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1017、中毒?

亨利哥被抬走了。

在场所有女网红都吓傻在那。

刚才还跟大家一起把酒言欢的亨利哥,如今去了另一个世界。

这种打击无疑是致命的……

没有了亨利哥,大家今后拍照的地点就没了着落,人设即将面临崩塌的局面。

“呜呜。”一名女网红,顿时吓得大哭起来。

又一名女子厉声道:“现在哭有什么用?刚才劝他喝酒最多的就是你了。”

“该不会是喝了假酒吧?”

“胡说,要是假酒,我们怎么都没事?”

“别吵了,亨利哥走了,现在该怎么办?”

众人似乎一下子从醉酒状态中醒悟过来。

其中一名女子道:“亨利哥走了,是跟我们一起喝酒喝死的,那他家人会不会找我们麻烦?”

不说还好,这一说,瞬间让所有人紧张起来。

要说负责,这些跟亨利哥喝酒的女网红,一个都逃不掉的样子。

这下有人是真急了,就连刘思雅也不知所措。

她赶紧拉住卢薇薇:“薇薇,这可怎么办?好端端一个人就这么没了,万一他家属告我们,我们岂不是很惨?”

“别紧张。”卢薇薇摆脱了刘思雅的摇晃。

而此时,送进救护车里的救护人员也问道:“你们谁跟他是一起的?”

闻言,众多女网红退后一步,顿时避而不语。

医护人员皱眉又问:“怎么?就没一个认识的?”

“我……我认识!”见众人都不应答,刘思雅只好举手道。

小梅一把将她手拨下:“思雅你疯了,这时候跑去凑热闹,到时候你都解释不清楚,亨利哥的家人怎么会放过你。”

“可……可也不能没人管啊?”

“你傻呀?”感觉这刘思雅还真是够可以的,小梅也是阻止道:“到时候他家人赖上你,看你怎么办?”

“有我们在这里,怕什么?”卢薇薇早就看小梅不顺眼,直截了当的说。

小梅见卢薇薇和袁莎莎在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伸手道:“行,那就拜托你们了,我们有事得先走。”

话音落下,小梅跟着几名女网红,顿时拦下一辆出租车,快速离开了现场。

“这什么人啊?遇到事情就躲?典型的鸵鸟心态嘛。”袁莎莎有些看不下去。

虽然她也看不上刘思雅,但最起码刘思雅还有点担当。

眼看救援人员还在等待,刘思雅握住卢薇薇双手,也是恳求着道:“薇薇,你陪我去一趟医院好吗?我怕。”

“放心,没事的。”卢薇薇拍拍她手背,转而问顾晨:“顾师弟,我们过去看看?”

“那好吧。”见卢薇薇要去,顾晨还能说什么?只能瞥了眼袁莎莎,想看看袁莎莎什么意见?

袁莎莎耸耸肩,虽然不太想去,可大家都去,自己也不好说什么,直接打开车门坐进后排。

就这样,卢薇薇和刘思雅坐上救护车,驶向最近的医院。

而顾晨开车带着袁莎莎跟在后头。

大家一起来到第三医院。

然而在急救室再次经过一系列抢救之后,亨利哥依然没有任何好转。

坐在停尸房外头的顾晨,只是双手抱胸,安静的等待。

对于接下来是什么结果,顾晨早就清楚。

抢救,只是在做无用功,亨利哥已经没有生命迹象。

刘思雅在卢薇薇的搀扶下,有些失落的走出房间,手里还拿着亨利哥手机。

见到顾晨,刘思雅将手机递给顾晨:“顾警官,我想了很久,还是你给亨利哥家属打电话比较好,我怕说不清楚。”

“也行。”考虑道刘思雅的焦虑,顾晨欣然接受。

拿起亨利哥电话后,顾晨却有些犯愁了。

亨利哥的电话目录中,有许多各种各样古怪的称谓,诸如宝贝一号,宝贝二号,老婆一号和老婆二号之类的称谓,看得让人眼花缭乱。

可见亨利哥生前的男女关系比较混乱,顾晨一时间也难以清楚,亨利哥的原配是谁。

于是问刘思雅:“亨利哥结婚了吗?”

“结了。”刘思雅点头。

“那她爱人叫什么名字?”顾晨又问。

刘思雅犹豫了几秒,若有所思道:“好像……好像叫张文敏吧?我记得上次听小梅说起过。”

“张文敏?”顾晨根据刘思雅提示,很快在通讯录中找到张文敏的电话,于是便拨通过去。

可电话响了很久,却无人接听。

想着对方或许有事,于是顾晨再次拨通过去。

这次铃声响了10秒,那头才有人应答:“死鬼,你终于记得有这个家了?说吧,又想问我借多少?”

顾晨还没开口,那女子转而又道:“我不管你要跟我借多少,总之我是一分钱都不会借给你的,你整天在外头花天酒地,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老娘心里跟明镜似的。”

“不是。”见女子误会,顾晨赶紧解释:“请问是张文敏女士吗?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

“警局?”闻言顾晨说辞,先前还咄咄逼人的女子,顿时语气变得柔和起来:“你是警察?”

“没错,我是警察。”

“我的天呐,这家伙竟然进局子了?这个败家玩意儿,就每一天让人省心的,这日子没法过了,呜呜……”

不等顾晨继续解释,女子顿时哇哇大哭。

顾晨也是赶紧安慰:“您先别伤心,你丈夫现在不在警局,而是在医院。”

看了眼不远处的“停尸房”三个大字,顾晨继续接话道:“在医院停尸房。”

话音落下,对面良久没有回应。

仿佛时间静止一般。

顾晨好奇问道:“张文敏女士,你有在听吗?”

“在……在。”张文敏说话有些结巴,似乎顾晨刚才的一番话,如同一道晴天霹雳,直接将她愣在当场。

顾晨又道:“你先生在酒楼喝酒,意外去世,现在就在第三医院停尸房,你作为家属,能过来一下吗?”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寂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文敏才吸了吸鼻子,淡淡说道:“第三医院停尸房对吗?那好,我现在马上过来,你们在那等我一下。”

双方挂断电话,顾晨也是将亨利哥手机放入口袋,继续坐在一旁等待来人。

袁莎莎从外头买了些矿泉水,分发给大家。

刘思雅此刻的脸色是最难看的。

虽然说自己认识亨利哥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可现在人没了,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毕竟自己报名艾米姐的名媛培训班,不少钱还是向亨利哥借的。

对于这个见面仅有几天的男人,就舍得给自己借钱,刘思雅还是颇为感动。

主要是自己有艾米姐这头培训班的背书,亨利哥也不怕刘思雅不还钱。

等于是这帮人被捆绑在一起,利益是一致的。

帮刘思雅做好各项培训和人设,顺利让她嫁入豪门,钱自然少不了。

可现在亨利哥去世,刘思雅忽然间没有了底气。

不知道自己名媛这条路还能走多远。

……

……

踢踏踢踏!

走道中,一名穿着长裙的女子正焦急赶来。

她一路询问,终于在一名护工的引导下,来到了停尸房走道门口。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在她身上。

一步,两步。

女子渐渐放慢了脚步。

顾晨则是站起身,走道她面前问:“你就是张文敏女士?”

“你……你就是那个给我打电话的人?”张文敏问。

“你丈夫在里面。”顾晨也是让出一个身位,顺手将手机交给张文敏道:“这是他的手机。”

“哦。”张文敏目光走神,整个人有些心神不宁。

她慢慢的走向停尸房,推开大门。

很快,屋内忽然传来一阵痛哭。

张文敏带着哀怨,整个人伤心不已。

顾晨怕她出事,只能和大家一道,也跟了过去。

此时此刻,张文敏就抱在亨利哥的尸体上,连妆容都已经哭花。

看见顾晨,张文敏哭泣着问道:“顾警官,我丈夫到底怎么了?他怎么会这样?”

“具体我不是太清楚。”瞥了眼刘思雅,顾晨道:“你问问她吧?”

张文敏闻言,转瞬间将目光投向刘思雅。

刘思雅战战兢兢道:“今……今天,亨利哥跟我们一起去绿洲温泉度假村别墅参与拍摄任务,之后大家在酒楼里吃饭,期间大家喝酒很多,然后亨利哥就喝醉了。”

“再然后,我们结账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亨利哥倒在地上,整个人一动不动。”

“起先我们还以为他只是喝醉了而已,可后来发现不对劲,没有了心跳,急救也于事无补,再后来救护车赶到,可此时的亨利哥已经没了气息。”

看了眼顾晨,刘思雅赶紧指着顾晨道:“当时这位顾警官也在场,他可以证明。”

“没错,的确是看见亨利哥倒在路边。”

“不会的。”

还不等顾晨把话说完,张文敏顿时摇了摇头,道:“我家老公,虽然经常喝的烂醉,可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喝酒他都是有度的,怎么会喝死呢?”

抬头看了眼刘思雅,张文敏抓住她道:“你们是不是给他喝假酒了?是不是?”

“你放开我,我不知道。”

“你说。”

“啊!疼。”

“张文敏女士,你先冷静一下。”见张文敏有些情绪失控,顾晨赶紧将二人给拉开。

张文敏摇了摇头,指着刘思雅道:“肯定是的,你肯定是给他喝假酒了,不然我老公也不会死的,一定是你们。”

“不是啊。”感觉自己有点被赖上了,刘思雅赶紧解释道:“晚上亨利哥喝的酒,我们都有喝过,为什么我们没事,单单只有亨利哥有事呢?没道理啊。”

“那他怎么会这样?你们今天到底给他喝了多少酒?”张文敏此刻也是愤怒不已,矛头直接指向刘思雅。

刘思雅委屈巴巴道:“就两瓶白酒,我们十几个人一起喝。”

“两瓶白酒?十几个人一起喝?”闻言刘思雅说辞,张文敏顿时心生疑惑:“不会的,就这点酒量,我老公怎么可能会喝死?他的酒量我知道,肯定不止这么多。”

抬头盯着刘思雅,张文敏又道:“你们还给他喝了些什么?说?”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刘思雅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也是实话实说道:“我们只是每个人给他敬了一杯酒,也没喝多少。”

“而且听姐妹们说,亨利哥酒量很好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不会的,你们肯定是对他做了些什么。”张文敏愤怒的抓住刘思雅头发,不停的拉扯:“肯定是你们这些混蛋东西,对我老公做了些什么,这才害死了他,你们这些混蛋。”

“啊,疼,疼。”刘思雅被抓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整个人也是痛苦不已。

卢薇薇和袁莎莎见状,赶紧奋力将张文敏的双手扳开。

顾晨也是怒喝道:“张文敏女士,我希望你能冷静一下。”

“你知道吗?当你丈夫醉倒在街头的时候,当急救医生已经尽力最大努力的时候,准备将你丈夫运到医院停尸房的时候。”

“那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跟车,是刘思雅,是她不顾其他人的阻止,主动愿意将你丈夫的尸体送到医院来,并且等待你过来,可你又是怎么对她的?”

“就是啊。”卢薇薇一边安抚受惊的刘思雅,一边怒喝张文敏道:“你这人也真是,不分青红皂白,就这么欺负人家,还讲不讲道理了?”

“可我丈夫死了是事实啊。”张文敏也是哭得格外上心,指着亨利哥尸体道:“他死了,我找谁说理去?”

“那也得从长计议。”顾晨也是努力让张文敏平复心情,将她先安抚坐在一旁。

随后顾晨走到亨利哥尸体旁,问道:“我能检查一下你丈夫的尸体吗?”

“人都死了,你要检查就检查吧。”张文敏接过袁莎莎递来的纸巾,直接擦了擦眼泪。

而顾晨则是将白布揭开,开始对亨利哥的各种状况进行检查。

包括面部特征,以及瞳孔扩散的状态等。

可就在此时,两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好推门走进停尸房。

见顾晨在动尸体,为首的一名年长医生,顿时赶紧制止道:“这位先生,请不要乱动尸体好吗?”

“我只是想检查一下死者的死因。”顾晨说。

扶了扶眼镜,年长的医生走过来道:“尸体我刚才已经检查过,看状态的确是死于酒精过量,你看他身上一股浓浓的酒味。”

“你只是进行了表面检查对吗?”顾晨看着年长的医生,又道:“那血液检测呢?”

“他家人都没在,我们怎么给他做这些检测?”身边一名助理模样的医生说。

顾晨瞥了眼张文敏,道:“她就是死者家属。”

张文敏站起身,也是哭红双眼道:“医生,我老公怎么可能是酒精过量呢?我知道他酒量很好的,也不至于这么点酒就喝死吧?他该不会是喝了假酒,酒精中毒吧?”

“这个……”年长的白大褂医生犹豫了一下,摇头说道:“这个我现在也不好判断,需要进行进一步检测才知道,不过目前来看,酒精过量导致死亡的可能性很大。”

“那就做一下检测吧,也好让张文敏女士安心。”顾晨见张文敏不肯罢休的意思,也是在一旁提醒着说。

张文敏闻言,也是狠狠点头:“没关系的,就帮我检查一下,我也不想让我老公死的不明不白,呜呜,他怎么就走了呢?呜呜……”

话音落下,张文敏顿时又开始哭泣起来。

在空荡的停尸房内,回荡着格外凄惨的哭泣。

年长的医生耐不住折腾,只能勉强答应道:“行了,检测我给你做,你也别哭了。”

<ahref="https://m.wucuoxs.com"id="wzsy">wucuoxs.com</a>

“像死者这种饮酒过度而导致的疾病,因此丧命的,我也不是第一次碰见,总说喝酒要适度,可你们有些人一喝起酒来,那没完没了,自己几斤几两都不知道……”

“我知道,我都知道。”不管年长医生如何说,张文敏都是点头应道。

她现在很卑微,但就像知道丈夫的死因。

在顾晨看来,张文敏对丈夫的情况比较了解,不太接受这种死亡说法。

年长医生没办法,只是交代身边的医生几句,随后便独自走出了停尸房,身影很快消失在走道拐角。

年轻医生则是对着众人道:“你们先在这等着,我们一会儿就过来。”

看了眼张文敏,年轻医生指着她道:“你跟我过来吧,手续费用交一下。”

“好。”张文敏点头,随后跟在年轻医生后头,朝着通道另一处地点走去。

没过多久,一名穿着医护人员制服的女子,直接来到停尸房,将推车上的亨利哥尸体运走。

顾晨见事情告一段落,便有离开的念头。

可看见刘思雅依旧战战兢兢,不让卢薇薇离开自己,顾晨索性也就没开口,只是跟着亨利哥的推车一起走。

很快,开好票据的张文敏,这才跟大家在走道外头汇合,所有人什么话都没说,就安静的坐在那儿等待,等待亨利哥血液检测的最终结果。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