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472、圆周率【求月票】

也是见到几名警察同时止步,管理员老大妈愣了一下,目光迷离的看向几人:“警察同志,有……有什么问题吗?”

顾晨没说话,一把将老大妈挡在身后,并做出一个禁声手语。

而与此同时,王警官和丁警官分别掏出了警用手枪,卢薇薇则跟何俊超分别掏出了收缩警棍。

顾晨从九小件装备中掏出了催泪喷射器,一个帅气的旋转空抛,稳稳的接在手里。

“闻到了吗?”顾晨小声问道。

“闻到了。”卢薇薇点头。

王警官、丁警官跟何俊超也都相继点头。

只有管理员大妈有些懵逼,忙扯了扯卢薇薇的衣角,小声的问道:“闻……闻到什么了?”

“血腥味。”卢薇薇说。

“血……腥味?怎……怎么会这样?”管理员大妈一听是血腥味,顿时整个人吓得后退几步。

她赶紧躲在了楼梯口的拐角位置。

卢薇薇则拿着老大妈给出的钥匙,塞给了顾晨,顾晨缓缓插入钥匙孔中,轻轻扭动。

随着“咔嚓”一声响,老旧木门瞬间被扭开,顾晨一个闪身,王警官和丁警官同时将门用脚踹开,两人先后拿着手枪冲进去。

“不许动!”

“警察。”

整个房间里顿时响声一片,大家破门而入,可忽然之间却又迅速安静下来。

等到顾晨来到房间时,他这才发现,一个瘦弱的男子此刻正倒在地上,身体之下皆是血迹。

流出的鲜血在粗糙的水泥地上凝结成一大片血迹,一直延伸到门口附近。

也难怪对鲜血有这天然敏感的大家,还是在第一时间嗅出问题。

由于鲜血早已凝结,因此发散在空气中,让人感觉一股难闻的恶心。

顾晨赶紧收起装备,戴上白手套检查死者身份,此时顾晨发现,死者与照片中大家一直在寻找的张莱一模一样。

颓废的长发,未修的胡渣,还有那憔悴的面庞,基本都符合张莱的特征。

加上这本就是张莱租住的房间,因此死者是张莱无误。

卢薇薇重重的吐气两声,无奈道:“这下好了,人是找到了,可就是具尸体呀。”

“张莱是怎么死的?”丁警官撇撇嘴,同样的疑惑。

这个让他这几日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的人终于找到了,可就是具尸体,顿时让丁警官颇有一种挫败感。

王警官在检查完张莱的尸体后,这才谨慎的说道:“这小子是被人用刀捅死的。”

“而且从目前情况来看,可能张莱已经死亡很长一段时间了。”

“管理员在哪?”顾晨赶紧抬头,寻找刚才领路的管理员大妈。

何俊超赶紧退后一步,对着走廊里的管理员大妈招招手:“你赶紧过来一下。”

也是因为受到过度惊吓,而走到房间同时,发现地上倒下一具尸体,因此管理员大妈也是吓得惊叫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地上怎么会有死人?”

“别紧张。”顾晨赶紧走到她身边,指着地上的尸体道:“这个人就是住在你们路政公寓的张莱,你不会不认识吧?”

“是……是那家伙?”管理员大妈顿时吞了吞唾液,赶紧小心翼翼的走上前,躬着身体对着张莱的样貌瞄上几眼,这才啊道:“真的是他,他怎么会死呢?不可能啊,前几天看见他的时候,这家伙还生龙活虎的,怎么现在……”

看到张莱惨死的样貌,管理员大妈赶紧扭过身:“天呐,真是造孽啊,他死在哪不好,偏偏要死在我们路政公寓里,这以后我这房子还怎么租啊。”

“我来问你。”顾晨见管理员大妈情绪有些缓和,赶紧追问道:“你最后一次见到张莱是什么时候?”

“最……最后一次?让我想想。”管理员大妈此刻僵着脸色,右手挠着脑袋反复思考,这才啊道:“对,我记起来了,是三天前,最后一次见他,是三天前的一个上午,他下楼时很慌张,跟我直接碰了一下,我还提醒他走路小心。”

“从那次之后,我好像就没有再碰见过他,毕竟他也是新租客,对他也不是很了解,也没怎么关注。”

“那就是说,三天前你见过张莱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现过张莱的踪迹,那你就没有检查过这些人的房间吗?”王警官问。

管理员大妈皱皱眉:“我说警察同志,我这里的房间已经全部租出,我当然就不用检查了,要是还有多余的房间,有租客想要过来看看,我还会带他们到楼上走走。”

“可关键是不用啊,我们这里租金很便宜,租客们大部分是来这里暂时落脚的建筑工人。”

“所以他们租在这边,我只管收钱,其他的一律不过问,只要不在公寓闹事就行。”

卢薇薇在门口大概看了下公寓环境,这才走回房间道:“这里就相当于之前老学校的那种寝室宿舍一样,我看过了,这边的人员住的挺杂,老人小孩许多都挤在一间。”

“没错。”管理员大妈赶紧道:“咱这边其实地段不错,不过也快拆迁了,所以我们这边的租金收的挺便宜,租住的人也就多了。”

“尤其是外地人比较多,在咱们这边,各地的方言汇聚在一块,感觉天南地北的人都有,平时有些人凶神恶煞的,看着都挺吓人,所以我平时不怎么上楼。”

想了想,管理员大妈赶紧又道:“哦对了,咱们这边的楼道里,经常会有人打架,动静特别大的那种。”

“有些人一言不合就打架,三天前我就听到过一起,不过也没当回事,因为这边酗酒打架的人不少。”

“难道张莱死于三天前?”丁警官顿时咦道。

顾晨继续对张莱尸体进行检查,在经过反复搜索和验证之后,顾晨这才拍拍手,站立起身道:“死者张莱,死亡时间的确是三天前。”

看了下周围的环境,顾晨又道:“而且凶手显然是个职业罪犯,他没有留下自己的指纹和脚印,同时还带走了凶器。”

顾晨也是在进屋之后,利用专精级观察力,对房屋内部进行过细致检查。

丁警官咦道:“顾晨,你的依据是什么?三天前死亡,准吗?”

“没错,就是三天前。”顾晨蹲下身,用手指在张莱的尸体按压几下,这才又道:

“其实判断尸体死亡时间的方法,一般有几种方式,这些都是我从刘法医那学来的。”

“哦?”也是见顾晨对自己有信心,平时难有机会跟顾晨一起办案的何俊超,顿时好奇的像个小学僧,于是赶紧问他:“哪几种方式?”

“看尸体的僵硬度。”顾晨重新用手指按压尸体,这才说道:“一般情况下,尸体在死后30分钟至2个小时内就会僵化。”

“9个小时到12个小时会完全僵硬,而30小时后软化,但是70小时后又会恢复原样。”

想了想,顾晨又道:“当然,如果尸体在土中或者水中,或在低温干燥情况下则会延缓,高温潮湿条件下则会加快。”

“但是从这几天的气候条件来看,似乎影响不大。”

丁警官和王警官听得频频点头,何俊超也表示认同,但很快他又追问道:“仅凭尸体的僵硬程度,确实也可以判断,那还有呢?”

“还有就是根据尸体温度来判断。”顾晨直接站起身,说道:“一般来讲,人死后10小时之内,尸体温度每小时下降1摄氏度。”

“而人死后10小时以上,尸体温度每小时下降0.5摄氏度。”

“还有一种是根据人死后,在尸体底下部位皮肤出现的紫红色斑块,即尸斑来判断。”

“尸斑通常在死亡后2小时至4小时出现,经过12小时至14小时发展到最高度,24小时至36小时固定下来不再转移。”

“因此从这点来判断,死者张莱的死亡时间,至少也在36小时以上,但是再根据尸体的僵硬程度,我可以断定他死亡时间应该在三天前,也就是我们寻找他的第一天。”

也是听着顾晨详细解说,何俊超这才佩服的竖起大拇指:“看来刘法医那套东西,你顾晨是已经吃透了,原来判定死亡时间还可以根据这些东西来判断啊。”

“那既然是三天前就被人杀害,为什么当时就没有一个人知道呢?”王警官感觉有点疑惑,赶紧看了看管理员大妈。

管理员大妈这才一呆,赶紧解释说:“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只管租房退房,这边住的人员太多太杂,而且经常有人酗酒闹事。”

“我没什么事情,一般不上楼,也不知道楼上发生过什么,真的。”

卢薇薇思考几秒后,赶紧问她:“那您觉得,您这些租客当中,谁最有可能干这种事情?”

“这……”管理员大妈又是一呆,反复思考之后,还是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啊警察同志,要说谁最有可能,这种话我不好乱说。”

“反正咱这边的环境本来就不好,想要在江南市长期发展的外地人,肯定会租个比较靠谱的地方。”

“咱这地方就是流动人口暂时居住的场所,租金便宜嘛,毕竟周围公寓的租金,可都是这里好几倍。”

“所以什么人都有,我也对这些人不是很了解,所以抱歉啊警察同志。”

看着地上张莱的尸体,管理员大妈顿时擦了擦眼泪:“这孩子,应该还挺年轻的,这怎么就没了呢,你说这叫什么事啊。”

也就在此时,何俊超似乎在桌上有些新发现,他赶紧叫来大家:“你们快看这个。”

顾晨第一个来到桌边,张莱的书桌上满是稿纸,其中有一份像是书信,于是顾晨便拿在手里轻轻念出:

“他又来了,越来越近了,你听,脚步声,嗒……嗒……嗒……”

张莱只是用潦草的字迹写下这行字,等顾晨继续翻找其他稿纸时,却没有再看见下文了。

卢薇薇同样很疑惑,她赶紧问顾晨道:“这很明显啊,很可能是张莱知道些什么,又或者是他临死前,知道有人要来找他,因此才在稿纸上写下他所听见的。”

“这家伙是写恐怖小说的吧?”何俊超感觉很奇怪,指着上边的文字道:“你们看,虽然是一句话,但好像门外真的有人走近一样。”

“你们说,这家伙是不是有妄想症,把门口经过的脚步声,误认为是有人要来找他?”

顾晨摇了摇头:“我看不像。”

“我也觉得不像。”卢薇薇也道:“你想啊,什么人要在他身上捅刀子?说明跟他认识啊。”

“既然认识,那必定会来找他,但是从这句话可以看出,张莱很显然知道是有人要来找他的,所以表现的极度紧张。”

“尤其是这句话:他又来了,重点是‘又’,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人已经来过一次。”

也是听卢薇薇分析的头头是道,王警官也不由佩服道:“看来跟着顾晨久了,人也会变聪明嘛,没错,这个‘又’字很能说明问题,似乎这个张莱有话要告诉我们。”

“他跟这个凶手,或许是认识,可从他在稿纸上留下的文字来看,似乎又很怕这个凶手,似乎知道这人来者不善。”

“王师兄说的有道理。”顾晨也是拿着稿纸端详了半天,这才抬头看了看四周:“如果张来有意在用稿纸上的文字告诉我们,有人要对他不利,那必定还会留下其他线索。”

抬头看了眼管理员大妈,顾晨问她:“这位阿姨,你们公寓里有行动不便的人吗?”

“有……有一个。”管理员大妈也是对顾晨的提问有些好奇,但是公寓里又恰恰有这么一号人,于是她赶紧说道:“他的腿好像是当初打群架被人用钢管打断的,我也是在他搬来公寓时随口问来的。”

“那他应该也住在这一层对吧?”顾晨又问。

“是的,离这不远。”管理员大妈满是疑惑,赶紧又问顾晨道:“你怎么知道的?”

顾晨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继续追问道:“阿姨,我再跟您确认一个问题,那个腿脚不方便的人,是不是住在314房间?”

“啊?”也是被顾晨的推测吓一跳,管理员大妈顿时吓傻在那,整个人不知所以道:“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个腿脚不方便的人,真……真的是住在314房间啊。”

这下轮到王警官、卢薇薇、丁警官跟何俊超傻眼了。

所有人都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了。

“顾……顾师弟。”卢薇薇眼睛直直的看着顾晨,弱弱的问他:“这……这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顾晨感觉并不需要隐瞒,直接道:“因为他稿纸上的文字,你们看。”

顾晨指了其中几个字,道:“这其实就是张莱临死前留下来的纸条,脚步声为‘嗒……嗒……嗒,以这个节奏来看,似乎凶手行动不便,可能是依靠拐杖来行进的。”

“没错。”王警官这才恍然大悟,他赶紧道:“我们刚才也经过走廊,这种地面,脚步声很小,又怎么会出现‘嗒……嗒……嗒’的脚步声呢?这很明显是其他物质所发出来的,而顾晨所说的拐杖,我也是同意的。”

“原来是这样。”丁警官也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可很快他又问顾晨:“但是即便你知道对方腿脚不便,那住在314房间,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莱告诉我的。”顾晨说。

“张……张莱告诉你?”几名警察同时懵圈,所有人面面相觑,感觉有点云里雾里。

顾晨也没卖关子,直接上前几步,用脚尖点了点张莱的手臂:“你们看看,张莱手下有什么?”

“一个……圆圈?”卢薇薇抬头看了眼顾晨,道:“是一个用鲜血化成的圆圈。”

“那不就对了。”顾晨转身面向大家,说道:“张莱是个奥数天才,从袁少刚那里就可以知道。”

“而且这个人偏执数学,喜欢钻研数学题,又是个强迫症,你们认为他在临死前,还会无聊的画圈吗?”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摇头。

顾晨打上一记响指道:“没错,他不会,他这种痴迷数学的人,只是在用圆圈告诉我们,杀他的凶手在哪里。”

“考虑到他对数学的痴迷,我推断他一定是想用圆周率告诉我们,而圆周率是3.14,因此我判定凶手应该住在314房间。”

也是听着顾晨的解说,众人似乎豁然开朗。

王警官盯住顾晨的脸,几秒钟都没有呼吸声,他机警的问:“那这么说,凶手此刻就在314房间?”

“去看看就知道了。”顾晨说。

丁警官已经有些等不及了,立刻拍拍何俊超肩膀:“何俊超,咱们两个去看看。”

<aid="wzsy"href="http://www.fantuantanshu.com">fantuantanshu.com</a>

说完两人便一马当先,直接冲出张莱的房间。

314号房间与张莱的房间,都在同一条走廊上。

此刻还不等管理员大妈跟上,两人就开始“笃笃笃”的敲起大门。

“谁呀?”一个粗犷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何俊超没有回复,扭头看向管理员大妈。

管理员大妈心领神会,赶紧叫道:“是我呀,我是管理员,你开一下门。”

“你找我干什么?”屋内的租户似乎并不愿开门,并且还有些警觉。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