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930、乔迁酒席【求月票】

“回复?有的,他说他已经联系了张雅琴老家的警方,希望进一步核实具体情况。”

卢薇薇根据顾晨的要求,跟赵国志提过。

毕竟这种跨区域办案,原本就需要上头来牵线。

而且这个案子并不归江南市管辖,只不过因为张雅琴和韩丽丽的事情,让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

顾晨总算松上一口气,毕竟这是自己答应张雅琴的事情,必须坚决落实下去。

“所以这件事情,赵局会跟进对吗?”顾晨问。

卢薇薇嗯道:“对呀,那是当然的,赵局你还不知道吗?这种事情他肯定要管的呀。”

“那就太好了。”王警官看着排班表,也是不由分说道:“给张雅琴一个交代,也是给正义一个交代,如果矿难的事情真不是他父亲干的,那也没必要替矿主背黑锅。”

“毕竟人家现在已经是个植物人,再怎么也不能让人家寒心对不对?”

“那我们还是重点跟踪一下吧。”顾晨还是感觉有必要。

不然这件事情,放在心里始终是个疙瘩。

王警官滑动着鼠标,也是提醒着说道:“顾晨,七夕晚上你值班,一直忙碌到现在都没休息。”

“现在案子破了,你明天休息一天,回家陪陪父母。”

“明天吗?”顾晨问。

王警官停顿了几秒,又道:“准确来说,你现在就可以下班了。”

顾晨低头看表,此刻也才晚上8点多。

此时回家,或许还能陪陪老爸老妈看电视。

“行吧,那我现在回家。”顾晨将桌上的文件顿了顿,问王警官和卢薇薇:“那你们……”

“文件档案还这么多,收尾工作交给我们好了,毕竟功劳也不能全让你小子一个人全占了啊。”王警官也是调侃着说。

毕竟案子的主导,都是顾晨在指挥。

大家虽然辛苦,但主要还是配合顾晨的工作,因此帮顾晨做些收尾整理工作,大家乐此不疲。

顾晨将写字笔丢进笔筒内,站起身笑道:“那就麻烦各位了,大家后天见。”

“后天见。”

……

……

跟大家告别之后,顾晨一个人来到芙蓉分局大院停车场,开车返回家中。

晚上9点。

顾晨用钥匙打开家里房门后,看着沙发上正在追剧的顾百川和肖晓芳,不由打了声招呼。

“我回来了。”

“儿子回来了?”肖晓芳抬头一瞧,很快又把注意力集中在电视屏幕上:“诶老公,你说这个男主怎么这么笨啊?这种诡计都识破不了,还没咱家儿子聪明呢。”

“你看电视就看电视吧,别总瞎逼逼,是你演戏还是人家演戏啊?这不都是导演编剧安排的嘛。”

顾百川比较喜欢安静的看剧,不太喜欢肖晓芳的各种评价。

“反正感觉这谍战剧太普通了,不喜欢,还不如看看刚才的宅斗戏呢。”

“怎么?看完了好跟我斗嘴啊?”

……

两人也是各种调侃,完全忽视了顾晨的存在。

顾晨将背包往沙发上一丢,直接走向了冰箱,拿出一瓶橙汁咕噜咕噜的喝上几口。

喝饮料的动静,总算将肖晓芳的注意力拉回到顾晨身上。

肖晓芳眸子一瞪:“对了儿子,你休假几天?”

“一天啊,有一天就算不错了。”顾晨回答,继续喝着手中饮料。

“那你明天替我还有你爸,去参加你张叔叔家的乔迁酒席吧?”肖晓芳说。

“张叔叔?张敬德?”顾晨确认的问道。

“对呀,你张叔叔的儿子买了新房,刚装修好不久,最近几天才搬过去,上次还请我们去参观了一下,据说是明天摆酒,可是明天我跟你妈要去参加一个经销商的订货会,没办法参加,要不你就代表我们过去一趟,包个红包给他,顺便去酒店吃顿饭。”

顾百川也是把具体情况说明一遍。

顾晨也当然清楚,张敬德的儿子张爵,比自己大五六岁,名校毕业。

毕业后进入一家大型企业做管理,积累了相当多的人脉关系。

听说最近被调到省会做区域经理,跟省里的众多经销商关系很好,人脉也挺广。

今年年初,顾晨也听说张爵买了新房,算算现在也应该是装修交房的时候了。

“怎么样儿子?你去不去?”顾百川见儿子顾晨在思考,不由问了一句。

“既然你们明天有事,那我就去一趟吧,毕竟我也很久没见过张爵了,而且张叔从小对我关照有佳,我怎么着也得去一趟啊。”

<aid="wzsy"href="https://m.ranwen.la">燃文</a>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给老张发个短信告诉他,明天让你代替我们去喝酒。”

话音落下,顾百川拿起身边的手机,开始编辑短信发送过去。

随后又给顾晨发送一条,提醒着说道:“我给你发送的是酒店地址和用餐时间,就是明天中午,不过你上午得过去一趟,参观一下他们家的新房,中午的时候再一起去吃饭。”

“行,我心里有数。”顾晨爽快答应下来,随后将T恤一脱:“我去洗澡。”

……

……

翌日上午。

顾晨准备好红包,看好时间,已经是上午10点30分。

按照去往张爵家新房来算,开车顶多也就25分钟左右的样子。

加上停车上楼,满打满算5分钟。

来到张爵家新房的时间,应该也就是上午11点左右的样子。

然后再参观一小时,12点准时跟着大家去酒店用餐。

计算好时间,顾晨穿着一套休闲服出发了。

张爵买的楼盘在城北边缘地带,背靠北师大江南附属学校,也算是正儿八经的学区房。

而这片区域,也是江南市未来重点开发区域。

虽然现在看着有点偏僻,可用不了多久,很快就会高楼林立,成为一个独立的商圈。

顾晨将车停在楼盘外头的店面门口,此时此刻,张爵正在跟几名朋友闲聊着日常。

见顾晨下车,张爵赶紧走上前迎接:“顾晨,好久不见。”

“张哥,恭喜你乔迁新居。”顾晨与张爵握手寒暄,随后将红包递上。

“谢谢你顾晨,顾叔叔和肖阿姨没来可惜了,不过你来了就好,我现在带你去我新家看看。”

张爵也有很久没见到顾晨了。

毕竟这个从小跟在自己身后的弟弟,如今已经是一表人才。

当初顾晨在张敬德所在的派出所食堂蹭饭吃,一直都是由张爵照顾,因此两兄弟关系一直挺好。

但随着二人年龄的增长,加上求学地点不同,因此二人见面也是断断续续。

后来只有过年时,顾晨去张家拜年才能见上一面。

张爵结婚两年,有个一岁大的儿子,如今乔迁新居,事业又在上升期,可谓是风光无限。

跟在张爵身边的几名中年男子,听口音都是外地人,想必也是张爵的客户和朋友。

毕竟张爵这几年,人脉不断扩张,几乎在全省范围内都有他朋友。

大家走进单元楼,乘坐电梯来到15楼。

张爵家的房门正打开在那。

这是一套115平米的三室居,装修典雅大气,此刻早已是人满为患。

不少人都在张爵家客厅参观交流。

顾晨刚一进门,就被张敬德发现。

张敬德一把将顾晨拉到身边,向面前一堆中年女子介绍说:“这是顾晨,顾百川家的孩子,从小他妈爸因为生意忙,所以把他丢到我们派出所,他可是跟着我一起长大的,我可把他当亲儿子一样来看待。”

“哟,是顾晨啊?都长这么大了?”

“哈哈,当年在派出所食堂看见他的时候,还没食堂的打菜窗口高呢,现在都长这么高大了。”

“顾晨长得也太帅了吧?刚才一进门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他了,我还以为是哪个明星过来了呢。”

“哈哈,顾晨现在应该大学毕业了吧?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呢?”

……

面对各种阿姨的连环询问,顾晨微微点头,礼貌回道:“我已经毕业快两年了,现在在芙蓉分局上班。”

“哟,那你跟老张一样,也是警察咯?”一名盯着顾晨看好半天的阿姨说。

顾晨微微点头:“是的。”

张敬德见状,也是自豪的介绍:“我们顾晨这孩子有出息,现在都已经是芙蓉分局刑侦三组的组长了,估计再过段时间,就是刑侦队的队长了。”

“真的呀?”

“这么有出息?这么年轻就当了领导?”

“那了不得啊,按照这样的发展速度,穿白衬衫也就是时间问题。”

“哈哈,你可比你张叔叔出息多了。”

“顾晨,你有女朋友没?没有的话,要不要阿姨给你介绍个好的?”

……

在大家一阵吹捧中,终于有人安耐不住,打起了给顾晨介绍对象的主意。

在大家看来,就顾晨这种优质长相,又是根正苗红的优质家庭,一直都是阿姨们相亲场上争夺的对象。

顾晨微微一笑,挠着脑袋刚想开口,就被身边几名阿姨挽住了胳膊。

“顾晨啊,我侄女可是学舞蹈的,身材贼好的那种,还上过春晚舞台呢。”

“你侄女好,我外甥女也不赖啊,人家是学音乐的,微博粉丝好几十万呢。”

“我女儿是学播音主持的。”

“我妹妹的女儿是学表演的。”

……

各种云云。

顾晨脑袋都快瓦特了。

原本就想过来参观一下,然后低调的跟在大家后头,去酒店享用乔迁酒席。

可一进门,女人们似乎都无心参观张爵的新家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顾晨身上。

顾晨很烦恼,被几名阿姨东拉西扯的,感觉都快打起来了。

好在张敬德看不下去了,赶紧过来替顾晨解围。

“好了好了,今天请顾晨过来吃乔迁酒,你们这样拉拉扯扯的,可别把我们顾晨吓跑了,介绍对象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张敬德一边将顾晨解救出来,一边拉着顾晨笑孜孜道:“顾晨,还没参观我儿子的新家吧?走,我带你去看看。”

“好。”顾晨深呼一口气,赶紧跟在了张敬德身后,总算脱离了这群阿姨的魔爪。

来张爵新家参观的人群,其实分为好几批。

毕竟地方就这么大,容不下太多人。

因此每批人过来,平均参观喝茶时间为15分钟,等下一批人过来时,前一批人就会跟随老张家人,前去附近的酒店先待着。

顾晨就在张家一个亲戚的安排下,开车来到的附近的酒店里。

此时此刻,酒店的大包间内,已经坐满了人群。

顾晨大概的看了一下,酒席有10桌左右。

为了安静不被打扰,顾晨直接选择一处最角落的位置,背对其他酒桌坐了下来。

此时的酒桌前,只有自己一人,桌上放着一些开胃零食和水果拼盘。

顾晨拿了一块西瓜咬上几口。

很快,又有两队人吵吵闹闹的坐到身边。

两队人似乎都是彼此不认识,大家也都闲聊着日常。

看着彼此,也都会微微点头,以示礼貌。

此时此刻,顾晨的身边只有一个位子。

一名年龄约在30左右的高瘦的男子,他在左右观察之后,还是选择坐在这处角落位置。

“你好。”男子笑脸盈盈,主动与顾晨握手寒暄:“我叫江华,很高兴见到你。”

“你好我叫顾晨。”顾晨出于礼貌,与他握手寒暄。

江华赶紧从桌上的果盘里,拿出那包华子,自来熟的拆解开来,随后抽出一根递给顾晨。

“谢谢,我不抽烟。”顾晨摆手拒绝。

“呵呵,这年头还有不抽烟的后生?难得呀。”见顾晨不抽,江华又将华子分发给其他男子。

男子们几乎是全部接受。

但是大家并没有在酒桌上抽烟,而是自来熟的夹在耳边,继续闲聊着日常。

“这老张家真是有出息啊,张爵调到省会来当区域经理,以后我们找他拿货也方便啊。”

“是啊,这年头,卖其他牌子不赚钱,可就是卖他家的牌子赚钱。”

“诶你们也都是经销商吧?”

“对呀,你难道不是吗?”

大家似乎都是临时凑到一起,相互之间似乎并不认识,但大部分都是张爵公司的经销商。

随后一名男子问顾晨:“对了小兄弟,你在哪里做经销商啊?”

“我不是经销商。”顾晨微微一笑,也是与众人解释道:“我家跟张家是世交,因为爸妈有事来不了,所以让我来喝酒。”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看来你跟张爵的关系挺不错的?”男子试探性的问顾晨。

顾晨微微点头:“差不多吧,小时候都是张爵带着我玩,他算是我哥吧。”

“那感情好啊。”经销商男子在确定了顾晨身份后,又问顾晨身边的江华:“诶对了这位兄弟,你也是经销商吧?在哪做生意?”

“我?我不是经销商。”江华也是摇了摇头,赶紧解释说:“我是他张爵媳妇的娘家人,亲戚。”

“张爵老婆的娘家人?”问话的中年男子忽然一呆,有些不明觉厉道:“张爵老婆可是江南本地的,可听你口音好像是外地的?好像是北方口音啊。”

“对呀,我们南方一般叫‘老婆’,北方才叫‘媳妇’吧?”

几人话音落下,众人的目光,顿时齐齐看向了江华。

江华表情一呆,可很快又淡笑着说道:“害,这有什么奇怪的?我是他媳妇的远方亲戚,一直住在北方,他媳妇的亲戚遍布全国各地呢。”

“也对哦。”问话的男子微微点头,感觉也没毛病,于是淡笑着说道:“兄弟既然是北方人,那酒量应该不错,待会我们几个多喝几杯。”

“对,我们这几个都喜欢喝酒,凑到一起正好。”

见众人有此雅兴,江华也是淡笑着说道:“那好啊,正所谓俗话说的好,无酒不成席嘛。”

“我们的中华酒文化,可谓是源远流长,有人说南方人喝酒是‘品’,北方人喝酒叫‘饮’,但其实都无所谓啦,喝酒嘛,讲究的就是一个字:痛快。”

“那不是两个字吗?”一名男子说。

“害,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高兴。”又一名男子回道。

顾晨扭头看向江华,问他:“听你口音好像是江北人?”

“呃,对呀,我是江北的。”江华吃着果盘里的水果,也是淡笑着说道:“待会跟兄弟我喝几杯?”

“我不太会喝酒。”顾晨也是实话实说。

自己的酒量自己最清楚,几杯下来,估计就快走不动了。

而且作为职业警察,顾晨对于酒水非常忌讳。

由于芙蓉分局也属于快反部门,因此不知道何时何地,你就会收到局里的紧急行动命令。

这时候,不管你是不是在休假,都必须以最快速度,最短时间,到达指定位置。

因此顾晨一直保持着对自己的严格自律,几乎是滴酒不沾。

见顾晨烟也不抽,酒也不喝,江华调侃着笑道:“小兄弟,这些东西你得学一学嘛,老哥告诉你,在这社会上打交道,烟和酒,是最容易拉近彼此间距离的东西。”

扫视周围一圈后,江华又道:“就比如我们这些陌生人,彼此都不认识,这时候,你烟一发,不管人家接不接烟,这都是一种拉近人与人之间彼此距离的方式,男人的交流方式其实就这么简单。”

“呵呵,这位兄弟说的对呀。”见江华滔滔不绝,道理一堆,一名中年男子也是淡笑着说道:“男人之间,很简单的,酒桌上就是喝喝酒,吹吹牛,平时在工作中憋屈坏了,一杯酒下肚,啥事都没有。”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