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级警察 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20、找上家门

晚上七点,肖晓芳女士做了一桌好菜,她解下围裙扔到一边:“来,儿子,帮我把桌子挪一挪,顺便帮我把那瓶红酒拿出来。”

“是这瓶吗?”顾晨随手拿出一瓶。

像这样的红酒,家里还有很多,仓库更多。

“没错,这是你张大妈送的。”谈话间,肖晓芳女士又从厨房端出两盘菜。

顾晨赶紧脑补了一下,这个张大妈,莫非又是肖晓芳女士在跳广场舞时认识的?

顾百川走过餐桌,对着他最爱的皮皮虾看了两眼,问道:“今晚加餐?”

“可不是吗。”肖晓芳女士抽出凳子,道:“儿子头一次上班回家,总得鼓励一下啊。”

随后她又看着顾晨:“是吧儿子?”

“是是是。”顾晨已经洗好手,乖巧的坐在一旁等待用餐。

这是一家人劳累一天最开心的时刻。

在顾晨的印象中,小时候的父母因为工作单位的私有制改革,最后都出来创业了。

那时候,一家人挤在城南批发市场一个小出租屋里,两个家长每天忙前忙后,很少跟顾晨一起吃饭。

某天晚上,顾晨一个人缩在出租屋里,外面很黑,可顾晨却突然像发疯一样冲出房间,对着外面的洒水车大声说谢谢。

因为那天,洒水车音乐放的是生日快乐,而那天,刚好是顾晨的十岁生日。

当时的顾爸爸和顾妈妈,还在外地某采购商家里追讨货款,根本是没法回家的。

可当顾晨回到出租屋时,却发现幸福社区派出所的张敬德,带着他的一帮小徒弟,手提一个大蛋糕来给自己过生日。

那时候顾晨笑着笑着就哭了……

心说做警察真好啊,过生日还能扎堆的,最起码,还能有很多人跟自己说声生日快乐。

那时候的顾晨,也不知道警察意味着什么,总感觉就是看到制服的那种莫名的安全感。

而现在,自己也成了当时自己最崇拜的人。

“儿子,想什么呢?你不吃菜啊?”肖晓芳女士打开红酒,打断了顾晨的思路。

<aid="wzsy"href="http://m.xiashuba.com">下书吧</a>

而顾百川同志则是早已迫不及待,自顾自的寻吃起来,正当他对一只皮皮虾下毒手时,肖晓芳女士则是成功打退了他的进攻。

“先别吃啊,儿子刚入职,咱得庆祝一下,碰个杯。”

“一家人没那么多讲究。”顾百川同志无奈,只得再次举杯:“顾晨啊,做了警察可得注意形象,你代表的可不是你一个人。”

“了解。”顾晨举杯,一家人正式开餐。

“儿子,你可是咱们家第一个警察,咱们亲戚家里各种海陆空,现在就差你这个警察了。”肖晓芳女士也是兴奋不已。

顾晨则是苦笑一声,心说您这是在凑吉祥物呢?

“我还不算正式警察,只是个见习警。”顾晨说。

“那就争取早日拿到警察证,以后回家必须穿警服。”顾百川同志的虚荣心,必须得到满足啊。

顾晨低头吃菜,转移话题道:“今天的皮皮虾,是不是太咸?”

“咸吗?”肖晓芳女士尝了一口:“还好吧。”

“有时候,我特别佩服第一个吃皮皮虾的人,对吧?”顾晨看着皮皮虾,并没有多大胃口:“长成怪物的那种样子,那就是一个长疯了的小铲子。”

“所以通过我们国人敢吃皮皮虾,敢吃大闸蟹这一些列行为,我们就能想到,中国是永远不会有哥斯拉的。”顾百川同志也加入调侃。

“没错。”肖晓芳女士抿了口红酒,也道:“因为哥斯拉这种东西,根本长不到那么大,在它长到一个相对可食用,并且比较肥美的一个状态下,就已经被或者这个麻辣呀,或者十三香啊,或者白灼啊,或者蒜蓉啊就给做了。”

“嗯,同意女王大人的意见。”顾百川同志点点头,皮皮虾在他口中吃得津津有味。

“所以,我们的导演拍不出什么像样的怪兽电影,也不能全怪他们。”顾晨也跟着说笑道:“因为我们这里不可能诞生那么大的怪兽对吧?”

“那是当然的。”最后还是顾百川同志画龙点睛,总结深刻:“我们都是把这些怪兽,在幼年的时代,就拍成了另外一部片子,叫《舌尖上的中国》。”

“铛!铛!铛!”

酒杯再次碰撞在一起,一家人调侃就是这样,一个有趣的家庭。

“老顾在吗?”此时此刻,大家听到门外的张敬德在敲门。

“这家伙,来的倒是挺准时啊。“顾百川同志放下酒杯,道:“我去开门。”

张敬德被请进家门,身后还跟着刚从医院出来的裁缝胡大妈。

“什么情况这是?”肖晓芳站起身,一脸疑惑的看着门口。

张敬德笑呵呵道:“这不是今天小顾帮忙破案嘛,帮胡大姐追回了那尊传代金佛,人家特地来咱派出所,又是送锦旗,又是送水果的,这我哪吃得消啊?”

“你怎么吃不消?应该的嘛。”不明情况的顾百川,也是一脸疑惑。

肖晓芳女士赶紧走上前,将门口的胡大妈也叫进来:“都别站在外头,都进来吧。”

“唉!”胡大姐唉了一声,将手里的水果礼品,全都放在了地上。

“这怎么还带东西?”肖晓芳女士莫名其妙:“这顾晨去帮忙也是应该的,大家都是街坊邻居,可别对咱这么客气。”

“我也是这么说呀。”张敬德也是苦笑不已:“可胡大姐非要往咱派出所塞东西,你看这案子,也不是我张敬德破的,那是人家顾晨利用痕迹学,推理出来的,我要是收了你这东西,那还不被我那帮徒弟给臊死,所以没办法啊,只能领她来这里了。”

胡大妈穿过人群,找到了顾晨:“你就是小顾吧?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人民警察应该做的。”顾晨看了看胡大妈,又问:“您身体好些了吗?”

“好些了,好些了。”胡大妈低着脑袋,也是一脸悔恨:“都怪我,平时对我那个外甥女璐璐太苛刻,才让她对我产生怨恨,进而把祖传的金佛给偷走,这都怪我。”

“凡事您想开点,毕竟不能因为她是你外甥女,警察就不抓她,犯法必究那是我们警察的天职。”

顾晨虽然说的很好,但其实,顾晨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边。

大家在客厅小聊了一会,最后百般客气下,顾晨只好收下一袋苹果,再将其他贵重的物品送还给了胡大妈。

也就在这个时候,顾晨脑海中的机械女声又再次响起。

“新手任务‘小试身手’已完成,帮助张敬德破案,并获得满意认同,奖励初级宝盒一只。”

顾晨赶紧揉了揉眼,心说这次又会是什么?


完整章节请使用手机扫码阅读

↑顶部

首页 我的书架