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592、时间演绎【求月票】

对刘俊的调查,的确让所有人为之一惊。

先前所谓的最佳嫌疑人,目前看来更像个最佳背锅侠。

不过,虽然刘俊有社交媒体的聊天记录作为洗脱罪名的工具,但并不能代表刘俊就没有嫌疑。

刘俊给出的口述有没有撒谎,这点目前还不能确定,因此顾晨也不能只信他的一面之词。

“跟我们去市局技术科吧。”顾晨给出建议道:“我们需要你的配合。”

“可……可以的。”刘俊虽然有些犹豫,不过看在顾晨一脸认真的样子,还是不敢反驳,直接答应下来。

几人上车之后,直接来到市局技术科。

此时此刻,高川枫正在对现场物件进行检测,所有人都在外头耐心等待。

在经过一番比对后,时间很快来到下班时刻。

许多警员开始离开办公室,奔着食堂方向走去。

但是顾晨所在的刑侦三组,依然在等候室排排坐。

穿着白大褂的高川枫走出检测室,见顾晨等人还在现场,于是又折返到等候室,跟大家打起招呼:“都还没走呢?”

“这不是等你的检测报告吗?”顾晨直接站起身,来到高川枫面前,伸手问他:“东西呢?”

“这么急?”高川枫本能的向后一缩,一副难为情的样子。

“你该别告诉我们,这点检测还没搞定吧?”卢薇薇也紧跟着杀来,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高川枫嘿笑一声,道:“我做法医助理这么久,也就你顾晨每次都跟催魂一样,感觉你都快把我们技术科当做你家一样。”

“说这么多干什么?东西到底有没有啊?”王警官也有些坐不住了,关键是他肚子饿。

早点拿到检测报告,自己也好早点杀向食堂。

“碰上你们这些祖宗,可真是难伺候啊。”高川枫耸耸肩,双手揣进了白大褂口袋,风骚转身后说道:“在这待着吧,我去给你们拿。”

没过多久,高川枫就将一份检测报告表,亲自送到顾晨的手里:“你们要的东西我都已经跟你们检测过,凶器,也就是那把毒刺,上面并没有任何指纹。”

“我猜到了。”顾晨一边看着检测表格上的数据,一边给踮起脚的卢薇薇分享。

“但是纸杯上有指纹。”高川枫继续补充了一句。

顾晨赶紧翻到下一页,赫然发现检测结果,指纹只有一个,与刘俊的指纹完全匹配。

顾晨不由皱皱眉,回头看了眼正在等候室一角交集等待的刘俊,回头问高川枫:“你这个检测不对。”

“啥……啥?”也是被顾晨的质疑惊愕了一下,高川枫直接噗笑问道:“我说顾晨,你是怀疑我的检测水平?诶我可是专业的。”

“我知道你是专业的,我是说,按照正常逻辑,这个纸杯绝不可能只有一处指纹。”顾晨也是把心中所想告诉高川枫。

“不懂。”高川枫直接摇头回应。

这时候,王警官和袁莎莎也来到顾晨的身边,两人不可置信的看着顾晨,仿佛顾晨已经发现了其中的猫腻。

“顾师兄,你的意思是,纸杯上残留刘俊的指纹有问题?”袁莎莎问。

顾晨摇头:“刘俊的指纹残留在纸杯上,本身没有问题,问题是,为什么纸杯上只有他刘俊的指纹?这个问题你们有没有想过?”

“这个?”袁莎莎呆滞了一下,弱弱的问顾晨:“难道顾师兄的意思是,泡咖啡的孙淼,应该也有指纹在上面,但是现在却没有?”

“对,就是这个意思。”顾晨双手抱胸,来回在走道上走上几圈后,这才又道:“从我们检查现场的情况来看,似乎在办公室内,经历过一次打斗。”

“对。”卢薇薇狠狠点头,道:“办公室内一片狼藉,感觉动静有些大的样子,那泼洒的咖啡,还有死者那摔碎的手表,都可以表明,当时双方确实经历过一次打斗。”

顾晨摇头:“我看未必。”

“未必?”王警官皱皱眉,问顾晨:“你是说……办公室里没有打斗?”

“王师兄。”顾晨抬头看着他,问道:“如果按照正常情况,包括死者与刘俊会面的时间点,似乎都可以断定,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与死者被杀的时间极为短暂。”

“要在这么短时间内,完成对死者的谋杀,似乎刘俊最有可能。”

“但是有一个问题,刘俊也是被人叫去现场的,且不说这种情况的真实性,就算是,那他算不算被人利用?”

“如果这种情况不存在,他给我们看的聊天记录只是自导自演,那风险也是极大,毕竟通过我们的技术手段,也是可以查明真相。”

“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卢薇薇黛眉微蹙,瞥了眼顾晨:“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刘俊作案似乎也太过明显,感觉如果是这样,先前这些铺垫完全没有必要。”

“对。”袁莎莎也非常赞同道:“从整个案件来看,似乎凶手的目标都是要甩锅给刘俊,因此在时间上非常凑巧,似乎对刘俊非常了解。”

“但如果仔细想想也不难看出,这个越刘俊见面的人肯定就是凶手,而且就是刘俊要见的那名作家。”

“小袁,说的好。”顾晨也是佩服的竖起大拇指。

袁莎莎一脸害羞的挠挠后脑,轻声说道:“我只是根据顾师兄的推测几处上,发表自己的浅薄看法,要跟顾师兄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呢。”

“已经很不错了。”顾晨也是微微点头,隔着玻璃墙看着等候室内的刘俊,也是不由分说道:“刘俊如果真是凶手,也没必要把所有针对自己的线索做这么明显。”

“况且如果他真要杀掉死者的话,也绝不会选择在办公室这种明显的地方。”

“那时间上怎么说?”王警官忽然擦嘴,道:“我记得死者手上的那块手表,摔碎时,时间定格在3点30分。”

“就时间而言,跟刘俊与他会面的时间也是极端,难道刘俊一离开,死者就被谋杀?”

“只有一种可能。”顾晨直接打断了王警官说辞,转身看着他道:“那就是,凶手就在身边。”

“你是指……熟人?”王警官问。

顾晨点头:“不可否认,能够很好协调刘俊与死者见面时间的,并且对死者处理商务洽谈非常熟悉的人物,你首先会想到谁?”

“孙淼?”王警官也是条件反射,直接道出了死者助理孙淼的名字。

顾晨打上一记响指,道:“就是孙淼,她完全有这种可能,在刘俊离开后极短时间内完成作案。”

“可是……一旁的卢薇薇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顾晨:“可是顾师弟,你有没有想过,死者身材也算魁梧,而那个孙淼,我们大家之前也都见过,那就是一个瘦弱的女子。”

“就她这竹竿身材,怎么可能在打斗的时候杀掉死者呢?似乎有点不太现实吧?”

“对啊。”站在一旁的袁莎莎也是赞同道:“顾师兄,论身材,孙淼这种应该根本不是死者的对手,而且在办公室内弄出这么大动静,杀掉自己的老板后,还能全身而退,未免也太过牵强的吧。”

顾晨笑笑,也是知道大家的顾虑。

因此顾晨也不急,只是反问袁莎莎:“小袁,如果我告诉你,现场的一片狼藉,是在凶手得逞后,故意制造出来的虚假现象,你又会怎么判断呢?”

“故意弄出的虚假现象?”袁莎莎就像一个被突然点名的小学僧,整个人呆滞了一下。

不过在顾晨提供的基础上,她很快想到了要点,整个人不由惊愕道:“难道顾师兄的意思是,孙淼利用自己是老板助理的特殊关系,在死者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忽然对他展开突然袭击,并且一击致命?”

“对。”顾晨打上一记响指,道:“我想说的就是这个,因为从现场来看,死者是倒在自己的座椅上,并且那把毒刺是从背部袭来,直中心脏。”

“从作案手法上来看,陷入是在死者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突然在后背袭击,因此导致当场致命。”

现场忽然短暂的安静……

所有人呆滞的看着顾晨,眼眸中带着不可思议。

刚才大家的想法还停留在时间的探讨上,可顾晨换位一说,大家的思路似乎又跳到了另一个层面。

一直看着刑侦三组相互探讨的法医助理高川枫,也是在呆滞了两秒后,忽然打破了现场平静:“所以顾晨所说的那个一片狼藉的现场,完全是凶手可以制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迷惑你们警方?”

“对。”顾晨也是一巴掌拍在高川枫的肩膀上,让高川枫身体忽然向下一沉。

“先前我并不是很确定,但是现在通过高川枫的检测,我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疑点,也可以说是孙淼自己出现的漏洞。”

“漏……漏洞?”袁莎莎呆滞了一下,也是跟进追问顾晨:“那顾师兄,你发现的漏洞是什么?”

“就是这个。”顾晨直接拿起检测报告,笑笑说道:“高川枫的检测报告已经说的很明白,纸杯上只有高川枫的指纹。”

“那么按照这样的理解,这个纸杯一定是高川枫用过的,并且装有咖啡残留,这些检测报告上都有提起。”

“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在成功大厦B座的时候,孙淼可是这样说过,她说自己准备泡茶给刘俊,刘俊拒绝,他说要喝咖啡。”

“所以孙淼当时又亲自给他泡了杯咖啡,之后刘俊离开办公室的同时,又将那杯装咖啡的纸杯,随意放在孙淼的办公桌上。”

“我记起来了。”也是见顾晨提及,卢薇薇这才恍然大悟道:“而且这个孙淼还说过,最后是她把纸杯丢进了垃圾桶,也就是你找到的这只纸杯。”

“所以,孙淼的指纹为什么没出现?”顾晨再次反问大家。

现场忽然又是一阵短暂的安静,大家似乎都已经明白。

卢薇薇还清楚记得,报案人就是这个死者的助理孙淼。

而且从刘俊离开,到死者被杀的短暂时间内,只有孙淼可能轻松做到不动声色的从背后袭击。

并且从死者的工作习惯来看,与人商务洽谈,必须是提前预约,就连自己的情人都是如此。

按照这种理解,那最后一个刘俊会见之后,便没又其他人出现。

而唯一能进出死者办公室的人,只有孙淼。

“所以死者的那块手表,是不可能在搏斗中摔坏的,手表上的时间只是假象?”卢薇薇细思极恐的看着顾晨。

顾晨微微点头,道:“目前来看就是这样,手表上的时间只是假象,现场的混乱和咖啡也是假象,因为实际上没有任何搏斗。”

“最后,纸杯上只有刘俊一个人的指纹,可是孙淼明明告诉我们,是她自己把纸杯扔进垃圾桶的,纸杯上理应有她的指纹。”

“所以,孙淼在撒谎,其实她就是凶手。”王警官皱皱眉,整个人也是没好气道。

也是听顾晨一整理,似乎现场的情况并不是没有漏洞。

孙淼戴上了手套,用毒刺刺死了老板,然后伪造现场,想嫁祸刘俊,却不小心露出了马脚。

就在大家还在为发现现场漏洞而欣喜时,顾晨却直接拿着卷好的检测报告,敲了敲手掌后,转身就走。

卢薇薇抬头追问了一句:“顾师弟,你去哪?”

“找孙淼。”顾晨继续向前走,扬了扬右手上的检测报告。

……

……

晚上7点30分。

刚刚吃完晚餐的顾晨、卢薇薇和王警官,已经在芙蓉分局二号审讯室等候多时。

没过多久,袁莎莎便带着孙淼来到现场,将她安排坐在对面的审讯椅上之后,直接回来将摄像机打开。

之后便乖乖的搬张凳子,悄悄的坐在顾晨的身边。

“孙淼。”顾晨翻开笔录本,抬头问了她一句。

孙淼整个人战战兢兢,也是不明所以道:“没错是我。”

“知道为什么叫你过来吗?”顾晨又问。

“你……你们想了解老板的情况?”孙淼弱弱的说。

顾晨摇头。

“那……你是想知道,最近老板跟哪些人有交集?”

顾晨依旧摇头。

孙淼看着顾晨那双犀利的眼神,忽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语调再次低沉道:“那……那你们找我来做什么?”

“我们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掉你的老板?”顾晨说。

“什……什么?”孙淼一听,整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顾晨,也是冷笑一声道:“警察同志,你……你们会不会搞错了?是我报的警诶!”

“我知道是你报的警,而且还是我接的电话。”卢薇薇也是有一说一。

“那……那你们什么意思?”孙淼似乎受到莫大的委屈,整个人忽然就眼泪汪汪。

顾晨直接拉开抽屉,将装在透明取证袋里的纸杯取出,道:“这个纸杯你还记得吗?”

“记得,这不就是今天下午,你们在垃圾桶里找到的纸杯吗?”孙淼说。

可回头一想,又问:“可是,你问我这个做什么?”

“你说刘俊想喝咖啡,所以你给他泡咖啡,而之后刘俊在离开时,是你将纸杯丢进垃圾桶,对吗?”顾晨说。

孙淼整个人愣了愣神,心脏也是怦怦直跳。

她看着顾晨手里的纸杯,抿了抿口水道:“我……我有说过吗?我……我不记得了。”

“呵呵,不记得?”王警官也是摇了摇头,将抽屉里的执法记录仪,直接放在了桌上:“我们警方办案是有记录的,你不记得,但是执法记录仪记得。”

“啊?我有说过?”孙淼此刻紧张的不行,虽然她看上去依然在强装镇定。

<aid="wzsy"href="http://m.siluke.com">思路客</a>

但是对于审讯经验丰富的几人来说,孙淼的各种小动作,俨然已经将她出卖。

顾晨右手转笔,也是提醒她道:“你说刘俊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之后你便不清楚情况,你也下楼去取快递。”

“但是我们的同事给我们发送来的监控视频显示,你的确下楼取过快递,可是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这段时间你是可以完成作案的。”

“等……等一下。”孙淼忽然打断了顾晨的说辞,反驳道:“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做到刺杀老板,他可是个大块头。”

“这不是重点。”顾晨直接反驳了回去,道:“你完全可以乘人不备,从你老板背后下手,而且你刺中心脏,你老板必定是当场毙命。”

“可……可就算你说的对,那还有时间呢?我当时虽然回到公司,可时间早已经超过3点30分,可老板很明显是在3点30分之前被杀,因为他的手表时间定格在3点30分,而那时候我并不在现场。”

顾晨摆了摆左手食指,又道:“你只是利用了一个障眼法,就如你制造出办公室一片狼藉的打斗场景一样。”

“只需要在死者手表上动手脚,砸碎石英屏,将时间调回至你不在现场的时间即可,这个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我可以掩饰给你看。”

说道这里,顾晨又从抽屉中,掏出了那只摔碎的手表。

随后,利用一根细铁丝,顾晨通过破碎的石英缝隙,将手表时间随意调整。

完成这一系列演示操作后,顾晨抬头看着孙淼,问她:“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