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328、我还是能知道她是谁【万更求订阅】

“啊?”听闻租车的阿兰德要去上厕所,租车行老板顿时有种藏好的宝贝被人发现似的,整个人心头一惊,默默的看了眼洗手间。

“老板,你怎么了?”一旁有些尿急的阿兰德问。

“哦哦,没……没事,你要上厕所是吧?”

“老板你真的没事吗?”阿兰德见租车行老板紧张的不行,顿时又问了一句。

“呵呵,我没……咳咳,上厕所是吧?那……那你去吧,因为我刚上过厕所,有味道,如果你能等等再去的话……”

“没关系的。”阿兰德似乎并不介意,直接笑了笑,转身便朝着顾晨、卢薇薇和王警官藏匿的洗手间走去。

租车行老板也是吓坏了……

心说我这边还没关门呢,你这就要去厕所?

就当阿兰德提着裤子,扭了扭皮带,并走到洗手间大门口,一把推开大门时。

顾晨、卢薇薇和王警官,就像三座艺术雕塑一样,出现在面前。

两方人顿时大眼瞪小眼,全部都愣在了当场。

然而目光短暂接触两秒钟后,阿兰德这才土拨鼠般的“啊”的一声叫,准备转身要跑。

结果顾晨眼疾手快,直接冲上去飞踹一jio,直接踹在了阿兰德侧身。

阿兰德顿时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直接就倒飞了出去。

重重的身体,砸在了一张木桌上,木桌当场被断成了两截。

剩下两个外国人,还没从阿兰德土拨鼠般的叫声中反应过来,就看见洗手间里冲出三名警察来,三两下将阿兰德戴上手铐。

两名外国人,这才意识到,此地……有埋伏。

反应慢半拍的两人,当即转身想跑,结果一转头,奔跑的兄弟又双双撞上了卷闸门,直接又被反弹了回去。

这时候,顾晨和王警官快步上前,直接掏出手铐,将剩下两名外国人反手一扣,直接将三人干净利落的抓捕归案。

“你……你们要干什么?我们是外国人,你们这是在侵犯人权。”为首的阿兰德,顿时嚷嚷个不停,嘴里没一句好话。

卢薇薇当即踹了他一脚屁股:“吵什么吵,安静。”

“你……”

阿兰德话说一半,又被卢薇薇凶神恶煞的指着鼻子,顿时怂到不敢说话。

租车行老板见三人被捕,这才长舒一口气道:“还好还好,还好关门够及时,否则这两人肯定要逃跑的。”

“谢谢你老板。”顾晨也是走上前道谢,说道:“刚才要不是你,我们的抓捕行动肯定不会这么顺利的。”

“哎哟!别说了别说了,可吓死我了。”租车行老板拍拍胸脯,说道:“我开租车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妈呀,刚才可把我吓死了。”

“放心。”王警官拍拍他肩膀,说道:“现在没事了,三个嫌犯都已被捕,老板,你可是帮了警方一个大忙啊。”

“呵呵。”租车行老板也是不由干笑了两声,说道:“只要你们不追究我乱提价格的责任,我就阿弥陀佛了。”

顾晨直接道:“那是工商的事情,不归我们管。”

几人在租车行简单的交流一阵后,顾晨取走了阿兰德的护照,而王警官也叫来了丁警官,一起将三名外国人,带进了芙蓉分局审讯室。

一号审讯室里。

阿兰德捂着腰,一脸尴尬的看着面前的三名警察,不知所以道:“你们凭什么抓我?我是外国公民,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外国公民怎么了?在中国犯法,就该受到中国的法律制裁。”卢薇薇打开笔录本,没理会。

阿兰德顿时怒踹铁门,道:“你们这些该死的警察,快放我出去,再不放我出去,否则我让你们好看……”

话音刚落,就看见顾晨抬手一拍,顿时将王警官放在桌上的保温杯,直接就弹翻在桌上。

由于保温杯盖子没拧紧,王警官泡的一手好枸杞茶,顿时全部洒在了裤腿上。

<aid="wzsy"href="https://www.tsxsw.la">tsxsw.la</a>

“我特么……”王警官话到嘴边,忽然又给咽了回去,然后赶紧掏出纸巾擦裤子。

“我告诉你阿兰德,这里已经不是一百年前的中国了。”顾晨郑重其事的盯着他。

阿兰德憋笑了两声,嬉皮笑脸的……用撇脚的中文说道:“那……那又怎样?我是外国人,我是英格兰人。”

“不要给我嬉皮笑脸的。”顾晨直接站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到阿兰德面前,道:“我再给你说一遍,这里不是英格兰,向中国法律道歉。”

此刻,顾晨的双眼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自带气场,给坐在对面的阿兰德以强大的压力。

阿兰德虽然嚣张,可当他看见顾晨这犀利的眼神时,整个人忽然就怂了。

顾晨的眼神里,阿兰德看到了自己的懦弱,看到了自己在中国警察面前嚣张跋扈的假面具。

没错,阿兰德怂了。

他真的怂了。

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名年轻警察给震住了。

“对……对不起。”阿兰德轻轻的说道,他知道面前这个警察不好惹。

顾晨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而是站着阿兰德面前直接道:“我来问你,你来江南市的目的是什么?”

“目……目的?”见顾晨提问,阿兰德故意改口说英文,给顾晨制造麻烦。

顾晨也没闲着,直接又用流利的英文提问道:“你来江南市的目的是什么?”

见顾晨双语转换自如,阿兰德只好放弃了折腾,道:“来江南市,当然是来旅游的。”

“可为什么,你们从下飞机后,就直奔江南市平安寺,并且在附近的宾馆住下来,时不时上山?”

“我……”见顾晨如此提问,显然是掌握了自己的具体动向。

因此阿兰德紧张的回道:“我们来这烧香拜佛不行吗?难道这也犯法?”

“阿兰德。”坐在前方的卢薇薇也按耐不住,直接问道:“可你们为什么要盗取平安寺佛像?”

“盗取平安寺……佛像?”阿兰德忽然一惊,噗笑道:“我完全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你们这样说的依据是什么?为什么说是我们盗取的佛像?难道平安寺丢失了佛像吗?”

“阿兰德。”顾晨将自己的手机相册打开,将吴俊将几人拍下来的视频,一一展现在他面前,道:“从你们在平安寺出现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关注你们这三人,包括你们在平安寺吃斋饭,还有凌晨之后待在平安寺大殿内,这些都证明你们在佛像丢失的当晚,确实待在平安寺。”

也是没有预料到,自己和同伴在平安寺的活动,竟然会被人意外拍下来。

阿兰德整个人郁闷的不行,直接又反驳道:“可这又能说明什么?说明佛像是我们盗走的?”

“因为当晚,除了另外两个人,你在某个时间段,忽然间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

看着阿兰德紧张的目光,顾晨又道:“就是在这个时间段,你潜伏去往平安寺的配电室,将所有电闸突然关闭,随后你又赶紧前往停车场,等待着同伴的行动。”

“而正是因为平安寺忽然断电,让大殿之内陷入到一片混乱当中,你的同伴才能浑水摸鱼,将佛像盗走之后,迅速来到停车场与你汇合,之后你们便开车一路逃离平安寺,我说的对吗?阿兰德先生?”

阿兰德瞬间被顾晨的解释给说懵了……

没错,仿佛自己在做什么,顾晨就站着自己身边,观察着一切。

“不承认也没关系。”顾晨并不指望阿兰德能够坦诚招供,又道:“我们在配电室,还搜集到一些指纹和脚印。”

“那……那肯定不是我的,肯定不是。”阿兰德听完之后,整个人开始紧张起来。

顾晨回头看了眼卢薇薇,卢薇薇心领神会,直接站起身,将一份调查报告交到顾晨的手里,随后又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47码的鞋。”顾晨拿着报告,低头看了看阿兰德的鞋子。

阿兰德赶紧将双腿向后一缩,以此来掩饰自己的鞋码。

“别藏了。”顾晨笑了笑,说道:“用肉眼都能看出,这47码的脚印就是你阿兰德的,在平安寺里的所有人,没有一个是47码的鞋子,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我……我……”

见顾晨又将自己的老底戳穿,阿兰德整个人抓狂到不行。

“我说阿兰德。”刚刚擦完裤子的王警官,顿时也插嘴道:“你一个人,大晚上的,跑去平安寺的配电室干什么?”

卢薇薇也道:“要知道,这平安寺的配电室,可是在一个极为偏偏的房间里,你平时都跟同伴待一起,可唯独佛像被盗走的昨晚,你却忽然出现在配电室,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我……我只是想去上厕所,然后……然后我找错了房间,对,就是这样的。”阿兰德赶紧给自己编了个故事。

顾晨笑笑:“阿兰德,如果这些都能说得通,那好,那为什么在佛像被盗走之后,唯独只有你跟你的同伴驾车离开,一路可以沿着下山的公路开下山?”

见阿兰德目光失神,顾晨又道:“而且我们事后清点过人数,当晚所有尼姑,俗家弟子,以及前来的香客,都有在现场。”

“而且所有人的车辆也都停在那,唯独你们租来的车辆,能够一路飞驰,你们为什么要跑?”

卢薇薇也赶紧道:“还有,你们在逃跑路上,却又忽然泼洒爪钉,让我们追逐的车辆轮胎漏气,阿兰德先生,你可真是个算计高手啊,我算是涨见识了。”

“我……”阿兰德此刻已经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

没错。

当晚阿兰德和两个同伴,是唯一在熄灯之后,驾车离开平安寺的。

而由于当晚道路之上,被工业爪钉铺满,因此当平安寺得到这个消息后,便将所有驾车来平安寺的香客,统一安排在平安寺的禅房内。

由此可见,当晚逃离平安寺的三人,便是以阿兰德为首的盗窃集团。

“自己交代还是我们查?你可想清楚。”顾晨从桌上,取来纸笔,放在阿兰德面前。

“把佛像藏匿的地点写出来,就现在。”顾晨扣了扣桌子,眼神异常的坚定。

见自己盗窃行为难以掩饰,阿兰德此刻的倔强、反抗,也开始在土崩瓦解。

整个人仿佛被撕掉了最后一层遮羞布。

而此刻的阿兰德,更不敢抬头看着顾晨的眼睛。

因为害怕,因为顾晨的双眼让他感觉坐立不安。

这时候,顾晨再次将阿兰德的行李箱提过来,将里面用报纸包好的大量现金,当着阿兰德,一捆一捆的倒在地上,堆成了小堆。

“我查过,你在江南市并没有取款记录。”顾晨半蹲下身,捡起其中一捆用报纸包好的毛爷爷,说道:“但是你这些钱,却突然之间冒出来,你们携带这么多现金究竟要去哪?还有,这笔钱哪来的?”

“这……这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也是听人指使。”见最后一根弦绷断,阿兰德防线终于崩溃了。

王警官和卢薇薇面面相觑后,赶紧又问:“你这笔钱,是不是佛像交易后的赃款?”

“是!”阿兰德点点头承认。

顾晨皱了皱眉,继续问道:“跟谁交易?”

“一……一个老太太。”阿兰德低下头,轻身细语道:“是一个老太太,是她将佛像捐赠的信息提供给我们,让我们出面盗走佛像,然后跟她做交易,将佛像卖给她。”

“老太太?”顾晨忽然就愣住了,没想到交易对象竟然是个老人,可究竟是谁?

顾晨赶紧又问:“那老太太叫什么?”

“不……不知道,她没有告诉我。”阿兰德摇了摇脑袋,并没有回答。

卢薇薇冷着脸问:“那你们平时都是怎么联系的?难道就没有一点对方的信息吗?”

阿兰德被一提醒,弱弱的问道:“如果我提供线索,是不是可以减轻罪责?”

“那要看你的线索值不值钱,对案件的破获有没有帮助。”王警官直接给出冷冰冰的回复。

阿兰德虽然是个外国人,但也懂,这叫将功补过。

于是道:“我也是通过一个情报掮客,得知江南市某人要取一尊佛像,但是她自己无法获取,只能通过这个情报掮客,联系到我们,让我们来行动。”

看着卢薇薇快速书写的笔录,阿兰德忽然又道:“对了,我们所有的行动,都是通过情报掮客来指引,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见过面,只是在网络上用国际黑话暗语来联系。”

“原本他们只愿意付佣金,但是后来我们没同意,我们要拿佛像做交易,像增加佣金比重,原本想着这样做,对方会拒绝,可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同意了,我们到手的钱,直接翻上一翻。”

说道这,阿兰德似乎还有些小兴奋。

“简直是荒唐。”顾晨也是没好气道:“你们跟情报掮客之间用的是国际黑话暗语,那老太太呢?你们为什么知道是老太太?”

“我们之间通过电话。”阿兰德说:“为此我还录制下一段,关于我跟老太太的通话记录,用来给自己留后路。”

“你这种人还知道留后路?”卢薇薇刚才还看他耀武扬威的样子,合着都是装出来的?这家伙早就知道会有此一劫?

阿兰德苦笑道:“用你们中国话来说,就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呢?你说对不对?女警官?”

顾晨伸手在他面前,勾了勾手掌道:“把你的录音交给我,就是现在。”

“手……手机在我口袋里。”阿兰德用带着手铐的双手,放在侧边口袋掏了掏,将一部廉价手机掏出来。

这是一部新手机,看得出也是一部临时通话手机,阿兰德用来在江南市联系雇主用的。

顾晨点开里边的文件,找到了录音文件部分。

“是这个吗?”顾晨问阿兰德。

“没……没错,就是这个。”阿兰德点点头承认道:“我们总共只通话过一次,其他时间的联络,都是由情报掮客来提供,就是因为这次的通话,我才知道,原来雇主是个老太太。”

顾晨也没多想,直接走回到卢薇薇和王警官身边,将手机音量开到最大。

随后。

点开了录音文件。

此刻,滚动条正在播放,然后却没有任何动静。

直到播放时间显示到5秒的时刻,就听见阿兰德蹩脚的中文询问声。

【东西已经弄到手,是否在老地方交易?】

这边话说完,大概又过去3秒钟,才听见对方一个短暂的回复:

【在老地方,你们要加价的钱,也在那,去拿吧,东西留下。】

“唰……”

声音到这就已结束,似乎是老太太这边挂断了电话。

卢薇薇眨了眨眼,道:“再听一遍?”

“嗯。”顾晨当即也同意道:“再听一遍。”

随后,大家都竖起耳朵,将这条短暂的录音,又听了一遍,两遍,三遍……五遍。

直到第五遍听完,拥有专精级记忆力的顾晨,却忽然感觉有些奇怪,忙道:“声音是经过处理的,但是,我还是能知道她是谁。”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