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284、溺亡

宾馆房间内,陆斌借着酒醉,才敢跟顾晨吐露这些。

毕竟在顾晨的眼中,现在的陆斌过于世故圆滑,似乎要在大公司里左右逢源,就必须要隐藏自己的棱角。

娶了公司高管的女儿为妻,原本在大家看来,无非就是选边站队。

但在顾晨看来,更像是一场职业赌注。

因为从顾晨了解的情况来看,现在的高副总跟陆斌,基本上可以控制公司的主要运营。

因此高副总才不遗余力的将陆斌拉拢在自己这边。

可陆斌忽然吐槽自己的岳父,这在顾晨看来,似乎有些摸不着头脑。

从那陌生电话,还有那恐惧的神态,都可以看出,陆斌是真怕了。

好在宾馆房间大门已关,陆斌这才敢跟顾晨吐露心声。

“你知道吗?之前公司有个负责采购的副总。”陆斌说。

顾晨默默点头:“听你们公司人说过,那人不是跳楼了吗?”

“原来你听说过?”见顾晨有所耳闻,陆斌也不再绕弯子,直截了当的道:“那人是我岳父逼死的。”

“原本那人只是在采购过程中,做了一些违规违法行为。”

“按理来说,我们公司完全可以内部解决,但岳父却坚持要送他进警局。”

“要知道,那副总身上背着房贷车贷,每个月的花销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一旦将这名副总送进警局,那这名副总的一切都将毁于一旦,他完全可以用其他方式来弥补公司的损失,可就因为……因为那名副总是张文超姑父的亲戚,他就要致人于死地。”

眼神有些恍惚,借着酒劲,陆斌也是长舒一口气,继续说道:

“当有一天,我们听到有人要跳楼的消息时,大家一起赶到的公司办公大楼的天台。”

“那时候,那名副总就站在那儿,他爬上了天台的护栏,高高的坐在那里。”

“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那人的绝望,还有我岳父的狠毒。”

“你亲眼见那副总跳楼自杀的?”顾晨问。

陆斌默默点头:“没错,好多双眼睛看着呢,然而当时我就站在岳父身边。”

“我看他的眼神充满不屑,似乎就知道,他根本不在乎那人的死活,他只希望在公司夺权的斗争中,除掉异己高管,狠狠打击张文超姑父那边的团队。”

“就这样,那名副总在绝望中,跳楼自杀。”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有人从我面前,从公司几十层大楼的顶端,一跃而下。”

双手捂住脸颊,陆斌也是摇头叹息:“我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有着恐高症的采购副总,竟然敢爬上天台的护栏顶端,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才敢跳楼?”

“他这一跳,吓坏了公司不少女员工,但我岳父却是咧嘴一笑。”

“那时候,我才终于知道他的心狠手辣,我就知道,这公司没人可以阻止他,也没人敢跟他作对。”

“从那之后,张文超姑父那帮人,对我岳父的恨之入骨,但也对他心生畏惧。”

“因为岳父的手段,远远比张文超姑父团队的手段要更多,包括这次挖客户。”

“可以说,大家其实都以为是我陆斌团队的功劳,可背地里谁能知道,是对方客户有小辫子被我岳父抓到,迫不得已,才将订单放到我岳父这边,你就说他狠不狠吧?”

“所以你怕他?”顾晨问。

陆斌默默点头:“伴君如伴虎啊,我岳父这个人,心狠手辣,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为了争夺公司的控制权,他敢做任何事情。”

拿出自己的手机,陆斌也是不由分说道:“这骚扰电话,感觉没这么简单,更像是有人在给我发出警告。”

“我看你真的想多了,拉黑就是。”顾晨感觉,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骚扰电话,也可以拉黑。

陆斌摇头:“不知道我的选择是对是错,反正,有时候真害怕,自己有哪方面得罪岳父,也会被他逼上天台。”

“你瞎说什么呢?”感觉陆斌是真醉了,顾晨也是安慰着说道:“那就这样吧,今晚我留下,就住在你对门,你看行吗?”

拍拍顾晨肩膀,陆斌一脸欣慰道:“行,太行了,那就这么说定了。”

待在陆斌房间,跟陆斌闲聊了很久。

也为了缓解陆斌的心理压力。

要知道,如果不来羊城,顾晨确实不知,如今的陆斌,表面上看起来挺风光,但背地里索要承受的压力,非常人所能及。

就那迎娶高副总的女儿来说,大家无非都是在给高副总面子。

至于陆斌,从之前那几名借车的领导就能看出,大家骨子里,其实都瞧不起陆斌。

无非就是因为陆斌身后有高副总这样的岳父。

如今公司的格局发生变化,或许陆斌也是高副总手里的一颗棋子。

陆斌到底是棋子还是弃子,其实顾晨也说不清楚。

“笃笃笃。”也不知道跟陆斌在房间里聊了多久,房间大门被人敲响。

顾晨二话不说,起身走去开门。

此时此刻,新娘在一群闺蜜的簇拥下,笑脸盈盈的走进房间。

“哟,顾晨也在呢?”新娘知道顾晨是陆斌发小,因此也并不感觉很意外。

顾晨看看左右,也是淡笑着说:“陆斌喝多了,让我跟他在这里拉家常。”

“他这人真奇怪。”新娘长叹一声,走到陆斌身边,用手背贴在陆斌的额头,随后又道:“没事,估计就是喝多了。”

见顾晨还站在原地,那名曾经坐过顾晨副驾驶的高挑女子,这才主动催促道:“顾晨,我们出去吧?”

“好。”顾晨走出房间,直接又拿着陆斌给出的房间门卡,刷开了对面房门。

那名高挑女子刚想转身跟顾晨聊上几句,可下一秒,顾晨的房间大门忽然“砰”的一声。

高挑女子:???

……

……

晚上6点。

酒醒的陆斌,直接来到顾晨房间,准备邀请顾晨一起去酒店吃点东西。

由于陆斌租下酒店房间当婚房,准备在这小住几日,加上前来参加婚礼的女方亲戚也不少,因此婚礼结束后,依然住在酒店的也有不少。

但陆斌没什么亲人,顾晨就是自己最好的哥们。

又是从江南市过来,算是自己的娘家人。

因此陆斌准备邀请顾晨跟自己一起,前往酒店包间共享晚餐。

酒店包间有三桌人,顾晨在陆斌的带领下,来到了最里边。

这里坐着的都是陆斌和新娘的主要亲朋。

包括陆斌的继父和弟弟张烨。

顾晨左右看看,发现高副总不在,于是忙问陆斌道:“你岳父哪去了?今天好像看他行色匆匆,很早就跟一伙人离开。”

“这个……”陆斌刚酒醒没多久,也不太清楚,于是忙问妻子高琪道:“琪琪,咱爸哪去了?”

“好像是要去异地走访客户吧。”高琪脱去外套放在座椅上,也是淡淡说道。

陆斌眉头一蹙:“今天还要去走访客户?今天可是你我大喜的日子,连我爸和弟弟都来到现场,他怎么……”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感觉陆斌有些大惊小怪,高琪也是没好气道:“他这人,事情特别多,今天能参加婚礼,我都觉得是个意外。”

瞥了眼面前的其他两桌,高琪又道:“反正咱家亲戚已经来了不少,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今天来得最多的群体,竟然的爸爸的客户。”

说道这里,高琪不由干笑两声,感觉自己的婚礼有点奇葩。

一旁的高挑女闺蜜道:“叔叔如今是公司的主要领导,公司这么大,他得多辛苦啊?”

“这以后得让你老公多为高叔叔分担压力啊。”

“是啊,新郎官,听见没?”又一名短发女子说。

陆斌无奈,只能尴尬的笑笑:“应该的,应该的。”

见大家都还没动筷,陆斌也是率先端起酒杯,对着大家恭敬道:“各位,很高兴今天大家能参加我跟高琪的婚礼,这杯酒我敬大家。”

<aid="wzsy"href="http://www.xiashuba.com">xiashuba.com</a>

“来来来。”

“大家敬新郎官。”

……

也就在陆斌举杯的同时,同桌众人,包括隔壁两桌,大家纷纷端起酒杯,给陆斌回敬。

大家在相互恭维中喝上一口。

陆斌这才招待大家可以动筷。

现场气氛虽然没有中午举办婚礼时那样隆重,但大家依然很开心。

可就在大家聊天说地时,顾晨发现一名同桌的公司高管,忽然眉头紧蹙,不停在跟邻桌使眼色。

手中的智能机也在不断抬起。

但瞥了眼陆斌方向,那人又赶紧放下,似乎有意避开陆斌在谈论什么。

陆斌温馨的给妻子高琪夹她最爱吃的狮子头,可回头一瞧,刚想跟顾晨聊上几句,却见顾晨一直紧盯着那两名男子。

顺着顾晨的目光,陆斌淡笑着问道:“肖总,刘总,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这么神神秘秘的?”

“那个……”

“那个没事。”还不等肖总开口,刘总赶紧打断道:“就是公司有些烦心事,不过明天在说吧,我们吃菜。”

“对,吃菜。”心领神会的肖总,似乎也清楚了刘总的意思,这才主动中断话题。

陆斌咧嘴一笑:“对,公司的事情,明天再说,今天难得是我大喜的日子,也有机会跟几位老总坐在一起吃饭,今天咱只谈高兴的事情,公司什么事,放到明天再说。”

“对。”肖总默默点头,这才将手机压下。

大家依旧开始进入到聊天环节。

虽然两位老总看上去说话云淡风轻的,但是以顾晨审讯犯人的经验,感觉二人必定有问题。

但只是碍于今天陆斌的婚礼,不好扫他兴致。

但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二人似乎都在相互使眼色,饭菜吃到一半,便以上厕所为由,直接走出了包间。

“我去上个厕所。”顾晨发现了猫腻,直接也找了个借口跟在二人身后。

陆斌对着顾晨淡笑着说道:“快点回来。”

……

……

来到酒店包间外的走廊上,两名副总正在相互聊天,似乎脸色都不太好看。

顾晨假装走过二人身边,可二人却忽然停止的交谈。

但顾晨并没有走远,而是重生折返回二人身边,忙问道:“二位刚才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要说?”

“哦,是顾晨啊?”知道顾晨是陆斌的发小,肖总也是淡笑着说道:“就……就公司出了点事情,没事。”

“是啊,我们在讨论公司的问题,没打扰到你吃饭吧?”一旁的刘总也道。

顾晨笑着摇头,又问:“恐怕没这么简单吧?你们刚才窃窃私语,却又估计陆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太好让陆斌知道?”

“没……没这回事,有吗?”肖总看向一旁的刘总。

刘总也是淡笑着说:“可能是你想多了。”

“你们骗不了我,到底什么事?”顾晨也不像跟二人绕弯子,感觉那样没意义。

也是见顾晨坚持,一旁的肖总在与刘总目光对视后,这才说道:“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我们公司的张文超,就是今天中午坐你邻桌的那个人,被人发死在湖中,尸体就这么一直漂浮。”

“死了?”闻言肖总说辞,顾晨也是眉头一蹙:“可今天这中午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会突然……”

“对呀,所以我们也不太清楚。”刘总将手机掏出,也是指着一个公司群道:“这还是公司内部群里发出来的消息,公司已经派人过去处理了。”

“幸好这陆斌还没看见,毕竟今天是他婚礼,大家都不想扫兴而已。”

“原来是这样?”听闻二人说辞,顾晨也恍然大悟。

原来大家都怕影响到陆斌,因此才没有在饭桌上,公开谈论这件事情。

见二人焦头烂额,顾晨赶紧又问:“那调查清楚了没?那个张文超是怎么死的?”

“嗯,好像是说在湖中垂钓,然后什么情况,大家也就不太清楚。”肖总在解释的同时,却又突然想起什么,于是又赶紧补充道:

“对了,好像是说船沉了,船上没有救生衣。”

“难道张文超就不会呼救吗?”顾晨问。

刘总也是摇摇脑袋:“这个就不清楚了,被人发现的时候,张文超的尸体就浮在水面。”

“听附近人说,他是租船去湖中央垂钓的,可能是翻船太快,来不及呼救吧。”

“原来是这样。”顾晨双手抱胸,感觉这事发突然,时候大家都没有心理准备。

原本还以为张文超会在陆斌的婚礼上捣乱,可张文超不仅没有,反而大度的离开。

可就这一走,似乎就是永别。

之前顾晨还在邻桌那头,感受到了张文超的不可一世。

可现在,直接成了落水死尸,感觉情况事发突然,甚至都没有半点预兆。

见顾晨在那沉思,肖总也是解释道:“警方现在已经将张文超的尸体带走,张文超的姑父,也就是我们公司的廖总,也已经在协助警方调查。”

“但是这个廖总呢,他之前跟陆斌和他岳父高总有过结,所以现在,他一口咬定张文超是陆斌岳父害死的。”

“怎么会这样?”闻言肖总说辞,顾晨感觉这就是无稽之谈。

在毫无证据面前,就这样公然污蔑,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见顾晨不太清楚,刘总则靠近顾晨小声道:“也是听公司内部群里人说,说是跟张文超一起去垂钓的,好像是陆斌的岳父高总。”

“什么?”顾晨眉头微微一蹙,忙问刘总:“你确定吗?”

“确定啊,有人看见了高总和张文超,一起出现在湖边。”

“而且警察调查租船的商家也确认了这点,来这租船的只有高总跟张文超,两人都带着渔具,似乎是想在垂钓中商谈些事情。”

“但是警方从那边的租船商家也了解到,高总是提前离开的,所以目前高总是重要嫌疑人,正在被警方通缉。”

“所以我们才不敢告诉陆斌跟高琪。”一旁的肖总也道。

顾晨默默点头:“原来是这样,可高总跟张文超,他们不是水火不容吗?而且高总这边,刚刚从张文超姑父这边,撬走了重要客户。”

“而且这个重要客户,听说还一直是张文超在维护。”

“对呀。”肖总狠狠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所以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两人到底去湖边垂钓谈了些什么?高总为什么会先走?而张文超又为什么会突然死在湖面?这一切都得搞清楚。”

“而且,听说警方目前正在赶往这里,准备调查陆斌跟高琪,以便了解更多关于张文超的情况。”

说话之间,顾晨已经发现,走道尽头拐角位置,忽然出现5名警察。

警察在一名女服务员的引导下,正朝着包间走来。

“不好。”肖总见状,也是不由一惊:“这肯定是来找陆斌跟高琪的。”

“这可怎么办啊?”刘总也是慌张不已,感觉这婚礼上被警方询问,多少有些晦气。

可看着5名警察越走越近,似乎也把目光盯住自己时。

肖总跟刘总,顿时面面相觑,似乎感觉自己也要惹上麻烦。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