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470、报复【求月票】

袁少刚看着电灯的双眼,好似已经到达绝望的极点,他眼眸中泛着泪珠,呼吸的气息也更加急促了。

一番叹息后,他艰难的张开嘴:“你们要问什么就问吧,我说,我全说。”

“我一直有个疑点。”卢薇薇学着顾晨转笔的样子,结果将笔转飞到地上,不过她没有躬身去捡,而是双腿一夹,又将笔拿回到自己手里:

“你们明明已经钻通了吉祥珠宝的地下金库,为什么不把所有保险箱全部撬开?是时间不够还是怎样?”

“女警同志。”袁少刚看着卢薇薇,有些纠结:“你要知道,这是保险柜啊,不是那种普通的柜子,撬开这种东西,我们只能用最直接的方式,那就是锯开保险柜。”

“可是我们也知道,如果锯开的同时,温度过高,可能会把保险柜里的珠宝给破坏,这样可就不值钱了。”

“所以呢?”顾晨问。

“所以?所以我们采用的是最小型号的工具,对保险柜进行切割的同时,还必须要同时降低温度,这需要时间不是吗?”

看了眼卢薇薇将信将疑的目光,袁少刚又道:“我们也不是没有想过,把这底下金库的所有保险柜都给撬开。”

“但是很遗憾,当我们准备这样做时,在外头放风的同伴告诉我们,外头的机器已经停止了工作,这意味着我们没有噪音掩护。”

“如果这个时候再强行工作,可能会暴.露大家,可毕竟咱们也有得手,所以我们选择全身而退。”

顾晨一边做着笔录,一边轻笑说道:“你们果然跟业余的盗贼不一样,连温度过高可能损坏保险柜里的珠宝这点都知道。”

“可见你们并不是初犯,都是一帮经验老道的家伙,可是现在我很想知道,你说你们计划了大半年。”

“可昨天的煤气管道泄漏,让你们有了充足的外部条件实施作案,所以,昨天的煤气管道泄漏,也是出自你们手笔?”

看着顾晨犀利的眼神,袁少刚先是呆了一下,不过他很快便反应过来,还是点头承认道:“没错,昨天的事情,的确跟我们有关系,但煤气的泄露并不是由我们造成的。”

“等一下。”王警官打断了他的说辞,继续问道:“你们既然制造了昨天的爆炸事件,怎么又说煤气的泄露跟你们没关系?这不是有点自相矛盾吗?”

袁少刚看了眼王警官,整个人向后一靠,坐趟在木椅上:“的确,是我们自造了这起爆炸,但是煤气管道的老化,导致煤气的泄露,并不是由我们造成的。”

“我们只是有名成员,在几天前就发现有这种迹象,所以他才将这个消息告诉我们。”

“我们大家一合计,既然在玫瑰路口,也就是吉祥珠宝公司的门口出现这种情况,那我们不妨利用这个漏洞,制造一起爆炸事件。”

“让这个事情看起来顺理成章,但却让警方和煤气管道公司找不出漏洞。”

“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完成晚上的钻孔工作。”

“这是我们半年多时间反复研究的成果,光预案我们就有十几种。”

“但是前几天发现的这次漏洞,让我们很快想出了昨晚的预案,并且快速实施。”

“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机会只有一次,错过可能就再也不可能,我们必须冒这个险。”

“所以你们昨天的行动干净利落。”顾晨边说边写,直接抬头看了眼袁少刚:“你们将半年多的成果化为实践,但是中途也出现过失误。”

“那次警报的触发就是你们的噩梦,但是很可惜,保安并没有发现,所以你们是幸运的。”

“顾警官。”袁少刚看着顾晨,一时间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你说的对,我们既有运气在里面,也有长时间的计划和预案,但是偷吉祥珠宝公司的地下金库,我们也是有私心的。”

“私心?”顾晨皱皱眉,忙问他:“你说说看。”

“是这样的。”平复下心情的袁少刚,也不再隐瞒,直接将自己心中所想道出:

“我们只是想让吉祥珠宝公司破产,毕竟这家公司的老板为富不仁,在他发迹之前,其实也是我们化工厂的一名管理。”

“之前他利用集资手段,骗取我们出资,说是投资项目,先前我们每个月还能获得一些高额的利润,所以以为是真的。”

“后来,我们投资的钱越来越多,而且还拉来不少亲朋好友一起投资,原本以为到年底,大家能够风风火火的过大年,以后在亲戚朋友面前也倍有面子。”

“而且吉祥珠宝公司的老板也承诺,到年底还有额外分红奖励,当时报出的数字,大家简直都不敢相信。”

“毕竟那个年代,能一下转这么多钱,那比上班划算多了。”

“于是就在过年前两个月内,许多还没投资过的朋友和亲戚,疯狂的让我介绍认识,都想利用过年前这段时间,抓紧投资项目。”

“大家的目的其实都很单纯,就想赶在过年前,赚点钱过大年。”

“毕竟当时吉祥珠宝公司的老板,他所在外地投资的项目,几乎都是赚钱的,而且为人也爽快,每月都是准时发钱,因此大家都非常信任。”

“可就是在过年前的一个星期内,他忽然告知我们这些投资人,外地的项目被当地人给破坏,可能违反了一些法律法规,被当地行政机构给查封了。”

“我们当时所有人都慌神了,毕竟大家从来就没想过会出现这种事情,大家当时手里都有工作,唯一想要的就是额外赚大钱。”

“可当时那情况一出,吉祥珠宝公司的老板告诉我们,情况只有我跟另外四个参与过投资的第一批股东知道,让我们不要告诉其他人,他说回去想办法。”

“我们当时一共五个人,在电话中跟吉祥珠宝公司的老板协商多次,他既然说发不出分红,而且他现在要赶紧去外头躲躲,剩下的烂摊子,让我们几个帮他分忧。”

“如果在外地的项目他能够处理好,最多也就是拖欠大家一两个月的分红和奖金,如果处理的不好,可能大家的钱财全得打水漂。”

看着顾晨认真的眼神,袁少刚无奈摊手:“你说,我一个在化工厂开车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所有的存款都在那,我还跟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现在如果项目停滞,别说我那些亲戚朋友要打爆我的头,就是我自己也要变成穷光蛋。”

“我这辈子最失败的事情,就是傻乎乎的相信他,他跑去外头逍遥自在,我还跟其他四个人替他背锅。”

“结果你们知道吗?这些愤怒的投资者除夕夜找上门,把我家给砸了,把稍微值钱的家具都给搬走,一时间我家徒四壁,老婆一气之下,带着孩子回了娘家,一个月后边提出跟我离婚。”

“那其他人呢?”顾晨刻意放低了语气,弱弱的问他。

“其他人也没好到哪里去。”袁少刚双手交叉放在一起,低头道:“有一个家里老母气得上吊自杀,还有一个出去躲债被人发现,大冷天,绑在电线杆上整整冻了一晚,另外两个也都很惨。”

“所以,这些人就是你们这次盗窃吉祥珠宝公司地下金库的主要成员对吗?”顾晨问。

袁少刚点点头,并不否认道:“没错的,我们就是想找他报仇。”

“吉祥珠宝公司的老板叫什么?”顾晨问。

“叫王旭。”袁少刚说。

“那王旭既然回到江南市,你们应该找他算账才是,为什么要一直拖到现在?”顾晨又问。

“呵呵。”袁少刚不由干笑两声,直接又道:“这就是他王旭的高明之处,把我们给卖了,我们还替他数钱。”

“之前只知道他去外头躲债,可能要消失一段时间,但他也不是傻瓜,为了让我们相信他在努力解决问题,他还假惺惺的给我们发过一笔钱,当然这跟我们应得的钱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我们当时这帮人也傻,还真就相信了他,所以成了背锅侠。”

“从那以后,王旭就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

“大概是多久?”王警官喝上一口茶,抬头问他。

“大概……六七年吧。”袁少刚若有所思,又道:“在那之后,他有天突然回到江南市。”

“那时候咱江南市玫瑰街的珠宝生意是最火的时候,他偷偷在那盘了店面,做起了珠宝生意。”

“再后来他开始成立吉祥珠宝公司,做珠宝交易的同时,还开始设立地下金库,收纳其他街道珠宝商的寄存业务。”

“也是因为业务做大的缘故,我们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已经回到了江南市,可我们还傻乎乎的差点把他给忘了。”

“等一下。”卢薇薇忽然打断了袁少刚的谈话,问他:“既然袁少刚回到了江南市,并且事业有成,那你们应该问他讨回之前的本金啊。”

袁少刚摆摆手:“女警同志,你想的太简单了,他王旭既然有手段携款潜逃,就有足够的理由让我们相信,他现在的这些钱,都是另起炉灶得来的。”

“而之前的那个项目,早就已经于事无补,所有钱都赔在那上面。”

“那你们就没有去当地核实过?”王警官问。

“当然有。”袁少刚立即道:“我们当时也急啊,就约上几个人去看过情况,可当地的确有个项目,跟我们投资的项目极为相似,听说有位老板跑路了。”

“我们当时一打听,老板姓王,也叫王旭,所以就以为是真的,知道后来才知道,那个跑路的老板其实叫王许,许仙的许。”

“王旭利用谐音,并且找到一个类似的烂尾项目来骗我们投资,才让我们这些让上当受骗。”

“可是我们当时全都认为是真的,在江南市玫瑰街碰到他时,还以为他真是另起炉灶,赚了些小钱,然后一步一步发展到今天的规模。”

“可是后来我们才知道,他这些钱,全部是当初欺诈我们这些投资者得来的,根本就没有什么项目。”

“他所说的项目,无非就是在当地打听到的一个烂尾项目,加上老板名字谐音相同,于是就胡编乱造。”

“可即便是这样,他在这些年间,也欺骗到不少城市的投资者,他所有的钱财都是这样骗来的。”

顾晨点点头,认真道:“所以,当你们在江南市见到他时,并不知情,而后来知道真相后,你们想找他报仇?是这样吗?”

“是的。”袁少刚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愤怒,直接拍着自己的胸脯道:“警察同志,我已经七十多岁了,这么多年来,我所吃的这些苦,都是他王旭造成的。”

“如果当初那个项目是真的,哪怕赔钱我也认了,可并不是这样啊,当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骗局时,我整个人都奔溃了。”

“我如今孤家寡人的,都是被他害的,还有我那四个已经退休的同事,他们都是被我连累的,我对不起他们。”

说道这里,袁少刚老泪纵横,抹了抹眼泪又道:“我们曾经一起去找过王旭,可这家伙家大业大,直接住在魔都,而手底下的生意,他全部交给了职业经理人打理。”

“我们要找他,堪比登天还难啊,可我们就是要争这口气。”

“所以你们长久以来,一直在计划对付吉祥珠宝公司的事情?”顾晨问。

“对,没错。”袁少刚咬了咬牙,继续说道:“我们之前曾经想过各种办法,但是都没用,直到半年前,我们当中一个同伴,在被叫去维修线路的时候发现,其实吉祥珠宝公司内部的报警系统比较老旧。”

“之前就出现过几次误报事故,而且当时吉祥珠宝公司的所有人员都很紧张,可后来大家就慢慢的适应了。”

“我们通过这漏洞,计划了将近半年时间,就是想利用一切手段,钻通吉祥珠宝的地下金库,然后将存放在这里的所有珠宝全部转移。”

“这样一来,其他存放在吉祥珠宝地下金库的商户,一定会找吉祥珠宝索赔。”

“到那时候,吉祥珠宝就得破产,他王旭也得背上巨额债务,这就是我们的报复计划。”

袁少刚虽然年过七旬,可思维却并不迟钝。

这样的报复计划,可见这帮人平时没少做功课。

只是这次利用煤气泄漏所造成的影响,让他们抓住了机会,多年的新仇旧恨一起推动了这次的盗窃事件。

顾晨有些惊寒,平复下心情后,问道:“那其他成员都住在化工厂家属区对吗?”

袁少刚摇头:“他们都不住在这,只有我一个人在。”

“那他们都住在哪?地址能不能告诉我?”顾晨说。

袁少刚忽然愣住了,许久都没有再说话。

顾晨道:“你知道的,即便你不说,我们警方也能找到,你自己想清楚,你这是在帮他们还是在害他们?”

“好吧。”袁少刚也是看顾晨说话客气,是个好人。

而且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还请自己喝过瓦罐汤,此时此景,让他多少有些心情脆弱。

袁少刚直接道:“你们给我纸和笔,我写给你们。”

顾晨直接站起身,来到他面前,并将自己的笔录本递过去,顺便问道:“还有那些珠宝,你们都藏在哪里?”

“这个……”袁少刚拿起笔的瞬间,忽然又停顿了一下:“我们把这些盗来的珠宝,分五批,放在不同的地方,这些地方只有藏匿的人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我藏在哪里,至于其他四份珠宝,你只能问其他人。”

“好。”顾晨点点头,如释重负道:“那你就快点写,写完之后带我们过去找珠宝。”

……

……

在根据袁绍刚的交代后,王警官立马通知三组所有成员,并且联系治安队部分警力,大家分四批人,分别前往其他四名作案团伙的家中抓人。

而顾晨、王警官和卢薇薇,则押着袁绍刚返回到化工厂家属区。

袁绍刚站在银白色小货车旁边,指着车下道:“就在这。”

“你倒是挺随意啊。”王警官也是皱皱眉,赶紧又道:“就这么随意的藏在车下,要是弄丢了,我看你怎么办。”

说完之后,王警官也不再纠结,他直接单膝跪地,随后弯下腰,将脑袋伸进车底下,一番寻找之后,还真有发现。

“找到了。”王警官将身体继续往车底挪,这才费力的掏出一大包东西,丢在外头道:“袁少刚你可真可以啊,把一大袋珠宝,就这么绑在车底下?你就不怕被狗叼走了?”

“我在乎钱吗?我根本不在乎。”袁少刚脸色当然,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摸样说道:“我在乎的是,不能搞垮王旭的吉祥珠宝公司,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ahref="http://m.1200ksw.net"id="wzsy">1200ksw.net</a>

“放心。”顾晨也是走到他面前,拍拍袁少刚肩膀道:“只要犯过事,我们一定追求到底,至于你所说的这些情况,我们芙蓉分局会在调查之后,对王旭进行传唤,如果属实,我们警方绝不纵容。”

袁少刚眼泪汪汪的看着顾晨,狠狠点头道:“我……我信你,顾警官。”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