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36、畏罪自杀?

“顾晨,不好了,赵恒那边出事了,你赶紧过去保护现场。”

就在顾晨等到两点一刻时,他接到王警官打来的电话,并火速赶往事发地点。

会计事务所里,此刻早已是乱成一团,几个小助理也是吓坏了。

顾晨一到,前台小姐姐便认出了他,赶紧上前道:“警察同志,是我报的警,是我报的警。”

“什么情况?”顾晨也是一愣。

“赵……赵老板他,他服毒自杀了。”当前台小姐咬着牙,将最后一个字挤出来时,身体还在颤抖,显然是有些惊吓过度。

“你先别慌。”顾晨先安慰她几句,随后又看着现场其他助理道:“所有人,在没有通过调查之前,都不许离开这里,明不明白?”

平常温文尔雅的顾晨,此刻的表情却显得异常严肃,一下子把在场所有人给震住了。

因为在没有调查出结果之前,所有人都有嫌疑,包括报案的前台小姐。

“明……明白。”几个稚嫩的大学生,赶紧点点头。

原本来这工作也没几天,老板忽然就没了,估计这些人也是傻眼了。

工资都没着落,他们可不会就这么离开的。

随后顾晨跟着女前台,一前一后的赶往赵恒办公室。

几个助理也都跟着走过去,大家彼此间还在议论纷纷。

“中午吃饭之前,赵总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现在人说没就没了?”

“是啊,难怪小美说没看见赵总下楼呢,还以为他在忙工作呢,没想到居然服毒自杀了。“

“太可惜了,我昨天还跟家里人讲,刚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呢,没想到老板就没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本来好好的情绪,忽然全部垮掉了,所有人都很沮丧。

顾晨瞥了几人一眼,道:“你们就站在门口,不许进来。”

一个戴眼镜的女助理,有点沮丧的说道:“警察同志,我们都是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你说我们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顾晨看了看大家,说道:“只要你不怂,生活就不会撂倒你。”

其实顾晨也很想说,谁特么不是刚参加工作啊?

来到现场,赵恒躺在老板椅上,嘴唇泛起微紫色,眼睛一直瞪着,两拳紧握。

“没错,确实是中毒身亡的症状。”顾晨初步确认了死亡原因,随后就发现了抽屉里,那瓶盛有毒药的小瓶子。

“这就是你说的毒药?”顾晨问前台小姐。

“没错。”前台小姐深呼吸,脸色苍白道:“我原本拿着快递,准备交给赵总,可一进办公室,就发现他躺在这里,样子十分可怕,我走进一看,他已经中毒身亡了,而且他抽屉里放着这瓶刺鼻的毒药,这味道有点像农药,所以我马上就报警了。”

顾晨没有马上接话,而是用手机拍摄好现场情况后,戴上白手套,将那瓶疑似毒药的小瓶子,装进一个随身携带的取证袋里。

“除了现场这些文件外,你还有没有发现其他什么信件?”顾晨冷不防的又问了一句。

前台小姐反应有些迟钝,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这些资料都没有变化过。”

“你确定?”

“我确定。”

现场又一次安静下来……

而围在门口的众人,也都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情况到底怎么回事。

“让一让。”

这时候,王警官带着卢薇薇,还有三组的老李同志,他们拨开了人群,赶紧走进办公室。

而卢薇薇则是拉出一条警戒线,让其他人待在楼下,由几名民警暂时看守。

<aid="wzsy"href="https://www.ranwen.la">ranwen.la</a>

“情况如何?”王警官一进来就问,他现在像热锅上的蚂蚁,心里七上八下的。

原本还指望能找到一个突破口,可结果这个赵恒说死就死,根本就没有半点防备啊。

“经过初步判断,死因应该是中毒,现场发现疑似毒药的小瓶子。”顾晨不紧不慢,条理清晰的讲解情况。

“这个赵恒,莫非是畏罪自杀?”王警官想了想,又看着顾晨:“也不太可能啊?他有自杀的必要吗?还是说,他真是杀掉朱立年儿子的绑架凶手?”

王警官现在有种习惯,在自己判断不确定的情况下,他就会不自觉的看向顾晨,想得到顾晨的看法。

“说不准。”顾晨也是摇摇头:“现在只能靠刘法医那边的检测结果了,看看具体怎么说吧,如果要说是畏罪自杀,我觉得这家伙没这胆子。”

“那他怎么会服毒自杀?总不可能是其他人喂他服毒吧?可这家伙连茶都不喝的人,怎么会呢。”

王警官将警帽摘下,拿在手里当扇子。

他现在有点慌,想着还有三十多个小时的最后期限,他现在真怕被二组的肖阳耻笑。

毕竟开头已经是个王者了,如果结尾混成了黑铁,那得被二组当做笑资,谈笑好几年的,尤其是食堂的“情报中心”,又会多出新的尬聊话题了。

“王师兄,你刚才提到的问题提醒到我了。”顾晨开始也有些思绪烦乱,一直总感觉哪里不对。

不过刚才王警官的随口一说,倒是让顾晨恍然大悟,他很快利用大师级合情推理,将零散的细节开始拼凑起来。

“你是指?”王警官不明觉厉。

顾晨则淡笑道:“如果赵恒要畏罪自杀,那最起码要留个遗书什么的,毕竟这家伙看钱比较重,他既然能把赃款退回来,又何必要自杀呢?这是第一。”

王警官点点头:“那第二呢?”

“第二,如果是他杀,那凶手是如何骗他将毒药喝下去的?毕竟这是个被医生禁止连茶都不能喝的人,这里面会不会有其他的作案手法?”

顾晨再次给出假设。

毕竟跟赵恒短暂的接触来看,要说这家伙畏罪自杀,确实有些牵强了。

卢薇薇托着下巴喃喃道:“难道又是熟人作案?”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王警官也面色阴沉道:“在排除所有可能性之后,剩下的,无论多么不合乎情理,那就是真相。”

这时候,刘法医的电话打了进来,王警官立马接通来电,并点开免提,以便让顾晨和卢薇薇也听见。

“老王,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恐吓信上的唾液残留是a型血,但这个赵恒竟然是个非分泌体质。”

“什么意思?”王警官不明觉厉。

然而身边的顾晨却惊骇道:“糟糕,这个赵恒根本就不是杀人凶手,而他应该是被真正的凶手所杀,然后再伪装成自杀的。”

ps:下午两点上推荐,大家手里有票的,请坚持每天投票啊,已经是都市签约新书榜第9名了,此刻好想唱杰伦的那首《蜗牛》啊:“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

另外公布一个书友群:559-389-715。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