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265、物料仓库

“带血的绳子?脖颈上的鲜血?带血的面具?”

根据顾晨提供的思路,赵国志简单的沉思几秒后,很快眼睛一亮,似乎是顿悟到了线索。

于是赵国志拨开一名警员,直接从取证袋中,将其中一只面具拿出。

其他人见状,也都纷纷围拢过来。

赵国志在认真端详几秒后,这才恍然大悟:“面具上有绳子摩擦的痕迹?”

扭头瞥了眼刚才那名负责收集面具的警员,赵国志赶紧问他:“总共有多少个面具?”

“数过了,总共有200只。”警员说。

“那就对了。”顾晨从一侧走来,也是淡淡说道:“我知道凶手是如何不进房间,就能将何西洲杀于睡梦中。”

“怎么说?”王警官还在想面具的事情,而顾晨这边似乎已经知道的结果。

顾晨指着残留在何西洲颈部的刀刃,又指了指那根带血的绳子,主动解释说:

“其实原理很简单,凶手可以事先在绳子中间,绑上一把利刃,也就是何西洲脖子上插着的那把。”

“然后他可以将这200个面具,依次穿在绳子上,从排气窗的空隙中伸进去。”

“紧接着,也就是作案手法最高明之处,这需要凶手拥有灵活的动作,加上精准的判断。”

“也就是在外面将绳子收紧,此时,松软的绳子,就会因为穿上200多具面具,突然变得笔直起来。”

见众人面面相觑,用手在比划顾晨的说辞时,顾晨又道:“这个时候,那把穿着200具面具的绳子,就瞬间变成了一把凶器。”

“而那把绑在绳头上的尖刀,自然而然就成了杀人的利器。”

“只要凶手瞄准时机,在使劲一捅,绳子那头的尖刀就会刺死熟睡中的何西洲。”

“最后,凶手再用刀将绳子割断,再将绳子抽出即可。”

“但这样一来,所有的面具将会散落一地,但面具穿孔的位置,则会残留摩擦的鲜血,这也是为什么,那些面具的嘴口部位,都含有不少新鲜血。”

“那是因为这是绳子穿过的位置,自然是不可避免。”

顿了顿,顾晨又道:“所以凶手根本不可能在杀掉何西洲之后,再将那些面具沾满鲜血,因为多此一举,时间上也根本不允许。”

话音落下,现场忽然一片死寂。

赵国志微微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按照你刚才的说法,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

“这样,先把这些证据收集起来,回头用其他相似的道具,我们再模拟一遍。”

“但是现在我们最起码知道,这些恐怖面具是怎么回事。”

“对呀。”袁莎莎也是心有余悸道:“之前都不知道这些恐怖面具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感觉所有面具都沾着鲜血,还以为有人在这装神弄鬼。”

“可刚才听顾师兄这么一说,顿时感觉一切都恍然大悟,原来面具跟绳子,再加一把利刃,也能瞬间变成一把杀人凶器。”

“是呀。”见谜底终于解开,卢薇薇也是笑孜孜道:“这就跟你在绳子上穿很多塑料瓶盖一个道理,一旦将绳子拉急,那么软绳就能变成一根棍子。”

“这样一来,就有了支撑。”

瞥了眼躺在床上的何西洲尸体,卢薇薇也是叹息一声,颇感失望道:“只可惜,何西洲这家伙,没有接受我们的审讯,直接就没了。”

“可现在又多了一个杀他的凶手,感觉这何西洲也挺复杂的。”

“或许是仇家吧。”王警官站在一侧双手抱胸,也是道出自己的看法:

“何西洲在东南亚,也算是打出点名气,仇家肯定不少,想他死的人或许就更多了。”

“如果说何西洲在国内,只是背负两条人命,那么他在东南亚贩卖人口,走私违禁品,估计枪毙一百回也不够。”

“现在死在小旅馆里,感觉也是他罪有应得,但就是这个凶手太危险了,这看上去似乎全部都是凶手设下的圈套。”

“圈套?”

闻言王警官提出的新名词,大家顿时表情一呆。

顾晨则是默默点头:“我同意我师兄的意思,这的确看上去就是一个圈套。”

抬头看向四周,顾晨又道:“大家想想看,起先何西洲是住在市区总统套房,过得潇潇洒洒。”

“可忽然之间,连押金也不要了,直接躲到乡下地方,还是一家小旅馆内,一住就是这么多天。”

“而且刚才听老板娘也说了,他过年都是在小旅馆过的,忍受这么无聊的生活,为的是什么?我估计是有利益关系。”

“来见一个朋友。”王警官甩甩手指,也是不由分说道:“能劝他躲到这里,想必那人不简单,最起码何西洲听他的。”

“难道在何西洲背后,还有大人物?”卢薇薇突发奇想。

赵国志则是默默点头:“完全有这种可能,这个何西洲的假身份能够做到以假乱真,想必这渠道也非同小可。”

“而且这家伙虽然这些年在东南亚如鱼得水,但是在国内,他啥也不是,只是一名在逃杀人犯。”

“所以他之所以能回到江南市,说明有人在背后帮他,但是能让他乖乖躲在这里,想必也是那人的安排。”

“可为什么要设圈套?难道是利益冲突?”袁莎莎问。

赵国志尴尬的摇摇脑袋:“目前来说不清楚,一切等找到凶手再说吧。”

“这个我来安排。”王警官主动请缨,也是解释说道:“凶手如果是半个小时前作案,那他作案的时候,我们刚好来到这里。”

“也就是说,凶手或许根本就没离开,应该还在镇子上,我建议,立刻封锁道路,防止凶手向外潜逃。”

“这个我已经通知了留守在外头的小赵跟小吴他们,让他们负责对道路进行封锁,暂时禁止车辆驶出。”

“因为出镇子,只能从那条县道上走,所以我们现在还有机会。”

闻言赵国志说辞,王警官嘿嘿一笑:“看来还是赵局统筹得当。”

赵国志摆摆手:“先别夸我,立刻通知分局其他休假警员,让他们带好装备,赶往河东镇增援。”

“是。”王警官闻言,赶紧掏出手机准备联系。

随后照顾总又道:“顾晨,通知你们刑侦队留守人员,让他们将河东镇周围道路全部监控起来,密切注意可疑车辆和人物。”

“是。”

顾晨点头,立马掏出手机,开始将这些转达给何俊超。

赵国志在现场统筹部署之后,准备在这里搜查杀死何西洲的真正凶手。

由于是深夜,外出的人并不多。

进出的车辆也是少之又少。

从刚才赵国志带着大家赶到河东镇算起,几乎没有车辆驶出河东镇。

这直接给了大家搜查凶手提供了可能。

随后,大家返回到冲锋车内,将当时负责搜查的警员随身携带的执法记录仪统一集中在一起,由袁莎莎负责调取监控画面,排查可疑人物。

另外,赵国志又部署其他警员,去那些店铺附近调取监控。

犹豫超市店家,往往会在门口附近安装私人摄像头。

因此赵国志想通过这些民间力量,尽量补充监控漏洞。

一个晚上的时间,大家突然感觉形势的严峻。

杀人犯被人杀死在旅馆密室,这似乎够可怕的。

而且碍于死者何西洲的特殊身份,因此赵国志只能将现场情况,打电话跟秦刚汇报。

顾晨就坐在赵国志身边,听着二人反复沟通。

似乎秦刚对此非常重视,准备调派更多警员起来支援。

一时间,起来河东镇的警车络绎不绝。

不同地点的警员,开始从四面八方赶来增援。

挂断电话的赵国志,也是长舒一口重气道:“看来今晚是别想睡觉了,秦局正在往这赶,找不到凶手,大家都别想好过。”

“放心吧赵局,这么多人立体排查,不可能找不到凶手,对吧顾师弟?”卢薇薇在安慰赵国志的同时,瞥了眼身边的顾晨。

顾晨微微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我觉得排查是一方面,但重点应该根据现场情况进行精准调查。”

“你的意思的?”赵国志陪了眼顾晨。

顾晨又道:“就比如那些面具是哪来的?排查或许需要花费大量的警力,但是调查面具的来源,似乎就容易许多。”

<aid="wzsy"href="http://www.xiaoshuting.info">xiaoshuting.info</a>

“也是。”被顾晨这么一提醒,王警官忽然想到什么。

于是赶紧将手机掏出,点开刚才拍摄的照片,嘴里不由喃喃道:“这些面具,好像跟公园里卖的面具都不一样。”

“你能确定?”赵国志问。

王警官默默点头:“反正买面具的地方,不外乎这几个公园。”

“而这些公园,我经常带我家小贝去玩,那里卖面具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差不多的款式,不外乎就是那些什么奥特曼啊,孙悟空啊,还有一些现在比较流行的卡通人物。”

“但是我们今晚搜到的面具,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种类,您不觉得很奇怪吗?”

“你是指?”赵国志对这些不太明白,继续追问王警官。

王警官咧嘴一笑,也是解释说道:“这些面具,感觉是参加一些乡俗活动准备的。”

“乡俗活动?”听闻王警官一说,大家齐声呼应。

感觉刚才倒是没怎么注意,可现在想想,这些带血的面具,还的确跟公园里卖给小朋友的面具大不相同。

毕竟小朋友都喜欢可爱的面具,可这些面具看上去,却像各种牛鬼蛇神,从感官上就不太适合小朋友的样子。

赵国志沉思几秒,赶紧又道:“顾晨。”

“在。”顾晨说。

赵国志甩了甩手指:“你赶紧带着你的人,去镇上问问,这里是不是会有一些乡俗活动,需要佩戴这种面具的?”

“另外,问问这些面具的来头。”

“明白。”顾晨默默点头。

这也是自己刚才所想。

于是对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使眼色,大家一起下了车,往刚才那家问出何西洲下落的超市走去。

此时此刻,店里一片昏暗。

老大爷似乎也要准备关门歇业。

如果说刚才的警方搜查动静有点大,老大爷纯属看热闹,可现在热闹劲也过了,感觉也要休息。

而顾晨之所以要选择刚才那家超市,原因也很简单,其他店面已经关门。

顾晨低头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在超市老大爷即将关门之际,顾晨和大家立马冲了过去。

“老大爷,先等等。”顾晨一把顶住门。

大老爷眉头一蹙,咦道:“又怎么了警察同志?你们今晚好像闹得动静有点大啊?这里到底发什么了?”

老大爷似乎也很懵。

看着警车一辆辆驶入,警察数量不断增多。

而且镇口的道路也已被警方封锁。

老大爷是个明白人,感觉都这架势了,那肯定是有大事发生。

由于是夜里,为了避嫌,老大爷也有些害怕,这才准备关门睡觉。

可现在顾晨跑来,也顺便问问情况。

顾晨也不瞒他,直截了当道:“你刚才告诉我们的那人,死在了旅店里,目前我们正在追捕凶手。”

“啥?死了?”听闻顾晨一说,老大爷心里咯噔一下。

卢薇薇见状,也是赶紧安慰:“您先别紧张,我们现在有个问题要问你。”

话音落下,卢薇薇赶紧将手机相册点开,将现场拍摄的那些照片,依次亮在老大爷面前。

“大爷您看,这些面具您认识吗?”卢薇薇问。

老大爷重新拿回桌上的老花镜戴上,眯眼一瞧,随后用手滑动了几下,这才点头嗯道:

“认识呀,这是我们镇上准备乡俗庆祝活动的面具,前阵子,就小年那段时间,我们这边就举办了相应的民宿活动,好多人戴着这些面具参加活动……”

超市老大爷也是见这些面具的由来,以及使用情况,一五一十的跟众人解释。

顾晨也大概明白,原来这些面具,是镇上买来举办民俗活动的道具。

这样一来,大家似乎也如释重负。

感觉线索总算有点苗头。

卢薇薇顿时有些迫不及待,继续追问:“那老大爷,您知道这些面具平时都是由谁在保管吗?”

“知道呀,那人叫席牧,镇上需要的道具物料什么的,几乎都会让他去采购。”

“因为他家有个大仓库,平时镇上好多东西,就那些杂七杂八的道具,都会放在他那里,你们可以去问问他。”

“那席牧家住在哪里啊?”卢薇薇看看左右,也是黛眉微蹙:“这里我们不太熟,要不麻烦大爷带我们过去好吗?”

“行……行吧,毕竟早点抓到凶手,我们这边也能早点安宁。”

老大爷知道配合警方对自己有好处。

毕竟谁愿意让一个凶手,就这么逍遥法外,尤其还在河东镇。

自己在这做生意,或许冷不防就能碰上。

之前来这买烟的何西洲是杀人凶手,就已经足够让老大爷惊出一身冷汗。

可现在杀人犯何西洲又被人杀害,想想都有些后怕。

于是卢薇薇一提,老大爷也是各位积极。

“你们等我一下。”老大爷将大门关闭,上锁,这才挥挥手道:“走吧,我带你们去,也不远。”

“谢谢大爷。”

见老大爷主动配合,大家也是格外欣慰。

此时此刻,街道上少有行人,但警方人员却是三两成群,分布在各处路口,巡视可以人员。

大家手里都摸着装备,随时准备抓捕活动。

因此顾晨也看得出,其实大家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紧张,尤其是新警员就更加如此。

但是随着不断有新的警员持续增援,大家的胆量也都渐渐壮大。

毕竟群殴一名凶手,在心理上是占据绝对优势。

因此在道路任何地方,只要发现凶手的踪迹,至少可以做到警员与凶手三比一。

那边,警员们在何东镇上持续巡逻。

而另一边,超市老大爷已经带着大家,穿过一条小巷,来到一处老旧建筑门口。

指了指大门,超市老大爷介绍说:“这就是席牧家的仓库,平时算镇里租用的仓库,而席牧家就住在隔壁,平时也能帮忙看看仓库什么的。”

“所以我们镇里许多物料,都存放在这里,面具也是。”

谈话之间,超市老大爷已经将大家带到一户人家门口。

“笃笃笃。”老大爷直接敲响房门,叫道:“席牧,席牧。”

“谁呀?”被外头犬吠声吵醒,屋内似乎有了回应。

“我是超市老赵。”老大爷说。

“这么晚有事吗?”屋内的男声似乎有气无力,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老大爷也没废话,直接又道:“你快开门,找您有事,快点。”

“那你等等。”屋内男子回应说。

随后,大家就听见屋内一阵唠唠叨叨的抱怨,没过多久,大门被打开。

一名披着大衣的中年男子,打着哈欠探头一瞧。

见超市老大爷带着一帮警察站在门口,席牧顿时表情一呆,弱弱的问:“你……你们是谁啊?”

“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我们正在调查一起刚发生不久的命案,需要你的配合。”

顾晨说话之间,直接将手机相册点开,将图片亮在席牧面前道:“这些面具,是不是来自你家仓库?”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