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666、被一条狗给出卖了

审讯室内,出奇的安静。

顾晨目光如炬,眼神死死盯住面前的大卫。

而大卫似乎无所畏惧……

要知道,在薛定谔家被捕,大卫已经完全暴露出自己杀人的动机。

一个无所畏惧的人坐在中意警察面前,看似弱势,内心却是强大无比。

“他是我父亲,威廉就是我父亲。”大卫在短暂的安静几秒后,终于道出了实情。

“什……什么?威廉是你父亲?”安娜愣了愣神,整个人不由一惊。

此时此刻,现场忽然间陷入短暂的焦灼,所有人看着面前的大卫,似乎都以为自己听错。

“威廉就是大卫的父亲?可是据我所知,威廉膝下无子,你又是怎么冒出来的?”

顾晨虽然对威廉的家室不是太了解,但是这几天,为了威廉的案子,顾晨专门走访了MB婚纱品牌公司。

找到了MB婚纱品牌的许多高管核实。

这些人当中,许多都是跟随威廉多年,但是都不曾听过威廉有子嗣。

为此许多人还会偷偷热议,说威廉可能是某些方面有问题,才导致偌大的家产无法继承。

当然这些在威廉生前,大家是绝对不敢讨论的。

可似乎现在威廉一死,先前大家不敢讨论的禁语,似乎现在都可以摆在明面上。

所以大卫刚才所说的这些,顾晨只能将信将疑。

“你们可能觉得很奇怪吧?没关系,我当时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也很意外?”

大卫眨了眨眼,眼角开始有些泛红……

“我生活这么多年,一直以为父亲是个泥水匠,在一次意外事故中丧生。”

“而我的母亲只是一名普通裁缝,为了养育我,一个人要兼职两份工作。”

“我的童年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直到我母亲病逝前,她才告诉我所有的实情,原来MB公司的老板威廉,他才是我亲身父亲。”

“突然冒出一个有钱的爹?”卢薇薇不由一呆,靠在顾晨耳边轻声道:“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吧,他竟然还亲手掐死了威廉,这也太可怕了。”

顾晨皱皱眉,继续问道:“那威廉知不知道你跟他之间的关系?”

大卫摇头:“我从来就没有告诉过他,因为在我心中,我那死去的泥水匠父亲,才是我的亲人,威廉只不过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你胡说。”一旁的卡梅罗直接反驳了回去,道:“谁都知道,MB品牌婚纱的创始人威廉,那可是大慈善家,你竟然说他是伪君子?就因为他没有让你享受荣华富贵?这太可笑了吧?”

大卫冷冷一笑:“我说这位警官,你说这种话就不怕闪了你的舌头?”

“你……你说什么?”卡梅罗一听怒了,整个人就要起身争论,却是被身边的乔治警官一把拦下。

“卡梅罗,你冷静一下,听听他到底怎么说。”

“行吧,我倒要听听他有什么说法。”卡梅罗压压火气,扯了扯自己的上衣,重新坐回道板凳上。

那头,大卫却是不屑的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这才悠然自得道:

“威廉那个混蛋,早年风liu债不少,我母亲当时只是MB婚纱公司,郊外工坊的一名小裁缝。”

“父亲出生在东欧一个小国,而母亲则是出生在罗城偏远村庄,两个人相亲相爱,日子过的虽然紧凑,但也幸福。”

“原本两人都快订婚,可这件事情被威廉知道,他早就盯上我母亲很久了。”

“因此就找了个借口,让我母亲带着做好的样衣,亲自送到他所住的别墅来。”

“也就是在那天晚上,威廉那个混蛋兽xing大发,我母亲做梦都不会想到,平常一个温文尔雅的绅士,慈善家,竟然会暴露出如此凶残的一面。”

“从那天晚上之后,母亲精神受到重创,回家后,直接疼晕在门口。”

“威廉竟然是这种人?”乔治警官不由一怔,弱弱的说道:“之前只知道威廉为罗城做过许多善事,也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企业家。”

“在整个行业中,似乎也少有绯闻,可怎么到你口中,他就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呢?”

“警官。”大卫抬头看着乔治,道:“你们所看到的关于MB公司的信息,都是威廉经过公关处理,发给给你们看的内容,是他希望让你们看到的内容。”

“所以你们当然不知道威廉的阴暗面,他可不是什么慈善家,而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混蛋。”

“那之后呢?”顾晨赶紧追问道:“之后你母亲怎么样?”

“呵呵。”大卫痛苦的捂住脸颊,叹气说道:“父亲在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了倒在地上的母亲。”

“在得知真相之后,父亲准备上门找威廉算账,可愣是被威廉的保镖打伤在地上。”

“他们威胁我父亲,让我父亲闭嘴,他们给了我父亲一点钱,说是补偿。”

“我从见到父亲的那一刻起,就从来没想过,父亲竟然会经受那么多痛苦。”

“他去报警,警察说他无理取闹,他去找媒体,这些媒体都是威廉的朋友。”

“父亲感觉人生灰暗的时候,母亲忽然又传来怀yun的消息。”

“是的,你们没有听错,那个孩子就是我。”

现场忽然短暂的安静……

所有人面面相觑,似乎都能理解大卫此刻的心情。

一个遭到迫害的母亲,一个被生命威胁的父亲。

这个家庭在那个时候那得多绝望?

卢薇薇和袁莎莎,两人都情不自禁的红了双眼。

顾晨默默点头,问大卫道:“你父亲知道你是威廉的孩子吗?”

“知道。”大卫忽然放低了语调,整个人也是无所谓道:“这就是我敬佩父亲的地方,他爱母亲,怕她受到再次伤害,决定将我生下来,然后一起共同养育。”

“他们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而威廉在上次的事情之后,怕自己的名誉受到竞争对手的攻击。”

“他辞退了母亲,给了母亲一笔钱,让他不要出现在罗城,否则他会让我父亲好看。”

“当时母亲肚子里有我,威廉又是家大业大,在罗城世人都要给他面子。”

“所以,母亲选择跟父亲隐居在郊区,从此一家人过上悠闲的生活。”

“小时候虽然很苦,那也快乐,直到有一天,母亲重病在床,手术费是笔巨额开支。”

“父亲仅凭泥水匠工作,根本无力支付这笔费用,所以他在万般绝望下,想到了MB公司的威廉。”

说道这里,大卫眼泪哗哗的落下,整个人也是伤心不已。

“有些人注定需要帮助,可父亲在罗城没有朋友,母亲也因为爱情嫁给了父亲,跟家人的关系势如水火。”

“所以父亲只能再去找威廉,可这个时候,威廉所创造的MB公司,正好处在事业高峰期。”

“在那一年,MB公司疯狂收购竞争对手,在欧洲打了一场漂亮的商业仗。”

“一时间,欧洲的贵族皇室们,都知道MB品牌婚纱的影响力,MB婚纱品牌和威廉,在那一年风光无限。”

“可是你父亲的出现,打乱了威廉扩张的计划对吗?”顾晨问。

大卫微微点头,道:“威廉做梦都不会想到,就在他事业高峰期,即将进入欧洲婚纱品牌第一梯队时,十几年前消失的人,又忽然再一次出现。”

“这一次,威廉比任何时候都要谨慎,在得知我父亲用威廉当年的丑事相要挟,需要巨额医疗费赔偿时。”

“威廉表面答应下来,让我父亲先回去等通知,可第二天,我父亲就离奇的死在工地上,他是从二十六楼直接摔死在地面上的。”

“等一下。”顾晨忽然打断了大卫,问道:“你说你父亲是坠楼身亡,可是,这跟威廉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啊。”安娜也是颇为不解,弱弱的问:“难道,你父亲坠楼跟威廉有关?”

“呵呵。”大卫忽然干笑两声,道:“起先大家都认为是父亲失zu坠楼,可根据父亲要好的工友介绍,曾经看见有两名穿着工作服的陌生人,在父亲工作时,趁他不备,直接将他推下大楼。”

“所以我父亲根本就不是意外坠楼,而这一切都是威廉干的,他为了摆平麻烦,雇人杀死了我父亲。”

说道这里,大卫的情绪忽然激动,整个人伤心欲绝道:“威廉不可原谅,他就是个冷血杀手,我要报仇,这是我当时听到父亲工友的诉说时,唯一留下的念想。”

“可当时的威廉,事业可谓达到顶峰,夸张的时候,甚至出门都是三五个保镖。”

“因为做的亏心事太多,他怕竞争对手报复,所以别说是我,就是那些有实力的竞争对手,都拿他没办法。”

顾晨默默点头,问道:“所以你这些年,就一直在隐忍,一直在等待机会?”

“没错。”大卫毫不避讳自己的想法,直截了当道:“这些年,我一直把杀掉威廉作为自己的唯一目标。”

“经过父亲工友的帮助下,我拿到了父亲的补偿款,母亲的病终于有钱可治了,可这都是我父亲用命换来的。”

“之后我又在父亲工友的帮助下,成了建筑公司的一名工人。”

“我要不停的赚钱,因为母亲的病,不是靠一场手术就能解决的,我需要让她有足够的钱住院,要让她用最好的药,我要让她活下去。”

擦了擦自己的眼角泪水,大卫又道:“这些年我实在太累了,我一直在为母亲而活,可终究她还是走了。”

“我很抱歉。”安娜听完默默点头,她轻声的道:“大卫,你的父母的确都很好,真的,他们会去天堂,然后在一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说的没错警官,我的生活的确没了负担。”大卫用手背沾沾眼角泪珠,道:“母亲的去世,给我留下了一小笔债务,但那都不是事。”

“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母亲在临死前,才告诉我,那个害死父亲的威廉,竟然才是我的亲生父亲。”

“当时我整个人都懵了,我害怕极了,心中一直想杀掉的人,竟然是我的亲生父亲。”

“上帝似乎是跟我开了个玩笑,我被所有人耍了,他们其实早就知道,只有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上帝啊,他们都该死。”

说到这,大卫忽然哇哇大哭,似乎情绪也处在崩溃的边缘。

“警官。”他抬头看着顾晨,痛苦说道:“你知道吗?干掉威廉,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可是就在我失去母亲的同时,她却狠心的将真相告诉我。”

“我要杀掉我的父亲?我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疯子。”

“没有亲戚的疼爱,没有父母陪伴在身边,甚至连父亲曾经的那些工友,他们都无情的欺骗我,看我笑话,我感觉整个人生都是灰暗的。”

“那段时间,我唯一的生活寄托,就是那个灵异论坛,在这里面,我找到了许多之前不曾接触过的东西。”

“我决定不做个懦夫,我决定让威廉付出代价,有他在,我的生活根本无法开始。”

左右看看面前的警察,大卫忽然冷笑道:“说来也真是可笑,曾经辉煌的威廉,此刻的事业却在紧缩。”

“没有了激烈的竞争,威廉也在上个月撤掉了保镖,自己隐居在一处老社区内,这给了我绝佳的动手机会。”

“在得知了威廉的老屋有些损毁,需要泥水匠帮忙修补时,我果断利用了薛定谔的信息,伪造了一份个人信息。”

“在利用几名陌生人之间的贪婪,让他们相互直接完成配合,让薛定谔成为听话的受支配者。”

“因为我知道,薛定谔是个对自己生辰八字极为认同的一个人,只要找出让他信服的东西,即便他再忌讳,他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前往。”

“我正是抓住了这点,设计了一场身份互换,让薛定谔成为我的替罪羊。”

看了眼乔治警官,大卫又道:“我甚至在得手之后,撤退时,故意将你们引入公墓,让你们瞬间找到薛定谔。”

“心想着最好的结果,就是让那个满嘴胡说八道的道士,替我背黑锅。”

“就算你们查清了情况,最坏的结果,你们也找不到我,但是万万没想到,还是让你们从劳保服上面发现猫腻。”

看了眼面前的警察,大卫不服气道:“我就想问一问,从劳保服上找到猫腻的人,到底是谁?”

大卫这边话音刚落,现场所有的警察,目光便齐刷刷的投向顾晨。

“原来是你?”大卫盯着面前的顾晨,既恨又佩服:“没想到,你一个中国警察,竟然能从这种微小的猫腻上发现问题。”

“可我当时记得,为了伪装成合适的路人,我甚至将自己扮成一个胖老头,可终究还是逃不过你的法眼。”

“大卫。”顾晨看着面前的大卫,也是不由分说道:“其实你已经隐藏的很好了,只不过是那条狗出卖了你,如果没有那条狗的意外出现,可能我根本发现不了你。”

“那条狗?”大卫一惊,赶紧回想着当晚情况。

可片刻之后,大卫恍然大悟,这才后悔道:“我知道了,是那条叼走我手机的流浪狗,可是……你就凭这个看出的猫腻?”

“难道还需要更多理由吗?”顾晨反问大卫道:“如果你当时真的是名胖老头,那根本做不出如此爆发力的动作来。”

“可以说,一个小插曲,让你之前的所有伪装前功尽弃,这也许就是你的命。”

听着顾晨的说辞,大卫整个人愣在那儿,目光无神的看向地面。

此时此刻,大卫已经认输了,他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

只是败在一名年轻的中国警察身上,这让他感觉后悔不已。

大卫认罪了……

之后的审讯环节,顾晨所在的中国警察小组,并没有再参与。

大家将工作交给意国警察小组后,便一起离开了审讯室,来到罗城警局花园透透气。

“大卫终究还是认罪了,只可惜了薛定谔那家伙,活生生成了背锅侠。”卢薇薇一脸轻松的双手抱胸,边走边道。

王警官呵呵一笑:“也该让那家伙长点记性了,网红有这么好当的?没点真才实学,那还怎么混啊,他以为人人都可以当网红?”

“可好歹人家也有几十万粉丝吧。”袁莎莎想想之后,也是一脸叹息道:“只可惜了,都是几十万脑残粉,如果顾师兄开通社交账号的话,估计粉顾师兄的人会更多。”

“我不想做网红。”袁莎莎话音刚落,顾晨就直接打断道:“我不想做网红,我只想安静的办案,为人民服务。”

<ahref="http://m.xiaoshuting.org"id="wzsy">xiaoshuting.org</a>

“哈哈。”王警官不由笑出了猪叫,摇了摇头说道:“这有些人有实力,就不想做网红。”

“而那些没实力的,却天天嚷嚷着要做网红,这个世界总归是让人哭笑不得啊。”

抬头望天,王警官摇头叹息:“总有些事情,想多了头疼,想通了……心疼。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