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696、女尸【求月票】

“你才二次交易呢,你全家都二次交易。”

三组办公室内,也是见自己斗嘴不如卢薇薇,王警官也是不由调侃道:

“不果这话又说回来,现在的你自然是不会相信以前家长说的那些鬼话胡话啦,可当时怎么就信以为真呢?”

何俊超不由接话道:“可让我感到纳闷的是,这句话是怎么做到全国统一的呢?”

“对呀。”丁警官也道:“像什么白天玩火晚上会尿床,小孩子天性调皮,安全意识比较差,大人为了吓唬我们就会说,白天玩火,晚上就会尿床。”

“虽说这句话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但是在很多人的记忆里,白天玩火晚上竟然真的就尿床了。”

顾晨笑笑说道:“或许是巧合,也可能是心虚。”

“差不多吧。”王警官默默点头,也是口吐芬芳道:“但是归根结底来说,尿床就是尿床,跟玩不玩火没啥关系。”

“就像我们以前小时候,大人总说在屋子里打伞长不高,在小孩子的眼里,一把雨伞也是很好的玩具,开开合合就能玩上半天。”

“所以大人们随口的一句在屋子里打伞长不高,就成了多少孩子记忆里挥之不去的童年阴影。”

“对呀对呀!”听着王警官说辞,卢薇薇也是赶紧道:“还有小孩子没有腰,我爸妈工作辛苦常会说,忙了一天,累的腰疼。”

“然后我小时候喜欢学大人说话,可是每当我说腰疼的时候,爸妈就会说,小孩子哪来的腰?”

“四五岁时说你没有腰,八九岁时说你没有腰,十六七岁的时候还说你没有腰。”

“那么我还真想问问我爸妈,小孩子究竟是从什么时候才开始有腰的呢?”

“哈哈,卢薇薇,你怕是没有经历过压岁钱让爸妈替你保管吧?小时候最开心的事应该就是过年了。”何俊超不甘落后,也是成功找到话题。

“怎么没有?”卢薇薇嘿笑一声道:“小时候最快乐的时光当然是过年啦。”

“穿新衣放鞭炮,还能收到爷爷奶奶,七大姑八大姨们给的压岁钱。”

“可每到这个时候我妈就会跟我说,小孩子拿钱容易丢,还是让老妈替你保管吧。”

“但是单纯的我当时并不知道,压岁钱一旦到了我老妈的手里,就再也没有拿回来的可能了。”

“哈哈哈。”王警官听得合不拢嘴,也是调侃着说道:“看来我跟卢薇薇是同一个妈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正所谓天道好轮回,我女儿现在每年的压岁钱,也都是由我来替他保管的。”

“噗~”

一旁的袁莎莎差点笑的将茶水喷出,也是不由分说道:“这简直就是全国统一好吗?还有不能用手指月亮,说是会割耳朵,牙齿掉了上牙要扔床底,下牙要扔房顶,不然长不出牙齿。”

“自从我听了爸妈说的这些话,我这么大了还不敢用手指月亮,阴影有点深呐。”

“不同的世界,一样的童年啊。”一旁的何俊超也是自我调侃的道:“我也很想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腰的呢?”

“那要取决于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一旁的丁警官,忽然就开起了车。

“噗~哈哈哈!”

三组办公室又是一阵哄笑。

似乎是被赵国志的一顿吓唬,让大家多少都有些怀念童年了。

所有人调侃的同时,也是带着对童年的美好回忆。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童年,都有属于自己的童年趣事,犹如沙滩上各色各异的贝壳一般,在阳光下散发着五彩的光芒。

有些人可能回忆少一点,有些人回忆的却很多很多。

看着大家一副傻笑的面孔,顾晨也是不由分说道:“我记得小时候,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买瓶饮料都是件能高兴半天的事。”

“我把饮料打开后,是绝对不会像正常人那样一口喝个痛快,而是用瓶盖……一点一点的品尝。”

“哈哈,原来顾师弟也有这么搞笑的时候啊?”听着顾晨的说辞,卢薇薇感觉顾晨也不是天生就是一副正经人思维,原来大家的童年都一样。

顾晨也是笑笑说道:“那是,你以为当时我只是在简单的喝水吗?当然不是。”

“此时此刻,其实我有着极其丰富的内心活动。”

“我会把自己想象成视死如归的英雄,然后壮烈的喝下这杯……鹤顶红。”

“噗~”

“哈哈哈!”

听着顾晨的说辞,袁莎莎和卢薇薇都忍不住了。

想这种事情,袁莎莎也是干过的,于是赶紧插嘴道:“对呀,这种事情我也干过,我们女生们此时应该会把自己想象成美丽的仙女,然后优雅的饮下一杯美酒。”

“哈哈,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沙雕啊?”也是见说出的情况,大家似乎都有经历过。

王警官也是笑傻在那,不由分说道:“像我闺女王小贝也是这样的,她还会给喝到嘴里的饮料再吐到瓶子里,反反复复的玩。”

“不知道是遗传谁的基因,都开始不走寻常路了,你想让她在大街上老老实实的走路?那可不是她现在的风格。”

“别人都是在平稳的路面上走,而我家小贝偏要走在窄窄的路肩石上。”

“沿着路肩石走,还要想象着自己在走钢丝或者冒险闯关之类的,我让她下来,她还凶我说,下面就是万丈深渊,掉下去就会粉身碎骨的。”

“而且到现在都是只要碰到有规则或者有格子的路,她都喜欢踩进格子里走。”

摇了摇脑袋,王警官也是苦笑一声道:“不得不说,小孩子的精神世界真是丰富啊。”

“哈哈,小贝的童年不就是我的童年吗?”听着王警官调侃自家闺女,卢薇薇怎么都感觉是在说自己呢?

王警官也是干笑两声,继续说道:“不仅如此,她还喜欢对着电风扇唱歌呢,尤其是夏天的时候,只要电风扇一打开,属于小贝的乐趣就来了。”

“凑过去对着旋转的扇叶‘啊~啊’的大叫,甚至是动情的唱歌。”

“小贝听着自己颤抖的声音会特别兴奋,同时还会自认为唱得很好听。”

“当然了,夏天的时候,王小贝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跟着她妈去商店。”

“走到冷冻区的冰柜前,她就要把头伸到冰柜里面猛吸一口冷气,说是在炎炎的夏日中,体验一下那冰爽的感觉。”

摇了摇脑袋,王警官也是一脸惭愧道:“真不知道这傻孩子到底随他妈还是随我?我记得我小时候没这么沙雕啊?”

“哈哈。”顾晨也是被王警官逗笑得肚子疼,心说这不就是自己的童年吗?

“童年还真是有无限的遐想,无尽的回忆呢。”顾晨也是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淡然笑道:“其实我多想能再回到那纯真烂漫的童年啊。”

“我记得那个时候,校长只是一位老师,2B还只是个铅笔。”

“对。”见顾晨对童年有所怀念,卢薇薇也是赶紧道:“还有那时候菊.花只是一种花卉,老王只是个普通的邻居,而‘啪啪啪’,也只是父亲打我耳光的声音。”

“噗!卢薇薇,好好说话,能不能不要开车?”丁警官也是见这么漂亮的姑娘,开起车来比自己都牛。

感觉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大家想想现在的孩子,好像还没有大家那时候快乐呢。

也是在大家相互调侃童年时光时,三组办公室的固定电话,忽然间响起,打破了大家的欢声笑语。

顾晨起身来到电话机旁,直接拿起电话问:“这里是芙蓉分局刑侦三组,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

“警……警察同志,我……我们这……这里。”

男生说话似乎很紧张,口齿不清加结巴,顾晨也是淡笑着说道:“您慢慢说,不要急,把你具体要告诉我们的东西说清楚好吗?”

“好……好的。”也是在顾晨的提示下,电话那头的男子努力平复下心情,这才又道:“我怀疑我们小区出了命案。”

“什么?命案?”顾晨闻言,不由皱皱眉头,赶紧将一旁的记录本和写字笔拿在手里:“你慢慢说。”

“是这样的,今天一大早,我们小区保安监控室大爷要去买早点,刚好碰见我,就让我在监控室帮忙看一下,说是待会找我下棋。”

“然后我就答应了,可……可后来,后来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顾晨莫名其妙,道:“你看见什么我怎么知道?”

“是……是一个女人,准确来说,她可能是具尸体。”电话那头的男子也是紧张的不行,捋捋情绪后赶紧又道:

“我看见了一个高瘦的男人,用一张毛毯将她裹住,然后来到了电梯。”

“等一下。”顾晨忽然打断道:“你说你看见一个女人,又说她是尸体,还被男子用毛毯裹住?”

“对。”男子非常确信的道:“我在监控室看得一清二楚,那个男人用毛毯包裹的,分明就是一个女人。”

“虽然被毛毯包裹看不清脸,但是那双修长的大长腿,还是看得非常清楚。”

“所以我敢断定,那个男人肯定对女人做过些什么,那个女人肯定是具尸体,不然也不会用毛毯这样包裹。”

“而且我在监控室看得清清楚楚,这名男子全程都在东张西望,几次想上电梯,都因为几名住户的到来而躲在一旁的角落。”

“直到四周无人,他才鬼鬼祟祟的,将那具女人的尸体包裹着,带到了电梯。”

“先生,你能确定你看到的属实吗?”顾晨感觉情况不妙,但是还是再三确认。

那头,男子也是非常肯定道:“错不了,应该是尸体,那个男人带具女人的尸体回家,简直太可怕了,你们赶紧过来吧,我现在一直在监控室待着呢,可不能让他跑了。”

“好的,您先别急。”顾晨顿了顿,又道:“您现在把您的具体位置告诉我们,我们现在立刻出警。”

“好的,我现在在状元府小区,物业监控室,你们快点过来啊。”

“你贵姓?还有,那男人是你们小区的住户吗?”顾晨一边记录一边问他。

“我姓张,那男人是不是我们小区的住户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人。”男子说。

“好的张先生,您现在待在那儿哪也别去,密切监视嫌疑人动静,我们现在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早已经全副武装。

而丁警官跟何俊超,也都正在穿戴装备。

“组长,是不是有任务?”丁警官调侃着说。

“对,状元府小区有人发现不明身份的男子,将一具疑似女子的尸体搬到家中,被一名当地住户在监控室发现,所以我们现在要立刻出警。”

“明白。”

所有人几乎同一时间回应顾晨。

可以说,如果之前大家将顾晨当做三组的精神领袖的话,那么现在大家把顾晨当做真正的领导者。

顾晨一声令下,那得齐声呼应,毕竟零食都吃进肚子里了……

六个人,全副武装,坐上一辆冲锋车,直接开到了状元府小区。

此时此刻,状元府小区内似乎安静如初,许多老年人正在锻炼身体,并没有发现太多异常。

为了不打草惊蛇,顾晨小组选择将冲锋车停在小区外围,所有人下车,步行进入小区。

顾晨从一名老妈口中问到物业监控室的具体位置。

随后大家一起走进监控室。

此时此刻,一名中等身材的年轻男子,和一名保安老大爷,二人都坐在那儿焦急等待。

也是在见到大批警察来到现场后,二人这才长吁一口气。

年轻男子赶紧上前迎接道:“警察同志,你们可算来了,我一直守在监控室,可以断定,那个男人应该还在这栋楼。”

“具体哪栋楼?”顾晨走上前问。

“六栋。”年轻男子说。

“那名男子你们认识吗?”卢薇薇也问。

保安老大爷皱皱眉道:“这个人好像不是小区的户主,只是暂时租住在小区的,我经常看他上下班,随口问过。”

“具体几楼几号知道吗?”一旁的王警官又问。

年轻男子眯眯眼,赶紧将目光投向身边的保安大叔。

保安大叔说道:“我已经查清楚了,是11楼,202号房,这个我还是记得。”

“好的。”在得到了保安大叔和年轻男子的确认后,顾晨转身对大家道:“如果这名男子真是凶手,那一定具备攻击性,大家要注意安全,明不明白?”

“明白。”所有警员齐声呼应。

“好,那我们现在出发。”话音落下,顾晨指着年轻男子道:“麻烦这位张先生跟我们去一趟,帮我们指认一下当事人。”

“没问题。”年轻男子爽快的答应。

于是顾晨第一个走出监控室。

而其他警员则是紧跟其后。

所有人都感觉热血沸腾,似乎一大早就得大显身手了。

然而在所有警员和年轻男子离开监控室现场后,年长的保安大爷这才若有所思的道:“这帮警察,到底谁是领导啊?怎么都听这个年轻小伙的?”

……

……

另一边,顾晨也是根据年轻男子的带领下,这才来到了11楼202号房门口。

所有人忽然间紧张起来,分成连队站立两侧。

王警官和丁警官,分别摸向腰间的配枪,而何俊超则跟在顾晨身后,随时进行抓捕作业。

<aid="wzsy"href="http://www.156n.net">156n.net</a>

“是这里吗?”顾晨扭头再三确认。

年轻男子点点头:“没错的,保安大爷对这边的住户情况非常了解,他说是这就应该没错。”

“好的。”得到确认后,顾晨打开执法记录仪,开始“笃笃笃”的敲响房门。

“谁呀?”屋内传来一名男子的动静。

年轻男子闻言,赶紧躲在顾晨的身后。

“我们是警察,根据群众举报,来你家调查一下具体情况。”顾晨说。

屋内忽然没了动静,可很快,房门上的猫眼一黑,随后大门“咔嗒”一声被打开。

一名高瘦的中年男子,这才莫名其妙的,从门缝中探出脑袋问:“请……请问警察同志,我……我到底犯啥事了?”

顾晨看看他身后,问道:“你家就你一个人住?”

“对……对呀,就我一个人住,怎么了?”男子开始说话慌张。

顾晨直接又道:“可今天一早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你抱着一具女人的尸体,在毛毯的掩护下,搬进了家里。”

“为了证明事实,我们需要进屋调查。”

“没……没有的事。”男子一听,蹲在整个人都慌了。

从刚才的慌神,变得惊恐,整个人的情绪也处在激动的状态,似乎非常排斥警方的搜查。

可越是这样,越说明男子心中有鬼。

顾晨瞥了瞥身后的同事,回头说道:“如果是误会,我们可以向你道歉,但是目前有目击者在这,所以我们必须进去看看。”

也就在顾晨说话的同时,住在对面房间的住户,此刻也偷偷打开房门,似乎在暗中观察警方的行动。

整个现场忽然间变得诡异起来。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