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034、毒舌兄弟

“我们这种聚会,的确容易招来一些不良团伙成员,客观点说,对好孩子和不良团伙成员都具有吸引力,这就是问题。”

<aid="wzsy"href="https://www.ranwen.la">ranwen.la</a>

“因为这些不良团伙成员一般都是些欺软怕硬的家伙,不幸的是,他们有时候还带着刀具。”

“但可悲的是,我们派对这里的其他成员,则完全不具备对付这些不良的能力。”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顾晨知道张秋生想要表达什么。

至少他已经承认,来参加聚会的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社会不良的存在。

而且这些不良还带着刀具。

试想一下,参加派对带刀具是几个意思?

张秋生弱弱的道:“我也是敢怒不敢言啊,这些人都是通过买票进来的,我总得按规矩办事吧?”

“再说了,只要他们不闹事,一切都好说,我们也是为了赚点钱,他们也是为了多认识些陌生女性,所以大家心照不宣。”

“这些人都有谁你知道吗?”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又问。

然而这次张秋生却是闭口不言,赶紧摇头。

“那他们现在还在现场吗?”顾晨又问。

张秋生依旧摇头:“不……不在,事情发生之后,他们就已经离开了。”

“那说明你还是认识他们。”顾晨用了一个小技巧,瞬间把张秋生套路进去。

张秋生此刻脸如死灰,不知该如何跟顾晨解释。

但顾晨手里有名单,即使张秋生不说,待卢薇薇跟吴小峰登记结束后,也是可以从离开人群中找到那批不良。

“所以这三名伤者,是这帮不良人干的?”顾晨问。

张秋生默默点头:“可能是吧,但我确实没看见,只是上次的聚会,这帮人也曾经因为轻薄一位姑娘,导致现场有些混乱。”

“上次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顾晨眉头一蹙,赶紧又问:“上次是什么情况?”

“就,他们想约一位姑娘出去玩,那姑娘不乐意,然后这帮人对她动手动脚,姑娘直接给了其中一个不良一巴掌,后来起了冲突,好在我们和周围的人拉架,这才罢了。”

“但是这次我看入场人员中,又有这帮人,心说今晚千万别出事,可还是出事了,害,真是够晦气的。”

张秋生似乎也有苦难言,也是深受其苦。

毕竟不良闹事,自己的传单派对也很难搞下去。

总的来说,受伤最大的还是自己。

而此时,卢薇薇在吴小峰的帮助下,也将现场人员信息输入完毕,这才用手机呼叫顾晨。

顾晨带着张秋生一起下楼。

卢薇薇将输入名单交给顾晨。

总的来说,用传单派对入场缴费名单,减去今晚输入登记的名单,剩下的就是那些离开的人群。

顾晨直接将缴费名单拿给张秋生,说道:“已经登记过个人信息的人,我们在后边已经划掉,你把那些不良人的名单勾选出来。”

张秋生这次没有顾忌,直接拿笔勾选了几人。

“就这5个人?”顾晨向他确认。

“没错,在我的印象中,今天这帮人只来了5个。”

话音落下,张秋生又问:“那今天花园里剩下这些人?”

“都放了吧。”顾晨说。

闻言,张秋生喜出望外,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太好了,我这就跟他们说,如果再不放他们离开,估计我这些老客户非得用唾沫把我给淹死。”

带着顾晨的口头允诺,张秋生赶紧去传达。

此时此刻,卢薇薇跟吴小峰也来到顾晨身边,询问相关调查情况。

顾晨将刚才与张秋生的口述,大概的跟二人讲述一遍。

现在大家也基本清楚,或许这3人的受伤,跟离开的5名不良有关。

卢薇薇低头看表,问顾晨:“那我们现在还去医院吗?还是说调查这些不良?”

“先去医院吧,问问伤者情况,毕竟上次这些不良闹过事,也不一定说明这次的伤人事故跟他们有关,凡事还得讲证据。”

顾晨根据现场情况大概确定了大家接下来的任务。

事情发生后,花园里满地都是空啤酒罐和酒杯。

音乐播放设备也都摆放一地,有两三个组织者还留在现场,其他人基本都跑光了,没人愿意留在这里。

见警察还在现场,其中一名组织者正在收拾残局,随口说道:“本来一切都很好,也不知道是哪些混蛋干的好事。”

“凶器找到了吗?”顾晨问他。

那名组织者男子摇头:“地上除了血,没有发现带血的凶器。”

“可能是被凶手顺手带走了吧。”另一名组织者说。

顾晨问身边的吴小峰:“现场照片拍下来了吗?”

“该拍摄的都已经拍摄过了。”吴小峰也是积极交代。

顾晨默默点头,随后在花园里重新检查一遍,确定没有什么有价值线索之后,这才带着大家,准备前往医院,看望那几名受伤男子。

被袭击必有缘由,没有人会主动去伤害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因此要知道为什么,必须要从伤者入手。

此时此刻,当顾晨赶到医院时,有一名轻伤男子已经离开。

而那名晕倒的伤者,此刻也已经苏醒。

他身边躺着的是那名被利器划伤腰部的男子。

两人都在打着点滴……

见顾晨带着卢薇薇和吴小峰进来,刀伤男子立马道:“警察同志,你们怎么来了?”

“向你了解些情况。”顾坐在他身边,检查了一下男子的腰伤,问他:“知道谁干的吗?”

男子摇头。

“那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顾晨又问。

男子犹豫了几秒,又是摇头。

卢薇薇一瞧,也是没好气道:“你说你们,没有得罪过人,怎么可能会被人攻击?或者说是你们自己不记得?”

男子再次犹豫,还是摇头。

卢薇薇一巴掌拍在额头上,又问:“那你们这几个伤者,你们彼此间都认识吗?”

“当然。”这一次,男子没有再沉默,而是直接告知自己的职业:“我们几个都是做影评的。”

“影评?”卢薇薇愣了一下,看着身边的顾晨。

见顾晨的表情也有些微妙的变化,卢薇薇又问:“所以你们是不是做毒舌影评人?也就是那种职业差评师?”

话音落下,这下轮到伤者有些懵圈了。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卢薇薇:“你们竟然也知道这个?”

“我就说嘛。”感觉自己是猜对了,卢薇薇勾住一个凳子,拨到自己身边坐下:“说吧,最近你们喷的电影是哪部?还有,你们的影评账号是哪个?”

腰伤男子有些慌,自顾自的念念碎:“难道真是这帮人干的?”

随后看了眼卢薇薇,有些不确定道:“虽然我们做毒评的,可之前喷过不少电影,也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情。”

“那你们是怎么受伤的?”顾晨感觉应该换种方式跟几人交流。

腰伤男子懵圈道:“要说怎么受伤的?说起来也奇怪。”

“我只是听见身边两位同伴接连倒地,我才准备回头看看情况,结果腰部一阵刺痛,再一瞧,鲜血已经染红的衣服。”

“我敢保证,那家伙一定是想刺杀我,但是动作仓促,才只划伤了我。”

“你说的那个家伙,是不是你看见那人的长相了?”感觉男子似乎是知道些什么,顾晨又问。

男子狠狠点头,却又赶紧摇头:“我不知道他长啥样,我只知道他穿着黑色套装,戴着一顶条纹黑色鸭舌帽。”

“他从我身边一闪而过,很快消失在人群。”

“而那时候,我疼痛难忍,只能倒在地上哇哇大叫,后来被一名女子踩了一跤,才被人群所发现,再然后,我就不太清楚了,只知道疼了很久,才有救护人员过来处理伤口。”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后,又问临床的苏醒男子:“那你呢?你是怎么受伤的?”

躺床上的男子指了指自己包扎的头部:“我……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记得在跟着音乐跳舞时,脑袋忽然遭到重击,我……我当时就感觉头部一阵剧痛,再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看了眼四周的环境,男子又道:“直到我睁开眼时,才发现我已经躺在医院,之前任何事情,我都已经记不太清楚。”

“把你们的名字登记一下,顺便把你们最近喷过的影视剧作品说一下,再然后……”

顾晨看了眼空荡荡的房间,又道:“再然后,把那名已经回家的男子,信息告诉我一下。”

“所以这样就能找到凶手吗?”腰伤男子听话照做,开始接过顾晨递来的纸笔。

顾晨摇头:“不能,因为调查起来很复杂,人员排查也很麻烦。”

“可是……”腰伤男子忽然停住了笔,抬头看着顾晨:“警察同志,这些人该不会真想要我们的命吧?如果是这样,他们知道我们每死,会不会再来找我麻烦?”

想到这些,男子就有些不寒而栗。

他的想法并不是空穴来风,毕竟都开始动刀子,可见对方的目的也很明确。

至少那名被击中头部,昏迷之后还能苏醒的男子局很幸运。

一般来说,脑袋是人体当中最为脆弱的部分之一。

头部被击中,可见对方是下死手。

或许是因为当时人员众多,动起手来有些顾忌,才让几人幸免于难。

可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

想到这些,顾晨也不由担心起来。

至少在凶手没有抓住之前,这三人都有生命危险。

想着那名轻伤者已经回家,顾晨又问腰伤男子:“这才来参加传单排队的人,只有你们3人是同事对吗?”

“没错。”腰伤男子点头承认:“我们也是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喝下午茶,出来时发现街道上有人发传单,说是今晚在绿山别墅里有派对。”

“而且发传单的人说了,会有很多妹子也去,想想我们这几人平时在单位都没什么时间去消遣,想想不如过去看看,也不贵,一个人入场费也才80块。”

“而且酒水和甜点我也看了,价格虽然有些小贵,但也在接受范围之内,所以就相约一起。”

“之前去过这种派对吗?”卢薇薇又问。

腰伤男子摇了摇头:“之前没有,我们这是第一次来这个派对,可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想想当时自己身上的鲜血,我现在还有一阵后怕呢。”

话音落下,腰伤男生忽然一个抽搐,又开始疼得嗷嗷直叫。

可能是心理作用,让自己又回想到当时的疼痛。

了解完几人的情况后,顾晨也知道了二人的姓名。

腰伤男子叫张海波,昏迷又苏醒的男子叫郝天,而那名已经处理好伤口,返回家中的男子叫刘浩。

完成信息输入后,已经是深夜。

想着这些病人都需要休息,为了安全起见,顾晨安排吴小峰留在医院病房内,暂时保护二人的安全。

而顾晨和卢薇薇赶往芙蓉分局,准备整理一下手里的资料。

……

……

翌日清晨。

睡在芙蓉分局三组办公室的二人渐渐苏醒。

两人总共睡了不到4小时。

这时候,同事们也逐渐走进办公室。

顾晨便将情况跟王警官商量一下,准备今天调配一下警力部署,让丁警官去轮换在医院的吴小峰。

而自己跟卢薇薇,准备去找回家的刘浩,向他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何俊超则负责根据顾晨和卢薇薇提供的线索进行排查和身份确认,以确定具体离开人群的身份信息。

王警官和袁莎莎,则负责带领一些新老警员,对这些昨晚提前离开的人群进行调查取证,以确定众人的身份。

由于昨晚牵扯到的人数众多,因此大家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

当顾晨和卢薇薇简单吃了一些早点后,部署完成所有工作,开车来到刘浩的住所楼下时,时间已经是上午9点。

由于是周末,根据腰伤男子张海波和昏迷男子郝天的交代,公司周末不上班,因此顾晨和卢薇薇直接找到刘浩的住所。

下车之后,顾晨根据具体地址,来到了一栋老旧楼房。

直接上了三楼,敲响302号住户大门。

然而敲门许久,却不见里面有任何动静。

顾晨无奈,直接又根据刘浩的手机号码,直接拨打了过去。

很快,屋内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然而让人感觉诡异的是,手机铃声在短暂响起几秒后,又突然中断。

尽管顾晨手机依旧再响,但屋内的手机铃声却再没响起。

连续两个电话拨打过去,都是如此。

顾晨感觉房间内有些蹊跷。

至少在自己看来,是有人故意关掉了铃声。

联想到之前三人可能受到生命威胁,而回家的刘浩,也可能被凶手找上门,顾晨直接砸门道:“刘浩在家吗?我们是芙蓉分局刑侦队的,如果在家,请过来开门。”

门也敲了,身份也道明。

此时此刻,顾晨终于发现,猫眼处闪过一道黑影。

顾晨知道有人在门边,便后退一步,和卢薇薇站在一起,说道:“我们是来调查昨天传单派对的事情,你在家的话,麻烦把门开一下。”

“咔嗒!”

顾晨话音刚落,大门门锁忽然弹开。

一名消瘦的男子轻轻推门,在门缝露出半个脑袋,弱弱的问:“所以……你们真的是警察?”

“能不能不要在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好吗?”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直接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制服和装备:“是不是警察难道你自己看不出来吗?”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得罪二人,刘浩这才将门打开,抱歉着说:“不好意思啊警察同志,昨晚发生这种事情,我害怕。”

“而且回家之后,感觉家里附近总是怪怪的,我怕有人在附近想害我,所以……所以特别警惕,生怕那些人什么时候就冲到我家里。”

顾晨瞥了眼他身后,问道:“家里就你一个人住?”

“对,这里是我租的房子,不大,平时是两个人住,但室友前些天刚搬走,我也准备在最近找找新房子,所以暂时是一个人居住。”

顾晨指了指房间:“你就不准备让我们进去吗?”

“呃……”刘浩愣了一下,赶紧让出身位道:“请……请进。”

几人进屋,刘浩做贼似的看看左右,于是赶紧将房门关上,反锁。

这才返回到客厅,招呼顾晨和卢薇薇先坐下。

随后又给二人倒上茶水,这才深呼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复下心情,问道:“不知道二位警官想问点什么?”

“你昨天是怎么受伤的?”顾晨将执法记录仪打开,掏出笔录本问刘浩。

刘浩挠挠后脑,沉思片刻:“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感觉身边的郝天忽然倒地,而张海波也疼痛的尖叫,我还没反应过来胳膊就被人划了一下。”

“好在我当时身边有两名妹子,我就乱撞了一下,然后绊到在地上。”

“再然后……”

刘浩说道这里,似乎有些说不下去。

卢薇薇听得有些急躁,赶紧追问他:“再然后怎么样?你看见凶手是谁了?”

刘浩摇头:“说起来也奇怪,他们好像不止一个人。”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