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512、花花肠子

“没有爸妈?难道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也是被小男孩的说辞给逗乐,车主直接不干了。

可看见顾晨瞪了自己一眼之后,车主立马又闭嘴了。

“小朋友。”顾晨直接蹲下身,与他平视道:“你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小男孩点头。

“你爸妈之间是不是在闹矛盾?”顾晨又问。

小男孩继续点头。

顾晨看了卢薇薇一眼,两人短暂的目光交流,似乎也明白了小男孩家中的变故。

估计是父母在闹离婚,或者已经离婚,将小男孩带给亲朋照顾,因此小男孩才会说自己没父母。

这种情况,顾晨在刚进警队的时候也见过。

有的是父母是离婚之后,抢着要孩子的抚养权,当然还有一些不太负责人的父母,在离婚之后都相互推诿,表示自己不愿继续抚养。

这种时候,小孩大多会跟着爷爷奶奶或者外婆外公一起生活,对父母的印象也就见见冲淡了。

“小朋友,那你现在是跟爸爸生活?还是妈妈?”卢薇薇用轻柔的语气问他。

小男孩似乎知道自己错了,在犹豫再三后,终于轻声细语道:“我……我跟妈妈生活。”

“那我带你回家好不好?”卢薇薇说。

小男孩点头。

卢薇薇顿时笑了,摸摸他的头道:“那你妈妈的电话号码能不能告诉我,我让你妈来接你?”

“这个……我……”小男孩一听,顿时再次犹豫起来,片刻之后才将自己的玩具手表取下来,交给卢薇薇道:“表带上有我妈妈的电话号码。”

“乖。”卢薇薇顿时颇为欣慰。

小男孩虽然调皮,但划车是事实,就算他现在没办法承担责任,那父母也必须要做出赔偿。

卢薇薇直接将手表递给顾晨,顾晨则掏出手机,开始按照号码提示拨通电话。

电话那头在嘟嘟几声后,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

“阿宝,你又怎么了?”

“您好,我是芙蓉分局刑侦三组的警察,你儿子……”

“他是不是又干坏事了?”还不等顾晨把话说完,女子直接打断了顾晨的说辞。

“这个……他把人车给划了。”顾晨实话实说。

“嘟!嘟!嘟……”

电话瞬间被挂断。

“嘿?”顾晨移开手机,皱了皱眉道:“这孩子家长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了顾师弟?”看着顾晨一脸僵硬的表情,卢薇薇赶紧问他。

顾晨摇了摇头,道:“孩子他妈一听是警察接电话,就已经猜到他儿子可能又在外头干坏事了,所以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挂了?”车主一听,整个人也呆住了,有些不可置信道:“我知道了,肯定是不想来处理,而且这孩子,也肯定不止第一次干这事了。”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一家人怎么都这样呢?这孩子丢在外头不是祸害吗?哦,干坏事就不想承担责任了?”

“先生你冷静一下。”卢薇薇也是见车主情绪激动,赶紧上前去安抚。

车主摆摆手:“不行,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这孩子必须扣下,我就不信他爸妈真不要孩子。”

似乎是触动到了小男孩的痛点,刚才还是一副各种狡辩的小男孩,忽然间眼泪哗哗的流,直接双手抱胸蹲在了地上。

“嘿!说他几句还哭上了?有本事哭就别划我的车啊?我跟你素不相识,也跟你无冤无仇,你说你何必呢?”

车主难以掩饰内心的气愤,直接又上前说道一顿。

卢薇薇赶紧把他推开:“好了好了,你的事情我们会处理。”

“可现在的情况是,小男孩的爸妈似乎没人过来招领他,要不这样你看行吗?”

卢薇薇也是给出自己的方案。

车主伸手道:“警察同志,您说。”

“把他交给我们,我们带他回芙蓉分局,您留个电话,等找到她父母,并且协商之后,我们会通知你。”

看了看车主后排车门上的乌龟和小鸟,还有一些超常规艺术涂鸦,卢薇薇憋笑道:“要不您先去补个漆,也花不了多少钱,到时候你开个单子发给我们,等我和小男孩父母协商之后再联系你,你看成吗?”

“这个……”也是看现场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问题,而自己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

男子犹豫再三后,只好点头同意道:“那既然警察同志这么说,那也只能先这样了。”

看了眼蹲在地上哭泣的小男孩,车主又道:“小鬼,下次没事别拿人家的车门当黑板,在这上面画画是要钱的,你出不起就只能你爸妈出,明白吗?”

小男孩抬头看了车主一眼,没理他,继续擦着眼泪。

顾晨走过来打开笔录本,问车主道:“麻烦问一下,先生是做什么行业的?”

“我嘛,卖电脑的,这不刚和这家准备新开业的网咖,谈了一笔电脑生意,正准备回公司报喜呢,接过这倒霉孩子,直接把我车给划了。”

“那挺不错的。”顾晨一边记录,一边随口说道,随后将笔录本拿给他道:“把你的名字,身份证号码写一下,电话就写在身份证号码后边。”

“好的。”车主很配合,刷刷几下便完成。

随后顾晨根据车主车辆情况,给他拍照取证,并让小男孩指着后车门上的乌龟拍了一张取证照。

“警察同志,那我?”车主问。

“等消息吧。”顾晨说。

卢薇薇也笑道:“我看你也挺年轻的,看来做业务提成蛮高嘛,这小车都开上了?”

“哈哈,哪里哪里。”车主不经夸,卢薇薇一夸就脸红,笑孜孜的道:“这人嘛,总得逼自己一把,不然自己的潜力是无法出来的,实话告诉你们吧,我是公司的销售冠军。”

“哦?”顾晨也是佩服道:“那看来你的潜力开发的不错。”

“哈哈,还行吧,全靠同事衬托。”车主也是挠着后脑,不由分说道:“这人的潜力都是无限的,有的人去年年初就叫嚣说要辞职,结果现在都还在上班,迟到都不敢。”

“而且年会上唱感恩的心比谁都大声,我觉得他们的工资根本就不叫工资,应该叫演出费。”

“但我就不一样了,我是真心实意做事业,所以我才能脚踏实地的做出一翻业绩来,而这些弱鸡同事,说实在,我都被他们的平庸衬托的不好意思啊。”

“哈哈,你可真会说话。”也是见车主有些幽默细胞,卢薇薇也是赞不绝口道:“像你这样会说话的人,做不出业绩那就说不过去了,活该你赚钱。”

车主一听,顿时也是苦笑一声道:“我也没你们想象中的那样快乐,说实话,不是因为我看透太多,而是我天天在上司面前装孙子,真的挺累的。”

“同事衬托不假,但来到江南市这种大都市闯荡,说实话,我很讨厌我的老板问我,我梦想中的工作是什么,梦想中的工作能是什么啊?我们梦想中的工作是不用工作,我们的梦想和工作无关。”

“您不是江南市本地人?”顾晨问。

车主摇头:“当然不是了,不过我打算在江南市定居,所以我得拼命赚钱啊,就像在江南市买套房子。”

“那你得加油了,这边房价可不低呢。”卢薇薇也是对敢在江南市买房的车主感到佩服。

就比如卢薇薇自己,说要独立买套房,接过首付房款到现在才积攒了一万块。

她感觉此生无望,不过就是想给自己定个目标,不然这仅有的一万块首付基金,也会变成几千包薯片的。

“谢谢。”车主道了声谢,这才笑着调侃道:“有时候我还真希望做个职业技术含量不高,但薪水很高的人,这样就舒服多了?”

<aid="wzsy"href="http://m.slkslk.com">思路客</a>

卢薇薇一呆:“有这种职业吗?有的话我也想做啊。”

“当然有了。”顾晨直接接话道:“这位先生说的职业,当然是房东了,你以为是什么呢?”

“哈哈。”也是见顾晨猜对,车主干笑两声,说道:“看来警察同志听聪明的,那就有劳二位了,我等着几位的好消息。”

“没问题。”

在路边简单的寒暄几句后,顾晨和卢薇薇将小男孩阿宝带上警车,直接开往芙蓉分局。

……

……

刑侦三组。

当何俊超见卢薇薇牵着一名小男孩走进办公室后,整个人也是呆了一下,顿时语带调侃道:“哟!卢薇薇什么时候有孩子了?孩子爸是谁啊?”

“何俊超,皮痒了是吧?”卢薇薇瞪了他一眼,看着他桌边的保温杯道:“信不信我抓几只蟑螂丢你杯子里?”

也是听卢薇薇的口头威胁,何俊超顿时脸色都变了。

别人或许只是说说而已,但卢薇薇可真敢,在三组就没见过有比卢薇薇更离谱的女警了。

鬼知道学生时代的卢薇薇,是怎么把班里那些奶油小生吓哭的。

何俊超啧啧两声道:“要不是空气免费,我真不能活到现在啊。”

“兄弟,不说我恐吓你。”丁警官见两人日常互喷,整个人偷笑不已道:“话说从古至今,凡是吸过空气的人,无一例外最后都死了,吸空气需警慎啊。”

“没人介绍对象给你那才是最恐怖的好吗?”何俊超极力反驳,瞬间叫苦连连:“说的我好难。”

结果王警官继续补刀:“嗯,更恐怖的是,今年的愿望还没实现,又要想好明年的愿望咯,何俊超加油啊,早日脱单。”

卢薇薇没理他们,搬来一张小凳子,将阿宝安排到自己的身边。

随后,卢薇薇就像变魔术一般,将自己的抽屉打开。

当看到卢薇薇满抽屉的零食,阿宝直接就呆住了,眼睛都直了,嘴里不停的说“哇”。

“喜欢吗?”卢薇薇将薯片分给他:“拿着吃吧。”

“谢谢姐姐。”小男孩先前在刚进入警局的时候,还是有些小紧张的,可看见零食之后整个人就不经张了。

可见卢薇薇常说的零食拉进彼此间距离并非空话。

也是看着小男孩阿宝自顾自的吃起零食,王警官把顾晨和卢薇薇叫到门口,问道:“这小男孩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去处理划车警情了吗?怎么把孩子也带到警局来了?”

“王师兄。”顾晨也是有些无奈,说道:“刚才在车上,我们也问过了,小男孩的爸妈好像在闹离婚,我也联系过小男孩的妈妈,但是一听我是警察,她立马就知道,儿子肯定又闯祸了。”

“所以二话没说,直接就挂了电话,所以我跟卢师姐决定,先将他带到分局来,等他爸妈过来领人吧,顺便再把车主的损失给赔了。”

“是这样啊。”也是听顾晨这么一说,王警官顿时看着卢薇薇又问:“那他爸妈不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他爸妈不可能不来吧?毕竟是亲儿子,又不是垃圾堆里捡来的,干嘛不来领走?”卢薇薇说。

王警官顿时笑笑,指着卢薇薇不由分说道:“想当然了吧卢薇薇?我告诉你,由其父母必有其子。”

“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看了眼三组办公室正在吃薯片的阿宝,王警官顿时回头道:“像这样的家长就是完全不负责任的,没准这孩子父母都只知道打麻将,平时对孩子也是不管不顾。”

“你们把他丢在这,没准人家父母还高兴呢,省得这孩子在外头兴风作浪。”

“老王,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啊?”也是听王警官如此一说,卢薇薇虽然心里赞同,但还是嘴硬道:“那你女儿你是怎么教育的?”

“我记得你很少回家陪女儿吧?甚至有一次家长会,你直接跑去幼儿园,可后来才发现女儿已经上小学了,要我说,你跟阿宝的爸妈也都半斤八两吧?那你女儿现在不是也挺好的吗?”

也是被卢薇薇占据道德制高点,王警官也是没好气,赶紧转移话题道:“是是是,你说的也没错。”

“像现在的孩子,太娇生惯养了,有的时候就是太宠,才让孩子觉得自己是山大王,可以在外头为所欲为。”

“那王师兄的女儿应该很聪明才是吧?”顾晨问。

“那可不?”王警官顿时就笑了,自嘲着说道:“做数学题简直让我看到崩溃,都说别人家的女儿是小棉袄,可我那个可能是黑心棉吧?”

“话说像我为了增强女儿的记忆力,平时就会买一些蓝莓、菠萝、燕麦、深海鱼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东西给她吃。”

“可现在还是老样子,可我记得我们以前小时候可没那么麻烦啊。”

“嗯!”卢薇薇也非常赞同:“以前爸妈只需要给我们两巴掌,我们就永远都记得了。”

王警官一听,顿时摸着自己的脸,赶紧回想了一下。

顾晨也笑道:“其实有一项研究发现,说富裕家庭对孩子的体罚率更低,不是因为父母素质高,而是因为相对于暴力而言,有更多柔软而又严厉的惩罚方式可以采用。”

“你比方说禁止使用电子娱乐设备,停掉附属卡,削减零花钱,不让出国旅游。”

“所以还是要努力争取混得好一点,选择多一点,不要到时候自己混的不如意,孩子不听话,你就只剩下拳脚相加了。”

看了看正在翻卢薇薇抽屉零食的阿宝,顾晨也是不由分说道:“我看阿宝就是爸妈混得不如意,以至于让阿宝听之任之,不怎么去管。”

“所以阿宝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不知道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

卢薇薇一呆,弱弱的问顾晨:“我说顾师弟,你……你该不会连育儿的书籍都看吧?这么超前的吗?”

“对啊顾晨,你真有看这方面的书?”王警官也问。

感觉现在的顾晨,是博览群书,下一步是不是得看如何给孕妇接生之类的?或者给动物接生。

毕竟之前顾晨刚来三组那会,听卢薇薇说,顾晨在图书馆,甚至连《母猪的产后护理》都有看。

感觉当时就不敢小瞧顾晨了……

顾晨也是笑了笑说道:“的确有看一些儿童心理方面的书籍,因为之前刚加入警队的时候,我发现不仅要跟大人沟通,还要跟孩子沟通。”

“有些时候,能够通过孩子的习惯,衍生了解他们的父母,性格是由环境造成的,对孩子未来成长有着许多影响……”

也是听顾晨说的一愣一愣的,王警官伸头在门口看了眼又开始翻卢薇薇下边抽屉的阿宝,顿时问顾晨道:“那你说,这小孩,还有他父母,到底又是个什么情况?”

顾晨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在门口观察了一下阿宝的情况,这才回答道:“很简单,阿宝的父母正在闹离婚,好像两人谁都不想要阿宝。”

“所以阿宝感觉自己不被受重视,因此才估计做出一些违法事情,以吸引警方来处理,目的就是想在这段时间里引起父母的注意。”

“但是……”说道这里,顾晨忽然叹息一声,不由摇了摇继续说道:“但是他这招好像用过很多次了,从我听到电话里他母亲冰冷的反应来看,估计也知道阿宝是故意的,就想骗她来警局。”

也是听顾晨分析,王警官当时就呆住了,不由多看了几眼开始翻自己抽屉的阿宝,道:“看不出来啊,这小男孩这么多花花肠子呢?”

可想了想,忽然发现哪里不对,王警官瞬间一愣:“诶不是?他刚才在翻谁的抽屉?”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