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626、可能这就是人生吧

罗城警察局。

新闻发布会还在继续。

然而站在一旁的费尔南多局长有些尴尬了。

刚才自己在办公室还跟安娜交代清楚,让安娜统一口径。

结果回头安娜就把自己给卖了。

现在不光是费尔南多,就连记者们也都感觉一头雾水,似乎安娜这么说,明显就是话中有话。

见安娜一直在犹豫,一名年轻女记者忽然举手大声的问:“安娜警官,你说功劳并不是你的,我相信,可是,这功劳到底算谁的?你好歹也该说清楚吧?”

“大家稍安勿躁。”安娜知道自己捅了大娄子,但是从小受到父亲阿尔伯特的教诲,知道什么是是非黑白,安娜自然不愿在这胡说八道。

她看着面前的众多记者,努力平复下心情后,这才淡淡说道:“昨天帮助我们破案的,其实是中国警察小组组长,顾晨。”

“中国警察小组组长?”

“顾晨?”

“就是昨天出现在罗城街头的那些中国警察?”

“他们来这做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们?”

记者们开始一连串发问,似乎从昨天的社交软件上,大家都有看到关于中国警察跟意国警察联合巡逻的消息。

但是很不巧,虽然社交软件上到处都是中国警察来意国联巡的消息,罗城警局却并没有过多的宣传。

以至于今天还有不少本土媒体对此情况根本不是很了解。

“没错。”安娜点头道:“昨天破获这起案件,如果没有中国警察小组组长顾晨的协助,我们险些与劫匪错过。”

“也正是因为有顾晨和他的团队在,我们才能成功抓获劫匪,从这点来说,我们得感谢他们。”

安娜动之以情,许多本土媒体忽然间沉默。

一阵小声的议论之后,刚才那名年轻女记者又问:“我有点不太明白。”

“请讲。”安娜伸手道。

“你说……帮助你们抓获劫匪的是顾晨和他的中国警察小组,可是,他们作为外来客,怎么就能如此精准的抓获罪犯呢?就这点来说,你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安娜警官。”

抓住问题追究到底,本土媒体向来以犀利采访风格著称。

因此也会让许多采访者感到不爽。

但是女记者的提问,恰恰是安娜想要解释的内容。

于是安娜淡淡一笑,说道:“因为昨天顾晨警官在一个小细节中,看到了两名劫匪的破绽,因此才断定他们是劫匪而非医护人员。”

安娜根据昨天顾晨跟自己讲解的那样,将昨晚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大家讲解起来。

站在一旁的费尔南多已经偷偷躲在一旁,此刻也是尴尬不已。

要么说安娜这人是阿尔伯特的女儿呢。

也是在安娜的解释下,大家这才发现,原来中国警察小组,竟然也有这种厉害的角色。

关键是顾晨运气好啊。

来意国联巡的第一天,就让他瞎猫碰上死耗子,要不说这人不去买彩票可惜呢。

“安娜警官,我看你一直在吹捧中国警察的厉害,你这样会不会太掉价?毕竟显得你们罗城警察局太无能。”

一名刀子嘴的中年男记者,也是见不得安娜如此吹捧中国警察,直接挑刺反驳。

安娜看着他,也很快认出了他。

他就是罗城警察局新闻发布会的常客……

不光是自己,包括费尔南多在内的众多警察,见到他也是头疼不已。

这可是一个以挑刺见长的嘴炮记者。

要不是他有采访的权利,费尔南多绝对不希望能在这里见到他。

安娜淡淡一笑,说道:“我说这位记者朋友,我安娜向来都是说话公道,我并没有吹捧谁,也没有贬低谁,我希望你不要在这里带节奏,上次你污蔑我们警局的事情还没找你算账呢。”

“哈哈,看来安娜警官也是一个记仇的人啊。”耸耸肩,中年男记者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道:“我为上次的事情抱歉,不过就事论事,这次咱们说的是中国警察,我希望能在这里见到他们,就这样。”

“没错,让中国警察出来。”

“我们也想见见他们。”

“为什么功臣却不在现场呢?费尔南多局长你就没什么要解释的吗?”

……

一时间,许多媒体记者都在催促,这让原本就尴尬不已的费尔南多,更加狼狈不堪。

无奈,他瞪了安娜一眼的同时,把外甥卡梅罗叫到了身边:“卡梅罗,你去把中国警察都叫过来,让他们出来见媒体记者。”

“舅舅,可这样一来,岂不是让他们占尽风头?”卡梅罗一向不喜欢顾晨,也不喜欢中国警察。

现在媒体记者要采访昨天破案的关键人物,费尔南多舅舅却欣然接受。

这完全不符合费尔南多的性格。

费尔南多瞥了瞥身边的卡梅罗,也是没好气道:“你认为我现在还有其他选择吗?叫你去就去,这些该死的媒体记者可都看着呢。”

“好……好吧。”虽然心里极不愿意,不过看在费尔南多进退两难的局面,卡梅罗还是勉强接受。

离开现场没多久,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四人,就被卡梅罗叫到现场。

马里奥和法比奥立马让出身位,将C位交给中国警察。

见到顾晨走到自己的身边,安娜兴奋不已,而顾晨却是一脸懵圈。

自己只是被卡梅罗叫来,可具体干什么卡梅罗并没有说,他只是给费尔南多当信使。

而另一边,见到中国警察的众多媒体记者,也都开始小声的议论。

“这就是中国警察?”

“还别说,形象方面没得挑。”

“我昨天在社交软件上见过他们,他们好像挺受欢迎的。”

“原来中国警察的制服是这样,还挺时尚不是吗?

……

刚才那名提问的中间男记者,也是在众人当中,当面指着王警官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中国警察小组的组长,顾晨对吗?”

“我是顾晨?”王警官忽然一呆。

虽然自己意语学的不太好,但是这句问话,自己多少还是能听懂。

可自己也不知是啥情况,忽然就成了顾晨,这让自己多少有些莫名其妙。

王警官摇头回道:“我既不是中国警察小组的组长,也不是顾晨。”

“你不是顾晨?”中年男记者愣了愣神,赶紧扶了扶眼镜道:“你不是顾晨,那谁是顾晨?”

“我在这。”顾晨忽然上前一步,道:“我是中国警察小组组长,我是顾晨。”

“你……你是顾晨?”中年男记者忽然愣住。

他赶紧上下打量起顾晨,整个人感觉不可思议。

一个年轻小伙,竟然是这只队伍的小组组长,难道中国警察无人?就派个毛头小伙来敷衍?

就在顾晨自报家门的同时,先前那些隔岸观火的其他记者,顿时也都惊愕不已。

整个现场乱成一锅粥。

“他就是顾晨?”

“中国警察小组的组长?”

“可为什么他这么年轻就能当领导?”

“中国警察这次派来的都是些年轻人?”

“天呐,这里边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各种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站在勉强的顾晨,竟然是这支小组的领导。

这让中年男记者感觉难以接受。

他问顾晨:“安娜警官刚才通报,昨天那起奢侈品店的抢劫犯,是由你顾晨警官破获的,是这样吗?”

顾晨愣了愣神。

自己只是举手之劳,没想到这边警局会如此大幅度宣传。

说不震惊那是不可能的……

一旁的安娜提醒道:“他们想知道昨晚的办案情况,我都已经跟他们说过了,所以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原来是这样。”了解道情况的顾晨,于是面对镜头点点头,道:“没错,是我最早发现劫匪的漏洞。”

“那肯定是你侥幸,你运气好对吗?”中年男记者不依不饶,提前帮顾晨想好答案。

顾晨笑笑说道:“如果你这么认为,那就算是这样吧,我觉得能抓到劫匪是一种幸运,至于谁先破案,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把劫匪所洗劫的物品全部找回,那家店主的损失得到弥补,这才是重点不是吗?”

“说的太棒了。”站在一旁的安娜,情不自禁的鼓掌起来。

随后,包括马里奥和法比奥在内的不少警察,以及面前的媒体记者,也都相应的鼓掌表示认同。

中年男记者虽然不太情愿,可还是点头敷衍。

就在此时,一名女记者忽然问道:“顾晨警官对吗?”

顾晨点头,问道:“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你是中国警察,可是你的意语说的非常棒,你来这之前专门培训过对吗?”女记者问。

顾晨默默点头,笑着用意语说道:“你说的很对,我们非常重视这次和贵国的联合巡逻任务,这将加强我们两国警方的了解和友谊。”

“你们是唯一的中国警察小组吗?”女记者又问。

顾晨摇头:“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另外三支小组,分别在米兰,佛城和那城联合巡逻。”

“我注意到了。”女记者似乎是个温和派,问题并不是太尖锐。

一旁的中年男记者皱皱眉,也问道:“你说昨晚的案子是你侥幸破获的,可是为什么罗城警察局局长费尔南多先生却说,这些功劳全是安娜警官,马里奥警官和法比奥警官的功劳,这是不是意味着罗城警局在抢功?”

“这……”顾晨忽然愣在那儿。

而此时此刻,站在一旁的费尔南多,也成了现场的众矢之的。

要不是安娜没有统一口径呢?

记者们也都不傻,在与费尔南多打交道的这些日子里,大家都清楚费尔南多是个怎样的人。

安娜刚才的说辞,显然与费尔南多相驳斥。

因此捧一踩一的情况发生也是在所难免。

见费尔南多尴尬,顾晨并没有急着马上回答。

而此时的费尔南多,则是赶紧接过顾晨的话筒,抢先一步道:“我觉得这个问题没必要讨论,我们这次发布会主要是案件通报。”

“可你刚才明明说破案的功劳是安娜警官,马里奥警官和法比奥警官,这些我们刚才都听得清清楚楚,您这样做岂不是对中国警察不公平,他们应该记上一功。”

“对!”

“没错。”

“这次的案件,中国警察是主角。”

“费尔南多局长在撒谎。”

在怼自己当地警察局局长方面,本地媒体向来是乐此不疲。

不过费尔南多也不是吃素的,他压了压手,说道:“你们跟我说公平?如果没有我们罗城警察局警员的帮助和了解,中国警察怎么可能有机会参与到案件中?”

“而且没有我们罗城警察的协助,这两名劫匪又怎么会落网?所以按照功劳大小来说,我们罗城警察局应该放在首位。”

看了眼身边的顾晨,费尔南多又道:“当然,我们应该感谢来自中国同行的帮助,没有他们,我们虽然也可以破案,但并没有这样迅速,因此我也要感谢他们。”

“你在回避问题。”中年男记者揪住小辫子不放,依然反驳道:“你在偷换概念费尔南多局长,功劳是中国警察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否则这样对中国警察不公平。”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费尔南多恼羞成怒,却依然保持着姨父般的微笑。

要不是自己是警察局局长的身份,费尔南多非把他丢进垃圾桶。

“人生没有绝对的公平,可能这就是人生吧。”费尔南多努力压下了火气。

现场的提问还在继续……

不过这一次,顾晨和中国警察小组,似乎成了这场新闻发布会的主角。

大家似乎对之前的案件并不在乎。

中国警察的到来,让整个罗城充满活力。

顾晨被连续提问八次,每次顾晨都能严谨的回答,没有丢脸,也保住了罗城警局的面子。

和媒体记者还是在一个相对和谐的氛围中结束采访。

回到警局。

费尔南多将安娜和顾晨叫道自己的局长办公室,刚进门,费尔南多就将警帽一摘,丢在一旁的座椅上。

“安娜,你疯了?你这是过河拆桥,你分明就是想让我难堪。”费尔南多双手叉腰,直接走到了窗口。

“费尔南多叔叔,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安娜并不吃这套,也是没好气道:“顾晨是这次案件的功臣,而你却选择忽视,我觉得这样对他们不公平。”

“我们是在联合巡逻,是一个混合整体,所以,费尔南多叔叔,我希望你不要太自私,请认真对待这次行动好吗?”

“安娜。”顾晨也是见两人为了功劳而争吵,夹在中间的自己很尴尬。

当然顾晨也知道,安娜的父亲阿尔伯特教官,跟费尔南多局长也是过命的交情,两人之间有着深厚的友谊,因此安娜才敢在他面前畅所欲言。

费尔南多也是在面窗思过良久之后,这才叹息一声,回过头道:“也许你说的对吧,可能这就是人生吧。”

他看了眼顾晨,颇为尴尬道:“顾晨,之前是我考量不周,我真不知道你这家伙有什么本事,竟然能让我们罗城警局的安娜,站在你们中国警察的这边。”

“可能……”顾晨瞥了眼身边的安娜,也是学着费尔南多的口气道:“可能……这就是人生吧!”

<aid="wzsy"href="http://m.bidige.com">哔嘀阁</a>

“噗!”再也憋不住的安娜,整个人不由憋笑出声,淡淡道:“我觉得中国警察是我们的朋友,朋友帮忙,我们可不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看了眼有些生气的费尔南多,安娜笑道:“费尔南多叔叔,你就不要再生气了,中国警察的到来,也是给我们罗城警局增添光彩,我们应该大力宣传,而不是当做一般警务活动来处理,你觉得呢?”

听着安娜一番说辞,费尔南多当然不会不清楚,这丫头说的确实有道理。

从昨天的社交软件热度榜就可以明显看出,似乎带有“中国警察”的话题讨论,往往都有上升的趋势。

就这点来说,一方面是因为罗城人民的好奇。

毕竟中国警察在意国执勤,确实给人一种国际化的感觉。

而且当地有太多中国游客,与意国警察沟通不便,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往往会因为沟通障碍,导致中国游客的权利受损。

可就在这个时候,中国警察来了,和意国警察一起联合巡逻。

这本身就是一件可以帮助意国警察,解决沟通中国游客的事情。

这在某些方面来说,是对意国首都罗马的宣传。

想到这些,费尔南多也不在纠结了,他走到顾晨的面前,拍拍顾晨肩膀:“顾晨,昨天的事情干的漂亮,你让我刮目相看。”

“只怪我自己对你们不加重视,才会发生这种情况,我向你道歉。”

“别这么说,费尔南多局长。”顾晨还是谦虚的回应。

费尔南多摆摆手,双手搭在顾晨的肩膀,道:“既然阿尔伯特是你的教官,而他又是我的朋友,朋友的学员,我应该多加照顾。”

“所以待会我要在罗城警局的社交官网上,发一条关于你们帮助罗城警局破案的消息,我希望待会让安娜给你们拍几张好看的照片,我要当做配图宣传。”

看着顾晨爽朗俊俏的面容,费尔南多笑了:“顾晨,我想你已经出名了。”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