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207、熟能生巧【求月票】

“请进,这里就是我家了。”女子打开门,邀请顾晨和卢薇薇走进家里。

也是出于对顾晨警察身份的信任,否则的话,她也不会愿意先道歉,然后再让顾晨来调查这件事。

顾晨点点头,拿起鞋柜上的鞋套,套在了皮鞋上,走进了女子的客厅。

“花骨朵……”顾晨刚想开口,想想笔录本里登记的姓名是王丽丽,于是又改口道:“王丽丽女士,你说最近被骚扰,可有具体时间?”

“好像是……一星期前开始的,就是我跟那个车主吵架后的第二天。”王丽丽一边给顾晨和卢薇薇倒水,一边说着事发的时间。

顾晨微微点头,开始在笔录本上做记录。

卢薇薇则在门口的猫眼处,用手触摸了几下后,回到客厅道:“确实,猫眼附近有黏黏糊糊的东西,似乎是被人粘贴过。”

顾晨想了想,道:“胶带?”

“可能是吧。”卢薇薇点头,坐在了沙发上。

“用胶带粘住门眼,再进行门铃骚扰,看来这家伙目的很明确。”顾晨虽然暂时还无法判断,但光从这种作案手法来看,显然对方的目的就是为了给王丽丽制造恐慌感,起到骚扰的效果。

“来,两位喝点水。”王丽丽将两个纸杯端给顾晨和卢薇薇,并提醒道:“小心烫。”

“谢谢。”顾晨道了一声谢,将纸杯放在茶几上。

“警察同志。”王丽丽忽然笑了笑,问道:“你们都工作多久了?我看你们都挺年轻的,跟我正在读大学的弟弟年龄一样大。”

卢薇薇沉稳的点点头:“我两年。”

看了下顾晨:“他不到一年。”

“呵呵。”王丽丽也是颇感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说道:“你们都这么年轻,难怪会管我这种事,要是一般的老警察,肯定就不会管的。”

“也不能这么说。”顾晨也不会因为王丽丽认为自己年轻,就不敢表达自己的看法:“通常情况下,也要看案件的程度,像一般的骚扰,如果没有造成实质的伤害,你们自己私下解决就好,解决不了的,我们警方可以出面协调,造成犯罪的追究责任。”

喝了一口水,顾晨又道:“像您这种情况,属于严重骚扰,如果对方的目的不仅仅是骚扰,而是对您有不轨行为,很可能会对您造成严重的伤害,所以我们就必须管。”

“是呀。”王丽丽也是坐在了沙发上,表情焦虑道:“我跟我丈夫都是二婚,所以至今都还没考虑要孩子,而且我丈夫经常要值夜班,有时候要很晚回家,你说我一个女人待在家里,万一真有什么不法分子欲图不轨,那我可怎么办?”

王丽丽双拳紧握,神态也是焦急万分。

卢薇薇稍微沉默了几秒,随口问道:“那您丈夫是做哪项工作的?”

“他在铁路分局上班,加夜班都是常态了,基本上都是很晚回家的。”王丽丽说。

顾晨以前也听说过,在铁路上班经常有几班倒的情况,此时也有了一个新想法,迟疑的问道:“那会不会是你丈夫得罪过什么人?”

“不会的,他这人一向很老实。”王丽丽说的很肯定,道:“我当初就是因为他这种温顺的性格,才考虑跟他结婚的,而且他这人在单位口碑很好,下属领导都喜欢,根本不会得罪人。”

卢薇薇呵呵一笑,道:“我们也就是随便问问,了解下情况。”

一般这种家长里短,很多中年女人不会跟外人说,尤其是二婚。

但王丽丽没介意。

“那就是说,除了刚才那个车主,你就没有得罪过其他人?所以你才一直肯定骚扰你的人就是他?”顾晨追加了思考,抬头看着王丽丽。

“你们先别急,让我再想想。”看着顾晨疑惑的脸色,王丽丽更加紧张的开始回忆。

客厅里的顾晨和卢薇薇,也将目光看向了王丽丽。

作为工作还未满一年的见习警顾晨,对于这种骚扰案件没有多少想法,无非就是一些矛盾引起的纠纷,

不过要调查清楚,就必须要有目击者,但现在这种情况,显然条件是不成立的。

“如果说有没有得罪过其他人,倒是有一些。”王丽丽回想了片刻后,眼神忽然变得认真起来。

“不要急,慢慢说。”顾晨转了下笔,准备开始做笔录。

“有一个是住在我楼下的初中学生,曾经按门铃骚扰过我。”想了想之后,王丽丽又道:“不过事后被我发现过,他父亲知道后,曾经修理过他一顿,也就没有再犯了。”

“这种学生是挺调皮的,除此之外还有吗?”顾晨记录完毕后,继续问道。

“还有一个是送报纸的工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王丽丽看着天花板,沉思了几秒后才道:“我们这栋楼许多人都有订江南市的商报,上面经常会有很多招聘信息发布。”

“虽然是互联网时代,但这份报纸的销量一直很高,我们有什么需要招聘或者应聘的东西,都会在报纸中间的招聘版面上登报,以前是一块钱一个字,现在涨价了,要两块钱一个字。”

“有点意思。”顾晨笑了笑问道:“那这个送报纸的工人怎么会跟你闹矛盾?”

“还不是因为效率不高,经常投错收邮箱。”王丽丽说道这里,也是颇为不满道:“有一次竟然又把我的收邮箱搞错,被我碰见,跟他大吵了一架,我还打电话投诉过他,后来听说被扣了奖金,所以每次碰见我,他都会瞪着我,跟仇人似的,对了,他也住这个小区。”

“也就是说,这个送报纸的,也会有嫌疑?”卢薇薇托着下巴思考道。

“不……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啊。”女子回想到这里,也才发现,原来跟自己结仇的人,好像不止车主一个人。

“你怎么跟这么多人结仇啊?”卢薇薇也是不由感慨,一个人能把周围的人全部得罪,这是怎样一种存在啊?

顾晨继续问道:“除了这个几个人之外,应该没有其他人了吧?”

考虑到王丽丽得罪的人够多,也不应该还会有其他人。

不过王丽丽却摇了摇头,说道:“还有一个人,也跟我住同一栋楼,不过我没得罪过他,他是个疯子,脑子有问题,他曾按过楼上楼下所有人的门铃,均被发现,事后他还很开心。”

卢薇薇有些哭笑不得,却始终保持着职业的微笑:“只要是有嫌疑的,你都可以大胆的说出来,我们会做好记录的。”

“啊……那个,真的不好意思啊。”王丽丽也是深表歉意。

刚开始,还只有占车位的车主一人,现在仔细一想,居然还有这么多嫌疑人。

这样看来,自己打车主一耳光,确实有些太草率了。

“没事,只要能对案子有帮助,再多一两个也无妨。”顾晨不由的抬头看了卢薇薇一眼。

卢薇薇此刻也是呆若木鸡……

通常情况下,是嫌疑人越少越好,可现在加上刚才的保时捷车主,总共有四个嫌疑人。

如果挨个调查,那花费的时间可不是一点点。

卢薇薇扭头想看看顾晨的意见,结果发现顾晨也在看自己,顿时露出甜甜的微笑:“顾师弟,你又什么看法吗?好像调查要花费很多时间的样子。”

原本自己连参加唱、跳、rap和篮球的时间都没有,结果顾晨又主动接了这么一个烂差事,把原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的案件主动接过来。

这要调查下去,岂不是很费时间的?

而且这种案子具有隐秘性强的特点,警方调查,完全属于被动操作。

这在所里要求的提高办案效率,缩短办案时间的倡议下,完全是一种负担。

就好像原本你能在一天之内处理三四起小警情,结果却被这个毫无线索的案子给牵制住,有时候一天一个案件也搞不定,这就很不划算了。

王丽丽咳嗽两声,问道:“这个案子是不是很难办?很费时间对吧?”

“没什么问题的。”顾晨说。

就在卢薇薇和王丽丽忧心忡忡的瞬间,顾晨已经利用大师级合情推理,在笔录本上,对这几个嫌疑人做了逐一的论证。

大师级合情推理,可以将各种细微的线索板块,进行重新整合,最终提炼出精准的判断。

除了一些复杂的案件需要反复论证,对于这种骚扰案,顾晨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

当然,这也是在顾晨经过许多案件的打磨之后,所产生的一种熟能生巧的技术。

一旁的王丽丽下意识的盯着顾晨看,弱弱的问道:“你……你该不会知道嫌疑人是谁了吧?”

毕竟顾晨帅气的脸上,所透露出来的全都是阳光和自信。

顾晨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应该是有结论了,这可是你顾师弟的强项啊。”卢薇薇也是笑了笑,心说跟你配合这么久,你顾师弟的笑容就是晴雨表,一看就能让人知道案件的进展。”

顾晨哼笑了两声,然后集中了精力,开始在笔录本上,将之前这几个嫌疑人依次写出来。

办理过太多繁琐的案件,接触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物,如今站在这个角度来看,案件的分析并没有像卢薇薇想象的那样充满难度,仅凭顾晨自己的经验就能解决问题。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博士生,在刷完无数道难题之后,忽然要做一道小学生的题目。

那种爽快的感觉,犹如在一堆石头中,挑选一块发亮的金子。

“这个保时捷车主。”顾晨将“车主”二字圈出,道:“他能根据你和他之间的问题所在,说出《民法通则》第120条,《刑法》第253条之一规定,以及《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3条,可见他对法律是具有一定的了解,做这种低俗幼稚的事情可能性并不大。”

随后,顾晨又将车主名字从列表中划去。

王丽丽有些犹豫:“真的不是他?难道是我错怪了他?”

“保时捷车主这样的人,有钱又懂法,动不动就要用法律手段来对付你,就如我顾师弟所说的,这种知法犯法的可能性不高。”卢薇薇也是站在顾晨的立场上。

“那……那会是谁?”王丽丽也是不知所以,目光再次看向顾晨。

“先别急。”顾晨指着大门道:“门眼被粘住,说明作案者怕暴.露自己的身份,是不是这个道理?”

“没错的。”王丽丽点点头,道:“这种人就只会鬼鬼祟祟的,见不得台面。”

“所以如果是送报纸的人,他来过之后会留下报纸,直接暴.露身份。”顾晨拿起水杯喝上一口茶,继续说道:“所以,他也没必要再粘门眼。”

“那就是说……送报纸的也不是?”王丽丽愣道。

顾晨直接拿起笔,将这个人也划去。

“那剩下两个呢?会是谁?”卢薇薇也有些迫不及待,似乎顾晨一下子就将问题范围缩小至百分之五十的概率。

“疯子也不怕泄露自己的信息。”顾晨也将疯子从列表中划去,说道:“他被你发现,反而更开心,这类人就喜欢从你们焦躁的心情中寻找快乐。”

“那……那不就只剩下这个学生了?”王丽丽心头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晨。

“没错,剩下的只有学生,因为被父亲打过,为了防止暴.露身份再被打,所以他粘住了门眼。”

顾晨将初中生从列表中勾出:“如果一两次可能不太好确定,可是刚才你在外头跟我说,基本上一两天会骚扰一次,而且有时候一天之内会被骚扰两三次,并且每次在作案时,门眼都会被胶带蒙住,可见这个人极度害怕被你发现身份。”

“所以?”卢薇薇瞪着眼。

“所以能无聊到这种程度,并且具有以上特征的,只有这个初中生。”顾晨扭过头看着王丽丽。

王丽丽整个人都懵了……

等于说,困扰自己多日的骚扰事件,这个叫顾晨的年轻警察,仅仅用了几分钟时间,就把真正的作案人给找到了?

对此,原本还想着这两名年轻警察,会不会是敷衍时间,并不想立案调查。

可现在看来,人家直接就给出了结果,王丽丽之前的种种担忧,竟然在几分钟时间内就给解决了?

“警……警察同志,你们平时都这么办案的吗?真的有点超乎我的想象。”王丽丽也是先赞扬了一句,才对顾晨弱弱的问道:“你这推理靠谱吗?毕竟咱也没证据啊?”

顾晨也很高兴当事人能提出质疑,于是问道:“想不想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当然想知道啊。”王丽丽狠狠点头,道:“这些天,我都快被这种骚扰弄得精神失常了,要不找出这个家伙,我一天都不能睡个安稳觉,求警察同志帮帮我。”

“这样吧,你去找些带黏性的荧光粉,铺在你家门口附近。”顾晨看了眼大门,说道:

<aid="wzsy"href="http://www.xiashuba.com">xiashuba.com</a>

“由于你家这边离电梯和安全通道都有些距离,如果不是自家人,根本没必要往这边走,一旦听见有人在按门铃骚扰,你什么都别做,直接去这个学生家,看看他的鞋子是不是占有这种黏性的荧光粉,就知道这个经常按你家门铃骚扰你的家伙,到底是不是他。”

“那……那行,我听你的。”王丽丽也觉得顾晨的方法有道理。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们也得回去了。”顾晨说着便站起身,随后将写在笔录本上的电话号码撕下来,交到王丽丽的手中道:“这是我们办公室的电话,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也麻烦你打个电话给我们通知一下,也好让我们放心。”

“那……那是当然的,如果真是这样,我一定好好感谢你们。”想了想之后,王丽丽又道:“那打通电话之后,我得说找谁啊?”

一旁的卢薇薇笑着说道:“那你就说……找刑侦三组最帅的那个,还有那个最漂亮的,他们肯定都知道。”

“好,我明白。”

……

……

翌日清晨,八点。

刑侦三组的固定电话准点响起……

王警官靠在座椅上,翘起二郎腿问道:“这里是芙蓉派出所刑侦三组,请问你是哪位?”

“那个。”电话里头传来一个弱弱的女声:“请问,你是刑侦三组最帅的警察吗?”

王警官:???

这什么情况啊?好好的问这个做什么?

不明觉厉的王警官忽然就愣住了……

然后赶紧一个鲤鱼打挺的坐正身体,调整好语气,字正腔圆的说道:“没错,我就是三组最帅的警察。”

“啊?”电话里头传来一阵怀疑的语气:“那个最帅的警察……好像没这么自恋吧?”

“那你究竟找谁啊?”王警官忽然感觉心如死灰,又问。

“那你让那个长最漂亮的接下电话。”

王警官:“……”

“这位女士,你到底想干吗?一会最帅一会最漂亮,我们这里不是相亲机构啊。”顿了顿,王警官又道:“还有,我们的名字叫人民警察,喂!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电话那头忽然就没了动静……

片刻之后,那女子才道:“那就请转告那个最帅的警察,告诉他,有个叫王丽丽的感谢他。”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