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410、钓鱼【求月票】

听顾晨一说,刘老师瞬间感觉很有道理。

如果光从视频画面中都无法捕捉到鸭舌帽男子的样貌,这说明对方具有很高的反侦察能力。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肯定会有些小心机。

如果真如顾晨所说的,对方会在衣服和裤子里面塞东西,在监控视频已有的画面中,的确是很难判断对方的真实身材。

“顾警官。”刘老师有些失望的道:“那按照你的意思,对方的身材也只能当做参考了?”

“在无法确认身份的情况下,也只能是这样了。”顾晨也是实话实说。

如果按照对方的操作,那个神秘的小木盒,是由鸭舌帽男子寄来的,那他在邹巧巧中毒之后,又迅速将木盒取走,这说明他是不想在现场留下证据。

但是顾晨和卢薇薇,以及邹巧巧的班主任刘老师,去邹巧巧房间进行地毯式搜查,却并没有什么价值线索,着让调查一度中段。

“顾警官。”刘老师察言观色,似乎也发现顾晨的难处,便弱弱的问他:“既然这名鸭舌帽男子嫌疑最大,那你们警方是不是可以动用路面其他监控,调查一下这名男子的行踪?”

“当然是可以的。”顾晨首先肯定了刘老师的说辞,但是顾晨也非常清楚。

既然这名鸭舌帽男子是个非常精明的人物,可以躲过启音学校所有监控的拍摄,那必定也知道校外监控的具体分布。

这样一来,似乎找要到这样一个人,并不是特别的最容易。

但是顾晨只能先答应,之后才是从长计议。

在与校方简单的沟通之后,顾晨便和卢薇薇返回芙蓉分局。

来到芙蓉分局的时候,正好赶上饭点。

当一部分警员选择在食堂吃饭时,顾晨和卢薇薇,也一人端着一盆饭菜,坐到王警官和三组其他新老同志的身边。

在自己食堂吃饭,是奔着七分饱八分饱去的,就算饭菜再好吃,最多也就是光盘,没有添菜加菜的道理。

因为吃饱不好干活,要是碰上紧急任务,甚至抓贼都有点够呛。

王警官也是好奇的看着顾晨,不由问道:“下午不是不上班吗?你们去启音特殊学校,有没有见到那个叫邹巧巧的女孩?”

“有。”顾晨没说话,倒是卢薇薇接话道:“这个邹巧巧情况不太乐观。”

“什……什么啊?”一旁的袁莎莎,也不由放下筷子,眼睛睁得大大的看向两人。

“卢师姐,你们下午去启音学校,到底什么情况啊?”

“是啊。”何俊超也咽下最后一口饭,道:“那个邹巧巧,不会出啥事了吧?”

“跟你猜的差不多。”顾晨没心情吃饭,将筷子放在一侧,道:“邹巧巧疑似被人投毒,目前生命垂危。”

“啥?”隔着一张餐桌,远远就竖起耳朵聆听的丁警官,直接端着饭碗走到顾晨的身边:“我说顾晨,着到底什么情况啊?那个叫邹巧巧的女孩,不是还给你寄来相册吗?怎么突然就发生这么多事情?”

“是啊顾晨,到底什么情况?”

“疑似投毒?这可有点严重啊。”

芙蓉分局食堂,很久都没有什么新鲜的新闻了。

结果顾晨一来,就带来劲爆消息,着实让一群吃瓜警察来了兴趣。

大家纷纷端着自己还未吃完的饭菜,齐聚在顾晨身边,就想听听顾晨是啥情况。

毕竟顾晨收到启音特殊学校学生寄来的包裹这间事,中午就已经在食堂传开。

因此许多芙蓉分局的新老同志,才对此格外的关注。

顾晨也只好将下午与卢薇薇,在邹巧巧家中,和启音特殊学校的所见所闻,跟大家讲解了一番。

听完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原本以为顾晨去见当年的好友,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可不曾想到,顾晨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见到对方。

见到一个卧病不起,且轻度昏迷的女子。

毕竟生离死别,本身就是一件难过的事情,因此大家才没有人来疯的调侃,反而是一个个乖巧的模样,跟以往的画风完全两样。

王警官道:“顾晨,按照你的意思,你想调查这个案件?”

“没错。”顾晨并没有否认,直接道:“邹妈妈曾经嘱咐过,如果能查到最好,可当时她并不相信,直接的女儿是因为中毒而导致重度昏迷。”

“可是在我跟卢师姐去启音学校调查之后,种种迹象都表明,着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背后一定还存在某种阴谋。”

“顾师弟说的没错,这也并不是我们危言耸听。”卢薇薇也直接站出来道:“像顾师弟跟你们所说的,那个神秘的包裹,还有神秘人,这两者并不是分开的,而是确确实实存在关联。”

“那顾晨的意思是?”王警官将目光投向顾晨。

“王师兄,立案调查吧,邹妈妈那头,让他们加紧做出治疗方案,病情拖不得,还有那个鸭舌帽男子,一定要找到他,他可是案情的关键。”

“明白。”跟顾晨搭档已久的王警官,瞬间也知道顾晨的意思,忙道:“我立刻去联系调度室,让他们查一查那名男子在街道上的踪迹。”

“如果按照你所说的,街道上的监控应该是捕捉不到,那咱们就更加应该重视了。”

“我去跟调度室里的人说。”何俊超已经吃完晚饭,直接端着空盘去找调度室同事商量。

而大家在吃瓜完毕后,也都各回各家,忙着各自手里的事情。

晚上,顾晨在宿舍睡觉很早,闭眼之后,满脑子都是那名黑衣人的样貌。

“会是谁呢?是邹雄?还是邹文?或者……刘老师还是保安大叔?”

“这些人跟邹巧巧似乎都没有太大关联。”

“邹雄和邹文,都是邹巧巧的亲人,哪有对自己亲人下手的道理,并且从白天的情况来看,两人对邹巧巧的照顾,也算可圈可点。”

“可刘老师呢?她有什么动机?根据之前的调查,刘老师担任邹巧巧的班主任,也已经有三年多,三年多时间的师生感情,她怎么可能下的去手?”

“还有保安大叔,看起来一副憨厚模样,会不会是另一种掩饰呢?毕竟这些人对邹巧巧来说,是整个启音特殊学校,最为亲密的人。”

顾晨继续转过身,再次利用自己的大师级合情推理,将这些可疑人物进行排除。

“如果是刘老师和保安大叔,那住在邹巧巧宿舍里的女同学,没理由看不出对方是谁啊?”

“就算他们戴着鸭舌帽和墨镜,走路习惯,身材,以及各种神态,就算这些女学生有先天性身体障碍,但完全是有能力辨别出对方是谁才对啊。”

“毕竟这些学生,天生就比普通人更敏感,尤其是刘老师和保安大叔,这些在学校与他们长期朝夕相处的人,就更加容易辨别了。”

“不对,绝不是刘老师和保安大叔。”

就在顾晨苦思冥想的时候,放在床头的手机忽然响起,是卢薇薇打来的。

“顾师弟,老王那边已经有结果了。”

“没有查到对吗?”顾晨忽然问的很小声。

“是的,那名鸭舌帽男子,似乎对启音学校周围的路线非常熟悉,他成本避开了监控摄像,消失在一个小巷里。”

“而且那边都是一些老旧设备,画面不是很清晰,老巷的路口又特别多,没准这家伙就换了身衣服也说不定呢,所以……所以调度室的同事们已经尽力了。”

“我知道了。”顾晨还是挺遗憾的,不过也在情理之中。

顾晨早就猜到,要找到这个狡猾的家伙,绝非易事。

现在的结果也恰恰证明自己之前的猜测。

所以,顾晨在得到这个消息时,也并不会感觉太意外。

“顾晨,顾晨你有在听吗?”见顾晨许久没有回应,陆薇薇赶紧追问了几句。

顾晨道:“卢师姐,你先早点睡觉吧,明天咱们再去启音学校和邹巧巧家里看看,看看还有没有漏掉的其他线索。”

“嗯嗯,也只能这样了。”卢薇薇知道线索中断,顾晨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等明天再回去看看,说不定就能有新发现呢?

于是两人互道晚安之后,便各自挂断了电话。

顾晨低头看表,已经是晚上9点。

此事室友丁亮和黄尊龙,也在外边值夜勤,并没在宿舍内。

所以顾晨在思考几秒后,又迅速拿起手机,拨通了邹妈妈的电话号码。

在对面“嘟嘟嘟”的待机几秒后,那边很快有人接听。

“喂?是顾晨对吗?”

“阿姨。”顾晨跟她打了声招呼,顺便问道:“巧巧的病情怎么样了?”

“不太好。”邹妈妈依旧是沮丧的口气,道:“也去医院做了次检查,诊断结果还是败血症,看来这跟中毒真的没关系,或许这就是我们家巧巧的命不好吧,摊上这么个事。”

“阿姨别难过,我们明天还会再来你家看看的,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新线索。”

听顾晨还在继续检查,邹妈妈这才又问:“对了顾晨,你们今天调查的如何?我晚上都在忙巧巧的事情,都把这事给忘了。”

“阿姨,实话跟您说吧。”顾晨停顿了几秒,这才用认真的语气告诉她:“巧巧的病,可能是中毒所致,因为她晕倒当天,收到过一个匿名包裹。”

“而且巧巧中午曾经在寝室拆开过,这件事情您知道吗?”

“这个……”时间过去几天,邹妈妈的记忆也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但是在反思回忆之后,邹妈妈还是告知道:“没错,是听巧巧说过,说那是一件工艺玩具,不知道是谁送的。”

“那您知道吗?”顾晨又问。

“我?我也不知道,巧巧就更不知道了。”邹妈妈似乎能从电话那头,感受到顾晨的担忧,不由问他:“怎么?这个工艺品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而且是大有问题。”顾晨也不妨斩钉截铁的告诉她:“阿姨,你可知道,巧巧正是因为打开了这个小木盒,下午上课才会晕倒,而就在你们接走巧巧之后,又有一个神秘人,曾经去过巧巧的宿舍,并将那个神秘的木盒给带走。”

“什么?有人带走了巧巧的木盒?”邹妈妈似乎也感觉右下角不可思议,忙道:“顾晨,阿姨有些不明白,着个木盒不是应该还在巧巧的宿舍吗?怎么会被人带走呢?”

“还有,那个人是谁啊?你们有没有找到他?”

也是听完顾晨的讲述,邹妈妈整个人更加紧张起来,仿佛之前的认知,忽然之间在此刻崩塌。

顾晨直截了当道:“这个人极为狡猾,在启音学校内的所有监控摄像头,都没有捕捉到他,而且我们还动用了路边监控对他进行查找,可依然让他钻了控制。”

“我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这个神秘男子,可能是巧巧身边的某个熟人,而且他对启音学校附近的道路和监控点分布,有着周密的调查。”

按照顾晨的设想,神秘男子必定跟邹巧巧有一定关联,否则也不会冒如此风险,来完成一项看似平常却是处心积虑的任务。

“你……你让我想想。”邹妈妈似乎越来越迷茫,顾晨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她的无助。

也是在等待几分钟之后,邹妈妈才道:“谢谢你顾晨,如果你们有调查出什么新方向,请务必告诉我,尤其是这神秘男子,你们可一定要找到他啊,我倒是要问问他,为什么要害我女儿。”

似乎也是被顾晨的话所感染,此刻的邹妈妈,也开始对巧巧的情况产生怀疑。

顾晨不好说太多,只好安慰了她几句,便匆匆挂断电话。

此时此刻,顾晨这才长舒一口气,喃喃自语道:“打完这个电话,大鱼应该也快上钩了。”

……

……

翌日上午。

顾晨、卢薇薇和王警官,三人穿着便装,重返启音学校,对昨天下午的调查,做了一个补充取证。

这次顾晨带来专业工具,对邹巧巧的床位及物件,做了一个全面检查。

和自己之前预料的那样,指纹获取到一些,但是多而杂,并不否定这些指纹来自邹巧巧的同学。

而之后,三人又例行公事般的跟刘老师,以及保安大叔,甚至是启音学校的校长闲聊了一些,也增加了一些关于邹巧巧近况的调查。

看似毫无意义的调查,顾晨却做的如此认真,这甚至让身边的卢薇薇感觉很好奇,有些不太像顾晨的风格。

之后,顾晨又开车来到邹巧巧家中。

和昨天一样,躺在病床上的邹巧巧,病情并没有好转的迹象,邹雄带来一些医院开来的药水。

作为护士的邹妈妈,很熟练的便给巧巧注射。

临走前,邹雄父子也专门送到楼下,直到看见顾晨开车带着同事离开,两父子才重返邹巧巧家。

路上,起先有疑惑但一直没机会询问的卢薇薇,这才打开话匣道:“顾师弟,我看你今天的调查有些不对啊。”

“哦?”开车的顾晨也是扭头笑笑:“看来卢师姐也看出来了?”

“这难道还看不出来吗?你也太小看我江南卢薇薇了。”卢薇薇倒是挺享受顾晨的夸赞,笑孜孜道:“你今天上午的调查,好像比昨天高调许多。”

“但是根据我和你搭档已久的经验来看,着似乎并不是你的风格啊,对吗?”

王警官也赶紧插嘴道:“诶你还别说,今天的顾晨,好像是有点那么不一样,当时我就感觉怪怪的,似乎是哪里不对,一时间也说不上来,但是你卢薇薇这么一提醒,我好像就知道了。”

“王师兄也看出来了?”顾晨瞪大眼看着车内后视镜,不由分说道:“看来我的习惯都被你们掌握透彻了,下次得注意到这些细节了。”

“顾师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卢薇薇反正感觉今天顾晨怪怪的,可究竟哪里不对,卢薇薇确实猜不透彻。

顾晨摇了摇头,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这还算天机?那我卢薇薇岂不是外人了?”顾晨有意隐瞒,这让卢薇薇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王警官虽然也猜不透,但是他知道顾晨这样做必有原因,也就不再追问了。

当车辆开回芙蓉分局时,已经是临近中午,许多警员都开始随时杀向食堂。

卢薇薇和王警官也不例外,两人是停好车后,直接去了食堂。

而顾晨则是带着笔录本,先去了三组办公室。

可此时的顾晨却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竟然多了件包裹。

顾晨尝试着寻找寄件人,然而包裹上除了写有单位地址和顾晨的名字电话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字迹,也没有任何单号。

看了看左右,顾晨发现何俊超正在收拾东西前往食堂,便赶紧问他:“何师兄,你知道我桌上这个包裹是谁寄来的吗?”

“这个啊?不清楚。”何俊超飞快的收拾文件,随后起身便说:“反正我在一楼拿快件时,发现有你的包裹,我就随手给带上来了,你自己看看吧,我得去排队吃饭了。”

<ahref="http://m.xiaoshuting.cc"id="wzsy">xiaoshuting.cc</a>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