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218、大有乾坤

黄毛男子没明白卢薇薇意思。

自己就是来这打个车,怎么感觉车内气氛怪怪的。

主要是三名警察坐在身后,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鸭舌帽司机也是见黄毛男子一脸紧张,又错把自己当做便衣,于是淡笑着解释:“警察同志的意思,是他们赶时间,正好车里缺个人。”

“这不,你不是来了吗?”

“所……所以,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黄毛男子弱弱的说。

鸭舌帽司机咧嘴一笑,没说话,直接启动了车辆,一个转弯并入车流。

车上,气氛变得紧张起来,见黄毛男子半天没说话,鸭舌帽司机还是笑着问他:“对了,你到底去哪?”

“东……东林小区。”黄毛男子说。

鸭舌帽司机眸子一瞪:“哟,这不正巧吗?你后边这三位警察也是去东林小区的,正好顺路,你说巧不巧。”

“真……真的?”感觉这司机大哥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黄毛男子咧嘴一笑,也是努力找话题道:

“对了大哥,你这车上的锦囊挺好看的,哪买的?”

“不是买的,女朋友做的。”鸭舌帽司机说。

卢薇薇见状,也是好奇不已道:“司机师傅,那你女朋友也挺不错的嘛,还会给你绣锦囊,也没你说的那么差劲啊。”

“是啊。”鸭舌帽司机默默点头,满脸笑意:“她平时对我是太过苛刻了,不过有时候还挺贤惠的。”

“就像这个平安福,就是她给我一针一线缝出来的,缝的时候,手上还扎了好几个洞,还拍照给我看呢。”

似乎很久没人跟他提及这些,鸭舌帽司机在开车的同时,语气也是带着唏嘘。

很想将压在自己心里很久的话,告诉这些陌生人。

幽幽的叹口气,鸭舌帽司机又道:“记得有一年,她朋友结婚,她回来给朋友当伴娘。”

“那时候我就逗她说,伴娘当三次就嫁不出去了。”

“所以她一听就急了,忙问我说,那该咋办呢?说我去当新娘,人家能愿意吗?”

“哈哈,那你女朋友还真逗。”黄毛听得哈哈大笑,似乎刚才的紧张气氛,瞬间变得烟消云散。

吴小峰一脸好奇的问:“那后来呢?你怎么说?”

“我怎么说?”鸭舌帽司机咧嘴一笑:“我就说,人家不愿意,我愿意啊。”

“所以……你俩结婚了?”顾晨问。

鸭舌帽司机忽然沉默了良久,似乎空气中充满着尴尬的气氛。

顾晨见状,似乎也懂了鸭舌帽司机的意思,默默点头,自问自答道:“可能你们没有在一起吧,不过没关系,毕竟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是。”一个右转向,鸭舌帽司机将车辆开出环城路,开始往主城区方向驶去。

嘴里也是念念叨叨:“我们没有结婚,后来她说我越来越敷衍,消息总不及时回。”

“但她不知道,我一下班就去跑滴滴,想攒钱给她买个钻戒,等她一回国,就跟她求婚。”

“但她不懂我的不容易,异国恋让她没有安全感。”

“后来,她第五次打电话说分手的时候,我……我答应了。”

“你答应了?”卢薇薇闻言,有些不可置信道:“都相处这么久了,就这么分手放弃了?你不是还要等她回国给她买钻戒的吗?”

卢薇薇有些不敢相信。

像这种情况,结局应该都是美好的。

女友回国,男友求婚,然后步入婚姻的殿堂。

但是两人却在最后选择分开,这多少让人感到惋惜。

鸭舌帽司机嘿嘿一笑,脸上似乎挂着无所谓。

“那后来呢?”坐在副驾驶的黄毛年轻男子问。

“后来?没有后来了。”鸭舌帽司机摇了摇头,也是不由分说道:“然后拉黑了所有的联系方式。”

“那你还爱她吗?”卢薇薇问,似乎都不敢很大声,生怕让这司机触景生情。

然而鸭舌帽司机却是淡淡一笑,说道:“7年了,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七年之痒啊。”吴小峰感觉惋惜,好奇问道:“是他有男朋友了?”

鸭舌帽司机摇头。

“那她就是结婚了。”黄毛男子猜测说。

“不是。”鸭舌帽司机还是摇头否认。

卢薇薇有些不淡定了,直截了当的道:“那有什么的?再追回来嘛。”

“毕竟只要两个人真想在一起,隔着大洋又怎样?现在的交通那么发达,想念对方,直接飞机……”

“她联系不到我,就飞回来找我。”还不等卢薇薇把话说完,鸭舌帽司机直接打断道。

“她没有告诉我,她要来找我,因为我已经删除了她的所有联系方式。”

“我以为这一次,我们铁定是要分开的,但是……她却偷偷瞒着我回国。”

“她来找你了?”顾晨问:“那她知道你地址?”

“对。”鸭舌帽司机默默点头,苦笑着说道:“她当然知道我地址。”

“这一次,她是带着定制的婚纱,专程赶过来的,她想要在我生日当天,当着所有朋友的面,向我求婚。”

“向……向你求婚?”黄毛男子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说辞。

然而鸭舌帽司机却是默默点头,继续说道:“你没听错,她这次过来,是想穿着婚纱,当着那些朋友的面,将自己偷偷买来的钻戒,戴在我手上。”

“她要用一种浪漫的手段,来告别我们两个的爱情长跑,她已经想明白了,她决定跟我结婚。”

“所以那一次,所有的朋友都事先知道,只有我自己蒙在鼓里。”

“大家怂恿我,既然告别了爱情,那就好好办一次生日派对,忘记那些过去的烦恼。”

顿了顿,鸭舌帽司机几乎哽咽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就像个傻子,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那天有个人要穿着婚纱,在我的生日派对上向我求婚。”

“我几乎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直到我的生日派对进行道高.潮的时候,一通电话,打破了所有的热闹。”

“怎么了?”顾晨眉头一蹙,似乎已经从鸭舌帽司机的语气中听出了问题。

鸭舌帽司机哽咽了一声,也是苦笑着说道:“那通电话,是救护中心打来的,用的是她的手机。”

“所以从那一刻开始,我才知道,原来,她就在距离我生日派对酒店一条街的位置,被一脸轿车撞到在路边。”

“我当时就站在窗边,就这么亲眼看着车祸的发生,但我不知道,那个被撞到的女人就是她。”

“直到她被送走之后,那个还未拨通的电话,显示的是我的电话号码,所以救护人员根据这个联系到我。”

左手轻轻擦去眼角的泪珠,鸭舌帽司机也是哽咽着说道:“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女友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跟我在生日派对上相聚,却被一辆横冲直撞的轿车撞翻在地上。”

“电话打给我的时候,她已经走了,我甚至连她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太可惜了。”卢薇薇听到这些,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受。

感觉这不是应该出现在小说里的内容吗?为什么就发生在身边?

鸭舌帽司机吸了吸鼻子,却是忽然苦笑着说道:“早知如此,我宁愿让她结婚,让她有自己的家庭。”

“只要她幸福,哪怕与我无关也没关系,戒指我买了,可惜没能给她戴上。”

“不过……没关系,在我心里,我已经娶过她了。”

就在司机话音落下时,车辆也缓缓停在路边。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东林小区到了。

所有人相互看看彼此,似乎感觉心情复杂。

黄毛年轻男子,这才率先掏出手机,强颜欢笑的道:“大哥,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多想,生活总得向前看嘛。”

说完便扫码付款,随后拿着自己的手包下了车。

这边顾晨也同样扫码付款,对着鸭舌帽司机安慰着说道:“那位兄弟说的对,向前看。”

“会的。”鸭舌帽男子对着顾晨咧嘴一笑,这才指着前方道:“那我走了。”

“慢点开车。”卢薇薇说。

然而车辆行驶在前方一百米处,就被另一名乘客直接拦下。

鸭舌帽司机顺道揽活,带着乘客消失在夜色中。

此时此刻,黄毛男子掏出手机,拨打了几次电话号码,却依然没人接听,一时间徘徊在东林小区门口,迟迟没有走进去。

“怎么了?”卢薇薇走上前问。

黄毛男子尴尬笑笑:“没事,你们忙你们的,我打个电话。”

卢薇薇也没打算管他,直接瞥了眼顾晨和吴小峰,道:“我们进去吧。”

几人来到楚小璐所住楼层,直接坐着电梯来到家门口。

卢薇薇敲了几下门,屋内却是毫无动静。

感觉这次又白来的卢薇薇,顿时一脸沮丧道:“这都一天了,怎么到现在也没人接电话?”

“你打电话的时候,电话是通的吗?”吴小峰问。

卢薇薇默默点头:“肯定是通的呀,每次打都是通的,但就是没人接。”

“会不会在楚雨涵那边?”顾晨说。

卢薇薇有些无奈,只得再次掏出手机,拨通了楚雨涵电话。

片刻之后,楚雨涵电话被接通。

“楚雨涵,我是卢薇薇。”卢薇薇开门见山。

“原来是卢警官。”听闻是卢薇薇,电话那头的楚雨涵也是格外客气,笑笑说道:“怎么卢警官,找我有事吗?”

“就是你那个同事,楚小璐,我们有事想找她了解情况,但是今天电话一直没人接,人也不在家,不知道什么情况。”

“所以?”楚雨涵问。

“所以,她有没有跟你在一起?”卢薇薇说。

“没有啊,那天分开之后,我跟她就没见过,她只是跟我在电话里说起过,说你们送她回家后,在她家床底下发现了小偷。”

“但从那之后,就再没聊过了。”

“那朋友圈呢?楚小璐平时都会发送朋友圈吗?”卢薇薇又问。

楚雨涵嗯道:“会的呀,她好像平时特喜欢发送朋友圈动态,反正我好像经常能刷到她。”

“那你这几天有没有发现她在发动态,尤其是那次在床底下抓贼之后。”卢薇薇又问。

楚雨涵尴尬的笑笑,赶紧解释说:“是这样的,因为我是我们学校的团长嘛,所以同校校友客户特别多,几千人,朋友圈现在已经很难看见某个人的动态了,你们先等等,我找找看。”

“行。”卢薇薇也不急,只能等楚雨涵找找看。

片刻之后,楚雨涵在电话中回复道:“找到了,最后一条动态,是那天晚上发送的,内容我大概跟你们念一下。”

扯了扯嗓子,楚雨涵继续说道:“家里的床下竟然发现了小偷,好在有三名警察护送回家,躲过一劫,然后是一个哭泣害怕的表情。”

“没了?”见楚雨涵很久没有再回复,卢薇薇赶紧问道。

“嗯,没了。”楚雨涵说。

“那之后呢?她就没有任何动态?”卢薇薇问。

楚雨涵又道:“刚才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这是最后一条动态,我刚才也发了几条信息给她,但都没有回复,不知道她到底再搞什么?”

“会不会有危险啊?”一直站在卢薇薇身边仔细聆听的吴小峰,忍不住问道。

楚雨涵沉默了几秒,这才又道:“不会这么凑巧吧?她平时朋友圈动态一天两三条,这是最少的,但是之后就再没发送过朋友圈,而且连电话信息也不接,这……这就有点诡异了吧?”

似乎也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楚雨涵没了之前的淡定,更多的是一份对朋友的担忧。

顾晨看看左右,检查了门锁。

又看了眼周围的环境,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异常。

而且刚才打电话,虽然电话是通的,但屋内却没有半点动静。

这还是在顾晨大师级观察力的加持下,都没有发现丝毫线索。

可见这个楚小璐,似乎根本就不在家里。

而她不接电话又是为何?顾晨目前还想不明白。

可既然楚雨涵这头也没有楚小璐的线索,顾晨也只能作罢道:“那就先这样吧,回头我让何师兄追踪一下,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也行。”卢薇薇默默点头,这才对着电话道:“楚雨涵,那就先这样吧,如果发现了楚小璐的下落,记得第一时间联系我。”

“好的,没问题。”

两天简单的寒暄几句,双双挂断了电话。

顾晨摇摇脑袋,带着大家走上电梯。

来到东林小区门口处,一名保安正在玩手机。

顾晨原本已经走出了大门,但瞥了眼周围的摄像头后,又折返回门卫室,敲响了门卫室窗户。

穿着保安制服的老大爷闻声,赶紧放下手机,将窗户推开。

“警察同志,有事吗?”门卫老大爷问。

顾晨指了指头顶上的监控道:“你们这监控怎么还没打开?连灯光都没有。”

“害!”门卫老大爷闻言,也是一脸无奈道:“你们是有所不知,这之前吧,监控都是有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情况,这小区里的监控,就时长会莫名其妙的出现故障。”

“有时候最高一次,一个月坏三次,物业经理都急了,感觉是有人故意在搞破坏,但却查不出问题所在。”

“所以一起之下,经理也就懒得修理,但这不修理吧,业主们又不干了,说交了物业费,安全得不到保障,这不是白天跟业主们闹过一次嘛,还惊动了你们警察。”

“最后没办法,经理也答应说,会把这些监控修理好。”

听闻老大爷这么一说,顾晨眉头一蹙,忙问道:“那按您这么说,并不是你们物业不想装监控,是因为这里的监控系统,时长被人损毁对吗?”

“嗯。”老大爷默默点头,有些无奈道:“反正物业跟这些业主的矛盾,也是由来已久。”

“我们物业公司,也管理着好几个小区,但就是东林小区,总是问题不断,经理都有些懒得管理。”

“那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在小区里活动?”顾晨赶紧掏出手机,将之前自己的绘画图,直接亮在门卫大爷面前。

门卫大爷眯眼一瞧,短暂沉思了几秒后,若有所思的道:“好像有见过,又好像没见过。”

“大爷,瞧您这话说的,你就给个准确的说法吧。”吴小峰也是有些无奈。

关键现在许多线索都突然中断,无法调查。

尤其是东林小区的物业,简直就是监控盲区。

而这大片的监控盲区,显然容易造成许多情况。

包括赵琪被人骚扰跟踪,楚小璐被人骚扰跟踪。

再加上门卫老大爷这么一说,似乎监控也是有人蓄意破坏。

大家怎么都感觉这东林小区,似乎大有乾坤的样子。

门卫大爷思考良久,最后要是摇头笑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或许我见过吧,但现在已经没印象了。”

“按理来说,小区里来什么人,我们一般不拦着,就算有门禁,那也是摆设。”

“反正吧,从我入职这东林小区来做门卫,这怪事吧,就一件接着一件,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aid="wzsy"href="http://m.2kxiaoshuo.com">2k小说</a>

“反正干完今年,我也不干了。”

“为什么不干了?”吴小峰好奇问他。

“累是一方面,总是出现怪事也是另一方面。”门卫老大爷,直接重重的叹了口气。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