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833、复仇者

看到那一脸淡然的廖杰,顾晨直接拨开凳子,坐在他对面。

他是做好试探廖杰心里防线的准备的,两名受害者死亡事件已经过去了几天时间。

如果凶手真是廖杰,总是能够让他有些心理压力的。

但是,面前的廖杰似乎早有准备,他提前来到面馆外围,像是借助着周围热闹的人群,好让自己的紧张情绪缓解一下。

似乎廖杰非常清楚,如果是在安静的环境中,一对多的面对警察询问,或许自己没这心理素质。

但是地点由自己选择,那为什么不选择一个人群较多,环境较为嘈杂的地点呢?

人在嘈杂环境中谈话,有利于抵消那部分恐惧感。

顾晨刚才与他通话,那10秒钟,或许就是廖杰在反复思考和揣摩,似乎他已经意识到顾晨要找他的原因,所以才选择这处嘈杂之地作为谈话地点。

“没错,我就是跟你通话的那个警察。”顾晨上下打量着廖杰,这才将警帽摘下,放在桌角位置上。

警徽在灯光的照耀下,直接反射在廖杰的脸上,这让廖杰不由自主的眯了眯眼。

大晚上被警察叫出来聊聊,还是关于自己的朋友赵琪和廖东,这让廖杰有些尴尬。

他面色沉重,只能用吃面来缓解内心的焦虑。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很难逃过顾晨的眼睛。

廖杰表面的心理特征和不经意间的小动作,还是能够引起顾晨的关注。

毕竟顾晨是警察,在许多次与嫌犯交流的过程中,也都能看出,其实心里有鬼的人,都会不经意的做出一些小动作。

这些小动作看似随意,却不经意间暴露自己。

卢薇薇和王警官还在面馆内点餐,顾晨则是正襟危坐,这让吃面的廖杰很不自在。

<aid="wzsy"href="http://www.aiyueshuxiang.com">aiyueshuxiang.com</a>

他瞥了眼对面的面馆,主动找话题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永远不去对面面馆,而选择这家吗?”

顾晨根据廖杰的思路,瞥了眼对面面馆。

论装修来说,对面面馆的老板还是花费了不少小心思。

各种装饰都非常典雅和干净,给人一种良好的用餐环境。

而反观廖杰用餐的这家面馆,几乎都是毛坯店面,招牌也是褪色严重。

桌子,凳子,就没有一张是崭新的,装面的瓷碗甚至还有一些不同颜色。

有青色也有红色,怎么都给人一种廉价和不卫生的感觉,与对面面馆的环境形成天然的差别。

“是因为便宜?”顾晨问。

廖杰“嘶溜”一口,又将碗中面条吸入嘴中,这才砸吧嘴道:“便宜是一方面,关键是好吃。”

指着对面的面馆,廖杰又道:“其实我也去过那家面馆,是跟我爸一起去的。”

“那天是我爸来江南市投奔我的第一天,所以我想带他去吃顿好的,这才破天荒的舍去了这家店门,而带老爸去了对面环境更好的面馆,可结果却很尴尬。”

说道这里,廖杰不由笑笑。

顾晨问道:“你说的尴尬是指什么?”

“面子,面子你懂吗?”廖杰抬头看着顾晨,眼中满是委屈:“男人都是好面子的,我和我爸去吃午饭,点了一份最贵的面条,可面条难吃到难以下咽,而且还很贵。”

“但是我们都默不作声的低下头吃,出门第一句话异口同声:不会再来了。”

顾晨微微点头:“可以理解,好不好吃却是看个人口味,又或者对方厨师真的不行,但这样会导致生意越来越差,毕竟装修是面子,厨艺和味道才是里子。”

“你这话没毛病。”廖杰端起桌边倒好的啤酒,直接一饮而尽,这才“哈”道:

“男人好面子,像我买菜从不讲价,即使知道自己被坑也默不作声,只是以后再也不去那家店,打一折也不去,感情也一样,这就是现实。”

看着邻桌的男男女女,各种欢声笑语,廖杰冷哼一声,也是自嘲的笑笑:“有些东西根本不配占有你的情绪,人生很短,应该尽兴一些。”

话音落下,卢薇薇和王警官,端着各自的餐盘来到桌边。

两人放下三碗面条和几盘小菜,另外还有几罐凉茶。

也是见顾晨和廖杰聊上了,卢薇薇在将面条端给顾晨后,这才问他:“你们在聊什么呢?”

“在聊……男人的面子和面馆。”顾晨随口一说。

卢薇黛眉微蹙:“男人的面子?你们聊这些做什么?”

廖杰瞥了眼卢薇薇和王警官,又瞥了眼卢薇薇身边的顾晨,顿时不由噗笑出声:“现在连警察出警都是男女搭配,你再看看周围这些男男女女,哪个不是出双入对。”

顾晨问道:“所以呢?”

“所以我觉得我与周边的环境格格不入,就像我跟赵琪和廖东一样,他们是一类人,而我又是另一类人。”

顾晨吃着卢薇薇送来的面条,也是边吃边问:“所以那天你们七个人,跑到龙虾馆闹事,你是跟他们完全不同的一类人对吗?”

听闻顾晨这么一说,廖杰立马知道顾晨话中有话。

至少能找到自己,约自己出来聊聊,可见这名叫顾晨的警察,已经对自己的身份了如指掌。

廖杰毫不隐瞒道:“对,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只是个打工仔,而他们都是富二代,能一样吗?”

“每次跟着他们出去,虽然能够出入各种豪华场所,可我知道这种圈子是有门槛的。”

“他们虽然跟我称兄道弟,可我就是个给他们开车拎行李的,我知道我跟他们就是不一样。”

“可男人好面子,即便知道又怎样?我只能装傻充楞,然后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听着廖杰的讲述,顾晨发挥着吃面快的特点,很快将一碗牛肉面解决,这才抽出桌上的餐巾纸沾了沾嘴,又问:

“所以你觉得你老板的儿子,也就是你的老乡廖东,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前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他?”廖杰喟叹一声。

这是自己老板的儿子,完全能够想象得到,顾晨问话的这一瞬间,廖杰要如何来评价这位死者。

毕竟廖东被电死,这是厂里众人皆知的事情。

虽然凶手成功实施障眼法,让所有人误认为这就是一场触电意外。

但是纸包不住火,既然警察都已经找上门,廖杰当然也从父亲那里听到些情况。

“廖东是我高中同学。”廖杰说。

顾晨刚放到嘴边的凉茶,忽然停滞在那。

他重新放下凉茶,盯着廖杰问:“廖东是你同学?”

“没错,高中同学。”廖杰脸色平静,也是一脸淡然道:“高中毕业之后,我去读了大学,而他选择跟父亲来江南市做生意。”

“后来因为在过年酒会的时候,他偶然间知道我所读专业跟机械有关,正好廖东家就是做这行的,所以我一毕业,他就邀请我来江南市,帮他父亲管理工厂。”

“然后这一干就是好些年,最后连我父亲也来这里帮忙。”

“原来是同学。”卢薇薇也是默默点头,于是又问:“那廖东这个人人品如何?有没有得罪过人?”

“有,太多了。”廖杰似乎并没有想隐瞒的意思,直接道:“廖东毕竟是个富二代,从小家境优越,所以也非常有自信。”

“他喜欢抢人家手中的东西,这个毛病在学校的时候就有,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

抬头看着面前的三名警察,廖杰又道:“还有他那霸道的臭脾气,也让他在圈内声名狼藉。”

“那天打架也是,就因为看不惯邻桌的几名穿着奇装异服的男人,他直接就嘲笑人家是小丑,而且还动手打人,这才让自己脑袋开花。”

“所以这是他最近的一次惹是生非?”顾晨问。

廖杰点头:“没错。”

“那赵琪呢?赵琪这个人你又怎么看?”卢薇薇也很想知道廖杰对赵琪的理解。

廖杰一杯啤酒下肚,这才“哈”道:“赵琪这个女人,在我看来就是朝秦暮楚,喜新厌旧的人。”

“认识她之前,我觉得她挺特别的,人长得也很漂亮,虽然年纪也快有30了,但是很有魅力。”

“你跟她交往过?”看着廖杰一脸憧憬的模样,顾晨随口一问。

但这却打乱了廖杰的节奏,廖杰整个人愣了一下,赶紧矢口否认道:“没……没有。”

“有没有其实我们问问其他人也能知道。”卢薇薇似乎也看出了廖杰的问题。

当然,这些顾晨在车上就已经设想过,卢薇薇也都记在脑中。

也是见几名警察步步紧逼,廖杰犹豫再三后,还是坦然面对道:“没错,我跟赵琪是交往过一段时间,那应该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

“可是后来我发现,她平均两个月换一次男友,而跟我却相处了大半年。”

“后来呢?”王警官问。

“后来?”廖杰抬头思考,也是若有所思道:“后来分开了也快一年时间。”

“当时并不清楚,两个人为什么要分手,只感觉是性格不合,但是之后才知道,根本就不是这回事。”

“直到前段时间我才知道,原来赵琪在离开我之后,跟廖东在一起一年多,直到那天廖东带我一起去聚餐,我才第一次知道,原来两人不仅相处了一年多时间,甚至赵琪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已经跟廖东好上了。”

“等等。”顾晨感觉廖杰喝多了,开始讲述对他不利的条件,可他却一脸无所谓。

于是顾晨赶紧追问道:“所以他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

廖杰指着自己的胸膛,自嘲的笑笑:“我……是我带着赵琪参加廖东生日聚会时认识的。”

“原本以为可以向老同学展现一下自己的魅力,结果发现我搞砸了。”

“我在廖东生日聚会上,啥也不是,反倒让廖东的魅力尽情的展现。”

看着顾晨,廖杰也是满脸委屈:“廖东当着我的面,跟赵琪满嘴骚话,说我当年的各种糗事,以此来博得赵琪的开心。”

“而我就像个废物一样,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关系越走越近,但我还是太年轻了,感觉自己的魅力,赵琪应该看不上廖东。”

“可是我却完全错了,误判了那该死的魅力,结果他俩偷偷好上了,而我却在一周前才知道。”

廖杰说道这里,双手握得嘎吱作响,恨不得将两人碎尸万段的样子。

顾晨很疑惑。

感觉醉酒的廖杰,这是在自己招供吗?

顾晨正想调查他来着,结果一场谈心,他自己就招供了?

顾晨抱着小心谨慎的态度,毕竟醉酒状态中的嫌疑人,口吐芬芳并不能当做绝对的证据。

但至少廖杰将这些年的苦水道出,可见这些恩怨在廖杰心中压抑了很久。

这一切都被顾晨的执法记录仪拍下来。

顾晨平复下心情,这才又问:“所以廖东和赵琪,根本就不是死于意外触电,而是被你杀害的?”

话音落下,廖杰忽然缓缓抬头。

他盯着顾晨的眼神,既迷茫又无助。

片刻之后,他这才点头承认道:“没错,这两个人都是我杀的,我就是嫉妒他们在一起,我恨他们。”

“人真的是你杀的?”也是感觉喜出望外,卢薇薇整个人不由愣了一下,这才确认的问他。

而面前的廖杰,此刻却像解脱一般,无所谓的摆摆手:“我杀的又如何?”

“当初要不是为了男人那点狗屁尊严和面子,或许情况就不是这样。”

瞥了眼街道对面,刚才和顾晨聊天时提及的面馆,廖杰又道:“就像我去隔壁面馆吃面一样,明知道不好吃,却要硬着头皮花高价钱吃面。”

“可我不喜欢啊,但我不说,我只是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来了,这就是我的态度。”

顾晨微微点头,感觉这个案子就要结案了。

于是顾晨问道:“你说廖东和赵琪是你杀的,那你倒是告诉我,你是运用哪种手段完成操作的?”

“呵呵,哪种手段?哪种手段都行啊。”廖杰似乎一脸不屑,直截了当道:“我修改了大型机器的地线,破坏了电路系统,让这两个人发生触电。”

“你要知道,这种电流一旦触及人身体,那是极有可能导致人触电身亡的。”

“我就是知道这点,所以我这么做了,而且做的非常好,我非常满意。”

“我看你就是个变态。”卢薇薇听着廖杰口吐芬芳,却一点没有悔改认错的意思,也是不由吐槽道:

“像你这种残忍的报复者,有什么资格剥夺别人的生命?就因为感情背叛?”

“可能是因为面子。”还不等卢薇薇把话说完,顾晨直接补充道:“或许就是因为这个面子,让你感觉到压抑,不自在。”

“哈哈,哈哈哈。”听闻顾晨的说辞,廖杰伸出双手,做出一个膜拜姿势。

“终于还是有人懂我啊,没错,就是为了这该死的面子,我不敢跟廖东翻脸。”

“因为我的饭碗是廖东家给的,廖东帮助过我,他对我有恩。”

“所以即便知道当初他挖我墙角,我也不敢跟他廖东翻脸,我就是死要面子,让赵琪觉得我没用。”

抬头看看左右众人后,廖杰又道:“其实赵琪家很有钱,她跟谁交往,从来不看对方家庭的经济实力,因此从小生活富足,这些都不是她要考虑的。”

“可是我却死要面子,一直以为是我那该死的魅力,才让赵琪对我有好感,我错了,我错在自己太自以为是了。”

“当一切都醒悟时,我又感觉这是南柯一梦,这半年的交往换来的是赵琪的转身离开,跟自己最好的兄弟在一起。”

“我是怂,而且怂的毫无尊严,我受够了,所以我不好过,他们也别想好过。”

也许是因为廖杰说话太大声的缘故,先前还有说有笑的邻桌男女们,顿时也是被廖杰吓一跳,一个个扭头查看具体情况。

看着廖杰身边坐着三名警察,顿时大家都感觉情况有点不简单。

顾晨也是顾及周围食客的感受,这才问道:“你刚才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你们要抓就抓吧。”廖杰似乎毫不畏惧,直接还配合的伸出双手,摆出一副求拷的姿势。

已经明示到这种程度,顾晨也不好再说什么,他直接从装备中将玫瑰金手铐拿出,随后将廖杰双手拷住。

“有什么话,跟我回警局再说吧。”

廖杰被带上了警车,顾晨负责开车去警局,但是有一点顾晨不太明白,廖杰为什么要这么爽快的主动承认?

会不会是自己搞错了?

又或者……是其他?

可根据廖杰讲述过程,以及办案经过的熟练程度,这些小猫腻,似乎都是出自廖杰之手。

于是顾晨也就没想太多,直接在深夜将廖杰押送到芙蓉分局,准备进行深度调查,也就是检测的收尾步骤,看看是否符合廖杰的说辞。

毕竟单凭一面之词,是很难有信服力,所以顾晨必须要严谨对待,对廖杰口述的情况,还需要一一验证,已达到不出纰漏。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