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797、嗅探【端午安康】

房东老太太见警察将何兴平控制,也是杵着拐杖走进来,看着满地的老旧手机,老太太不已产生疑惑。

“你不是说你做网店生意吗?你是倒卖手机的?”

见何兴平不说话,老太太直接走上前,用拐杖末端拨了拨老旧手机,整个人不由疑惑道:“这么多老年机,怎么每一部老年机上还插着充电器呢?”

“老太太,这可不是充电器。”卢薇薇感觉老太太应该还没用上智能手机的。

“不是充电器?那插手机上做什么?”老太太把顾晨的台词给抢了。

于是顾晨也顺口道:“对呀,这些既然不是充电器,那又是什么?”

“呃……”何兴平犹豫了一下,整个人低着脑袋。

顾晨没耽搁,直接将这些老旧手机取出后,整齐摆放在客厅地砖上。

随后顾晨又发现,放在老旧手机下方的笔记本电脑还是热的。

将页面点开后,竟然发现屏幕中正在捕捉各种信息。

“何兴平,这个动态验证码,你是怎么获得的?”顾晨问他。

何兴平弱弱的回到:“其实,这个技术我也不是很懂,都是另一个人教的。”

“另一个人,你们有同伙?”王警官问。

“对,而且是一条产业链,我只是负责跑腿取钱的,具体怎么操作,其实我在江南市还有一个上家,我估计他住在被盗刷银行卡那人小区附近。”

“他可以在那个被害人居住的范围之内,利用嗅探技术,嗅取到被害人的动态支付验证码。”

“那嗅取之后呢?”顾晨问。

“将这个验证码发给洗qian通道,就将这个钱给支付出来了。”何兴平说。

顾晨指着地上的设备:“那你这些设备?”

“我也想跟上家一样,掌握这种技术,多赚点钱,所以就在他的帮助下,弄了些设备,还在调试当中。”

卢薇薇托着下巴,若有所思道:“顾师弟,老王,这个嗅探技术怎么没听说过?什么是嗅探?像他们这些人又是如何嗅取受害人的动态验证码呢?”

王警官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应该是一种新技术,对吧顾晨。”

顾晨沉思几秒后,有些犹豫道:“这个我倒是在图书馆的科学杂志上看到过相关报道,没想到都两年过去了,运营商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

“你知道嗅探技术?”何兴平闻言,也是不可置信道:“可我的上线说了,这种技术目前掌握的人很少啊,你怎么会知道呢?”

顾晨冷哼一声,也是指着自己的脑袋道:“多看书你就懂了,这其实也不是什么高端技术。”

“要不是看到你房间里的这些设备,我还真想不起之前在科学杂志上看到的那些内容。”

王警官和卢薇薇面面相觑,似乎感觉顾晨知道些什么。

卢薇薇赶紧问道:“所以顾师弟在科学杂志上看到过相关技术?”

“对,应该是半年前的时候吧,在市图书馆偶然间看到的。”顾晨半蹲在地上,拿起其中一部老旧手机问何兴平:“这款手机应该是老古董了,是什么型号?”

“呃,摩……摩托罗拉118。”何兴平说。

“对,你们应该是对摩托罗拉118手机进行过一番改造的,然后把它变成一个接收天线,再配合上特定优盘系统,在电脑打开之后,就可以模仿基站的信号进行拦截,就是相当于嗅取和探测到周围的手机短信。”

“对对,我的上家就是这么说的。”何兴平并不否认,忽然感觉面前的警察有点厉害了。

一旁的卢薇薇有些疑惑,问顾晨:“那为什么他们要选择这种老机型呢?”

“因为便宜好操作吧。”顾晨看着何兴平,问道:“对吗?”

“呃……对,对,买这样一部手机也就15块钱,它就是相当一个简单的拼接过程。”何兴平也是老实交代。

王警官有些迷茫了,拿取一部摩托罗拉118手机,放在手里左右观察,也是不可置信道:

“为什么?为什么如此廉价简单的嗅探设备,就能截获大量的手机短信呢?这不科学吧?”

“不不,这很科学。”顾晨直接反驳了回去,又道:“王师兄,你要知道,在2G的状态下,因为加密技术相对来讲比较简单,比较容易破获,或者说很容易破解。”

“那么当到2G这种网络的时候,嗅探技术呢,就可以在中间截获这个数据包,然后解开就可以了。”

“就……就这么简单?”卢薇薇闻言,也是不可置信道:“可是我们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怎么可能再回到2G网络呢?这也说不过去啊。”

顾晨笑笑:“卢师姐,虽然我们现在早已经全面进入到4G时代,而且江南市也有的地方甚至已经用上了5G。”

“但是你也要知道,在一些4G信号不好的地方,手机是会切换到2G网络。”

“呃。”卢薇薇一呆,这才恍然大悟:“对哦,就比如我们之前在山区走访的时候,信号不好,4G就会变2G,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也不对呀。”王警官挠着后脑,反驳着问道:“那顾晨,这王桂芳住的小区应该挺高档吧?你总不可能说,那个小区信号也不好,我记得那边都在安装5G设备了。”

顾晨摇头:“你们只考虑了客观存在,却没有考虑主观问题。”

王警官和卢薇薇面面相视,似乎有些不太明白。

“这么说吧。”顾晨走到大家的中间,接过王警官手中的摩托罗拉118设备,继续解释道:

“一些犯罪嫌疑人,会利用信号干扰设备,专门对一定范围的手机信号进行干扰。”

“而这个时候,这些用户的手机信号也会突然变成2G信号。”

“所以这些犯罪嫌疑人,也就会利用2G网络存在的漏洞,用嗅探设备吸附到周围一定范围之内的手机信号。”

“吸附成功之后呢,受害人的手机号码和短信信息,也就会自动显示在犯罪嫌疑人的电脑上。”

说道这里,顾晨赶紧将那台老旧的笔记本电脑打来,指着屏幕道:“就像这样,但是受害人是不会有任何察觉的。”

“他们在悄无声息中,就成了犯罪嫌疑人的猎物。”

“原来是这样?原来信号也是可以被干扰的?”卢薇薇想想都有些后怕,说道:“我说之前在睡觉的时候,怎么手机信号会忽然减弱,时不时会没有网络,合着都是这些人在干扰信号?”

“呃,我好像也有这种情况。”王警官闻言卢薇薇说辞,忽然感觉心头一惊:“而且这种情况通常会在夜间发生,我还以为是运营商的信号维修呢,总会在夜里某个时间段,突然间没网络,或者网络极差。”

“按理来说,晚上上网的人极少,应该是网速更快才对,合着都是这帮人在捣鬼?”

见王警官和卢薇薇愤愤不平,顾晨也是淡笑着说道:“可能是吧,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毕竟运营商在干什么,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但可以肯定,手机信号一旦受到干扰,是很有可能从4G或5G状态,直接变成2G信号。”

“一旦手机信号变成2G,那么这些犯罪嫌疑人,也就会利用2G网络存在的漏洞,用嗅探设备吸附到周围一定范围之内的手机信号。”

“然后在成功之后,将受害人的手机号码和短信信息自动显示在他们的电脑上。”

“真是够可恶的。”卢薇薇看着面前的何兴平,忽然感觉这帮人还够鸡贼的。

可想想之后,却是一脸疑惑:“可就算他们能获取手机号码和短信信息,他们又是怎么把王桂芳银行卡里的钱偷偷刷走的?”

“这你就得问他了。”顾晨直接指着何兴平,说道:“你自己说。”

何兴平低着头,也是畏畏缩缩道:“其……其实也不难,我们会把手机号,通过一个软件,查一下你这个手机号,有没有在各大APP上注册过。”

“如果有注册呢?你们会怎么做?”王警官忽然有了一种危机感。

因为现今这个社会,手机注册APP,那是通用做法,一个手机号码可以注册不同APP的各种账号。

如果按照何兴平这种操作,王警官感觉有些危险了。

何兴平也是默默点头,继续交代:“这手机号码注册之后,我们会用这个手机号,登录那些APP,通过短信验证码的方式登录,这就涉及到之前我们通过嗅探技术捕捉动态验证码的便利了。”

“所以,要想将受害人银行卡上的钱转走,我们必须同时获取这名用户的姓名,身份证号,银行卡号,手机号和动态验证码。”

顾晨微微点头,说道:“所以这五个条件,就像五把钥匙,一般情况下,你们是很难获得,但因为有了受害人的手机号码,并且能够实时截取动态验证码,所以你们就如同拿到了一把万能钥匙,可以通过网络来获得其他几把钥匙。”

“对。”何兴平毫不避讳的点点头,承认道:“掌握了这些东西,我们就可以用短信验证码登录进去。”

“而一旦登录进去,你的所有身份信息就都在里面了。”

“然后我们再去进一步调查这些人的个人信息,像平时咱们用的在线支付方式啊,还有这个某宝啊,各种APP账号。”

“只要跟实名有关的,就会有人去查这个东西。”

“真的假的?”听闻何俊超说辞,王警官直接拿出手机,登录自己的某宝账号,进行实际验证。

顾晨和卢薇薇也靠了过去,通过王警官的实际操作来验证之前何兴平说辞。

何兴平淡淡说道:“我说的不会错的,你随便逛逛,就能逛到你的某宝里面来了吧?然后你可以点开一个旅行项目,然后,全部的旅游保险,你的名字,身份证号信息全都有了,全在里面,是不是?”

“还真是!”王警官瞪着面前的何兴平,感觉有些细思极恐。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操作,自己APP后台信息竟然就可以全部展现在犯罪嫌疑人面前,这波操作惊呆了王警官和卢薇薇。

顾晨继续追问道:“那如果对于一些没有买过保险,或者在某宝没有登记信息的用户,你们是怎样操作?”

“这个……其实也难不倒我们。”何兴平深呼一口气,努力平复下心情后,继续交代道:“我们会同时登陆这个用户其他多个APP。”

“比如在这个APP上会显示你的生日信息,然后另一个软件呢,可以查到你的身份信息,这样就可以拼凑出来。”

“这个倒是没错。”卢薇薇也承认,通过一些小技巧,用手机号和短信验证码,的确可以登录用户的多个社交APP账号。

通过拼凑出来的信息,的确可以将用户更全面的信息掌握出来。

可是这还涉及到一个支付环节,这才是最要命的。

于是卢薇薇又问:“不少APP往往会对用户的银行卡号刻意隐去几位数,那么你们又是如何获得完整的银行卡号的呢?你们怎么知道我银行卡号呢?”

“这个不难。”还不等何兴平开口,顾晨直接打断道:“他们掌握了其他重要信息后,是完全可以通过一点小技巧获得你的银行卡账号。”

“小技巧?”卢薇薇不解,赶紧又问:“顾师弟,你是指……”

“你可以通过充值。”顾晨说。

一旁的何兴平也是惊愕不已,感觉顾晨似乎对这套方式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

不由竖起大拇指道:“警察同志,你可真是厉害,这都被你想到了。”

卢薇薇反应慢半拍,有点没听懂顾晨的意思,于是改口问何兴平:“那你说说,你们是怎么玩转充值方式的?”

“我……我就随便点一个充值的方式,立即充值和付款方式,不就可以查到你的银行卡了吗?”何兴平说。

“对呀,你是可以查到我的卡,但是你只能看到我卡号后面四位数。”卢薇薇当然知道这种操作,这依然是看不到银行卡号的所有数字。

何兴平淡笑着说道:“这个对你们来说或许是这样,但对我们来说,想要知道你的银行卡全部信息,也不是很难。”

“我知道你有这家银行的卡,我就可以去跑你的卡,就可以通过脚本跑你的卡,在电脑上。”

掏出自己口袋中的两张银行卡,何兴平解释道:“你看,就像这两张银行卡,我可以直接通过别的APP就可以直接获取了,你也不用惊讶,这个也不是我发明创造的,就是这么一种操作的方式。”

“当我们获得了受害人的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动态验证码,银行卡号这些信息之后,我们还要进入下一步,也就是挑选作案对象。”

“还要挑选?”王警官也是惊为天人,感觉这帮贼的作案手法,远超自己的想象。

何兴平苦瓜脸道:“这是当然了,就像挑萝卜白菜一样,我们也是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的,所以必须要查验用户信息,看看是否有作案价值。”

看着王警官手机,何兴平就地举例道:“就比如我登录你的某宝账号,看你买过什么东西,我看你平时的消费习惯,我就知道你网上的订单。”

<aid="wzsy"href="http://www.lingdiankanshu.com">lingdiankanshu.com</a>

“就像刚才,我看你有多少张银行卡,我看你这花呗的额度,信用额度,各种积分的情况。”

“又比如说去快捷支付的方式,这个号码机主就能收到余额短信提醒。”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能看到这个人有钱还是没有钱。”

见王警官长吁一口气,何兴平顿时知道王警官是个穷鬼,也就肆无忌惮的道:

“我们一般在确定了受害人的基本信息后,会再次利用受害人的手机号码,加上动态验证码,使用免密支付的方式,将受害人的钱转移出去。”

“而且你们要知道,现在很多支付都是不需要密码,有验证码就可以了,我们就是通过无密支付,不需要密码的时候,将这些钱用快捷的支付方式给提走。”

“那应该也有支付限额。”顾晨随口一说。

何兴平点头嗯道:“对,是有限额,比如一个验证码可以转4999,有些比较有钱那种,五万六万,十万都是可以搞出来的。”

“还有就是,就算你银行卡里没钱,但是你有某支付,某宝啊,你有花呗借呗还有什么白条之类的。”

“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给你套取出这些钱来。”

“而此时,你们什么都没有操作,手机上只会收到一堆验证码。”

“之后,银行卡上的钱就会被转走……”

听着何兴平清晰的讲述,王警官和卢薇薇脸色难看。

可以说,这种作案手法悄无声息,根本就是防不胜防。

王警官也庆幸,还好自己卡里没钱,不怕贼惦记。

否则自己一旦手机信号被这些团伙进行干扰,4G、5G信号瞬间变成2G,那可不就完犊子了吗?

现在想想当初在深夜执勤时,那手机信号忽然变成2G,王警官至今还有些后怕。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