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218、胃出血?【万更求订阅】

格调清吧门口。

亦琛被台阶绊倒在地上,背上的吉他也险些摔坏,好在身边的顾晨眼疾手快给托住。

“亦琛兄弟,你没事吧?”顾晨站在亦琛的身边,用手直接将他提起。

君泽和卢薇薇也赶紧走上前……

“不会是喝多了吧?”君泽问。

亦琛摆摆手:“不碍事,是我走路大意了。”

“需不需要帮你打车?”王警官问。

亦琛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先坐着休息休息,你们不用管我。”

说完亦琛便找到路边一个公共长椅先坐下,将吉他放在自己的身边,躺靠在座椅上。

“估计是喝过头了。”卢薇薇噙着嘴唇,看着座椅上的亦琛,不由停住了脚步。

君泽上前跟亦琛简单的交流了几句后,来到顾晨面前道:“没事的,就是有点累,又喝了一点酒,他说坐着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他的住址在哪?要不我们送他回去?”顾晨说。

君泽摆摆手,道:“这个就不必麻烦你们了,我和亦琛虽然不住在一起,但是我们的住所还是要保密的,免得被粉丝骚扰。”

“君泽说的对。”卢薇薇也揉着自己红润的脸蛋,对着顾晨笑道:“毕竟亦琛和君泽都是网红歌手,被粉丝知道住所后跟踪,你不觉得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吗?”

“是啊,公众人物最好是不要泄露家庭住址。”身边的王警官也同意卢薇薇的看法,却又道:“但是大晚上的,让喝醉酒的亦琛待在这里,也不太安全,万一被路过的小偷盗去钱财,那可就得不偿失。”

“同意王师兄的意见。”顾晨转身看着君泽,问道:“你跟他熟,要不你送他回家?”

“这个?”君泽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答应道:“那行吧,我先去路边打辆车,你们看着他。”

说完君泽便往路边走去。

夜晚的出租车也很多,不过大多都载满着乘客。

这边是有名的美食路,道路两侧开饭店和大排档的比比皆是。

君泽将帽檐压低,站在路边焦急的等待。

一辆。

两辆。

三辆。

……

一连过去五辆车,都是载有乘客的。

卢薇薇站在长椅的背后,拿起手机,利用亦琛的背影做构图,不由拉着顾晨来欣赏。

“顾师弟你快看,一个网络歌手的背影,一把长椅,一把吉他,再加上黑夜的色调,以及路边彩灯的照耀,这张作品简直太美了不是吗?”

顾晨低头看了一下,点头道:“这个角度确实挺好的,够文艺。”

“我看看。”王警官也凑过来,看着手机里焦距对准的背影,不由发出啧啧的赞叹:“确实有点文艺的味道,那就拍下来吧。”

“好。”卢薇薇也正有此意,将手机托平,焦距对准了亦琛的背影。

然后……准备按下拍摄。

可就在此时,手机焦距中的长椅上,亦琛的背影忽然发生偏移,直接重重的倒在了长椅上。

再然后……整个身躯毫无支点,又一次翻转着倒在了地上。

身边的吉他,也跟着亦琛倒下的背影,重重的摔响在身边。

顾晨、卢薇薇和王警官也是忽然一愣。

刚才还是手机焦距里的文艺背景,卢薇薇甚至还没来得及按下拍摄键,亦琛就像失去了知觉似的,直接重重的倒在地上。

“亦琛。”顾晨不自觉的叫了一句,然后快步跑到他身边。

卢薇薇和王警官也紧跟其后……

而在路边打车的君泽,回头看到这一幕时,整个人也惊呆了,赶紧撒腿就往亦琛的方向跑去。

大家将亦琛扶到长椅上,并将他侧躺着身躯。

顾晨拍拍他的脸蛋,问道:“亦琛,亦琛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亦琛整个人双眼迷离的看着顾晨,似乎想瞪大双眼,想极力让自己看清这个世界。

可他尽力了,却还是不能睁开沉重的眼皮。

“醉的太厉害了。”君泽不由摇头叹息。

可话音未落,亦琛忽然口腔一嗝,噗嗤一下,喷出一口鲜红的血液,直接从嘴腔里流出。

“糟糕,是胃出血。”被喷一身的君泽也是吓一跳,赶紧道:“快打120。”

没过多久,一辆120急救车便赶到现场,周围有不少围观群众,不时拿着手机拍摄照片。

顾晨和王警官,一起帮助医护人员,在检查完现场情况后,直接将其抬上救护车。

“你们谁是他的亲友?”一名救护人员问。

大家看了看彼此,顾晨率先道:“我们是他朋友。”

“可以联系到他的家人吗?”救护人员又问。

君泽道:“他是江北人,在江南市工作,目前在这里没有亲人。”

“那你们谁可以跟他一起去医院,他这个样子可能有点危险,需要有人签字,你们谁可以负责?”

医护人员一句话,又把现场的大家给问住了。

“我去吧。”顾晨说。

“我也去。”卢薇薇也道。

王警官看看左右,无奈道:“那我也跟过去吧。”

随后他看了眼君泽,问道:“君泽,你跟他是搭档,你去不去?”

“我……我也去吧。”君泽也没有太犹豫,当即便答应道。

随后,几人挤上了拥挤的救护车,一起跟着亦琛来到医院。

急救室大门外,四个人分列门口、长椅、墙角和窗户旁。

每个人都是神情凝重……

“胃出血如果治疗及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卢薇薇率先打破了走廊里的沉默。

“是啊。”王警官也插嘴道:“我有个亲戚就因为业务关系,经常要喝酒,也曾经有过胃出血的问题,积极配合治疗,吃点药,打点滴就好了,以后少喝酒,身体也能很快恢复的。”

顾晨皱着眉头,略微思考道:“可这个亦琛酒量也太烂了,总共也才喝了两瓶酒,像胃出血的人,怎么着也得好几瓶的样子吧?”

“顾师弟,你的意思是,亦琛不是胃出血?”卢薇薇被顾晨一提醒,忽然感觉也有些道理。

顾晨犹豫了一下,扭头看向身边的君泽,问道:“亦琛平时酒量如何?”

“还好吧。”君泽双手抱胸,托着下巴思考道:“他这个人很古怪,要喝酒的时候,也能一个人闷闷的喝很多,但有时候也滴酒不沾,具体他酒量有多少,我也不是很清楚,最起码现在喝出胃出血,酒量应该也不算好。”

想到这里,君泽也是懊恼的拍拍脑门:“我早知道他胃不好,也就不会让他喝太多。”

“我觉得,他这个样子,更像是酒精中毒。”顾晨忽然认真的看着君泽。

像之前自己接触过的一些案子中,也有类似的症状,因此顾晨才会产生怀疑。

可就在这时候,急救室里的医生忽然跑出来,脸色铁青道:“病人目前大量吐血,初步诊断为中毒,可能有生命危险,请问你们谁可以签字?”

所有人忽然就愣住了……

顾晨才刚刚说完自己的推断,那头就传来有生命危险的迹象,这似乎有点吓人。

两瓶啤酒而已,能搞出这么大问题?

“先等等。”君泽眉头紧皱,整个人脸色发青的在走廊里来回走动了几小圈后,赶紧掏出了手机,拨打了老韩的电话。

“老韩,亦琛出事了,喝酒喝出胃出血,我们现在在医院,需要紧急抢救,不然可能有生命危险,没错,好,那我签字,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卢薇薇赶紧凑过去问:“老韩那边怎么说?”

“唉。”君泽叹口气道:“他也是一头懊恼,让我先处理一下,把字签了,他明天会找个护工过来照顾亦琛的,至于医疗费,他会暂时先垫付。”

“看来老韩虽然跟亦琛有矛盾,但是他还算是个有良心的老板。”王警官也是默默点头。

这时候,君泽也完成了签字,医生赶紧又跑回道急救室。

凌晨一点,经过紧急治疗后的亦琛,被转移到重症病房监护室。

君泽困得不行,但却不能离开,只能手机扫码解锁了一个折叠床,睡在了一旁。

而王警官、卢薇薇和顾晨,明天也休假,所以也都待在了医院。

“看来现在应该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卢薇薇也是长舒一口气,喃喃道:“刚才真的太可怕了,这个亦琛……差点就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啊。”

王警官揉了揉自己的熊猫眼,无奈道:“看来这个黑眼圈是无法消除了,今天怎么就遇到这种事?”

顾晨一直双手抱胸,靠在走廊的墙壁上没说话,等到一名主任医生带着人过来查房时,顾晨这才将他一把拦下。

“医生,刚才负责急救的是你们团队对吗?”顾晨问。

“没错。”主任医生扶了扶眼镜,问道:“你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他朋友。”顾晨回头看了下病床上的亦琛,问道:“你们能确定,病人是中毒所致吗?”

“这还有假?”主任医生肯定道:“你们说他是胃出血?这肯定不是胃出血,像今天这种情况,你们要是再晚送过来五分钟,可能这个年轻人我们就无能为力了。”

“真的这么可怕吗?”卢薇薇也凑上前,不可思议的问道:“可他是怎么中毒的?”

“你们今晚吃了些什么?或者喝了些什么?”主任扶了扶眼镜,问道。

“除了啤酒,我今晚就没见他喝过其他东西。”王警官也是走过来,将情况说明。

“那就是酒有毒。”主任医生一脸的严肃,说道:“据我多年的经验来看,只有这种可能,有可能他喝的是假酒。”

“呵呵,假酒?”王警官有些哭笑不得,解释道:“我说医生,咱们现在能站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喝了同样的酒,如果是假酒,那我们所有人,都应该躺在跟他一样的病床上,而不是站在这里跟您说话。”

主任医生被王警官怼得有些尴尬,不过还是扶了扶眼镜道:“那我就不清楚了,除此之外,我真的想不出其他的原因,如果你们觉得有蹊跷,你们可以选择报警。”

“我们就是警……”

卢薇薇刚想掏出自己的警察证,就被一旁的王警官给阻止道:“我们就是紧张,有些好奇,毕竟病人是我们的朋友,忽然出现这种情况,难免会有些心急。”

“心急也不能把怨气撒在我身上。”主任医生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的不爽:“我告诉你们是酒中毒,可你们又不相信,你们要是有能耐,可以报警,让警察去调查好了,我是医生,我的职责就是救人,其他的东西我关不了。”

说完之后,主任医生便带着手下一群白大褂,推门走进去,开始围在亦琛的床边做记录。

而王警官,则是呆呆的站在门口,面对着空旷的走廊,一脸疑惑。

“王师兄,你没事吧?”见王警官目光呆滞,顾晨好心打断他思路。

“顾晨。”王警官扭头看着他问:“咱们跟这个亦琛,喝的是不是同一种酒?”

顾晨犹豫了一下,利用自己的专精级记忆力,快速回忆起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ahref="http://m.xiaoshutingapp.com"id="wzsy">xiaoshutingapp.com</a>

“他之前第一次坐到老韩的身边时,曾经在吧台叫了一杯酒,之后所喝的那瓶,是老韩的私藏酒,总共也就两杯。”顾晨说。

“也就是说,如果是酒中毒,那一定跟这两杯酒有关系?”王警官问。

顾晨点头:“基本是吧。”

“怎么了老王?你是不是想去调查这件事?”一旁的卢薇薇问。

“我觉得这个老韩有问题。”王警官忽然学起顾晨平时思考时,双手抱胸托着下巴的姿势,语气认真道:“他跟亦琛,似乎已经矛盾很深,而两人虽然都不说破,但其实我可以看出,双方似乎都没有让步的意思。”

“哦?”顾晨咦道:“那王师兄的意思是?”

“老韩怕亦琛带着他的热门歌曲,去京城参加商业演出,从而导致格调酒吧顾客流失,所以他才会不择手段,让亦琛错过这次签约的机会。”

“啊?”卢薇薇听的有点懵:“你确定是这样吗?”

“怎么不会?”王警官忽然又用顾晨平时的侧颜杀,斜视着身边的卢薇薇:“你没听今晚亦琛自己说的吗?京城的那家唱片公司,只给了他两个星期的时间,如果两个星期内没有跟他们签约,或许亦琛将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

“王师兄说的有道理。”顾晨也是点头认可,随后道:“但就下毒动机来说,老韩确实有莫大的嫌疑,可今晚的啤酒,咱们所有人都有喝,而且老韩那六瓶私藏的啤酒,大家是随意拿过去的,并不是老韩自己特意将某瓶啤酒,送到亦琛的面前。”

“啊?是这样吗?”王警官也是忽然一愣,问道:“你确定你没有记错?”

“当然确定。”顾晨拥有专精级记忆力,这种情况他百分之两百确认。

见王警官有迟疑,顾晨又道:“王师兄要是不相信,可以去调取清吧吧台的监控。”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道理的样子。”王警官深知顾晨的记忆力远超自己,也就没有再质疑:“可是,他亦琛好好的,怎么会中毒?他唱歌的时候也并没有任何异常啊。”

“对啊,如果他在喝下第一杯啤酒时,就有中毒反应,那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不会连一点反应都没有,所以只有一种可能,亦琛就是喝下了老韩私藏的那瓶酒后,才出现中毒的明显反应,我们算算时间也是合理的。”卢薇薇也将自己的看法说出来。

顾晨点点头,道:“卢师姐分析的有道理,喝完老韩的私藏啤酒没多久,咱们就起身准备离开,在这个时间段,毒性开始发作,以至于亦琛走来路口的台阶处,会忽然出现神志不清,以至于绊倒在门口。”

“然后,他发现自己可能是喝醉了,想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缓缓神,让酒气消散之后才动身。”

“可他并不知道,他现在已经身中剧毒,以至于坐在长椅上没多久,毒性发作,随后倒地吐血。”

听着顾晨的推理,卢薇薇忽然就看着王警官道:“老王,按照这个说法,似乎老韩确实有嫌疑,可他却没有对酒做手脚的机会啊,我们这么多人都在场,即便他想浑水摸鱼,我跟顾晨都坐在亦琛的旁边,不会没有注意到。”

王警官摸着下巴上长出的胡茬,脸色越来越沉重:“按照你跟顾晨所推理的那样,那亦琛最有可能中毒的情况,就是喝下了老韩私藏的那瓶啤酒,可他却没有直接接触过,也就是说没有作案机会,那会不会是其他人?”

被老王一提醒,顾晨和卢薇薇,二人忽然一愣,同时看向病房内,陪护在亦琛身边的君泽。

“你是说……他?”卢薇薇表情复杂的指向君泽。

“我没说过是他,我只是表示怀疑。”王警官说。

顾晨也走到门口看了几眼,说道:“王师兄,你也不必否定,从现在来看,任何人一旦有疑点,都可以作为我们的怀疑对象,只要他在这个过程中,有跟亦琛接触过,我们都可以大胆假设,我们可以先找出对方下毒的手段,再来推断他的作案动机也不迟。”

……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