1楼电梯按键的人?”被顾晨一提醒,王警官再次陷入到沉思。

卢薇薇反应较快,直接回复道:“还是马天凯。”

“对,还是他。”顾晨确认着说。

但马天凯却是反驳着道:“这我帮你们在电梯内按下1楼的按键,那也是出于好心啊。”

“再说,你们下楼之后,我一个人守在802门口,那也没去,也没遮挡你们电梯里的视线,你们怎么就赖上我了呢?”

“或许是因为你又跟我们玩了一个障眼法。”顾晨走到他面前,也是据理力争道:

“你知道我们会寻找电梯按键,或许会发现猫腻。”

“所以,你帮我们按下1楼按键,通常情况下,大家因为心急如焚,似乎并不会过多的注意电梯指示。”

“而因为这部电梯,也相对老旧,而且电梯呃逆也并没有安装摄像头,按键似乎也有些老旧。”

“而这些条件,似乎都给你使用障眼法提供了条件,你或许利用障眼法,在我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蒙混过关,而这个猫腻,或许就在电梯按键上。”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