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817、反客为主

阶梯教室内,卢薇薇的表现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众人都知道,卢薇薇和王警官一样,都来自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队。

对法医来说,两人都属于门外汉,可教官张辉的提问,却并没有难到二人。

这让许多想看笑话的法医,顿时颇感失望。

张辉愣了愣神,这才从惊诧的目光中缓过神来:“很……很好,请坐吧。”

卢薇薇点点头,坐下之后,对着顾晨眨眨右眼。

然而现场却忽然传来一阵窃窃私语。

“这江南市芙蓉分局的警察还真厉害。”

“是啊,连续两个问题,人家都是脱口而出,可见人家这知识储备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多啊。”

“靠,这次江南市派来的都是学霸吗?难怪他们能过来参加培训。”

……

也是见众人低头私语,光头教官张辉咳嗽两声,现场才逐渐安静下来。

“刚才这位女学员说的很好,没错,这些特性使得硅藻在赤潮检测、水产养殖、水质监测、资源调查、古环境分析、石油勘探、法医鉴定等领域,都具有广泛的应用。”

“而且硅藻是属于藻类中硅藻门的硅藻纲,为一种浮游植物,地球上凡是有水滞留的地方,小至由雨水积聚成的小水坑,大至占地球表面71%的海洋,几乎都能见到硅藻的踪迹。”

“还有一些硅藻,作为陆生类型生长在潮湿的土壤表面,及其他物体的暴露面,也有部分飘浮于空气中。”

抬头瞄了一眼顾晨方向,张辉发现,王警官和卢薇薇正在和顾晨击掌庆祝。

顿时那松弛的眉头再次紧锁。

张辉咳嗽两声,心不在焉道:“我们都知道,全世界有16000多种硅藻,体长一般在1-200μm,硅藻对水质敏感,水环境不同,硅藻群落亦有差异。”

“其最明显的特征是细胞壁除个别种类外,均高度硅质化,形成上、下两个透明的壳,以壳环带套合形成一个硅质细胞壁,坚硬而稳定,不易被破坏,不受腐败和死亡的影响。”

“即使浓硫酸、浓硝酸煮沸也难以破坏其纹理特征,所以基于这些特性,硅藻在法医检测中作用是显著的。”

PPT图片很快翻篇,进入到下一阶段的蓝底文案。

张辉忽然站起身,来到讲台白板旁,将一些文案资料写在白板之上。

回头瞥了眼众人,张辉手背敲白板,划重点。

“都注意了,这点大家都记住,由于生前入水者的主动呼吸,硅藻可随溺液吸入肺泡,进入血液循环,分布到各组织器官。”

“而且通过对脏器组织和水中的硅藻进行定性定量分析与比对,不仅可直接判断死因,而且有助于推断溺死地点。”

法医学员们闻言,也都纷纷抄入笔录。

这些大家或许都清楚,但硅藻方面的特点,许多人毕竟是第一次了解。

因此不管是知道或者不知道的法医,大家都统一低头做笔记。

现场画风非常和谐,但唯独只有后排角落里的顾晨,依旧是不为所动。

但并非顾晨不愿做笔记,只是因为这些信息,顾晨早在几个月前的市图书馆内就已经看过。

教官张辉刚才所讲的这些内容,顾晨早已利用专精级记忆力,完美记录在脑海中。

王警官和卢薇薇刚才的解答,就是自己验证记忆的最好体现。

张辉感觉顾晨有点不给面子。

从开讲到现在,顾晨几乎不动笔,这在教条严重的培训体系中,是非常另类的存在。

张辉皱皱眉,继续说道:“下面我们要说一个老大难问题,那就是水中尸体死因鉴定。”

看着顾晨一脸淡然的样子,张辉撇嘴一笑:“我现在需要一位助教,帮我写白板,不知道……哪位学员愿意啊?”

现场短暂的安静了几秒,前排的几名学员陆续举起右手。

然而张辉却假装观察一番后,忽然指着顾晨道:“就……那位学员吧,对,就是你,坐在最后排,刚才回答问题的女学员身边的那位。”

“我?”顾晨忽然被点名,也是直接站起身确认。

“对,就是你。”教官张辉再次确认。

顾晨这才走出座位,在众人的目视下,沿着阶梯一直走到了讲台上。

张辉将油性笔递给顾晨,笑孜孜道:“这位学员,你就站在这里帮我写白板吧。”

“没问题。”顾晨微微点头,接过油性笔,直接来到白板旁。

张辉这才长舒一口气,心说这小同志站在讲台上听自己讲课,那注意力应该能集中了吧?

想想也是为他好……

于是张辉坐回到自己座位上,继续讲课。

“我们刚才说到一个老大难问题,那就是水中尸体死因鉴定。”

“笃笃笃笃……”

张辉话音刚落,顾晨就已经将“尸体死因鉴定”六个大字写在白板上方。

张辉偷瞄了一眼,还算满意,于是继续说道:“大家要知道,溺死是由于液体阻塞呼吸道和肺泡,阻碍气体交换,体内缺氧,二氧化碳潴留,从而导致窒息的一种死亡方式。”

话音落下,顾晨就已经将几处要点罗列出来,几乎是同步。

张辉没在意,而是继续说道:“而根据2004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全球溺死报告》中显示,全世界每年有34.2万人溺死,平均每小时死亡42人。”

“据统计,我国每年也有约6万人溺死,溺死是我国人群意外死亡的第3位死因、14岁以下儿童死亡的第1位死因。”

见自己说完之后,顾晨却忽然停止书写。

张辉瞥他一眼,提醒道:“写上去啊。”

“教官,你的数据好像不是很准确。”顾晨并没有继续的意思,反而是质疑了张辉。

现场忽然间热闹起来……

所有人没想到,顾晨竟然会当面质疑教官张辉的数据,这在大家看来,顾晨是不是太飘了?

一时间,台下众人议论纷纷。

张辉见状,也是没好气的问顾晨:“这位学员,你叫什么名字?”

“顾晨。”顾晨说。

“你是哪个单位的?”张辉又问。

“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三组。”顾晨说。

张辉顿时哼笑一声,道:“我说顾晨,你的档案我看过,你应该不是法医吧?”

顾晨点头。

“那你怎么质疑我的数据有误?”张辉又问。

顾晨没有说话,而是将刚才2004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全球溺死报告》,改成了2014年。

随后又将全世界每年有34.2万人溺死的数据,修改为37.2万人。

张辉忽然一呆,他赶紧低头看着自己手中资料,却是忽然一惊。

顾晨修改的数据没毛病,反而是自己手头上的资料出现数据失误。

的确,统计报告来自于2014年,可自己资料上却是2004年,整整相差了10年。

而2014年统计的溺死人数为37.2万人,可自己手头资料的数据却是34.2万人,整整又相差了3万。

张辉顿时有些惊诧……

“这顾晨是怎么知道的?他竟然能知道我的数据有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张辉心里一阵惊恐,却是拿起手中资料,指着助教杨婷道:“小杨,这资料是你整理的对吗?”

“对呀。”杨婷默默点头:“是按照您的手稿整理出来的。”

“你看看你,粗心大意。”张辉将A4纸资料往桌上一甩,也是没好气道:“你把这几个数据给打错了。”

“打……大错了?”杨婷闻言,也是赶紧自查:“不会吧?怎么就打错了呢?”

张辉拿起文稿,手指敲打着说道:“我手稿上面,明明写着是根据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全球溺死报告》中显示,全世界每年有37.2万人溺死,平均每小时死亡42人。”

“而你看看你整理成啥样了?2014年变成了2004年,37.2万人变成了34.2万人,你也太粗心大意了吧?”

“是吗?”杨婷顿时有些慌了。

她赶紧从文件包里,将张辉交给她的文稿取出,翻开几页进行核查。

片刻之后,杨婷整个人都傻眼了:“还真是搞错了。”

瞥了眼张辉,杨婷也是低头道歉说:“不好意思,可能是打字太快,没有核实清楚,真的对不起。”

“好了,下次注意些。”张辉也是摆摆手,让杨婷先坐下,随后又道:

“我们的工作必须要严谨,这次只是报告,下次要是在实验室实操阶段出现数据失误,那可不是一般的严重,很有可能大家努力的成果都会付之东流。”

“是是是,我的锅。”杨婷也是勇于承担错误,却是有些不太明白道:“可是……顾晨是怎么知道我数据搞错了?这文稿也没给他看过呀?”

“对呀,顾晨是怎么知道的?”

现场和杨婷一样抱有疑问的人还有很多。

这种数据都能知道?心说你丫该不会连新华字典都背过吧?

张辉也是愣了愣神,刚才杨婷的提问,却是让自己感到疑惑。

自己数据出现错误,顾晨竟然能在第一时间发现问题。

更重要的是,他能够将真实统计数据,准确的表述出来,可见顾晨对这份报告也是有所了解的。

张辉上下打量着顾晨,这才问他:“顾晨,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看过世卫组织在2014年发布的这份《全球溺死报告》。”顾晨说。

“你看过?”张辉将信将疑,继续问他:“你连这个也接触过?”

“几个月前,在我们江南市图书馆看过。”顾晨说。

张辉捏了捏下巴,也是不可置信道:“可是……那都过去几个月了,你连这些数据现在都能记得?”

“记得,但是我还记得,卫生组织估计,实际数字可能高一倍。”

“说的很好。”见顾晨能准确说出这些数据,张辉看顾晨的眼神都变了。

感觉这个年轻人记忆力超群,已经远胜其他人。

一阵汗颜后,张辉拿起桌上的书写笔,将数据纠正,这才又道:

“毕竟由于我国江河湖海水网密集,每年需要进行鉴定的溺水死亡的尸体数量庞大。”

“其中在江河湖海中发现的溺亡尸体,绝大多数都属于溺水者的意外死亡,但也有部分溺水者存在自杀或他杀的情况,也不排除死后抛尸入水伪造成为意外溺水身亡的案例。”

张辉瞥了眼杨婷,杨婷立马切换幻灯片。

此时此刻,屏幕中显示的是一张城市河流图片。

城市河流的一侧被警戒线封锁,而河流的旁边,则是由警方临时搭建的一顶蓝帐篷。

张辉咳嗽两声,继续说道:“这些年,溺水死亡事件时有发生,但检测难度也很大。”

“有目击者还好,可以确定死亡者的死亡原因,而对于那些没有目击者的溺水死者来说,就需要采用检测技术。”

“而对于新鲜的水中尸体,可通过口鼻部蕈样泡沫、水性肺气肿、呼吸道内泥沙等溺死的典型征象进行溺死鉴定。”

“然而80%以上的水中尸体被发现时,却是呈现出高度腐败,各种溺死征象不复存在。”

“且尸体解剖,及组织学检验,是否与溺死相关的特异性病理学改变,其死因鉴定成为世界公认的难题,而死因是案件定性的关键。”

顿了顿,张辉见顾晨已经将要点写好,也是不由分说道:“这里就涉及到警方的处理工作了。”

“由于死因不明,案件无法定性,极易导致家属的不满,以及舆论猜测,媒体炒作。”

“所以我们法医必须要精准检测,找出死者死因,给家属一个满意的交代,否则就会惹出大麻烦。”

见顾晨在白板上配合默契,张辉态度也好了许多,随口问顾晨道:“顾晨,你可知道哪些著名的例子吗?”

顾晨停止书写,仔细回想一番后,这才说道:“美利坚2013年2月发生的‘蓝可儿事件’,就是典型例子。”

“没错。”张辉微微点头,对着台下众人道:“所以,调查不彻底,会引发很多社会问题,这需要我们的工作严谨,所以这对我们法医检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看了眼顾晨,张辉又道:“顾晨,你知道我们法医学工作者,为了解决水中尸体死因鉴定难题,都做过哪些实验吗?”

现场忽然间安静,都为顾晨捏上一把汗。

心说教官张辉这是赖上顾晨了啊?

薅羊毛也不能专挑一只薅吧?其他人你就不给机会?

其实台下许多法医也都知道一些,但张辉却唯独将回答的机会让给顾晨,也想考验一下这个年轻人的真实水平。

顾晨短暂的沉思几秒后,大脑中的数据流开始快速翻滚,很快浮现在脑海中。

顾晨抬头说道:“法医学工作者,先后研究了硅藻检验、血液生化检验、异物元素检验、植物花粉孢子检验、叶绿素a检验等方法。”

“然而除硅藻检验外,其他方法仅限于实验研究,未能在法医学实践中推广应用。”

“说的很好。”张辉对顾晨的回答很满意,于是笑笑说道:“所以硅藻检验,就如我说的那样,是溺死诊断的‘金标准’。”

“而对于如何判断生前入水亦或是死后抛尸入水,硅藻检验一直是法医实践中最常用的方法。”

“但也有质疑和争议。”顾晨直接反驳了回去。

张辉皱皱眉,有些不高兴了,心说这顾晨是来砸场的吧?

不过顾晨说的也没错,张辉刚想开口,坐在身边的另一名一级警督便道:“顾晨,你说硅藻检测也存在质疑和争论,为什么?”

“因为目前来说,国内外法医大多数是通过光学显微镜检测溺水死亡者脏器组织内的硅藻。”

“而硅藻检验技术的方法,虽然并不能够直接判断溺水死亡者的确切死因,但通过对溺水死亡者的溺死地点的水样种类和数量比对,对于帮助确定溺水死亡者的死亡地点有积极的作用。”

顾晨无缝对接,将自己的看法道出,随后又道:

“尽管硅藻检验应用于溺死诊断,至今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然而一直以来,硅藻检验的价值备受争议,主要是因为目前全世界,各国法医界运用的硅藻检验技术方法有很多。”

说道这里,顾晨直接拿起油性笔,在白板上边写边道:“主要的方法是通过对样本的提取和消解后,采用硅藻富集方法和硅藻观察方法来进行的。”

回头看了眼台下众人,顾晨直接走上前,与大家讲解道:“由于硅藻在自然界分布广泛,淡水、海水、空气及食物,尤其是蔬菜中都普遍存在。”

“加之水中尸体的被动污染,非典型溺死与死后入水以及死于一些缺乏硅藻的水域地方的尸体,和实验本身的污染问题,其实就包括容器与试剂等诸多影响因素,才使得硅藻检验在诊断溺死作用中一直存在争议。“

众人闻言,也是频频点头,似乎顾晨说的有道理。

然而顾晨的老毛病又犯了,瞬间将这里当做案发现场,不由自主的跟众人讲解道:“其实国内外硅藻检验实验室,一直是采用强酸煮沸消解、离心富集、光镜观察的技术。”

“这些传统技术其实存在显著缺陷,除了上述的污染问题外,还表现在……从脏器检材中提取的硅藻回收率低、检验灵敏度差、假阴性率高。”

“而硅藻个体小,含量低,受光镜放大倍数所限,易出现漏检,误检的问题。”

<aid="wzsy"href="http://www.bidige.com">bidige.com</a>

“咳咳。”见顾晨抢走了自己的话语权,教官张辉有些抱怨,赶紧咳嗽两声以示提醒。

然而顾晨却根本没注意,打上一记响指继续道:“硅藻检验需要对所检测的硅藻进行种属鉴定。”

“而法医检验人员通常缺乏硅藻分类学专业知识,把其他异物属性误判为硅藻,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硅藻检验在溺死诊断中的应用。”

“好……好了。”见顾晨滔滔不绝,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教官张辉有点心慌慌,赶紧打断道:“顾晨,你还是坐回去吧。”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