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821、漏掉细节还是故意隐瞒?

沿着公园小湖一直逆时针搜索,在一处凉亭位置,顾晨团队与何文军团队碰头。

两队人都对沿岸所有长满野花地点进行了样本搜集。

此时此刻,何文军团队所有人,都将手中样品扬在手里。

“怎么样顾警官,你们搜集的如何?”何文军问。

“还行,该搜集的都已经搜集好,你们呢?岸边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没有。”何文军摇摇脑袋,也是一脸失望道:“除了一些长满野花的地点,采集道一些野花标本,其他并没有发现异常。”

“那就好。”顾晨双手抱胸,也是微微点头。

这可把何文军愣了一下。

什么叫那就好?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感觉顾晨话里有话啊!

何文军也是不明所以道:“顾警官,什么叫‘那就好’?”

“那就好就是没有发现第二处落水地点,这就可以确定,刚才我们发现的那处地点,的确是王金山唯一的落水点。”

“唯一的落水点?”一旁的刘志强也是听得云里雾里,赶紧追问顾晨道:“所以……你们是发现了落水点?”

顾晨微微点头,道:“什么都别说了,你们跟我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何文军看看身后的同事,右手一挥:“走,过去看看。”

一行人风风火火的跟在顾晨团队身后,来到了顾晨刚才所发现的地点。

顾晨将那几处泥痕指给何文军看:“如果没错的话,这应该就是王金山指甲缝隙里污垢的源头。”

“的确。”何文军毕竟是个老同志,顾晨这么一说,他很快明白顾晨的意思。

从泥土抓痕来看,的确是从湖水中往岸上抓拽。

这其中有几处指甲印记特别明显。

岸边泥土中,长着不少野花,而其中就有一些已经被破坏。

何文军赶紧掏出手机,将现场情况拍摄下来,这才扭头看着顾晨道:“看来咱们是找对地方了,还真如你所说的,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就是王金山的落水点啊。”

想想之后,何文军又问:“对了,野花标本都采集好了吗?”

“已经在这里了。”卢薇薇拿在手中扬了扬,这才解释道:“该搜集的都已经搜集过,只不过顾师弟担心还有其他地点,也会出现这种痕迹,所以我们才一直沿着湖边搜索,直到跟你们碰头确认。”

“什么都别说了。”何文军也是摆摆手,一脸欣喜道:“我们现在立马将这份标本送去刑科所,尽快确定与王金山指甲缝隙里的花粉属性是否一致。”

回头看了眼刘志强,何文军又道:“小刘,你带几个人,查一查昨晚在公园湖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人员,公园管理处什么的多跑跑,附近的监控也都给我找找看,一定给我找出来。”

“是。”刘志强闻言,也是点头应道。

随后带着两名警员离开了……

而何文军则跟着顾晨团队,连夜赶往刑科所。

返回到张辉的检测室时,张辉依旧在对花粉样本进行梳理。

可当听见门口动静时,张辉也是不由一愣,赶紧问何文军:“你们速度有点快啊,怎么样?找着了样本没?”

“找着了。”何文军看了眼身边的顾晨,顾晨将其中一个小号取证袋拿出,直接递给张辉道:“张教官,你就按照这个标本检测吧,看看是不是跟王金山手指缝隙里的成分一样?”

“就检测这个?”张辉皱皱眉:“不检查其他了?”

“不检查了。”顾晨的回答依旧肯定。

张辉虽然不懂,但看着身边的何文军没意见,便也答应道:“那行,我现在开始检测,你们赶紧到门口,把防护装备穿一下。”

“行。”大家爽快的答应。

很快,几人相继穿好防护装备,戴好防护手套时,张辉那头的检测也在快速推进。

<aid="wzsy"href="https://m.wucuoxs.com">无错小说网</a>

由于先前对死者王金山的指甲缝隙污垢成分进行了细致检测和分析。

因此现在检测新样本,张辉显得游刃有余,速度也比先前快了不少。

在检测平台上,张辉一边通过显微镜观察,一边在右侧的表格上填写数据。

顾晨提供的样品不仅包括野花,还有泥土成分。

在经过与之前在王金山手指缝隙里提取到的污垢进行反复对比后,张辉这才有了惊人的发现。

“完全一致?”

顾晨赶紧躬下身,查看张辉在数据表格中填写的数据,也是一脸欣喜道:“那这么说来,我们找的地方应该没错。”

“可是……你们是怎么能如此精准的找到这些样本的?不仅是花粉样本一致,连泥土砂石的样本也是一致。”

张辉感觉有那么一点不可思议,可见顾晨的效率之高,已经远超自己想象。

何文军道出缘由,笑笑说道:“我们在王金山家中院子里发现了一些痕迹,然后跟着痕迹一路走,找到了公园,在小湖边发现了可疑泥痕。”

“对。”王警官也赶紧补充道:“如果按照王金山死亡时间来算的话,那公园的水塘应该就是第一案发现场了,所以这种概率很大,我们也就是按照现场情况来搜集样本的,果然在小湖边发现了痕迹。”

“太棒了。”张辉站起身,也是激动不已道:“我可以完全确定,从王金山指甲缝隙里提取道的样本,和你们刚才拿来检测的样本是完全一致的。”

“那就是说,公园小湖边的确是第一案发现场?”何文军双手抱胸,总算舒上一口气。

可此时,张辉又问:“对了,你们除了找到这个样本外,还有没有其他发现?”

“有。”顾晨直接掏出手机,将相册点开道:“我们在王金山家与公园之间的小树林里,发现一些最新的脚印。”

“按理来说,王金山家里住在靠山位置,已经算是非常隐秘的地点了。”

“而从王金山家中前往公园的小道,几乎很少人会走,这些新脚印我觉得非常具有调查价值。”

“你说的很对。”张辉坐回到一处电脑前,说道:“把你的手机照片发给我,我可以用电脑将鞋底纹路还原出来,另外,数据呢?”

“都有记录。”顾晨随手拿起桌上一支写字笔,在一份便签纸上开始书写起来。

包括鞋子的尺码长度和鞋码深度,顾晨断定是尖头皮鞋。

书写一番后,顾晨这才淡淡说道:“根据我们对现场鞋印来看,这个人的情况有点特殊。”

“特殊,你是指?”张辉问。

“现场鞋印是一深一浅。”顾晨将这些写在便签纸上,扭头又道:“一脚深一脚浅,可能是天生的长短腿,也可能是骨盆侧倾引起的。”

“这种人较长那只脚,鞋底磨损会比较小,而较短那只脚,鞋底磨损大。”

“但是这类长短腿的群体,相对来说还是极少数,所以这也是一条不可或缺的证据。”

“有道理。”听闻顾晨的说辞,张辉也是默默点头。

顾晨给自己提供了太多可以参考的条件,至少长短腿,可以通过现场情况的痕迹推理来分析,这很难得。

在得到顾晨发来的现场脚印照片后,张辉将其放在电脑屏幕上,不断扩大。

张辉很快发现,现场照片的确如顾晨所说的那样,脚印是一深一浅。

可现场的泥土深度却很大,这让张辉不由产生好奇,扭头看向顾晨。

还不等张辉开口,顾晨直接心领神会道:“脚印有两种情况,鞋头朝公园湖边走去的印记,跟我们这些普通人鞋印深浅是一致的。”

“但是很有意思的是,鞋头朝着王金山别墅院落方向的鞋印却很深,已经超过他本人的正常体重了,至少跟我们普通人的脚印深浅还是有很大区别。”

看了看张辉,顾晨又道:“所以我觉得,当时这人,应该是身上扛着另外一人,所以才加深了他的脚印,造成回来的方向,脚印深度要远大于去往公园湖边的脚印深度。”

张辉恍然大悟:“所以……这很有可能是凶手在公园湖边行凶之后,再把尸体搬到院落泳池里,以造成一个溺死在泳池的假象。”

“对,情况应该就是这样。”何文军默默点头,可很快,自己的手机电话忽然响起。

何文军接通电话道:“小刘,情况查得怎样?”

沉默了几秒,何文军点点头:“我知道了,你们把他给我带过来,对,就是刑科所,我们都在这。”

挂断电话,何文军这才长舒一口气,似乎得到解脱一般。

张辉瞥瞥他:“什么情况?”

“可疑人员找到了。”何文军随便找了张凳子坐下,这才不由分说道:“我的人在公园管理处那边的监控里发现,昨晚王金山和他的助理一起来过公园小湖边,从监控情况来看,似乎王金山并没有醉酒。”

“哈哈。”卢薇薇闻言,也是赶紧跟腔道:“果然是他身边的人干的,我记得报警好像也是这个助理吧?”

“对,就是他。”何文军也是确认道。

顾晨微微点头:“那这么说来,王金山的助理是贼喊捉贼咯?如果昨天他就和王金山一起来过公园湖边,那他为什么要说自己送王金山回家之后,就不知道王金山之后的情况呢?这很显然他在撒谎。”

想想之后,顾晨又问:“可是,即便王金山的助手想要动手,那应该会注意公园里的监控范围吧?至少应该选择一处较为隐秘的地点再动手,才能不被公园监控捕捉到,难道是他粗心大意?”

“应该是。”何文军走到众人中间,这才把刚才刘志强报告的情况给大家解释道:

“情况是这样的,公园管理处最近新增加了一处监控摄像头,外观是模拟仿真大树的外形,可能不容易辨别。”

“也就是这处非常隐秘的摄像头,捕捉到那名助理和王金山在公园里活动的轨迹。”

“但是之后便再没出现,可能是从另一处地点离开的,但至少证明,王金山的助理跟王金山的死脱不了关系,因为他报警所陈述的情况,与现实并不相符。”

“对,肯定有情况。”张辉也非常赞同这点。

尤其是顾晨提供的鞋印数据进行推理,如果是真的,那这个王金山的助理,也必定是个长短腿。

想到这里,整个检测室的众人都开始兴奋起来。

……

……

时间大概过去了一个半钟头,当何文军,张辉,以及顾晨团队,在检测室外围享用完晚餐之后,刘志强和其他几名警员,才带着王金山助理姗姗来迟。

“怎么这么久?”何文军盯着刘志强,也是没好气道。

“这家伙在酒吧蹦迪,人太多了,找他可真不容易,体谅一下吧。”

刘志强摸摸自己的肚子,也是不由分说道:“到现在晚饭还没吃呢,就为了找他。”

“那你们现在可以去吃了,这里交给我。”何文军走到王金山助理面前,对着两旁甩甩手。

其他几名警员,这才“唉”的一声,然后没精打采的离开了。

“呵呵,警察同志,我都说了这事跟我没关系,真的。”助理看着何文军,脸色有些惶恐。

何文军也没啰嗦,右手直接一把搭在他肩膀上,然后掐住助理的后颈部位,道:“跟我去隔壁聊聊。”

何文军要带助理去的地方,是检测室外头一处休息室。

顾晨和王警官,卢薇薇面面相视,也都跟在了后头。

大家在休息室里随意坐下。

何文军则是将执法记录仪打开,放在合适的位置上,这才让助理坐到执法记录仪镜头对准的方位上。

此时此刻,王金山的助理惶恐不安,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脸色也变得无比难看。

何文军冷笑着问他:“你老板溺死,你倒是潇洒,跑酒吧去蹦迪,是不是感觉自己解脱了?”

“呵呵,警察同志,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助理皱皱眉,有些难堪道:“我就是最近压力太大,所以才去酒吧消遣,这跟我老板溺死又有什么关系呢?”

“是真没关系还是假没关系,你自己清楚。”顾晨走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找来一张凳子先坐下。

此时此刻,这名助理才想起在哪见过顾晨,顿时恍然大悟道:“哦,你不就是昨天跟王总一起吃饭的人吗?我还替王总给你们结过账呢,而且……我们还在高铁上遇见过。”

话音落下,助理忽然就有点情绪激动了:“怎么……你们是警察?”

“没看着都穿着制服吗?”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

助理顿时一呆,忽然语调放低道:“看……看来,咱们多少还是有些缘分的,竟然能遇见三次。”

“你……”

“你叫什么名字?身份证号码报一下。”

还不等何文军开口,顾晨直接先入为主,询问起助理的个人信息。

助理抿了抿嘴,这才答道:“我叫刘凯,身份证号码是……”

按照顾晨的意思,刘凯将个人信息一一道出。

顾晨微微点头,又问:“所以,你是第一个发现王金山溺死在自家泳池的人?也就是说……你是第一目击者对吗?”

“对,的确是这样。”刘凯狠狠点头,也是紧张不已道:“我送王总回家后,直到今天中午都联系不上他,我就去王总家看看,却发现王总的尸体浮在院子的泳池里,我这才吓得报警。”

“至于后来……”

瞥了眼何文军,刘凯又道:“至于后来,你们警方也知道情况。”

“可……”

“可你在撒谎。”依旧是还不等何文军开口,顾晨直接打断道:“我不想跟你绕弯子,你的口供情况我也基本掌握,你说你送王金山回家后就离开了,直到今天中午却依然联系不上王金山。”

“可这跟你昨晚和王金山,在别墅附近的公园小湖边的情况可不一致。”

见刘凯有些慌神,顾晨又问:“那我就想问问你,这大晚上的,你们跑到公园湖边去做什么?”

“呃!什……什么?我们去公园湖边?这……这你们是怎么看到的?”

刘凯苦笑一声,也是赶紧追问道。

何文军逮着说话机会,赶紧快语道:“什么叫怎么知道的?你当公园监控是摆设啊?”

现场忽然间沉默了……

刘凯愣了愣神,整个人呆滞了几秒,这才噗嗤一下笑出声。

何文军眉头一蹙,也是没好气问:“你笑什么?”

“不是。”刘凯摆摆手,也是赶紧转移话题道:“我没想到你们连这个都要问?”

努力让自己平复下心情后,刘凯这才又道:“没错,我是送王总回家后,他说心情不好,想去湖边走走。”

“那我作为一个助理,总得跟着吧?也就去湖边走走我们就离开了,时间很短的,所以我感觉就没必要跟你们警方说这么清楚。”

瞥了眼何文军,刘凯又道:“可是,你们总不可能因为这个就把我带到这里来吧?我就是漏说了一个细节而已,至于吗?”

“呵呵,这叫漏掉细节?”何文军也是苦哼了两声,没好气道:“你这是故意隐瞒吧?”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